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青春正文

超神学院之妄念阴云暗涌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5/5 16:54:19
超神学院之妄念
超神学院之妄念
作者:云爷丶
来源:飞卢小说网
他说过:“即使晚上以泪洗面,但是晨曦出来之时就要面带微笑,安抚众生。”他也说过:“可惜错的不是我,而是这个...肮脏的世界”(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兵戈相交,声如惊雷,气浪席卷,沙尘飞扬。

电光火石间,两招对接引起一阵狂暴的气流。

若这只是凡人武者只间的战斗,纵然对战双方武艺再深厚,也绝造不出这般声势。

徐冷夜虽然和孟枫隔着两境只差,但他并不是一个普通的修元境初期。他前世灵身中期,且身经百战,无论经验,心性,还是技艺都是远远胜过孟枫。

何况还有这超出修元境不知多少层次的九魔刀法。

飞烟很快消散,在场众人纷纷向两人交战那望去,待看清其中情景后,不禁目瞪口呆。连跑到一半的小黑也止步原地,兀自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孟枫半跪在地,握着的黑刀撑在地面,那刀身已经碎裂一半,他衣衫残破,两臂上流着鲜血,模样狼狈不堪。

而徐冷夜虽然脸色苍白,大口喘息着,站得摇摇欲坠,但除了衣衫略沾灰尘外,身上并无伤口,看起来没有什么大碍。

如此一眼,便能高下立判。

“不……不可能,你应该受了重伤才对,怎么会还有如此战力,你……你刚刚用的是什么妖法!?”

孟枫突然抬起头,眼中流露出难以置信,以及深深的骇然。

“我当然受了伤,不然你以为我对付你,需要这么费劲?”虽说徐冷夜现在也不太好过,但依旧摆着嘲弄之色,言语上不留情面。

“不可能!我是雷绝峰的二少主,怎可能败给你?你究竟使用了什么妖法啊啊啊!!”

他满脸疯狂,用力撑着断刀,似要重新站起,却难以成功,看起来受创颇重。

徐冷夜并没有同情对方,一步一步走向他,在他看来,有仇必报便是天经地义的事,对仇人仁慈,便是对自己的残忍。

手中的赤龙光华流转,像是得胜后的凯旋,耀武扬威。

孟枫看到这一幕,疯狂的眸中骤然闪过一丝惧意,他怪叫道:“徐……徐冷夜!你要干什么……你疯了吗!?”

徐冷夜没有回答他,一步步逼近,虽然经过刚才那一刀,此时自身也已然精疲力尽,但强忍疲态,复仇的机会近在眼前,他不手会软的。

“你别过来!我……你忘了我是谁吗?你他妈的不想活了!?”孟枫此时心里惊惧交加,又泛出一丝悔意,早知是这么个铁板,自己居然犯傻去踢?

“哦?我还真忘了你是谁了……”徐冷夜眼中泛着寒光,就如同此刻握着的赤龙一样。

“师兄!”

小黑突然发出一声高呼,语气焦急。从他的眼里看,师兄似乎真的动了杀心。

“给他点惩罚就行了,可千万别干掉他!”小黑还算理智,虽然也极度愤恨孟枫,但后者毕竟是如今雷绝峰峰主之子,要是杀了他,就会彻底地触怒雷绝峰峰主,这简直是在给飞寒峰招来一个天大的灾祸,现在的飞寒峰就他们师徒三人,如何承受阴云第二峰的怒火?

徐冷夜果真被小黑的话说动了。的确,他现在可再也不是从前的铁衣卫,杀人如麻。如今的自己不光光考虑的是个人,还要考虑小黑,考虑师尊。

他不禁犹豫起来……

“哈哈哈!!”孟枫看着徐冷夜神情的变化,突然反笑起来,笑容狰狞。

“你敢杀我吗?徐冷夜,你敢吗!?”孟枫的惧意尽数散去,他突然扬起了头,流露一股不屑的神色。想到自己的身份,他就有了足够的资本这么傲然。

徐冷夜戾气突然涌上,本来有些松动的内心随着孟枫这一句张扬的话,又变得坚定起来。

“你真以为……我在乎你那些狗屁身份?”

举起手中的赤龙,看向那孟枫震惊,恐惧,骇然的神情,下一刻便要落下。

“咻——!”

就在这时,天边一道疾光划过,这道疾光快如闪电,须臾间便闪现到徐冷夜身前。

徐冷夜的感知骤然暴涨,一种巨大的威压垂在了他的头顶,危险感萦绕心头,这是他前世今生,都前所未有感受到过的。

杀气!浓厚的杀意!

不过就在这危机临头之际,耳畔突然响起一声熟悉的娇喝,全身那股毛骨悚然的感觉迅速退去,仿佛冰雪消融。

徐冷夜猛的意识到什么,转头望去,只见头顶之上,此时有两个人影正迎空而立着。

一人是名中年男子,脚踩一柄偌大飞剑,足有数米长,看上去威势凛然。他身着灰色劲装,简单朴素,身材并不高大,却散发凌厉的气势。一眼望去,便知其不是泛泛之辈。

另一人身形娇小,不过孩童般高,立于一根巨大的羽毛之上,飘浮空中,雪白的素纱宫裙在空中飘摆,无风自动。那熟悉的容颜,赫然便是自己的师尊楚惜竹。

中年男人周身气流暴躁,他目含恚忿,那股凶煞的气息肉眼都能观察得到,显然刚才那浓烈的危机感,便是来自于此人。

“楚惜竹!刚才那幕你可看到?此子凶性残暴,出手就是除之后快,这账该如何算!?”男人口生闷雷,声音浩大,即便是在半空,全场也没有一个人听不到。

“峰主!”“峰主!”看到此人出现,那些雷绝峰的弟子纷纷躬身,恭迎道。

“爹!这个狗贼想要杀我!”一见到这人,孟枫突然摸滚带爬地向其逃窜,先前的傲气完全没了踪影。

“哼!还嫌丢的脸不够吗?”那男子淡淡瞥了一眼孟枫,并无所动。

“没想到这人便是雷绝峰峰主,孟布。他刚才,是真的要将我灭掉啊!”徐冷夜回神想道,再看向楚惜竹,不禁长吁一口气:自己这次,算是赌对了!

