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总裁正文

重生之将反派进行到底之乱斗开端(2)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5/5 13:01:28
重生之将反派进行到底
重生之将反派进行到底
作者:一枕春秋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小侯爷顾青源活了十六年才发现自己不过是一本书里的反派,他没有逆天的能耐……难道就只能认命了?好在一切悲剧都还没有发生,那就找出尚未登基流落民间的未来天子,一剑斩杀好了!咳,杀天子什么的……这小孩看起来还挺有眼缘的,那就……养着吧。书上的文字一页一页的消失不见,顾青源终于放下心来,亲手自己养大的孩子扶上至尊之位。但是明明已经改掉的命运,又忽然扭曲了回去,除了自己之外没有人记得他还是帝师是怎么回事?看着一夜之间将自己遗忘掉的九五之尊,顾青源垂眸,既然注定是反派,那便进行到底吧!——当家族覆灭、长剑贯

当晚,周宁住在我的沙发上。不过我们都没睡踏实,因为Saber把我的笔记本打开,一直在玩游戏,Assassin也在旁边看着,不时发出“哦!”的惊呼声。中间似乎两个人还发出很诡异的笑声,大概是发现了我在D盘里隐藏目录下的存货,我睡得迷迷糊糊,实在懒得起来管他们。

第二天早上,我去买早餐时,顺便给经理打了电话,把今年的年假请下来,一共半个月的休息。虽然时间不太长,但是战争向来是一周左右,应该足够了。

吃早饭时我们大概商量了一下。首先决定了过几天去周宁那里住,地方够大,正好他父母要出国。另外就是要注意新闻里有没有什么特别事件,两次圣杯战争,Caster都搞出不少事情,猎奇杀人、失踪、无法查明原因的死亡,甚至大范围的魔法阵。这是Caster这个职阶的固有技能吗。另外我说服周宁,先从李晴那里开始调查一下。不管怎么说,同时把我们引入到圣杯战争里,这也太巧了。会不会是有人在利用她呢。

我没有把想法全说出来。我和李晴只见过几次面,在一起时也开开玩笑什么的,但是我对她并不熟悉。所以尽管昨晚周宁打电话确认了她不是Master,我还是多少有些怀疑。这当然是不能说给周宁听的:在妹控的面前说妹妹的坏话,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顺带一提,Assassin和我们一起商量着,Saber这蠢货却完全不理我们,就着一碗豆浆干掉了我的大半罐白糖。要不要考虑买几斤大白兔给他预备着呢。

周宁昨天是开着他那辆SUV来的,这会儿正好直接开过去。大概十点左右,我们到了李晴的学校。为了保险起见,两个Servant都实体化了,跟在我们旁边。虽然他们的头发颜色有些特别,腰里还带着武器,好在这里是美术学院,到处都是搞艺术的,看上去也不怎么显眼。

在系馆门口,周宁打电话叫李晴出来。她是个满漂亮的小姑娘,要说我没想法那是扯蛋,况且我还是单身,但是条件差距太大:她虽然算不上大小姐,但是也是衣食无忧,和我这种苦逼上班族完全不是一个阶层的;我大她七八岁的样子;再加上还有周宁这个妹控存在。因为自觉高攀不上,我也没有主动接近她的想法,只能算是点头之交。

“你们怎么来了?”李晴看到我们,很惊奇地问道。

“我们到这里来,只是为了见你一面。”没等周宁说话,Saber突然冲到前面去,捧起李晴的手,用很潇洒的语气说道。“美丽的公主啊,你一出现,连风儿都不堪寂寞,喧嚣起来了呢……”

我一把抓住他的头发把他拖了回来,骂道:“喧嚣个屁。你给我老实点,别TM丢人现眼了。”

“啊哈哈……”李晴也很尴尬地笑着,然后突然眼睛一亮,上上下下看了看Saber,又绕着Assassin转了一圈,然后说:“哎呀,还原度还真高呢。”

我和周宁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因为已经决定不告诉她实情,怕给她带来危险。

李晴对笑眯眯的Assassin非常感兴趣,仔细打量着,拉拉他的红毛,摸摸脸上的刀疤,甚至还用力捏了捏,看得我心惊胆战。Saber和Assassin我都算熟悉,要不然我也没胆子对Saber那么放肆,但是对Assassin我还是十分忌惮的,毕竟是挂着“千人斩”名号的剑豪。而且自古以来,眯眯眼都是怪物,Assassin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多了这么条属性,更让我觉得可怕。李晴这可真是无知者无畏。

“怎么了?”李晴发觉我的表情很奇怪,问道。

“没什么。”我冲着她一竖大拇指:“姑娘,你真是条汉子。”

没等李晴反应过来,周宁咳了几声,然后说:“小晴,我们找你有事。你现在有时间吗?”

