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仙侠正文

六职第六章在线阅读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5/5 12:49:45
六职
六职
作者:毒尧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个不为人知的境界引导着整个时代的步伐,人们总在前进的道路上追寻。余引,一个为母亲而活的人,一个只信念‘争’的人。

“阿蛮姐,你看这个点心好可爱啊!”忆如被香味吸引,探手从笼屉里拿出一个老虎形状,不及巴掌大的小馒头,笑眯眯地捧在掌心中。

“姑娘,要来一笼船点吗?还有其他样式。”

她探头一看,立刻连连点头,比出两根手指,“来一笼,还要两碗豆花!”

“你这个馋鬼,走得慢不说,还老喂不饱,都耽误多少时间了!”小蛮叉着腰,只想用拳头狠狠敲死丫头的脑壳,看看脖子上是不是长了个胃而不是脑袋,才会这么死馋死馋!

“我饿——爹爹又没说什么时候到,慢慢走不行吗?”

其实哪里是她又馋又懒,忆如平时被看管的紧,自与小虎哥哥出岛收妖后已经被禁闭在岛上严加看管好久了,因此她打定主意要拖慢行程,好好游山玩水一番才肯上山。

唉,下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门看看外面的花花世界。

她看到笼屉中有一条小蛇模样的点心,乘喝茶歇息的小蛮姐不注意,悄悄地放入自己荷包中,心里甜甜地笑开了——要叫白娘娘看看,和他原身长得有几分相似。

吃到一半,忆如抬起头,扯一扯小蛮姐的手,悄悄指向前方,“小蛮姐,我好像瞧见了琼华派的师姐。”

人间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七十二福地出了无数宗派,当前蜀山仙剑、峨眉仙霞、昆仑琼华三大宗派同气连枝,下山历世的弟子见面都互称师兄弟姐妹。

阿蛮回头遥遥一望那身白底蓝边的校服,嗤笑一声,食指用力按住小丫头的额头,凶巴巴地吩咐道:“别给我过去称兄道弟,我们苗族和这些大宗可没什么交情,你未来也不会入仙剑派,而是我苗族圣女。听见没有!”

忆如揉揉被戳红的额头,并没把阿蛮的话放在心上,只望到琼华师姐背上的瑶琴,就忍不住想跟上去。

琼华、仙霞和都是臭男人的仙剑派不同,里面多得是温柔漂亮的小姐姐,而且色艺双全,叫人见之忘俗。

忆如弯起眼睛,已经在心里偷偷打算怎么偷跑好去爬琼华小姐姐的窗台。

润玉身上灵基不稳,因此路上一直维持蛇身躲在草笼里默默修炼。

不知为何,此地灵力虽盛,但与他格格不入,引气入体时甚至让他內腑胀痛不已。他内视元神,基台上神格已定,更围绕了一层功德金光,但不知为何他的元神死死钉在这具蛇躯之内,连化人都困顿乏力。

莲台上除自己华光烁烁的元神萎顿地蜷成一团,旁边还滚着一颗红里透黑的妖丹,时不时跳跃起来妄图将他的元神撞下基台。润玉一日里大半吸收的灵力都需用来克制这枚妖丹的躁动,二来因自小长在天界,为此对人间透着烟火味的百态不自觉地生出懒怠之感。

他猜测元神不肯脱体,不仅仅基台上那枚污秽的妖丹作祟,怕与面前的姑娘因果未了也沾上三四分,所以便也顺服的由她夹带在身边,只待护她这一路平安,当做报偿。

“草色没春光,花影曳沉城。弦上情未极,泠泠动悲声……”

忆如趴在窗台上,满脸陶醉,手指戳了戳草笼,小小声地慨叹:“仙霞、琼华多淑女,芳容丽质更妖娆,秋水精神瑞雪标,也不知哪位哥哥拿走了她身上的莫忘铃。”

润玉背手站于她身后,看小丫头还当他仍在笼中,忍俊不禁地摇头失笑。

“远来是客,琼华卓瑶身无长物,唯有几杯清茶尚可待客,望姑娘和郎君莫要推辞。”

“好姐姐,你弹琴这么好听,还需什么清茶待客,再弹一曲也就够啦!”

