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仙侠正文

无上修真传第四章在线阅读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5/4 16:38:04
无上修真传
无上修真传
作者:雪花中枫叶
来源:纵横中文网
星罗大陆某小村庄里,本是一个文弱书生的叶枫,在经历了一次重大变迁之后,意外踏上修仙之路,且看叶枫如何在残酷的修仙界中一步步崛起。。。

第二天,司徒映雪被窗外嘈杂的脚步声吵醒,看了一眼时间,已是上午十点过。

“糟糕,怎么睡的这么死!”

司徒映雪如弹簧般弹起,洗漱、刷牙、淡妆……

走廊上几名同事说说笑笑,仿佛精神格外轻松。

“这不是看守刘青锋的小黄和小顾他们!”司徒映雪心中燃起不祥的预感。

中特局预审部办公室,周胤洪也一扫疲惫,似乎心情不错,他看见司徒映雪走进办公室,笑道:

“小雪,局里批了你一个礼拜的休假,这段时间你也累坏了,你好好轻松下。”

“什么?那刘青锋的案子呢?”

司徒映雪顿感意外, 审讯工作已经有了一定的突破,她竟然被命令休假了。

周胤洪摆摆手,说道:“一大早,被最高军事监察部门的人带走了,通敌卖国罪,军侦科找到了对他很不利的证据。”

“什么证据?”

司徒映雪不依不饶,事情变化太快了。

“啪……”

周胤洪随手丢了一叠资料在她面前,站起伸了个懒腰,说道:“你呀,别为这个事情费心了,老首长醒了,你还不去看看……”

“爸爸……爸爸他终于醒了吗?太好了……”

司徒映雪微微发怔,续而喜极而泣,像兔子一样夺门而出。

望着那道身影消失,周胤洪眼神慢慢黯淡,似自言说道:

“刘青锋,后方的凶险丝毫不亚于你们前线啊,你自己自求多福吧!”

……

天京市,西郊别墅群。

一栋仿明清的四合院里,原战旗基地最高长官,李钧尧中将聚精会神的修剪着茶花嫩枝。

“老头子,过来吃点心,你说你忙啥呢,刚出院就闲不下来。”

司徒慧语气充满责备,但那双已经有鱼眼纹的大眼却充满关切,虽然徐娘半老,但依旧光彩照人。

李钧尧放下修剪刀,缓缓走近木椅坐下,拿起一块酥饼若有所思的吃着,他昏迷了将近一年多,但精神气依旧很好,丝毫看不出已经过了天命之年。

司徒慧靠着木椅,轻揉着李钧尧的肩膀,关切说道:“想什么呢?医生可让你多休息哦!”

“映雪今天要回来吗?打个电话她,让她回家一趟。”

李钧尧突然说道,眉头慢慢舒展开,一双鹰目犀利而深邃。

“爸,妈,我回来了……”

司徒慧笑道:“说曹操曹操就到了,你们聊,我去准备饭菜。”

“映雪,刘青锋的案子,你太冒进了!”

李钧尧突然一脸凝重说道,手指不急不缓的敲打着桌面。

司徒映雪一脸意外,虽然她这一个多月一直在追踪这个案子,但始终没有和李钧尧提起,毕竟自己父亲刚刚痊愈,不想他太过费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避嫌,官场凶险,她从小耳目渲染,刘青锋是战旗的人,自己的父亲贸然插手很容易被人作文章,想不到,他今天竟然主动提起这个案子!

“爸,一个小案子,你就别操心了!”

李钧尧深邃的眼瞳露出丝丝寒气,说道:“我出院第二天,周胤洪就来汇报了,他们的目标是我。”

“爸,那你的看法呢?”

