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江湖正文

都市之上帝系统第七章在线阅读

来源:3G小说网 2021/5/5 15:22:53
都市之上帝系统
都市之上帝系统
作者:淘糨糊
来源:3G小说网
想要寻找光明,就要去最黑暗的地方......王猛本是大型网游《地球在线》中的一名普通GM,再一次机缘巧合下得到了一个神奇的玉扳指。从此他的人生轨迹就发生了重大转变,黑道教父的千金、身材火辣的Showgirl、还有冷面冰山的警花接踵而至,这到底是想闹哪样啊!

徐洲尧拉着她的手,沿着阶梯走回教室。

他的右手钳住书意的手腕,他整个人处于一种濒临爆发的状态,没控制好力度,扯得书意的手腕生疼。书意尝试着挣脱开束缚,徐洲尧没动,她仰头看他。

徐洲尧冷着脸,下颚紧绷,拧眉不言。

仿佛刚刚的温声安抚的人不是他一样,书意的眼里微茫。

教室在六楼,在往上走就是天台了,徐洲尧没停下脚步,拉着她走上天台。

书意小声提醒:“已经到六楼了。”

他没理。

轻轻推开天台的铁门,一阵风呼啸着涌进来,雨早就停了,空气有些湿润。

书意皱了皱鼻子,“已经上课了,我们回去吧。”

徐洲尧走到天台的护栏旁边,手撑在栏杆上,仰头眺望远方。

他的校服被肆虐的风灌进,微鼓。

“刚刚怎么回事?”徐洲尧双手插兜,松散地倚在护栏边,转身看她。

“书意,你感觉不对劲了,就不知道赶紧跑掉吗?要是我没有刚好出现,严景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徐洲尧话里冒着火气。

书意被他唬住了。

小声地反驳:“我想走啊,但是……而且严景以前不是这样的。”

在书意的印象中,严景虽然成绩一塌糊涂,时常吊车尾,但在班级的人缘极好,各种班级的活动都抢着参加,帮忙,衣服总是穿得整洁,干净。

初中时,严景给书意的印象多是:和善、认真、干净、清澈。

只是现在他彻底地变了,不再是以前的那个严景了。

书意想起严景那偏执,充满戾气的神情,忍不住一阵哆嗦。

“书意,你以后不要和严景接触了。”徐洲尧硬声要求。

“可是,我觉得严景可能需要帮助。”书意有些执拗。“而且,你跟我本来就没有什么关系,管我这么多干什么。”

徐洲尧话一噎,黑眸微动看了她半响。

“我妈妈让我好好照顾你。”徐洲尧薄唇轻启,缓缓吐露。

书意一愣,仰头看他。

徐洲尧接着解释说:“中秋假期的时候,我跟她提起过你和我在一个班,她让我好好照顾你。”

所以,在她被何益珉羞辱难堪的时候,帮她说话,故意找她聊天,主动帮她抬桌子,这些无厘头的突然亲近,都找到了最初的源头了。

书意的眼眸杂乱地划过许多情绪,最后归于平静。

她咬了下唇瓣,接着小声喃喃道:“你没必要把我当负担。我自己可以的。”

更加没必要做那些事,让我差点误以为……书意心里默默地想。

“你如果自己可以,就不会被何益珉当众嘲笑,也不会被严景揪着挣脱不开。”徐洲尧睨她一眼,清冷地回。

书意一阵无措,脸涨得通红,但更多的是无力感爬满全身。故事像是在重演,半年前的那个雨季,那场自己没有办法去抗衡的轮回。

书意的脑海里被痛苦的记忆包围,记忆一点点涌现,每个人的嘴脸在瞳孔里放缩,她闭上眼缓了一会儿,再睁开眼是,情绪一点点褪去。

她深吸了口气,挺直腰板,眼睛直视对上徐洲尧的双眸,语气坚定道:“以后我的事情,我自己可以去解决,去改变,你也没有必要把我当作一种需要完成的任务。”

她顿了顿,又强调:“我没有那么脆弱。”

徐洲尧脸色微变,扯了一下嘴角,欲言又止。

书意强忍着没移开目光,停了半刻,说了声“谢谢。”过了几秒,她回头看了眼天台的铁门,门被狂舞的风吹得哗哗作响,有种诡异的荒败感。

只听见书意轻声说:“该回去上课了。”

继而没再看他,径直走下楼梯。

回到班级的时候,第二节晚自习已经开始半个小时了,好在今天坐班的老师有事还没来,班里静悄悄的,每个人都专注在自己的作业上,只听得到沙沙作响翻书的声音。

再过几分钟,徐洲尧也进来了,面无表情地盯着书意的后脑勺看了半响。

最后自嘲般地轻扯唇角。

-

陈一冉有些郁闷,自从书意晚自习迟到的那个晚上之后,书意的话变少了。她有次旁敲侧击地想要问清楚,书意也只是摇摇头说,为了学习。

去你妈的学习。这个氛围实在是太压抑了,太难受了。原本是四个人的小角落,结果现在像是只有她和许祁两个人,连带着聊天,拌嘴都显地无趣了。

徐洲尧也是一天到晚埋头做题,整个人处于低气压的中心,瘆得慌。

转眼几天一晃而过,这周连读,周六周天要进行月考,接着就是国庆小长假了。

班主任陈梓明把考试座位表贴在宣传栏上,趁着班会课讲解了一些考试的注意事项,最后特别提醒:绝对不可以作弊!