忆如在窗台上也趴累了,推开房门,自来熟地踏进琴姬暂时落脚的旅店房内,落落大方地捧起她摆出的茶杯吸溜吸溜两口。

“好茶好茶!人好,曲好,茶好!”

琴姬看到跟在忆如身后踏入房间的润玉不禁被公子俊俏的容貌迷了眼,好在心志坚定,低下头羞赧一笑,再抬头时已神清目明,袅袅娜娜地站起身,施了一礼。

“琼华卓瑶,见过仙剑掌门李师伯的千金还有这位……”

“你叫他润玉就好啦,他是我朋友!”李忆如好奇地双手托住下巴,满脸痴迷地望着颜色正艳,风姿绰约的琴姬,恳求道:“好姐姐,再给我弹一曲怎么样?”

“妾身有一请求,若两位能允准,待事成后卓瑶定会倾尽技艺为两位弹奏一曲。”

琴姬面上浮起愁色,眼中迷离,推开后窗望着城中最高的建筑——光武寺的佛塔已经开始点上灯火,一层一层从下往上亮起来。

“你想让我们带你上佛塔?”忆如顺着她的凝视明白了她的请求,眨巴眨巴眼,更想知道背后的故事。

“卓瑶姐姐在说笑吗?琼华弟子哪一位不是武艺高强,灵术不凡。”

小忆如爱听故事,无论是茶馆里的说书先生也好,还是书店里良莠不济的话本,她喜欢大千世界那些喜怒哀乐的故事、贪嗔痴怨的唱腔、聚散离合的情节。

“妾身已发过愿,此生不再动武,所以才想二位助我上塔。”卓瑶眼中垂泪,痴痴凝着塔顶,脸上即甜又苦,三分笑意,七分伤悲,复杂地叫忆如看不懂。

“我想上塔祭拜一位故人,今天是他头七,再不过去,怕我此生无缘再见他……”

仙霞、琼华的姐姐多人杰地灵啊,什么样的人物才能冷心冷肠舍得让她们垂泪。

忆如掏出手帕,踮起脚尖为小姐姐拭泪,心疼的不行。

润玉生活一贯清寒,与仙神关系清冷淡漠,连亲弟火神旭凤与他都不过秉着幼年的情分且敬且小心,唯有天后忌他如烈火焚心苦痛不堪,与他面上寒冰实如水火,是以他也看不明白此女的愁苦和高兴,只觉凡人短短一瞬便有这么多心思起伏婉转,实在莫名其妙。

不过此间他的任务是陪着忆如,护她一个豆蔻般大小的丫头平安,旁人喜怒哀乐与他何干。他呆在一畔,且看忆如如何选择,若是她答应,自己助其成事也算偿了她的恩情,于他亦称得上好事。

白玉京大师兄曾说过,天下之水,轻如雾霭见光消散,广如海水目不可及,千万种风情却都不如美人眼角一滴泪,重逾千钧,摧人心肝。

忆如以往不懂,但自从见过苏媚、沈欺霜之流默默垂泪后,却觉得师兄说的才是人间至理。

美人如天赐,不可负,一颦一笑都是绝景,见之忘俗、心旷神怡,而她们眼角的仇怨那叫愁肠寸断愁更愁,谁还想跟着一起痛上一痛呢,又不是有病。

小忆如肉手一拍,眼瞳一转,做下决定。

“今日酉时之后我愿助姐姐上佛塔,之后便以一曲琴音,素手羹汤为谢礼如何?”

卓瑶面上露出喜色,盈盈下拜。

“在此先谢过姑娘和郎君的恩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