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都言正文

修道这些年之进京长安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5/5 10:22:41
修道这些年
修道这些年
作者:玄灵节荣
来源:纵横中文网
本书内容纯属虚构,请勿模仿世人都说神仙好,都说神仙能不老。却不知这修道之难,修道之艰。本书主要讲述了一个平凡的小人物是如何一步一步接近道,又是如何修道的。

天亮,陶昌醒来,不见了孙长老,看到了纸条,上面写着:“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望持之以恒,得到善果。我去保护一位西天取经的僧人,就此辞别!”

陶昌心想:“恐怕碰到圣人了,行踪这么神秘。”

陶昌继续赶路。

两天后,看到了久仰的长安城。巍峨雄伟的长安城,人来车往,川流不息,一片繁荣景象。

从明德门进去,沿宽大的朱雀大街行走,房舍俨然,店面比比皆是。面对城里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陶昌感到有些新鲜,偶尔对妙龄女子多看几眼,但他并未放慢脚步。

东市卖马场,各色马皆有,品种齐全。

陶昌看遍马。卖主见陶昌年轻气盛,全是贵族子弟打扮,很殷勤,点头哈腰,热心为他指点马匹。

陶昌一屑不顾,直言道:“此等劣马,只作骡用。”

卖主是波斯商人,说话有些生硬,很看得起陶昌。他见旁边没人,附耳道:“汝意图军马?”

陶昌点头。

“价甚贵。”

“无妨,”陶昌拍拍行李,爽快地说,“随你价。”

“痛快,军马不明卖,”波斯商人说,“明日城外挑马,如何?”

“好的。”

“如客官不嫌弃,今晚不妨同住客栈。”

“行。”

陶昌后知晓波斯商人叫达纳,被他引至福来客栈,那客栈富有欧式风格,几何型的建筑,甚觉庄严。

迎者为胡姬,衣裙半透明,身材窈窕,性感至极。

胡姬说:“啊呀,客官请进。”

双手就搂过来,陶昌甚为敏捷,轻盈闪过。

胡姬问:“客官这是为何?难道奴家不够漂亮?”

陶昌瞟了她一眼,说:“蛮靓丽的,只是男女授受不亲,怎可肌肤相触?”

胡姬说:“中原人爱表面的斯文,其实…..”

她神秘地笑笑,不再调戏陶昌,将他引入。

这是个国际化的客栈,西域、突厥、吐蕃、唐诏等外国人,穿着各异,言谈难懂。陶昌彬彬有礼,一一行礼却不失尊严,胡姬打心眼里喜欢这潇洒的汉人。

陶昌入住后,赏胡舞、听胡乐、喝葡萄酒、吃胡食。客人纷纷为丰富的节目所陶醉,为丰盛的晚宴所折服,快乐光阴如八仙般的日子,已不知为何年。

当夜,胡姬悄悄进入陶昌的房间;陶昌已入睡,女性肌肤的清香阵阵袭来,颇为诱人。

有玉手抚摸自己的脸颊,香唇亲吻自己的双唇,陶昌以为梦中在亲吻。觉得有异,睁眼,见月光下一美人在身边。

“你是谁?”

胡姬点亮烛光,温柔地说:“我呀,店里的胡家女。”

陶昌看到了她火辣辣的眼光,娇艳无比,让人怜爱。

陶昌克制着自己,说:“我该叫你姐姐呢,小男孩还没成人呢!”

胡姬深情地看着他,说:“小兄弟,春宵多难得,让小妹陪你度过,岂不更好?”

“姐姐,小弟太小;姐姐应自重,找个好郎君,千万别随意;爱不坚,情难久。”

“胡家人向来开放,但不随便跟男人。实在是你容貌俊美,难以自持。”

“谢谢姐姐这么喜欢,莫不如认我做弟弟。弟弟年少,该做的事情很多呢!男女情场,暂时放放。”

胡姬越发觉得陶昌特别,说:“也罢。既然弟弟不想认姐姐做情人,多个弟弟蛮好。”

陶昌好奇地问:“姐姐,你是哪国人,叫什么,为何来中原?”