周五下午的最后一节课,需要把桌子分开重新编排。

“刺啦,刺啦——”的声音夹杂着班上同学调皮打闹的声音,教室闹哄哄的。

许是考完试之后就有长达七天的小长假,同学们尤为兴奋,更有人拿着书本追来打去,互相挑衅。

但是,书意他们这个小角落却是形成鲜明对比。

各自收拾着自己的课本书籍,毫无交流。

骤然,一声压抑的痛呼响起。

书意摸着额头,蒙圈地抬头。

肇事者愣神了一下,回过神之际,赶紧走过来。黄圣越捡起地上的课本,连声道歉。

关切地问:“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书意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倏尔后脑勺有一道声音响起,低沉暗哑,鼻音有些重。

“没长眼啊?”是徐洲尧。

他的声音不轻不重,但是霎时间,班级静悄悄的。

“真的对不起,要不要到医务室看看?”黄圣越被徐洲尧冷然的声音一吓,手足无措。

书意缓了一会儿,觉得头也没有那么痛了,放下手掌说:“我没事儿,你回去吧。”

黄圣越一看肿了个大包,“可是好像有一点儿淤血,而且肿了。”

书意摆摆手,把刘海放下来遮盖住,淡笑道:“只是肿了个包,我回去抹点药就好了,马上就下课了,也没有必要去医务室。”

黄圣越看她这么坚持,歉然地帮她搬桌子排好座位。

徐洲尧冷着个脸,期间压制着自己,没再说过半句话,刚刚那句话像是在寂静的的湖面中投下一块石子,片刻之后,归于平静。

陈一冉的位置在靠墙角,不需要挪动,她从厕所回来的时候,一听书意被人砸到了额头,心疼地撩开她的额头一看,咋咋呼呼地说:

“都肿成这样了,咋办咋办,明天还要考试呢,要是影响到了考试成绩我就砍死他!”

书意被她口不遮拦的言语逗笑,接着又说自己没事儿,考试也没问题。

陈一冉见书意这么多天了,终于是肯开怀的笑了,长长地出了口气,一扫这几天的郁闷。

下午休息的时间本来就不多,学校医务室也早已经关门了,再加上第二天要考数学,书意心里没有底,想要多看点知识点巩固一下,就没把额头的伤放在心上。

倒是陈一冉在那里念叨:“书意,小书意,咱们待会晚修结束可一定要去买个药膏什么的,不然你明天考试要是受了影响,后悔死你哦!”

因为考试调整了座位后,陈一冉的位置变成在书意的右手边,书意的后面还是徐洲尧。

书意笔尖顿了顿,忙回:“好啦好啦,下课就去,快快看点题吧,明天的考试可是个魔鬼啊。”

徐洲尧懒散地坐在后面,轻嗤了一声。

临近上课的时候,走廊已经空无一人,许祁匆匆走来过,徐洲尧迎面而过,许祁扯着嗓子问:“上课了,干啥去?”

“看病。”

许祁愣神地摸摸鼻子,都上课了,看个毛线病。

徐洲尧出了校门之后拐进小胡同,走进一家药店,对着医师说:“我要一个活血散瘀的药。”刚说完这句话,喉咙有些痒,轻轻咳嗽了一声。

“小伙子听这声音,感冒挺严重的啊,要不要带个冲剂?”老医生推了推金丝边的老花镜,问道。

徐洲尧刚想说不要,沉思半刻:“拿一盒吧。”

徐洲尧回来的时候刚好下课时间,书意埋头在看书,还在苦思刚刚遇到的数学难题上,徐洲尧把药放她桌子上,指了指额头示意她。

书意呆怔了一下,鼻翼翕动,小声嗫嚅道:“谢谢。”

徐洲尧假装漫不经心地指了指自个桌子上的感冒冲剂,不咸不淡地说:“顺便的。”紧接着还咳嗽了一下。仿佛在说,你看我只是为了自己买的药,给你带药只是顺手。

书意轻声说了句哦,就转回身,眼眸看向那瓶药水,脑袋有些放空。

等了半响,见书意没有要搽药的意思,他坐直身子,伸长腿在书意的椅子上晃了两下,书意皱着鼻子回头看他。

“药都买了,你还不用?”徐洲尧神情隐隐不耐。

书意挠挠头发,小声嘟囔:“有道题没想明白,等一下就涂药。”

“拿过来我看看。”徐洲尧直接伸手去拿,接着补刀“反正以你这样死抠也是浪费时间。”

书意抬眸瞪他,不满地反驳:“那也是我自己的事儿。”

“我先看题目,你赶紧涂药。”徐洲尧催促道。

书意没再拒绝,低眉顺眼地照做了,瞥一眼他,看到桌子上还没有开封的感冒冲剂,小声嘟哝:“你不也是,还说我。”

接着不声不响地拿着他的水杯去接开水。

徐洲尧看书意走出去的背影,手掌握成拳靠在唇边,唇角向上翘起,闷声笑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