司徒映雪眼睛一亮,追问道,自从刘青锋被移交至高检部门,她所有的努力便付之东流了,一个多月来心中郁火的很。

李钧尧微闭上眼说道:“你的推理十分正确,红旗基地那个说汉语的叛徒是阮铖,刘青锋之所以没死,就是送回来当替罪羊的。”

“爸,你也认为这样吗?”司徒映雪疲惫的神情一扫而空。

“别高兴太早……” 李钧尧眼光一沉,又说道:

“对方手段太高明了,竟然复制了刘青锋的指纹,在偷袭基地的那天晚上以刘青锋的身份打开门禁,很难翻盘啊。”

“爸,你有办法让我继续跟进这个案子吗?我的能力不够,写了很多报告送上去,都没有任何消息。”

司徒映雪急道,连自己父亲都说难翻盘了,那刘青锋真的难逃一死了,这一个多月她写了至少有十份报告,但都石沉大海一般。

“呵呵,你那些报告把矛头指向高层,他只会死的更快!他死了,你的推理再正确也没用了。”

李钧尧从桌子底下抽出一叠文件,又语重心长说道:“还好你周叔都送我这里来了,不然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

司徒映雪红着眼,知道自己有点病急乱投医了,差点给自己的父亲惹麻烦,轻声道:“对不起,爸爸,女儿太鲁莽了。”

“你立功心切,以后要注意,我们的目的不是为了救他,而是通过他让隐藏在背后的黑手暴露,将他们绳之以法,明天你喊上董丫头,一起去探望下董老爷子吧。”

……

天京秦都监狱,这是一座关押华夏重犯的监狱,有如古代的天牢。

一名狱警目瞪口呆看着狼吞虎咽吃着三菜一汤的刘青锋,佩服说道:“不愧是上过战场的汉子。”

刘青锋喝完最后一口汤,用手抹了下嘴巴,说道:“怎么个死法?”

狱警一愣,看着他若无其事的神情,背脊一阵发凉,舌头打结说道:“注射!”

“能不能改枪决?”

刘青锋站起眼睛一动不动盯着狱警,他观念中军人就应该死在枪口下。

“刘大侠,这我做不了主啊……您就将就死一会吧……”

狱警的腿开始哆嗦,他见过太多的死刑犯,都是哭爹叫娘的,这注射是最人道最没有痛苦的死法,眼前这位却要求枪决。

“不行……”刘青锋冷笑道,“告诉你们的头,如果枪决我配合,如果注射,那你们得费点神了。

“砰……”

刘青锋带着手镣的双手击在铁门上,整个监室震动,铁门被深深打出一个印。

“好……好………我马上去汇报!”

狱警连滚带爬跑出监室。

刘青锋哈哈大笑,当他知道自己要被处决,反倒有些兴奋和期待,对于军人来讲战死也就一瞬间的事情,最难熬的是被俘虏后那些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酷刑。

“今天过后,世间再无我刘青锋……”

刘青锋躺在地上回想着自小到大的趣事,时不时笑出声来,他发现自己又找回了自己,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满腔热血的刘青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监室外没有任何动静。

“难道真给老子打针?这太窝囊了。”刘青锋有点心浮气躁,突然说道:“我逼你们开枪……”

只见先他双手撑地,然后一只手左右旋转,不一会竟然从手镣中拔出,刚想拔另一只手的时候,监室外传来那名狱警的声音:

“刘……刘大侠,你的要求批准了,有人来送你了,见完以后,就可以上路了!”

刘青锋一愣,又运起缩骨功将手伸进手镣,谁?难道是老爸?应该不会,东强?靳刚?

两名全副武装的內卫押着他走进一间明亮的大房间, 里面早已经站了不少內卫军人,看来是负责押送枪决他的內卫部队。

“刘青锋……”

一声熟悉的女声响起。

“怎么是你,你来干嘛,这个地方多晦气!”

刘青锋又惊又喜说道,丝毫没有枪决前的恐惧。

司徒映雪乌黑的眼睛打量了他全身,发现他竟然胖了结实了许多,笑道:“看来国家把你养的不错啊……”

“行了,别说那些没用的。”刘青锋打断了她的话,认真问道:“我上次为潜龙烈士提的要求,组织上办了没有?”

“啊……我来的时候忘记问了,不如明天告诉你吧!”

司徒映雪很抱歉的说道,心里起了丝丝波澜,这家伙死到临头了还惦记着别人的事。

“我去,明天你告诉谁去?你告诉鬼去吗,你说你啊,连死都不让我安心点走。”

刘青锋语气充满责备,他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军方对潜龙队员最后的判定。

周围的內卫军人无不啧啧称奇,这个主动要求枪决的牛人,真是名副其实,就快押赴刑场,竟然没有一丝恐惧。

“小雪,他就是刘青锋,那个南越回来的俘虏?”