胡姬给了陶昌一枚硬币,说:“我叫纳菲西,这是我国的银币,送你当礼物。”

陶昌看了看,说:“看不懂文字。”

“这是枚波斯萨珊王朝银币,我是波斯人。”

“姐为何远离故土,来此地呢?”

纳菲西叹口气说:“国王常带兵与罗马帝国打仗,老百姓生活贫困。阿拉伯趁机建立国家,日益强大,打压波斯国。前任国王战死,如今波斯王朝已奄奄一息了。为逃难,我随大人一路往东走,望找到一个和平的地方安顿下来,不再有战乱,不再有死亡,生活安定,幸福健康。我们终于找到了乐土,就是大唐王朝。”

“原来如此。战争到底怎样,我未曾经历过。”

“一个字,死。”

陶昌记着了,没有亲身经历过,不会意识到残酷。

纳菲西说起她童年的美丽,及战争对家庭破坏,做的噩梦不是战争的破坏,便是迁徙的心酸,满腹惆怅,与陶昌相拥而泣。

“现在过得这么开心,何必忧愁呢?”

“是啊。”

他们俩尽心说了许久。

“卖马的是姐的老乡,看样子,又精明又豪爽!”

“能有几个生意人是真诚的呢?表面甜言蜜语,背后图你的钱。”

听着她夹生的京城话,陶昌觉得挺有滋味,心想:“姐姐,我有了一个好姐姐。”

地主家庄园马场,陶昌用挑剔的眼光一一见之。

达纳说:“此等皆为好马,选一即可。”

陶昌说:“非也,可知伯乐否?我乃又一伯乐。有人言吕布之勇,仗其赤兔马;项羽之勇,仗其乌骓马。吾欲远行,非好马不可。”

“言之有理。”

陶昌见一马不声不响,却有十足的傲气。

陶昌说:“此马尚可。”

达纳竖起大拇指,说:“好眼力。其它诸类马,皆献唐王了,唯剩此马。”

陶昌给钱,问:“够否?”

“够,”达纳道,“足矣。论价钱,是无价之宝啊。吾非小气之人,不愿斤斤计较。论起贩马,路途遥遥,且要经突厥、高昌、吐谷浑、吐蕃等国辖地,一路应付过关,实为不易,更何况得提防强盗来抢劫。想想当时,为了不让人注意,故意将好马伪装劣马。”

陶昌点点头,关切地问:“朋友,你何日返回故国?”

“待购齐丝绸、瓷器等即归,”达纳担心地说,“唯恐路上不太平。”

“客商,不日我会带兵护你一程,若多呆长安城几年,则无需护送,”陶昌直言不讳,极其自信。

达纳听了,极其诧异,问:“为何?”

“唐王朝日趋强盛,我欲趁此机会进军营建功立业。”

达纳明白过来,颇为赞许。

那好马不肯屈服于陶昌,被数次摔下。他并不气馁,反复上下,终于折服,骑上此马。

陶昌觉得这马速度快,就叫它为小飞。

达纳将马的来历告诉他:“627~649年期间,其王契苾为西突厥瞰莫贺咄所杀,阿瑟那鼠匿夺其城。鼠匿死,其子遏波之立契苾的侄子阿了参为王,统治呼闷城(可能即俱战提,今列宁纳巴德)。阿了参经济困难时,达纳进行了支助,阿了参给他汗血宝马十几匹。这些马本来不愿意离开家乡,但是弼马温说这里时常发生战争,宝马们在与突厥战争死了很多,留下必然重蹈它们的命运马。也奇怪,它们似乎听懂了弼马温的话,才决定离开。我给它们玩好吃好,到了长安城,个个身强体健。”

弄清楚来历,陶昌更是真爱宝马。东市买骏马,西市配马鞍,南市买辔头,北市配长鞭。回来时,纳菲西已帮他洗好了衣服,帮他做饭,微笑着对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