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悬疑正文

我的体内住着恶灵吃鸡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5/4 9:15:41
我的体内住着恶灵
我的体内住着恶灵
作者:末尾的ZJ
来源:纵横中文网
随着科技的发展,世界也悄无声息地发生了变化……一具从天而降的龙骨架,让人类完成了超级基因这项伟大的科研成果,却有些自私的人企图从中谋利,带着不完整的科研技术进行了秘密实验。他的实验,是将人类推向灭亡的起源…“你说,我是不是那种被洗了记忆的秘密特工啊?”“……”“你说,我是不是有着我自己都无法察觉到的超能力啊?”“……”“你说,我是不是会成为拯救世界的关键啊?”“……你充其量算个炮灰。”附身于叶陵身上的恶灵赋予了他强大的治愈能力,却没有给他提升一丁点的战斗力……书友群:822426910

“学长,你在哪里呀?”辛盐进玄关后喊了一声。

郁辰默认她没有听到自己肚子发出的声音,捂着嘴说:“我在沙发上,有点感冒,你快上去吃东西吧,当心被我传染了。”声音含混不清。

“学长你也感冒啦?我给你打包了寿喜锅。”辛盐把打包的食物放在书架间的桌子上,走到沙发前看了看郁辰。

郁辰此时双眼迷蒙,鼻尖和眼尾都有些泛红,穿的T恤领子略大,直接露出了锁骨。辛盐在心里暗自警省:决不能云吃豆腐,要做一个正直的人啊!

于是辛盐闭眼转头,匆匆走进厨房,拿出家里仅有的一双筷子和一只碗给郁辰放在桌子上。好在自己习惯配书桌的椅子都是带滑轮气压椅,辛盐把它推到沙发旁边。郁辰此时用左手努力把自己的身体撑起来朝她点头道谢。

虽然他的谢谢说得很轻,但是辛盐还是听到了。

“学长……那我就上去了。”辛盐准备去把自己买的感冒药拿下来给郁辰,这脚踏上楼梯的是后辛盐才想起来,自己忘记给学长烧水了,不过家里也没有多余的水杯,等一下去拿瓶矿泉水给他好了。

郁辰不知道自己刚才那声“谢谢”有没有被听到,挪到椅子上,脚轻轻用力把自己滑到桌边。辛盐此时已经拿着药走在楼梯上,不过她没有马上下去,而是在楼梯那偷瞧了一下郁辰。见他已经在吃又走了回去,想等郁辰吃完再说,自己也顺便看会儿书。

辛盐中文系在读,每次开学老师都不是教学先行而是给大家一张长长长长长的书单,说大家量力而行。当然,假期结束的时候也一样,所以辛盐现在还有好多书没看完。虽然她在班级上是有名的缺课生,但是对于喜欢的课却是按部就班认认真真。

比如辛盐的外国文学和文学理论这两门课她逃到现在了,再被抓到一词估计就直接给她挂了,到时候还要让她重修。

可她真是不喜欢,不喜欢那种读来让她心里产生飘忽不定的东西,偏偏那些书读了就是这样,读了写作业就等于痛苦与难受。

但古代汉语课就不一样,学学语法、记记繁体的写法就差不离了。记的东西对她来说没那么痛苦,相反,如果要使用到自己经历和感情去体悟那读书过程真如戴紧箍。她心底里不太信自己可以克服。

书看了十页不到,辛盐想着郁辰应该是吃好了,看着码放整齐的药,辛盐决定送下去。楼上楼下的距离走得再慢不过一分钟,不过辛盐边走边看就慢些。

第一眼:诶?怎么不在书桌前?

第二眼:诶?打包的塑料袋怎么整齐得重新扎了回去?

第三眼:碗筷怎么都不见了?

