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都言正文

微微一笑之大神你好在线阅读第四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5/5 4:30:54
微微一笑之大神你好
微微一笑之大神你好
作者:看守暖瓶的猫
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收新文】《穿成美妆博主的日常》林悠悠,十八线小明星,每天做梦都想一夜爆红。因拒绝潜规则,在陪某位大老板时,因酒精过敏不治身亡。醒来发现自己穿成了一位当红美妆博主,还附赠总裁老公一枚。林悠悠:WTF??网红怎么能结婚?我要离婚!某总裁邪魅一笑:想离婚?下辈子都不可能~某只小猴子:麻麻说不努力奋斗,就只能回家生猴子。想要妹妹\\(^o^)/~-----遇见肖奈,照亮了苏婳原本暗淡无光的世界。抑郁不安的少女VS温暖体贴的大神大神,你好!本文1V1,HE,放心跳坑。O(∩_∩)O求美工大人给做了封面

“你看清楚,那两个不相干的名字是你爸妈的名字。”

赫连芷不敢相信地来来回回扫视那两个名字:“什么?你给我爸妈买别墅了?”

“是。”

赫连芷绝望地瘫坐在床上,开始无声无息地掉眼泪。

吴女婿一下子就慌了,倾身过来扶她的肩膀:“你怎么哭了,是我做错事了吗?”

赫连芷挣开他,满是委屈的眼神瞅着他,泪如泉涌:“你都没给我买过房子,一回来就给我爸妈买了别墅,到底他们是我爸妈,还是你爸妈呀?”

“我们结婚了,你的爸妈就是我们共同的爸妈,不分彼此。”

“可是你都没有给我买过房子,单间配套的公寓都没给我买过.......”

吴女婿掏出手帕,耐心地给她擦眼泪:“我认为我们才结婚一周,没有必要分居,也没有必要给你买套单身公寓,我还不想跟你离婚。”

“我也不想跟你离婚.......但是我还是想要房子啊.......况且有一套单身公寓并不能说明那个主人是单身呀,我只是想要当包租婆,在家里宅着也能挣钱的那种!”

吴女婿忍不住吐槽:“你每天在家写霸道总裁小说,卖版权,年入百万,不用出门去上班,这还不是在家里宅着挣钱那种?”

“这钱来得太不容易了,你看我今年才二十六,头上都长白头发了,每天码字伤脑伤肝,你摸摸看,是不是?你要知道,当初我同意嫁给你,就是为了身体健康着想,决定金盆洗手,只准备做个阔太太包租婆,躺着赚钱的.......”

“你的气色确实不好.......过几天煌湖开盘,你去选几套吧。”

“煌湖?是S市那个传说中有钱都买不到,还需要另外审核资格的高档别墅区?”

“嗯,我自己预留了几套,知道你喜欢房子,原本打算在你生日的时候送给你,给你点儿惊喜,既然你现在开口了,等我们回S市的时候就去挑吧......”

赫连芷打断他:“我不要。”

吴女婿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刚刚不是你说要的吗?”

“我要的是小户型的商品房,不是别墅。而且那个别墅区要商界政界文化界的名流才能住进去,准入资格很严,怕是不能租了。”

“那些商品房一个月的租金能有多少,Lotuz,你不要丢了西瓜捡芝麻。”

赫连芷冲他摇摇头:“你不明白。”

吴女婿定定地看着她:“你说出来,我就可以明白。”

赫连芷沉默好久,终于正经起来。

“我当初刚从大学里出来的时候,处境艰难,找不到工作,房租又很贵,只能搬到昏暗又潮湿的地下室里住,那时候我就好想有个干净整洁的房子,不管是买来的还是租来的。抱着这个信念,我一直努力着,后来终于达成了愿望。这世界上有很多初出茅庐心存梦想却到处受限的人,那种绝望的滋味太难熬了,所以我一有钱就去买小户型便宜地租出去,我希望在我能力范围之内尽可能多地帮助他们,不求这个世界变得很温暖,只愿它不要到处是冰冷。”

