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仙侠正文

傲世神龙诀之小菜鸡顾念(2)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5/5 11:32:47
傲世神龙诀
傲世神龙诀
作者:七月不乖
来源:纵横中文网
风氏先祖女娲创造人类魔神创造灵兽残害女娲后人百年前事件使神决销声匿迹“事已至此,已经瞒不住了,我就跟你摊牌吧,我们杨家正是东洲神龙诀的传承者”“老爹你是不是被人夺舍了,你要是被夺舍了你就眨眨眼”

宝贝儿。

顾念没太在意这个称呼,毕竟当初被宋君渊叫宝贝儿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宋君渊对人对事一向呈无所谓的态度,对什么都不太上心。她懒得记人名,对不熟悉的男同学统一叫同学;熟一点的表面上依旧叫同学,私下里叫宝贝儿亲爱的小甜心;对女同学一律叫朋友。

能让她叫名字的,整个二中都没有几个人。顾念从前不算其中之一,可笑他当初什么都不知道,一心以为宋君渊那么叫他,就是喜欢他。

顾念就是没想到都这么些年过去了,宋君渊居然还是这样一副游戏人间的样子。

和宋君渊站得太近,顾念有点受不住,他往后退了一步。

宋君渊毫不犹豫地往前走了一步。

顾念再退一步,宋君渊……直接抓住了顾念的手臂,问他:“你躲什么?”

人渣能做到宋君渊这种理直气壮问心无愧的地步,那才叫巅峰。

巅峰选手宋君渊捏着小菜鸡顾念的胳膊,拇指居然还在不安分地反复摩挲,有点遗憾现在不是夏天,不然就能直接接触到温软滑腻的……

顾念抬起另一只手拍在了宋君渊的手上,妄图趁着她不注意把那只占他便宜的爪子拍下去。

“啪”地一声,宋君渊的手纹丝未动。

这就很尴尬了。

顾念赶紧把自己的手收回来,然后继续挣扎,便挣扎边小声和她说:“宋君渊,你放开我。”

宋君渊没放,反而问他:“从前不是说,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都顺着我么?”

顾念:“……”

顾念觉得,他从前可能真的小瞧了宋君渊,她怎么能不要脸到这种地步?

顾念也不挣扎了,反而抬头直视她,和她说:“那时候我以为我们在谈恋爱,我喜欢你我以为你也喜欢我,所以愿意。但是宋君渊,你说过什么做过什么自己清楚,我虽然说了不怨你,毕竟那都是我自作多情,但不代表现在我能毫无芥蒂地和你这么玩闹,你要玩可以找别人。”

顾念说:“人要有自知之明,这是你和我说过的。”

宋君渊想说,我没有和你玩闹,这么多年了我也没有找过别人,更甚者……说你当初并不是自作多情,是我自己傻逼看不清自己的感情最后还伤了你,想说……对不起。

但她没有直接这么说。

自己在顾念眼里是个什么玩意儿,宋君渊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大写的人渣,真正意义上的禽兽不如。

说话上下嘴皮子一碰,简单的要死。但是顾念肯定不会信,她得用行动证明。

宋君渊放开了顾念,退了一步,她做了个双手摊开的动作,努力展示自己的无害:“对不住小念儿……别这么看着我,好吧,好吧,喊你顾念。顾念,见着从前的人,我一时有点激动,我不是和你玩闹,你走以后我也不和人这么闹了,还有那时候小,说得话你别往心里去。”

在顾念满含嘲讽地注视下,宋君渊语调声音都没变一下地、理直气壮地说完了那句你别往心里去。

但凡有点廉耻心的人,都不可能说出这种话来,简直厚颜无耻,宋君渊自己都唾弃自己。

要是有人敢和她这么说话,宋君渊能直接锤爆那个人的狗头,告诉她做人不能这么肆无忌惮。

然而顾念只是沉默了一下,说:“哦。”

“我的意思是……”见顾念没有骂她,宋君渊再接再厉:“当初你走以后,我才发现……”

顾念打断她,“宋总监,许设这里是做男装的,你要是要的话,我可以给你找件大码的,也不知道能不能……”

顾念还是在粉饰太平,连句责怪都不和她说一句。

宋君渊没理会顾念,被打断后也只停了一两秒,便自顾自地还要说完剩下的话,“你听我说,我发现我原来真的喜欢你,这些年我一直在想着你,就想以前你对我那么好,我对不起你,你原谅我,我们还和以前一样……”

顾念听着听着渐渐红了眼眶,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不知道她怎么就能没脸没皮到这种地步!

雏鸟宋总监毫不要脸火上添油地继续刺激他:“我床上技术还不错,绝对能满足你,有钱有颜有身材,你不亏,你要是愿意的话我也可以包养你,只要你听话,钱不是问……”

顾念一巴掌扇在了宋君渊脸上,咬牙切齿地问她:“宋君渊,你还是不是人?”