根据这两眼辛盐想:不会是学长他不喜欢吃又给重新把袋子扎回去了吧。辛盐有些不知所措地抓抓后脑勺,那自己现在这样下去学长会不会觉得尴尬,算了算了,眼睛一闭还是下吧,学长的健康比较重要。

可是真当她走到下面,她发现原来学长是吃完了。从透明的包装袋里可以看出来,汤下去了一大半,里面的东西也被吃完了。

原来是吃完收拾了啊……

辛盐再次走到沙发前,看到郁辰又像刚才那样躺在沙发上。辛盐把手轻轻贴在他的额头,额头不是特别烫,但是看着样子真是累到了。

她也有过这样类似的经历,要搬家的时候特别累,但是又有很多事情需要做,做的时候是累,但不至于动不了,直到做完以后,只要心情一松那恨不得就长床上了,睡完一觉起来还腿脚酸痛的。

不过就让郁辰这么睡着也不是办法,辛盐在心里大声喊:失敬!失敬!失敬了!!喊完以后转身进了郁辰的房间,但是那里除了一张席子和一床被子之外就没有别的了。辛盐也顾不上猜,一把抱住被子搬了出去。

好在这沙发够大,把被子给郁辰盖上也不会滑下来。盖完辛盐就匆匆爬上了楼,稍微冲了一下澡就赶紧钻进了被窝,她鼻子还堵着,头也还晕着,而且看了睡着的郁辰似乎更晕了。

“这件事啊,没有依据不能乱说,关乎到学术声誉,还有没多久了,不论如何数据你还是得做出来,到时候做完我请大家吃饭啊。”他坐在老板椅上穿着笔挺的西装,神色淡定得对郁辰提出了这个“解决方案”。

郁辰听了觉得心里气得要死,心里那气就跟窜动的火苗遇见枯柴一样越烧越裂。下一秒火焰就从心口处钻出接着自己就成了一个带火的小人四处乱窜,之后整个房间着火,烈焰吞噬一切!

郁辰吓得一激灵,惊醒才知道是梦。他眼皮有些重,于是闭着眼用手摸摸额头,但随即感官的苏醒让他发现:现在的自己似乎正被结结实实地被裹在软软的绒毛里,睁开眼睛一看,害,自己简直像电视剧里洗好要去侍奉的妃子。

郁辰哑然一笑,他知道这准是辛盐帮他盖的。只是这被子有些厚,是他准备过阵子再用的,难怪这么热,还做了这么个怪梦。

其实也不算怪,那人坐在老板椅上说话的情形自己已经梦见过多回了,变是做梦的时间,不变的是自己每回都如此生气。

郁辰的手从被子里伸出来,一股汗臭味把他吓了一条。但随即也不惊了,想起昨天的模样有这么一身汗也是正常,就是这打石膏的手臂更痒了,以前听说在夏天有人的石膏能长蘑菇,希望自己的不会……

郁辰稍微眯了一会儿后就把被子掀开,但是味道太大让他马上把找了个大号垃圾袋把被子给塞进去了。沙发到时候他准备好好打扫一下,买个去味的清洁喷雾喷几下。

不过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他得洗个澡。

辛盐迷迷糊糊拿着牙刷,听见下边儿一阵轻微的响动,大约是学长醒了。辛盐现在和郁辰在一起住有件事比较好,郁辰醒的时间很固定,家里住了个陌生人自己也不容易赖床,每天也起得比较早,不会发生从早上醒来开始赖床,然后赖到中午的事情。

但每当这时候自己心里又特别罪恶,心想还是上学的时候好。但人是挺矛盾的,上学的时候又想念那一觉到中午,醒来抱着被子的舒畅。

事实只有假期的开头这么做会舒畅,越到后面就越是罪恶。

辛盐刷完了牙,点了份生煎包以后从书房存乌龙茶的柜子里抓了瓶乌龙茶喝,她特别喜欢略带苦味的东西,所以家里常年屯着许多,就连她沐浴露都是苦柚味的,不过她不喜欢吃苦瓜,就连出过水的都不喜欢吃,吃了眉毛连成一线,五官能多接近就多接近。

等了大概十五分钟外卖就到了,因为那家生煎包就在小区门口,但是她不想出门。去拿的时候郁辰还没从浴室里出来,水声哗啦哗啦的,大概是在洗澡。想到昨天郁辰这个样子辛盐速速退避,害怕自己脑子产出什么带颜色的废料无法排出。

不过辛盐下去的时候闻到了一丝怪味,但是仔细闻又没有,这边的窗户都开着,可能是外面飘进来的吧,辛盐这么想着。殊不知罪魁祸首就在昨天她放外卖的书桌下。

生煎一共八个,配一碗咸豆浆,咸豆浆里还有油条碎,可以说这是辛盐的必点套餐。不过带过来的生煎没有店里的好吃,上面的葱花显得不那么绿,汤汁也没那么浓。

郁辰在浴室里磨蹭了两个小时,右手上是一层保鲜膜外加一层塑料袋,就怕水给打湿了石膏。仔仔细细再把自己浑身上下都洗一遍。洗的时候郁辰心里头反思:干净的感觉可真好,自己以后再不一个人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半夜上山观星了,摔折了,疼还是疼的自己。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身体才是最大的本钱啊。