人群中走出一名瘦瘦娇小的无公害眼镜美女,那些內卫军人纷纷为她让道。

“你好,刘青锋,我叫董梦琦,我和小雪是发小,听了你的故事,我觉得值的我来看看……”

刘青锋看着只到自己胸膛的董梦琦,有点哭笑不得,心想死之前还是得保持点形象,便说道:

“我只是个死刑犯而已,有什么好看的,不过还是谢谢你的好意!”

董梦琦突然走到他身边,伸手捏了捏他的手臂,皮笑肉不笑道:“体格不错,肌肉结实,的确是做人体标本的好货。”

“什么?”

刘青锋怀疑自己听错了,心头竟然一寒,看着董梦琦那双耐人寻味的眼睛,不由怒道:“司徒映雪,你安什么心,带个女疯子过来,滚……滚……滚………别妨碍老子上路。”

“哈哈……”董梦琦笑的前俯后仰,边笑边说道:“小雪,你看他怕我啦,哈哈……”

“执行手,等下把老子打烂了,不然老子不配合……”

刘青锋心中简直抓狂了,向着那些內卫军人吼道。

哈哈哈哈………

整个房间的人都笑成了一团。

“刘青锋,你的控诉被解除了,你自由了!”

一名高大的內卫军官含笑打开了完全处于懵逼状态的刘青锋手脚上的铁镣,使劲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刘青锋看着丢在一旁的铁镣竟然有恍如隔世的感觉,脑子一片空白。

“我说你还愣着干嘛,走啊……”

董梦琦一把抓住他的手往外拖去,刘青锋又惊又奇,这个这么瘦弱的女人力气竟然这么大。

……

夜幕下,天京城展现出亚洲第一城市的魅力,高耸入云的大楼,川流不息的车辆,如满天繁星的灯火,让人感觉不到自己存在的价值。

刘青锋从司徒映雪那得知,是政界的一位大人物出面,才让他免除一死,而董梦琦和那大人物有着极深的渊源。

“青锋,或许今天以后我们就很难见面了,你以后准备去哪里?”

司徒映雪有些伤感,随手将一块石子丢进水中,打破了夜幕的寂静。

“我……我回老家,找份工作,找个女人,生儿育女,了此一生。”

刘青锋笑道,也丢出一块石头,刚好落在了她先丢的位置,涟漪迅速重叠,经过这件事,他才明白这个世界,黑和白根本不能用眼睛去判断,像他这样的大头兵注定是万骨枯的一员,还不如老老实实的做一个普通人。

司徒映雪笑的有些牵强说道:

“你倒好,可以享受人生了,我还没有脱离苦海!”

“你别说的那么伤感了,你工作忙,我也可以来看你,你休假了,就来找我,我带你去钓鱼,去摘野果,还有我烧菜味道不错哦!”

刘青锋不加思索的说道,他是武器专家,战术专家,但绝对不是人情世故专家。

司徒映雪秀发下的脸微微发烫,她突然发现刘青锋就是一张纯洁的白纸,心中感慨万分,说道:“青锋,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一直在利用你,你会恨我吗?”

刘青锋一愣,苦笑道:

“我倒真愿意有被你利用的价值,可惜,我就是一个农村来的大头兵,混到最后还是个俘虏,呵呵……”

司徒映雪心头莫名一疼,竟接不上话,呆呆的望着湖面。

“你为什么救我?”

刘青锋终于问了一个在心里很久的问题,他知道真正救他的是眼前这位外冷内热的女军官。

“问那么多干嘛!”司徒映雪似乎不愿问答这个问题,她目视着湖心,突然转身用很认真的口气又说道:“如果有一天,我身陷囹圄,你会来救我吗?”

刘青锋微微一怔,笑道:“当然了,这还用说嘛,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来救你。”

“为什么?”

“因为我欠你一条命。”刘青锋很认真的说道。

“就这些?”

司徒映雪眼神稍许漠落,但似乎还不甘心。

刘青锋看着她炙热的眼神,心跳加速,想起自己的身份,一句话生生的压回了喉咙,自己虽然逃过处决,但俘虏两个字却将一辈子跟随着他,而且她和自己真的不属于一个世界。

晚风吹起,这个季节的天京已经充满寒意。

“我有点冷,青锋抱抱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