不求这个世界变得很温暖,只愿它不要到处是冰冷。

吴女婿情动地搂住她:“Lotuz,你很棒,我很为你感到骄傲,不愧是我的女孩。”

赫连芷不满地拍拍他肩膀:“你夸我还要顺带夸一把自己的行为,我认为有点儿无耻。”

“我原本不是这样,但是跟Lotuz在一起久了,就变得无耻了,或许这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你要是自己不无耻,怎么可能因为别人的一点点引导就变无耻,充分说明你骨子里就是无耻的,我只是把你体内的无耻因子释放出来了而已。”

“那照你的说法,Lotuz,我还要谢谢你。”

“不用谢。”

吴女婿对她笑,她也回他一笑,笑得眼睛都眯成了缝。

吴女婿捧住她的脸,情动地说:“Lotuz,我很后悔你没有早点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赫连芷以为他的这句话仍是反话,正准备反击他一句,没想到下一秒他就把她扑到在床上。

她下巴紧缩,秀眉微皱:“你刚刚说的是认真的?不是反话?”

“不是反话,我很认真,如果我们早点遇见就好了。”

赫连芷手指摸上他的脸,捏了几把,笑得很坦荡:“我倒是不遗憾。”

“为什么?”

“因为现在的我才足以与你相配。”

赫连芷撑起头,樱唇吻上他的薄唇,蜻蜓点水的一吻。

紧接着她又补充道:“那时候的我,不够优秀,甚至有点儿狼狈,没钱出国游玩,按照你我身份地位的悬殊,你压根不会注意到我,按照概率论的推算,我们永远不会出现在对方的生命里。”

他忍不住婆娑她的黑发,声音里倾尽了世间所有的温柔:“Lotuz,谢谢你的努力和坚持,让我遇见了你。”

她爽朗地笑出声:“不用客气,我的男人。”

“这是你第一次这样称呼我。”

赫连芷冲着他笑得天真无邪:“所以呢?”

“所以我要给你奖赏。”

吴女婿轻吻她的头发丝,右手摸上她的衣领,欲解扣子,赫连芷赶紧抬手去挡。

“怎么了?”

“你还说你不是种马,一见到我,还没说两句话,就想对我做那种事!”

赫连芷假意气呼呼地推开他,正巧这时她的父母来了电话,吴女婿顺手就接了。

“小芷,你在哪呢?怎么还不回来?女婿知道你在故意躲他,很伤心地走了,你是没看到哦,一米八几的男子汉,当着我和你爸的面就哭了,别人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他哭得那叫一个伤心,你们才结婚不到一周时间,你俩到底有啥误会,你干嘛要躲着女婿呀?是不是他欺负你,在外面偷腥了,还是看了你的日记知道了些什么?我听林阿姨说,她家儿子这周末要回来......”

虽然手机没开免提,但赫连妈妈本来说话就大声,再加上周围很安静,两人都听得很清楚,原本赫连芷听到她妈在瞎扯吴女婿哭着博同情还挺有趣的,正准备嘲笑他,但是听到了后面,她妈竟然提到了日记和林阿姨的儿子,顿时就慌了,赶紧去抢手机。

不抢不要紧,从赫连妈妈捏造他哭这件事,吴女婿可以判定她妈话里的真实性不高,他并不打算相信,但赫连芷反应极大地来抢手机.......这一抢吴女婿直接生了疑,单手制住赫连芷的双手,不让她把手机夺走,他要继续听下去,这个林阿姨的儿子到底是谁。

赫连芷使出吃奶的劲儿吼出声来:“老公,你把手机给我呀,妈是给我打电话,不是给你打!”