宋君渊心中蓦然松了一口气,对啊,骂她啊打她啊,她活该的,那么忍着干什么呢?

经年再遇,是她对不起他,顾念明明可以指着她说滚,我不想看到你,我不爱你了,你现在在我这里什么都不是。

然而他没有,他站在那里,局促地仿佛对不起别人的那个人是他自己一样。

当年还是,不论她说什么,他都红着眼看她,咬着唇不发一言,连骂都没骂她一句,宋君渊都替他委屈,都替他恨自己,都替他觉得不值得。

宋君渊闻言反手打了自己一记耳光,她一字一顿地说:“我不是。”

说完又是一记,重复道:“我不是。”

然后又是一下,继续道:“我不是!”

没见过什么大阵仗的红眼小菜鸡顾念直接懵了。

见她还要动手,顾念下意识地赶紧握住了宋君渊的那只手,宋君渊用得力气大,顾念不仅没拦住,还被她带得踉跄了一下,然后他的手背就贴在了宋君渊的脸颊上。

宋总监是个狠人,下起手来毫不留情,哪怕是对自己。

才不过几秒,她那侧脸温度已经很高,顾念被烫得直接缩回了手,但他怕宋君渊再对她自己的脸动手,犹豫了一下还是又把停顿在宋君渊脸侧的手拉了下来,这才放心地又收回手。

屋内静了几秒,顾念肉眼可见地看着宋君渊的左脸迅速泛红,指印清晰可见。

那是宋君渊自己的指印,哪怕顾念再生气,他其实也不舍得怎么伤宋君渊,他打得根本没什么力气,力道大概也就和拍蚊子差不多。

顾念有些心疼:“你……你别这样。”

宋君渊偏了下头,把被打得那侧脸避开了顾念的视线,她垂眸看着地上那件衣服,像是冷静了下来,自嘲般地笑了笑:“你干嘛要这么好呢……”

好到十年了,她也没能忘了他。

顾念应该是想说点什么,不过隔了几秒,他还是放弃了。

顾念没接话,走过去把宋君渊那件衣服捡起来,抖展了,然后将衣服搭在自己的手臂上,认认真真地拍干净,这才递给宋君渊,认真地和她说:“都过去了,我没怪你,你也不用这样,衣服还你。”

宋君渊没接。

顾念拉起她的胳膊,把衣服搭在她手里,还没等顾念再说什么,宋君渊抬手又把衣服扔在地上,“我过不去。”

顾念:“……”

顾念觉得真是自己上辈子欠她的,他无奈地问她:“那你想怎么样?”

偏着头的宋君渊转头看向顾念,看上去仿佛有些不知所措,“我……我不知道怎样你才会原谅我……”

顾念轻声说:“……我没怪你。”

“……刚才那些话,对不起,”宋君渊小声地、但看上去非常努力地想要和他解释清楚:“我、我知道从前是我对不起你……我很慌,口不择言,其实……我床上技术……”

说到这里,宋君渊脸泛起一丝薄红,连脖颈都是红的,原本就俊美的面容,更加好看了:“我还没有过经验,我也不知道怎……怎么样。”

若是一开始,宋君渊这么说,顾念肯定不信,至于现在……

顾念有些懵,不明白怎么说着说着会说起这个话题,他看了宋君渊一眼,就看见了脸色微红的宋君渊脸上更显艳红的巴掌印,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他瞬间清醒了,“那个……我,我去看看许设去哪里了,然后给你找东西冷敷一下……”

“……好。”

宋君渊应了后,顾念急忙出去了。

刚刚看上去还挺难为情的宋君渊在顾念出去以后,面色迅速冷静了下来。她笑着走了两步,俯身捡起自己的衣服。

宋总监抖了两下,没太在意脏不脏还有没有灰尘,直接把衣服穿上了。

小孩子还是太年轻太单纯了啊。

其实哪里是顾念单纯,宋总监和人谈了七八年的生意。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总能突发奇招地解决各种各样的难题。

宋总监是个生意场上的奇才,社会历练出来的人精。

宋君渊想,这么一闹,顾念怕是没时间再沉浸在过去的伤痛里了,也不会再嘴上说着不怪她心里还想着要拼命去躲她了吧。

更何况,顾念对她果然是真的……还有感情。

宋君渊今天来这里,种种悔恨之情是真的。但人是要往前看的,所以她承认,她的确是故意的,故意用这种方法让顾念可怜她心疼她。

激将法、无中生有、瞒天过海、欲擒故纵、反客为主,再加上苦肉计与美人计。

宋总监将其组成了环环相扣地一套连环计,中华文化,真是博大精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