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悬疑正文

灵帝传说之妖界第五章在线阅读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5/5 5:02:10
灵帝传说之妖界
灵帝传说之妖界
作者:一颗菠菜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天地最强者——神幻菩提,因和凡人相爱,生下灵帝。遭到天地界的联合诛杀。为了保护孩子,神幻菩提把灵帝藏至十九层地狱,并把自己封禁在轮回之境。却因此打开了黑暗之门,造就出第三世界——黑森林,那里出现很多法力高强的族派。但天地界不认可他们,将他们称为天界,地界以后的——妖界!而长大成人的灵帝就潜伏在妖界,他是否能为自己正名,是否可以抵挡天地界对他的再次诛杀?我们拭目以待……(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汤婆婆说道:“这些年来,一直承蒙秀才公你们家这么照顾,我这老婆子不知是哪辈子积下的功德哟。唉,我也没什么可报答的,只能是多往十方寺跑两趟,给佛祖多上几炷香,求他保佑小相公早日高中金榜,了却秀才公您一桩心愿了。”

秦忠尧笑道:“汤婆婆,你别这样说。你平日里经常帮助我们家洗洗涮涮,缝缝连连,我还要好好谢谢你呢。”

汤婆婆忙说这都算不得什么,秦忠尧不由得笑了起来。他虽然也是秀才,但是家境较为宽裕,在乡下有一百多亩祖传的田地,租给别人耕种,单靠着地租也能在城里维持生计,因此,他绝对不会像冉从周那样生活窘迫。

他现在人到中年,早就断绝了科场出头的念想,如今已经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了独生儿子秦雨田身上。幸好秦雨田在学业上很用功,不管是时文、策论,还是诗词、书法都已经颇有造诣,这让秦忠尧暗中十分欣慰。只是如今天下大乱,不知何时才能恢复科举考试,这成为了秦忠尧唯一头疼的事情。

恰好在这时,汤婆婆又问道:“秀才公,听说外面已经变天了?我老婆子什么都不懂,不晓得天下的大事。今天正好向您打听打听,您说这世道什么时候能太平下来呀?”

“这个……”秦忠尧沉吟了起来,其实他的心里也没底。

他刚想说两句宽慰汤婆婆的话,忽然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背着一条口袋,同时还提着一个布袋走了进来。这个人叫何友德,是秦忠尧的夫人何氏娘子的一个娘家表哥,由于家境贫穷,所以来投靠妹妹和妹夫,给秦家帮佣,已经有十多年了。

何友德进了院子,放下袋子,对秦忠尧说道:“外面已经开始抢米了。好多米铺都关门了,只有程记米铺还开业,不过价钱涨得吓人啊。你给我能买五十斤米的铜钱,结果只能买三十斤了。”他又转过身对汤婆婆说道:“汤婆婆,你让我帮你买十五斤米,可是买不到了,我只给你买来十斤。”说着把手中提着的布袋交给了汤婆婆。

“谢谢你呀,老何。”汤婆婆接过了米袋,叹息道:“米价涨得这么凶,可让咱们老百姓怎么活哟?”

何友德对秦忠尧说道:“忠尧啊,我想到东城米铺去撞撞运气。那里是何氏家族的产业,看在一个何字的份上,或许还能卖给咱们一些。如今天下大乱,这家里要是不存点粮食,可实在是让人心里没底呀。”

“好,好,你赶紧去,越快越好。”秦忠尧边说边转身对着屋内喊道:“娘子,再拿两吊钱来,让友德去买米。”

这时,房门里闪出了一个少年男子,正是秦忠尧的儿子秦雨田。他对何友德问道:“大舅,鞑子兵现在到咱们江阴了吗?”

何友德笑道:“鞑子兵是看不上咱们这种小地方的。人家要去也是去常州、无锡、松江,哪里会到咱们这里来啊?小少爷你就安安稳稳地读书,准备着考功名吧?”

秦雨田举目望天,恨恨地说道:“可惜大好的河山,竟然沦入夷狄之手,这功名不考也罢。”

秦忠尧把脸一板:“胡说,为什么不考?”

秦雨田说道:“我是汉人,应以臣戎为耻,不能卖身投靠异族。”

秦忠尧说道:“大明朝的开国功臣刘伯温就是蒙元的进士,他能考得,你如何考不得?”