吴女婿要去捂赫连芷的嘴已经来不及了,她的话语一五一十地入了她妈的耳朵。

母女俩的默契可不是盖的。

电话那头的赫连妈妈听到自家女儿的声音,顿时会意,止住了要继续说下去的势头,改换了话题:“哟,是女婿呀,你和小芷在哪呢?这天儿也不早了,赶紧回来吧,马上吃下午饭了,听说你爱吃卤味,今天小芷她爸特意卤了好多鸡爪鸭脚板,赶紧回来吧......”

吴女婿声音很稳地应了一句:“好,妈,我们待会儿就回来。”

挂完电话的赫连妈妈,赶紧踹着赫连爸爸去买卤料买鸡爪买鸭脚板。

而另一边的赫连芷如坐针毡,等待着自家老公的审问。

可出乎意料的是,吴女婿什么也没问,脱下自己身上的大衣外套,往她身上一披,生怕她冷得慌,还扣上了扣子,裹得严严实实地,把她整个人利落地往副驾驶座一塞。

赫连芷忐忑瞄他:“我不冷。”

“我热。”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难道在暗示些什么?

莫非,他在生气?怒火攻心,所以热?

生气了一定要去灭火,于是赫连芷扑到自家老公胸膛前,小手有一下没一下地帮他顺气:“不愧是我的男人,长得好看,又贴心,还大度,Nathaniel,我真为你感到骄傲!我忍不住想亲亲你。”

吴女婿冷着脸,无情地推开了她:“请不要对我做那种事,你不是种马那种畜生。”

那抗拒的动作,那冷漠的神情,那生疏的语气......天啦噜,他真的生气了!

赫连芷丧气地坐回去,绞尽脑汁想着挽救的法子。

这林阿姨的儿子,好几年都没回来了,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回来?!

说起这林阿姨的儿子,其实是赫连芷的竹马哥哥,从小他们俩就混在一起,亲密无间。

赫连芷年轻过,在青春期也情窦初开过,恰巧她情窦初开的对象就是这林阿姨的儿子。

她从小学起就有写日记的习惯,于是她青春期的日记本上记满了大大小小关于他的事情,赫连妈妈向来关心自己的女儿,从不顾忌什么青少年的隐私权,所以自家女儿暗恋林阿姨儿子的事情老早就被发现了。

但是她妈妈不动声色,硬是等人家林阿姨的儿子出国留学后,才捅破了这件事,还拿这事儿来嘲讽她,说什么优秀的人都是跟优秀的人在一起,人家那么优秀,全额奖学金出国留学,哪会看得上你,说不定过几年就带个金发碧眼的洋媳妇回来了。

正是因为这件事,赫连芷的自尊大受打击,曾一度和自己的妈妈关系紧张,以致于在最辛苦的那几年都没向自己的父母开过口要钱。

后来,母女俩试着沟通过,赫连芷这才知道,她妈当时的那番话只是想用极端的语言来刺激她向上。

因为当时的她实在是太糟糕了,自以为上了个三流大学便无所畏惧,整日无心学习,不思进取,沉迷于网络游戏中,打得个天昏地暗,她妈妈实在看不过去。

她也憎恶那时的自己,但现在事过境迁,要不是那几年荒废光阴,哪会有后来那么痛的遭遇,哪会有那么深刻的领悟,哪会让她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哪会有机会遇见现在的吴女婿?

所以,过往的事情,也说不清是对是错。

只是林阿姨的儿子,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自己已经有七年没见过他了,不知道现在他是个什么样子?

听说他博士毕业后就留在国外的一家公司,事业做得风生水起,正因为如此,忙得两年都难回一次家,更别提交女朋友了,林阿姨经常跟自家妈妈聊天,说她最操心的就是儿子的婚姻大事。

林阿姨原来见到她都挺热情的问东问西,但是这次回来,林阿姨过来串门的频率少了很多,不仅如此,难得碰到,就算偶然碰到了,也只是冷淡地打个招呼,再不复往先的热情。

她问过妈妈,林阿姨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她妈妈只是看着她,长叹了一口气,没做任何解释,让她过好现在的日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