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古代正文

完美王妃,我是妻奴在线阅读第6节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5/5 12:54:21
完美王妃,我是妻奴
完美王妃,我是妻奴
作者:15685594899
来源:飞卢小说网
你这一生必定遭遇阴阳桃花劫,公孙瓒说到。呵呵,生前死于白莲花,自己喜欢的人却深爱着白莲花,一朝穿越成小三。(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菲尔塔是一名精灵。或者说是最后一名精灵。

在她被政府征召来之前,象征着孕育和神圣的精灵树已经在熊熊烈火中燃烧成了灰烬。

那断绝了他们这一族最后的希望。

菲尔塔是一名高贵的月光精灵。月光一族虽谈不上王族,却比王族更加的稀有而神圣。

——那是纯洁的象征。

菲尔塔本人也不负这一族的纯洁之名。她有着比秘银还要神秘的眼瞳,及地的犹如月华般的长发。她背后近乎透明的羽翅遍布着银色的魔纹,脉络清晰,优雅繁复带着千年传袭的古老……

她的纯洁与美好足以让人书写上三四章,但在这里显然没有这个必要。

她现在是一名审神者——在政府确定她体内的魔力是和灵力通用的东西之后。

菲尔塔趴在窗边看着院里的落花。

她不记得自己为什么要这样了,大概是一种习惯吧——虽然她不知道这习惯是怎么养成的……

她不确定这是不是终结之战后遗症——毕竟她是在精灵树被焚毁,被长老扔出时空才有这种感觉得。

但她并不会去困扰——事实上这种事情并不会值得太多精灵去困扰——他们拥有的时间太过漫长,这种小事很难引起他们的注意。

就算有一时感觉有些不对,漫长的时间会如同流水将一切抚平。

成为审神者后的菲尔塔总是这样,会莫名其妙的多出些没来由的小习惯——比若说习惯性的在没人的房间里泡上一杯茶,莫名其妙的想要收集一些诗词却又不知道该送谁,或者兴冲冲的买上一瓶红色指甲油却又因为懒得打扮放在房间里落灰……

虽然会让她有些小困惑,但既然没有造成困扰,她便不会刻意去纠正自己的行为。

——多些小习惯也好,不然这漫长的精生也实在是太苍白。

菲尔塔虽然已经几百岁了,但若换算成人类的年龄的话大概也才十三四岁,是个爱做梦的年纪。

所以啊,她便不由的开始幻想起来,自己这样趴在窗前是不是在等什么人呢?

对啊,虽然距离很远,但这窗户对着门口,但以精灵的视力并不难在第一时间就能看见对方。

能让她这么翘首以望的应该是什么样的人呢?

精灵崇尚美丽,而菲尔塔这一脉更是无比的推崇月亮。所以那自然是个像月亮一样的人。

他应该穿着同天空一般的蓝色宽袖,缓步走来时从容优雅,贵气非凡而又浩瀚飘渺,浅笑间如同一轮云雾中升起的新月……

那幻想太细致也太真实了,竟让菲尔塔有一瞬忍不住期待起来。

可结果自然是坐到了日落都没有等这么一个人。

小小的五虎退来喊过去吃饭的时候她还有些讶异和小失落。

“一天又过去了啊……”

——直至现在,菲尔塔对时间的流逝仍没有太大的概念。

*****

嗯,在这里我讲一下我的设定。

灵感来自于独角兽只有纯洁的女孩才能接近一样,这里衍伸至只有心思纯洁之人才能接触到纯洁精灵。

如果刀剑们的心思不再纯洁,他们就会被一种无形的东西隔开,根据不同的程度,轻度会让审神者变得容易忽视他们,中度的会让审神者因为各种意外很少遇见他们,重度的会让审神者直接忘记他们并且再也看不见听不见碰不到他们——他们从她的感知里消失了。

啊,这样说或者并不恰当。应该说他们和审神者被分隔在了不同的空间。

心思不再纯洁的刀剑们会被一种无形的力量隔开无法靠近审神者,他们能看见听见感受到审神者的一切,但他们在审神者面前就像是透明人。就算拼着碎刀的可能扑上去也触碰不到审神者——因为不在同一空间。

而其他正常的刀剑们都能看得见听得见他们并触碰到他们——正常的刀剑两个空间共存。

被隐形刀剑所持有的东西会在审神者眼中一并消失——所以审神者不会看见什么漂浮的茶杯啊之类的灵异现象。

被隐形的刀剑无法获取审神者的所有物,除非跟正常的刀剑勾结(然而正常的刀剑不想因为心思不纯而被隐形,所以小事或许会帮,但糟糕的事情绝对不会帮忙)