“要多长时间?着急吗?”李晴问。“要是不着急,等我一阵子行吗?一个小时左右。我这边正在上人体写生,一学期也难得有几次机会。”

人体写生?听起来好像很不错的样子。不过我还是保持着平静,毕竟已经工作了几年,要装出见过大世面的样子还是很容易的。周宁就差远了,两眼放光。我捅了捅他,提醒他冷静一点。Saber在流口水,被我无视掉了。

周宁清了清嗓子,然后说:“那好,我们去外面的星巴克等你。”

李晴回去之后,我们转身出来。周宁对我说:“人体写生吗?可惜进不去,要不然……哎?Saber呢?”

我用手扶着额头:“肯定是跟着李晴去了。”虽然我对他的本性也算了解,但是真发生在身边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我觉得眼镜兄实在是太伟大了。”

周宁哈哈大笑起来。

我们来到咖啡厅,各自点了杯喝的,刚找地方坐下,Saber突然推门进来了,一言不发地坐在旁边,一副“燃烧殆尽”的样子。我们怎么问也没反应,只好暂时不管他,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一直到李晴来找我们,才知道她上的写生课模特是两个老头儿,Saber是自作自受。

李晴对两个Servant还是很热心,问个不停,周宁只好强硬地把话题拉到两张魔法阵上。

“那个?”李晴很奇怪为什么我们会问这个。“我们下次社团演出要用,所以我才画了出来,估计你们会有兴趣,就顺便复印了两张。”

“社团演出?”我问道。“什么演出要用这个?”

“Cosplay啊。”李晴很意外地看看周宁。“我还以为你们带朋友来炫耀呢。你没告诉过他?”

周宁摇摇头,很严肃地说:“他太龌龊了,我必须保护你不被他污染。”

我顺手拿起纸杯的杯托砸在他头上。“你有屁的资格说我。”

“哪里哪里,不要谦虚。”李晴对我说。“你可比他龌龊多了。”

“嗯?听着好像是夸我,但是我怎么觉得被侮辱了?”我装模作样地问李晴。

正互相调笑着,我忽然感觉到,在不远处出现了一个Servant。周宁和两个Servant也都严肃了起来。我们互相看了看,周宁打发李晴离开。李晴虽然不满,但是看到气氛已经紧张起来,也只好听话地走掉了。

我们暂时没有动。外面的Servant也没有进一步的动静。

“看样子是挑衅?”我推测着。终于要见到其它Servant了,让我手心有点出汗。

“麻烦死了。”Saber虽然还是一副没有干劲的样子,但是我知道在关键时刻他还是很靠得住的——话说你TMD千万得靠得住啊!

“虽然不想打架,但是恐怕还是躲不开的吧。”Assassin还是笑眯眯的样子。

我们起身出去,在周宁和Assassin都没注意的时候,我低声问Saber李晴是不是Master,Saber安静地摇了摇头,并没有感到意外。看来他也对李晴有所怀疑,那时跟着她去或许也并不只是为了看模特吧。

远远地,我们看到有一个人影靠在周宁的车旁。果然是在等着我们。

“哼。”Saber冷笑一声,说:“找上门来了,真以为我们好欺负么。”

啊,发脾气了。说来说去,Saber和Assassin原本也都是武士来着。

Saber调整了一下“洞爷湖”的位置,然后说:“我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了!”

我脚下一软,差点儿跪下。你昨天晚上玩了多久的游戏啊!

周宁指着我,开口刚要笑,却听到Assassin对Saber说:“你的剑,就是我的剑!”

