东方阅读网
首页都言正文

[猎人]谁叫你有个强化系的拍挡打脸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5/5 16:23:10
[猎人]谁叫你有个强化系的拍挡
[猎人]谁叫你有个强化系的拍挡
作者:一只金桔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少年时代的侠客想找个拍挡结果却找了一个强化系的笨蛋青年时代的侠客想好好地管管自己的拍挡结果却发现自己已经沦为为她收拾烂摊子一样的存在侠客,给钱!侠客,给情报!侠客,快来帮忙围殴别人……够了……团长也没你这麻烦!求放过……另:欢迎围观桔子另外两篇文:BG完结凯特文BG完结伊尔迷

沐非到达教门口的时候,太剑教的人拎着青肿着脸的屈兵和赵六也刚刚到门外。

他们被埋在土里两天,沐非也瞧了他们两天,自是对他们很是了解。

现下他们的前方,一个白眉白发白须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老人正站在所有人的前方。不用问,单单只是从太剑教众人恭敬的态度中沐非便知道此人便是那客卿。

倒是有几分修真的样子,但是那正在打量她的一双眼睛却令她着实不喜。压下心中的厌恶,她手上开始聚集起了灵力。

许是见她没有开口,那太剑教的人以为她是怕了,开口讽刺了起来:

“长老,就是这个小白脸,您快好好教训他!”

“是啊是呀!就是这么个被人压的货,长老一根手指头就可以解决的!”

……

齐青眯眼瞧了瞧不远处的少年,面上维持着道貌岸然的样子,目光中却满满都是猥琐和觊觎,说出的话也带了侮辱的意思。

“本座听说,你和男人在一起?阴阳失调这样不好,本座愿意为你调理一二,你可愿随着本座离开?”

太剑教的人显然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但见到少年在阳光下唇红齿白的俊俏模样,却也立刻反应了过来,不少人都猥琐地笑出了声来。

沐非却是一眼都没看他们,画面太“美”,她怕辣眼睛。

手中暗暗集聚着灵力,趁着所有人都在大笑的时候,她直接出了招。

有呼啸的风吹过,太剑教所有人连着那客卿长老都不由回身,却见到无数树枝向他们飞了过来。

太剑教中人虽然和青云宗有些交情,但到底没见过高深的法术,此刻见了这些树枝好似有生命了一般向他们飞过来,立刻吓得四散。

然而越着急越乱,这个绊倒了那个又踢翻了这个,树枝好似也被他们的蠢样逗到了,顿了一瞬间没找到下手的地方,干脆就一锅端了。

而另外一边,那齐青稍微好些,挥着剑就向着树枝砍去。

和太剑教众人一样,他也以为这树木是妖物,用这桃木剑定然能降住,但现实狠狠打了他的脸。

除了第一下的时候那树枝好似感觉到了疼痛瑟缩了一下以外,后面好似人生气一般,攻击不减反增。

齐青心知这样都下去对他并没有好处,扔了桃木剑就想逃跑,但沐非如何能让他逃跑,手上再度发力,三根如成年人手臂粗的树枝就齐齐缠在了齐青的身上。

而沐非本也是强弩之末,这一下几乎将她身体中的灵力抽干,见到所有人被制住了,她这才摸了一粒岑珩给她的药丸子吞了下去。

太剑教的人之前在包子等人的交谈中了解过沐非就是一个废柴,这才明目张胆地找了齐青上门寻仇,却没想到此刻又被这个少年制住。

他们心中惶惶,却想要吓一吓沐非试试,希望她能将他们放了。

但沐非本就厌恶他们,此刻竟是连他们的话也不想听了,直接操纵着树枝一人一捧泥土堵住了他们的嘴。

除了被打到昏迷的屈兵和赵六,就只剩下齐青一个还能说话的人。

看着越走越近的身影,齐青彻底垮了脸。

“小祖宗,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

沐非还有些发白的唇微微挑了起来,与之相对的,她的眼睛却是黑沉沉的似乎凝着万里寒冰。

她在星际联盟参军也是因为热爱和平,到了这原生态的古早地球这份心思就更重了些。但这并不意味着别人便可以几次三番欺辱到她的头上,武林中人本来就是生死由命,但沐非之前不想草菅人命没有下手,此刻的她却动了杀心。

“将这些人丢到兽窟中,是生是死全看你们的造化了。”

兽窟是岑珩之前的猜测,沐非说出口那老树并没有迟疑,她便知道却有此地。一时间,她的目光更是冷了几分。

即便不知道兽窟是什么地方,但也绝对不是什么好地方。齐青立刻惊叫出声:

“你不能杀我!青云宗会找你报仇的!”