被遗忘的刀剑算是对正常刀剑的一种警示吧……但因为不想连那样的笑容也看不见了他们也不愿暗堕。只能痛苦的留守着远远地注视着,然后看见主人欢天喜地的迎来自己的二振,三振……

啊,没错,其实我就是想写那种看着主人忘了自己还把另一把自己接回家的故事_(:зゝ∠)_

试写了一下清光,没表达好不要打我。

↓↓↓↓↓↓↓↓↓↓↓↓↓↓↓↓↓↓↓↓↓↓↓↓↓↓↓↓↓↓↓↓

刚刚出阵归来的是烛台切光宗和药研藤四郎。

他们之前似乎是准备往锻刀房走的,手中还拿着不少和他们本体一样的刀,看架势是去链结的。

不过菲尔塔却发现药研的手中不小心混了一把从未见过的红色打刀。

难怪本丸很少捡到新的刀剑,原来他们总是这么粗心大意的拿去链结掉了!

菲尔塔暗叫一声糟糕,她慌忙把他们拦了下来。

被拦下来的药研表情有些意外,他有些奇怪的喊了一声大将。而顺着审神者目光的烛台切则看到了混在其中的红色打刀。烛台切光忠并没有立刻反应过来有什么不对,等意识到的时候他的脸色突然变得糟糕了起来。

然而一秒的犹豫已经足以让事态脱离掌控了——作为精灵的菲尔塔比他们轻盈敏捷太多了。

那把红色打刀落在了审神者的手里。

“你们太粗心啦。”

菲尔塔抱怨着。那双漂亮的眼睛像是闪烁的星辰。

“新刀差点被你们弄没了。”

“……”

药研和烛台切并没有立刻回答,他们几乎在审神者得到打刀的瞬间急急望向了一旁的空气。

菲尔塔发现他们的身体紧绷了起来。

“那里有什么吗?”

菲尔塔有些奇怪的问道。精灵的出色的眼睛并不会欺骗她,可她什么也没看见。

“……没有。”

药研慢了一拍才做出回答。可那急促的声音比起回答更像是在重复谁的话。

“哦。”

那种异常其实不难看出,但作为稀有的象征着纯洁的月光精灵,菲尔塔从小到大都被保护的太好了。她所接触到的一切都是纯粹和毫无欺瞒的。所以她不疑有他的解封刀剑,开开心心的迎接起新成员。

“ 我,加州清光。河下游的孩子,河原之子呢。难以上手不过性能一流哦。”

一个漂亮的少年从光芒中显现了出来。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突然顿住了。

“诶,已经有了吗?”

然而他嘟囔并没有被菲尔塔听清,菲尔塔现在完全陷入了一种认识新朋友的喜悦。

“我叫菲尔塔……因为全名太长了,所以政府告诉我要交代简称……很高兴认识你,从今天开始一起加油吧……我、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她有些语无伦次了起来,一不小心还说了几个精灵语。

“对不起,因为好久没有见到新朋友太过开心了所以……”

被眼前不属于人类美貌的容颜所震撼,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少女握住了手,加州清光有些迷迷糊糊的,直至背后一寒才突然回过了神。

他的目光扫向身后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却神色可怖的看上去恨不得斩了自己的家伙。

“清光?”

审神者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有什么吗?”

“……”

清光回过了头,却用余光观察着身后那只的表情,

然后试探着的,缓缓冲着审神者露出了一个完美的微笑。

“没有。”

原本的那只清光拔刀了,但却很快被其他人的刀架住了。

他愤怒的声音似乎要把他撕碎了,可审神者尖尖的耳朵却动都没有动一下。

清光用余光瞟了瞟,发现身后一行人中只有药研和烛台切一副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站在原地。

“对了,清光!这个送你!”

审神者的话语瞬间夺走了清光的全部注意力。感觉到手心被放了什么,他低下头,看见了一瓶红色的指甲油。

颜色意外地讨他喜欢。

“我看你手上也涂红色的指甲油,所以猜你可能会喜欢。”

审神者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去万屋都会忍不住想买一些,结果好多都买回来都落灰了,桌子上要放不下了……”

身前的宁静和身后的混乱像是两个世界。

望着一脸期待眼中只映着自己影子的审神者,清光似乎明白了什么。

“我很喜欢。”

清光将指甲油握在了手心藏在了背后。然后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主人其他用不完的指甲油都给我吧,我会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他这么说着,低垂下的眼睫掩盖了某种异样的光彩。

“主人啊,要每一天都更加爱我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