周宁大张着嘴石化了。过了半天,他喃喃地对我说:“完了,Assassin被玩坏了。”

“Saber从一开始就是坏的。”我也一脑门冷汗。

我们越走越近,渐渐看清了那个Servant的样子。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儿,身材不错,有点肉肉的感觉。黑色长发,两边的鬓角处梳了两个麻花辫,其余的头发披散在后面,戴着一副大号的方框眼镜,看起来有点土。穿着天蓝色的连衣超短裙,没有丝袜,光脚穿着凉鞋。她双手捧着个IPad,正专心致志地看着。

“难道是‘猫’?可是感觉又不太像啊。”周宁对我说。

“不是。”我认出了对方的身份,但是却更加吃惊了。Saber和Assassin都已经算是很另类的Servant了,面前这个的奇怪程度却是有过之无不及。

“哎呀哎呀,我可不太想和女人战斗呢。”Assassin说。

“不要被外表蒙骗了。”Saber说。“战斗力很高呢。至少有D……不,应该有E的程度。”

我还没反应过来,周宁却很快搭上了话:“噢?那可真是了不起……”

我用手扶着头,觉得血压有点高。Assassin也苦笑起来。

一阵风吹过,对面的Servant拨弄了一下额前的发丝,觉察到了我们,把IPad抱在胸前,向我们行了个礼。

“粉红色的蕾丝呢。”Saber说。“虽然看上去很老实,却意外地是个激进派的家伙哦。”

周宁也跟着起哄,发出“哦~”的赞叹声。我斜着眼睛看了看他们两个,冷冷地说:“流鼻血了。”

“即将到来的战斗让我热血沸腾。”Saber抹了一下,一脸严肃地说。周宁也点点头。

扯着没营养的话,我们走到对方Servant的面前。那女孩儿很紧张地笑了笑,然后对我们说:“你们好。那个……我是Lancer,来和你们战斗的。”

战斗?我可是感觉不到对方有一点战意。Saber和Assassin踏上前一步,虽然没有摆出架势,但是显然已经进入戒备状态。

“大英帝国图书馆的特务,也来参加圣杯战争啊。”我对Lancer说。

“哎?”她吃了一惊。“你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这么快就知道了我的身份?”

我什么人都不是,不过是一个老牌儿的宅男罢了,我在心里吐槽。周宁显然不知道Lancer是谁,一脸迷糊。

“喂。”Assassin突然回头,小声对我们说道。我点点头。很远的地方又出现了两个Servant,并且在快速向我们靠近。混战对我们两个菜鸟来说一点好处也没有,情报又不足,还是赶紧撤吧。我们四个人互相交流了下眼神,看来想法是一样的。

“可不可以让我们离开呢?”我对Lancer说。Saber和Assassin大概不明白我为什么这么问,看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

“这个……”Lancer很困扰地笑着。“我是来战斗的呀。”

“你不是没带武器么。”我说。

“我的书就是……哎呀!”Lancer突然反应过来,看了看手里的IPad。“……有点麻烦了……”

没有纸的操纸师,只不过是战斗力只有5的渣渣。我对Lancer说:“所以?”

Lancer很乖巧地站到一边让出路来,然后微微一低头:“一路顺风!”

“Saber,你来开车。”我拉住想去驾驶位的周宁。虽然Lancer没有战意,但是另外两个Servant越来越近了,搞不好会来场追击战。这时候还是不要依靠驾校出身的周宁,交给骑乘技能B的Saber比较好。

经过Lancer身边时,她突然低声说:“小心,你们被通缉了。”

我心里一跳,但是没有表现出来。用眼角扫了Lancer一眼,她低着头,好像刚才的话不是她说的一样。我注意到,她的左手捏住了自己的一根辫子。一直到我们开车离开,她都没有动过。

出了校门,我们直接向我家的方向驶去。远远地,在车流中能看到一个人骑着电瓶车的身影,跟在我们后面。“那是一个Servant,可惜看不清楚。”我对坐在副驾驶的周宁说。

“拿这个看看。我这儿看不到。”他说着,从前面的贮备箱里拿出一个望远镜递给我。虽然正好派上用场,不过为什么你会在车里放战术望远镜啊!