之前那股若有若无的感觉,果然不假。其实从一开始他和小黑两人下山,徐冷夜就有所察觉,像是被某双眼睛一直盯视,所以自然而然地就联想到了师尊。这也是为什么他敢当面与孟枫起冲突,敢和这些人大打出手。

有如此高手跟从,自己何来顾忌?

不过这也是一种赌博,是在赌前世从军十几年所养成的意识。当然,对于这股意识,他坚信不疑。

“算账!?”楚惜竹那如玉陶瓷般的俏脸,陡然变得森然。“你跟我说算账?孟布,你孽子之前毒害我峰弟子的事情,是不是也应该算算账了?”

孟布神色微滞,不过转眼便恢复如初,“什么毒害?你堂堂一峰之主,竟也说出此等低级的话,诬蔑于我,你可拿的出证据来?”

“呵呵你跟我说证据,残魂散无色无味,下毒如清风,以摧残中毒之人的根基为目的,可谓险恶无比,相较其他夺人性命的毒还要低滥三分。孟布,我曾以为你正人君子,所行之事也是光明磊落,不料你竟只有这点心胸,你这般做法,如何去成为阴山宗宗主,如何服众?”

那孟布一听此话,脸色顿变,他大声回驳道:“楚惜竹!你可不要胡说八道,血口喷人。宗主如今健在,本宗强盛,你这般诬蔑之言,是何居心!?”

“哦?难道不是?”楚惜竹两只小手抱胸,秀眉微蹙,她讥诮道:“你什么想法我不知道,或许在宗内你的爪牙已经遍及各峰,但我飞寒峰的注意,最好别打。我不与外争,所以别轻易来惹我,这是我对你最后的警告。”

“别动我弟子,懂么?”

孟布瞳孔微缩,这几句轻描淡写的话仿佛有种沉重的压抑感,竟让他的呼吸一窒,难以想象这样威慑万分的话语出自一个外表娇嫩的少女。

“不过这今日之事,确实不能就此罢了,我想你也是这样想的,顺便连带上次,一并算了吧。”

话还不待说完,楚惜竹身形顿闪,一瞬便消失在了原地。

孟布全然没有想到楚惜竹竟会如此干脆地对他出手,只感觉背后一凉,阴风阵阵。他来不及多想什么,怒喝一声,提起袖子,猛然转过身,便是大掌挥出。

“砰!”

空气中爆发一股隐淡纹样,声响震颤大地,张烈的力量将下方树木连根拔起,土地碎出一个直径数丈的巨坑。

单看此景,先前徐冷夜和孟枫的战斗,比起这一个照明的交手,简直如同孩童的打闹。

“唔……”

孟布忽地倒退出数步之远,连脚下踩着的飞剑都颇为不稳。

“你……”他满脸惊容,不可置信地看着那身躯娇小的女孩,眼眸深处涌起一丝忌惮之色。

雷绝峰峰主居然在刚才那一击下,落入了下风?

不光是雷绝峰众弟子,甚至连徐冷夜也难掩惊色。

自己这师尊,居然有这么这么强!

“哇啊!师尊你你你,你太厉害了,师尊武艺盖世超群,无人能敌!”汪小黑控制不住情绪,高声呼喊。

楚惜竹听到此话,那素来冷冰冰的眸子也不禁多白了他一眼,旋即莲步轻移,对着孟布道:“如何?孟峰主,可还要继续算账?”

孟布显然没有意料到如今这番情况,他完完全全地预估错了此人的实力。飞寒峰峰主,在阴山宗内,本就特殊神秘,知道她真实修为的人怕还没有五指之数。

面色一而再三地变化,他看了一眼那正注视着自己的徐冷夜。

“今日算我吃瘪,令徒如此卓绝天赋,倒是可喜可贺啊……希望到时候的‘狩猎’,能够大放异彩……”

孟布有所深意地道,接着他喵了眼下方众雷绝弟子,轻哼一声,随即袖袍一拂,那些弟子纷纷落在了他的巨大飞剑之上。

最后与楚惜竹对视片刻,孟布转身便走,很快消失在了视线中。

徐冷夜双眼微眯,他在最后,依然看见了孟枫那血海深仇般的目光……

————————————————————

古朴雅致的大堂中

“夜儿……你那一招惊天地泣鬼神的刀法,可是来头不小啊,竟连为师都瞒着了……”

徐冷夜无法直视楚惜竹那一双清澈得像是洞穿灵魂的双眸,心中发怵。

他满脸苦笑,低声道:“呃……从前有一座山洞,有一个年轻人……不小心路过了那儿,其中遇见了一个老人……呃,那老人高深莫测……见这少年年轻有为,很是投缘……便传授了一招……很高深的刀法,这个刀法叫做……呃,我也不知道叫做什么……”

他即便平时头脑机灵,此时在这修为恐怖的可怕小女孩面前,也完全没了分寸。

好不容易编完,微微抬头,却发现,那俏脸泛红的女孩,竟似乎津津有味地听着。

“故事不错,看在为师心情好的份上,罚你飞寒瀑闭关三十日好了,没有为师命令,不得擅自出关!”

什……什么!?

徐冷夜咬了咬牙,只得艰难苦涩地点头答应。

(未完待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