秦雨田说道:“如果没有太祖洪武爷在,那刘伯温就只能为蒙元效命,终其一生,也不过就是异族的奴才,哪里能有日后的风光?你确信现在又有洪武爷那样的人物降临了吗?他在哪里?没有洪武爷,考得再好,还不是照样去当奴才?”

秦忠尧被儿子噎得无法反驳,不由得恼羞成怒,大喝道:“小畜生,竟敢顶撞老子?看我不打死你——”说着,抬手就要打。

恰好这时,何氏娘子拿着两串铜钱出来,急忙把秦忠尧拉住,何友德和汤婆婆也连声相劝。何氏娘子连骂带推的,把儿子推进屋里去了。

秦忠尧还想发脾气,这时外面忽然走来了一个家丁打扮的人,对秦忠尧说道:“秦相公,九公有急事请您赶紧过去。”

秦忠尧一怔,忙问道:“九公有什么事吗?”

“您去了就知道了。”

“好,我这就去。”秦忠尧急忙进屋换了一件衣服,带上了瓦楞巾,随即出门而去,直奔这位邀请他的何九公家中而去。

原来,这何姓在江阴城算是个望族,人口众多,遍及全县。秦忠尧的娘子何氏也是其中之一,因此,秦忠尧与何氏家族也算有关系了。在何氏家族中,何九公这个人辈分最高,年纪也最大,他今年已经八十二岁了。古人的寿命偏短,能活到八十岁以上的人很少见,何九公岁数最大,在何氏家族中堪称年高德劭,所以被一致推举为何氏家族的族长。他不仅在何氏家族中倍受尊崇,即使在整个江阴县,也是受人尊重的耆老。历任知县都曾来拜会过他,也曾请他去议事会商,因此,何九公在江阴城内绝对是个重量级人物,秦忠尧对他也是十分恭敬的。

秦忠尧赶到了何九公的家里,被家丁引到了正堂,只见这位八十多岁的老人正坐在当中的位置上闭目养神呢。

家丁上前通报了一声,秦忠尧急忙走过去施礼。按照辈分论起来,何九公是他的爷爷辈,所以秦忠尧恭敬地称呼九公为九姥爷,问道:“九姥爷,您找我有什么吩咐?”

何九公抬起下垂的眼皮,看了一眼,说道:“哦,是舜卿来了,快坐,快坐。”他也亲热地称呼着秦忠尧的字,招呼家人看茶,同时说道:“舜卿啊,唉,今天我是有事求你啊。”

秦忠尧猜到何九公找他一定是要写什么东西,忙说道:“九姥爷,您可千万别这么客气,您有事只管吩咐一声就是了——这个,您是不是要我帮着写点什么东西呀?”

“唉,是啊!”何九公摇头叹息道:“这不是外面已经天下大乱了嘛,到处都是些泼皮无赖在横行不法,如果继续这样闹下去,迟早要闹到打家劫舍、杀人越货的地步啊!因此,邢家、周家,还有刘家的几个族长都来找我了。我们几个老不死的凑在一起商量了一下,觉得这县衙门里没人管事可不行啊!所以,我们商定,以我们几个人的名义写一份呈文,交给那几个还没走的官员,让他们出面先把那些泼皮们震慑住再说。就是因为这个,我才请你来,帮我起草这份呈文。你的文笔好,有劳你了。”

秦忠尧忙站起身说道:“九姥爷,这是我应该做的,您千万不要客气。”

何九公说道:“来人啊,准备文房四宝,伺候秦相公写字。舜卿啊,现在江阴城里还戴着乌纱帽的人,还有主簿莫士英,典史陈明遇,守备陈瑞之,训导冯厚敦,巡检顾元泌,中书戚硕这么几个。你写呈文的时候就把他们的名字都写上,一个都别落下,请他们都出来主事。另外嘛,你还要写明,请莫士英主持县政,这一条很要紧啊。家有千口,主事一人,不能大家都说了算。莫士英这个人利禄心一向很重,咱们推举他来主持全县的大事,那就等于让他代理知县,他一定会非常高兴,保证会下力气去干的。”

“好,九姥爷,我都记住了。”秦忠尧坐在了一张桌子后面,拿起毛笔,开始酝酿撰写文章。

他是正宗的黉门秀才,写这种文字对他来说易如反掌,因此,他一边撰文,一边还能分神与何九公聊天。

“九姥爷,您最近身体怎么样啊?”