沐非脸色一沉,齐青却以为她是被吓到了,然而下一刻,沐非仍是挥了挥手,让那巨树将所有人丢进了兽窟之中。

用水将屈兵二人泼醒,又喊了刘叔刘婶和三个萝卜头,沐非瞧了这邪教的院子一眼,不再留恋的选择了离开。

齐青说的没错,她确实怕青云宗会报复,初来这个世界,她什么力量都没有,就惹上了这样的仇家,她只能选择退避。

但想要变强的心思,却在这瞬间于她的心中长成了参天大树。

岑珩是第二天晌午才回来的。

之前他收到宗门的信,说是寻到了幽潭花。而这花对他极为重要,因此他留下了一封信言明事情和归期就立刻动身离开了。

他去的时候满心焦急,回来的时候却是归心似箭。

但岑珩万万没想到的是,邪教的大门前,到处都是打斗过后的痕迹。心中一惊,他立刻飞身进院。

没有人,哪怕是一个。

他留下的那封信还好好地待在原地,显然没有被人动过。定定瞧了半晌,他突然察觉到有人的脚步声,心中一喜,他就向着外面走去。

来人不是沐非一行,而是青云宗前来寻人的。

“何人来此?”

青云宗的领队是个内门弟子,年纪虽小但资质颇佳。此刻见到岑珩现身,他却瞧不明对方修炼的程度,自是不敢造次。

“吾乃青云宗内门弟子齐肖,此行为寻师兄齐青而来,不知尊者可知师兄人在何处?”

太剑教、青云宗……岑珩只消一想便知道发生了何事,脸色顿时一变。

“你师兄可是太剑教的客卿?”

“正是。”

听得这两个字,岑珩没再说话,手一挥,旁边柳树上初生的嫩叶就向着几人飞去。

几人显然没有想到岑珩会突然发难,身上都挂了彩。为首的齐肖伤得最重,却也不忘向他讨个说法。

“修真者讲求因果,尊者何故伤人?”

“青云宗的人动了我的人,这点惩戒算是轻的!”

“敢问尊者姓名?吾好向家师交代。”

岑珩哪里会不知道他想要报复的想法,但他不怕。

“无上宗,岑珩。”

齐肖的唇抿了起来,而其余几人已经发起了抖来。

无上宗是修真界的第一大教派,而他们青云宗不过是三流教派。若是他们对上的是无上宗的外门弟子许还有一丝胜算,但他们此刻对上的却是无上宗的三代长老!

齐肖用手中的木剑撑起了身子,向着岑珩鞠了一躬以示敬意便打算离开。

“等等。”

简短的两个字,却让几人的心提了起来。齐肖转身,看向了站在一地沾血柳叶中的岑珩。

“尊者还有何吩咐?”

“告诉你们宗主,若有下次,便等着倾教来赔!”

他话中的认真一听便知,齐肖应了下来,这才和几人相互搀扶着离开。

确认他们走远了,岑珩的脸色这才垮了下来。素日里平静无波的黑眸已经被焦急填满,心中一动,他就将神识拢住了整座山。

没人。

他的唇线紧紧绷了起来,几乎成了一条直线。虽然他清楚既然青云宗前来寻人,那沐非应该不会有大问题,但他心中的慌乱却怎么也止不住。

而就在定幽山十里地外的定幽镇上,被岑珩心心念念的沐非正嘴角带笑的为……一株花……诊着脉。

她的本意是避其锋芒默默发展,但直到下了山又少了岑珩这个移动钱庄,她这才发现了一个艰巨的问题:

她没钱。

然而俗世中的人想要生活下去却离不开钱,因此,在破庙住了一晚的沐非醒来摸着唱空城计的肚子牙一咬就准备先开始挣钱。

但她书墨不通,算命不会,想要吃上饭就只能依靠老本行:驾驭植物的能力。

想她一代星际联盟霸主,军队总魔植师竟沦落到街头给花草看诊的地步,她就有些郁闷。

然而让她更郁闷的,大街上来来往往人是不少,但是真正停下来的几乎没有,想要掏银子给花看病的更是一上午的没见到。

换言之,她上午没开张,可怜几人的肚子又饿了一顿。

直到日头快要落了,白天的余热渐退,她这才迎来了第一个客人——一个小姑娘。

这小姑娘生的极好,听到沐非同她说话就会如受惊的兔子一般脸红。

沐非本以为她和前面的几位姑娘一样,是为了自己的‘美色’而来。但当沐非看到那将要凋谢的花的时候,却立刻否认这个想法。

面前的花养在一个白玉盆中,碧绿的叶子嫩生生的芽,瞧着忒喜人,但它上面的花苞却是紧紧地闭着,听这小姑娘说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三年。

沐非又逗了逗小姑娘,这才掺了些灵力进水里。又将那水交给了小姑娘,让她浇在花盆里。

二人说话的功夫,身边已经聚了不少的人,但大多数人却都不相信沐非这个半吊子,纷纷劝着小姑娘别上当。小姑娘没理他们,直接将水浇了上去。

片刻后,有惊呼声传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