我顾不上吐槽,用望远镜向后看去。“黑短发,男人——男孩儿,不到二十岁。”我边看边叙述着。“背着长条形的包,看形状大概是刀或者剑。骑得很熟练,差不多是最高速度了。”

“是Rider?”周宁问。

“大概。”我调节望远镜,放大到最高倍,仔细地看着。“左手有奇怪的花纹……”

“花纹?令咒?”周宁很奇怪地问道。我们俩的手背上都有花纹。“不是Servant,是Master?”

我放下望远镜,摇了摇头。

“Servant?左手有花纹?”周宁想了想,恍然大悟:“难道是‘神之左手’?”

我点点头。“神之左手”,可以掌控任何武器,单从这一点来看,就算我们身边有两个剑豪级的人物,也不敢说肯定有胜算。再加上Rider的骑乘技能,和不知道是什么的宝具,这可有点麻烦了。

“Assassin,能隐藏我们的气息么?不让魔法之类的探测到我们。”我问道。

“从昨天晚上开始,已经在做了。”Assassin笑着回答,我却觉得后背一阵发凉。Assassin实在太让人看不透了。

“太好了。那么目前要摆脱Rider的追击,跑到他看不到我们的地方就行了。”我说。“好在他的速度快不起来,又不能走高架,要甩掉他很容易。就算是Rider,骑着电瓶车也是白搭。”

果然,拐了几个弯之后,已经看不到Rider的身影了。这时我才对他们说出Lancer的警告。

“那个Lancer?我看她没什么大不了的吧,会不会是吓唬我们的?”周宁说。

“不是哦。”Saber少见地没有扯蛋。“那个小妹妹不是一般人物。刚才她可一点都没慌,是故意放我们走的。”

“同感。”Assassin点点头。

“确实是这样。她的辫子上其实是有武器的,不过没有拿出来。”我补充道。

“她到底是谁?”周宁好奇地问道。

“……一时说不清楚,现在先考虑眼前吧。如果她说的是真的,会怎么样?”我把话题转移过来。

“被通缉的话,那也就是说其它Master暂时停战,全力对付我们?”周宁边想边说。“只有那个召唤怪物的Caster受到过通缉啊。”

“你父母什么时候出国?”我问周宁。

“明天一早。怎么了?”

“不知道对方对我们了解到什么程度,最好保护一下身边的人。”我说。“好在他们明天出国,我们保护他们到离开就行了。战争也只局限在市内,要对外地的亲人下手,时间上也来不及。”

周宁明显乱了方寸。“那赶紧回去吧?”

“先到我那里,有些东西要带着,然后直接去你家。”我说着,暗自叹了口气。我来到这个城市才几年,在这里,基本算是无牵无挂。但是周宁不一样,他是本地人,要是一个一个考虑,那可就没完没了了。我引起这个话题,也就是想保护一下他最亲近的父母。但是其它的人就没办法了,只能希望对方不至于那么凶残,或者消息没那么灵通。果然周宁的妹控也只是装装样子,这时候他心乱如麻,大概是想不到李晴了。搞不好她才是最危险的也说不定。

在沉默中到了我家,我去收拾起全部的十几块移动硬盘,再背上一直被我当成台式机使用的笔记本电脑,随便拿了几件衣服,然后直接到周宁家里去了。

看到父母正好在家里收拾行李,周宁明显松了一口气。Saber和Assassin都灵体化了,我和他父母打了招呼,然后我们都钻进周宁的房间里。

他的房间里有不少的手办和抱枕,游戏主机和电脑当然是必不可少的。电脑没关,我径直把所有移动硬盘拿出来,一个一个插上去,在里面翻找着。

“现在做什么?”周宁问道。

“先躲一躲。其它的Master们就算合作也是各怀鬼胎,肯定要不了多久就出问题。目前首要任务是收集信息。”我说。“我们都知道Rider,但是你不知道Lancer。这次的Lancer很特别,就算幸运E,也不能不小心。”我找到了要找的东西,点开他的暴风影音,把三集OVA拖进播放列表里——就无视原本列表里那些“女教师”“护士”之类的名字好了。

“所以?”周宁还是不清楚我想做什么。

“来看卡通吧。”我说。“不看卡通,可是会死人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