洗完澡,郁辰把被子扔了,顺道又去了趟超市,倒霉事过了得补充点能量,顺道他得感谢一下辛盐这么照顾自己。

走在大马路牙子上,郁辰想自己以前还没离开那个实验室的时候,那时候他以为自己的心态已经在一次又一次的挫折中锻炼得很好了,现在看来还没有,或者远远没有。以前他读《老人与海》还不太明白里面的精神,只是为老人的坚韧所打动,现在经历得多了,感慨也多了,只是感受一嗟三叹又无法出口,涌出来的感悟和苦涩糅杂,开不了口。

但其实他心里的声音有时候也没有那么坚定,还有三分企盼,带着悲伤的企盼,盼望华大有人能力排众议或者慧眼独具。毕竟两个学校这么近,那点谣言就算是爬也该爬进华大实验室里科研人员的耳朵了。

郁辰抿了抿唇,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硬币塞进推车解锁。他决定先不想了,反正华大的冬季博士招生也快了,可不可以也很快就能知道。郁辰对进超市购物的事情熟练异常,在各个地方转来转去车里就有分门别类摆好的食物和日常用品。

辛盐则在家看书做作业,从上午拿了本讲文字学的书一直看,看到郁辰从外面回来然后叮呤咣啷一顿响动。

“嗡……”

辛盐放在书架上的手机突然震动把她吓了一跳。辛盐往书里夹了纸条当书签,走过去把手机抓来一看,屏幕上显示学长给她发了一条消息。

郁辰给她发消息有种班主任来电的感觉,手机有点烫手,不过她还是划开了。

“谢谢你,不知道今天有没有空,请你吃饭,在家里。”

郁辰在下面拿着手机有点焦急地原地走了两步,他怎么忘了问辛盐今天要不要出门呢?万一人家要出去就不好办了,虽然自己能吃很多但是……

辛盐的消息来得很快,没有给郁辰说“但是”的机会。

“好,我马上下来。”

辛盐其实有小小地斟酌一番,不过那可是郁辰做的饭啊,吃了肯定不亏。

郁辰接到消息的时候松了口气,烤箱里那只整鸡因为这条短信有机会实现自己的价值了,也算一份功德。但是问题又来了,自己好像没有问她有没有忌口,最致命也最窒息的还不是这个,自己甚至还没有问她的名字叫什么。

“叮”烤箱发出功德圆满的声音,让郁辰没时间胡思乱想。

他把刚买的大盆子洗了洗吸干净水分后把椒盐鸡装上了。另外一道菜是牛排盖饭,这个是他早上就准备的,用低温满煮袋装了牛肉然后丢进电饭煲开了保温,顺便扔进去两颗可生食鸡蛋作温泉蛋。家里买低温满煮锅郁辰觉得挺没必要,电饭锅就能代替嘛。

“学长,我下来了。”辛盐有些不好意思地搓搓手站在厨房外。

“好,你在书桌那稍微等我一下。”郁辰点点头。

辛盐其实下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书桌上那——么大一只鸡。她先前对郁辰的厨艺其实还抱着几分怀疑,甚至想要是不太好吃到时候也要闭着眼睛吃掉,但是想现在看来自己大错特错,这只香味扑鼻的鸡就是证明啊!

趁着郁辰在厨房里叮呤咣啷,辛盐拿起手机稍微刷了刷,可能是快开学了,系群大家都出来冒泡甚至八卦了。辛盐翻了翻,没什么感兴趣的事,准备关的时候却看到有人分享了一个帖子。关于隔壁申大的,说是某个海外归国的优秀学生被莫名踢出实验室。

群里的人纷纷评论起来,有说这事关中文系何干的,有说可能是替外国实验室拿数据的,也有的说学术圈纷乱的……

辛盐直觉这个贴的主角是郁辰,她想看又不想看,手指停了半天没点进去。

“好了。”郁辰的声音让辛盐赶紧把手机放回口袋里,有点心虚,像自己干了什么坏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