“唉,还是老样子,能吃能喝,能走能卧,没病没灾的。”

“那可真好啊。九姥爷,我可是真羡慕您这身子骨啊!您看我才四十出头的年纪,时不常还会头晕眼花呢。看来啊,您活二百岁是没问题的。”

“唉,虽然没什么病症,但是想不到赶上了这改天换地的时候啊!这兵荒马乱的,还不知道能不能熬过这一劫呢。”

原来,这位何九公一向以自己身体硬朗而自豪,并且一直都梦想长生。他倒是没有像嘉靖皇帝那样妄想长生不老,只是想活到二百岁就可以了。当时的人们经常会谈论一些某某高僧活了二百多岁、某某道士活了三百岁之类的传言,所有的人都信以为真,所以何九公觉得自己也有可能活到二百岁,因此,他一直都在为此而努力。虽然他没有搞炼丹之类的荒唐事,不过也是经常弄些珍奇的补品来服用,并认为靠着这些就能活到二百岁。只不过现在赶上了天下大乱的时刻,再好的补品也敌不过水火刀兵,何九公为此可是真的在发愁了。

秦忠尧宽慰他说道:“您千万别把这放在心上。咱们江阴是个小地方,所以有些动荡。听说南京、常州、无锡、松江那些地方都安定得很呢。看来,这大清的天下是已经坐稳了,太平的光景应该是已经到了。”

“唉,但愿如此吧!”何九公又长长叹息了一声,忽然他又想起一件事,说道:“舜卿啊,你家里存粮够不够啊?听说很多米铺都关门了,你要是想买米,我让家丁带人去东城米铺买,那里是咱们何家的产业,我说话是管用的。”

“让您老费心了,我已经买了一些米,应该能对付些日子。”

“那也好。不过要是今后这乱局制止不住,变得不可收拾了,你可以带着家眷到我这里来住。我这里人口多,一般的蟊贼还能抵挡得住。”

“多谢九姥爷,但愿别有这么一天。”秦忠尧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把那篇呈文写好了。他站起身来,拿着呈文给何九公读了一遍。

何九公听了连连点头:“好,好,你写的文章我信得过,这样就行了。”

秦忠尧坐下来又用正楷誊抄了一遍,随后何九公让人拿来自己的图章盖上,又派家人拿着这份呈文到其他几位耆老家中去,让他们也盖章。秦忠尧这时便起身告辞了,何九公忙吩咐人拿来些点心水果,要秦忠尧带回去,秦忠尧推辞了一番,最后都收下了,随即辞别了何九公,回家去了。

何九公派人把呈文送给了几位官员,请求他们出面主持政务。结果,主簿莫士英、守备陈瑞之、中书戚硕等三人答应了,并且很快就到县衙开始主事。而典史陈明遇、训导冯厚敦、巡检顾元泌却依旧没有出山,还是待在自己的家里。不过有莫士英等人主事,这已经足够了。他们主事之后,很快就召集了原有的衙役,到街面上把那些起哄闹事的泼皮后生们抓的抓,打的打,一下子就让他们老实了下来。整个江阴城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由于县城的秩序得到了恢复,所以城内城外的物资流通也归于正常,曾经一度飞涨的粮价也很快就回归到了原有的水平,如此一来,整个江阴城市民的心理就更加安定了。

据外来的客商介绍,整个江南一带,其他的地方大致也是如此,稍微动荡了一阵,但很快就都恢复了平静。看来,老百姓们已经准备好来做大清国的顺民了,反正老百姓就是给人家纳粮交税的命,给谁交还不都一样?况且大清的皇帝已经废除了“三饷”,老百姓纳的粮比起以前还减少了许多呢。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让天下大乱的诏旨已经从北京发出,摄政王多尔衮下达了“薙发令”,下令全国的百姓都必须剪发易服。这道命令将彻底地激怒有血性的汉人,从而在江南各地掀起轰轰烈烈的反清抗争。小小的江阴城的命运也将因为这道命令而彻底改变,血雨腥风将完全笼罩这座小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