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仙侠正文

红楼之福星的扫把星之心绞痛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5/4 15:14:39
红楼之福星的扫把星
红楼之福星的扫把星
作者:伊雪霏霏
来源:晋江文学城
听闻扫把星是个闲不住的主?听闻扫把星总是让别人倒霉,自己却一点事都没有?听闻只要有福星在,就不用担心扫把星的霉运?听闻……听闻不久前福星下界历劫去了?听闻人人都在躲着扫把星?听闻昨日扫把星路过蟠桃园,蟠桃推迟一千年才会再结果?听闻好脾气的王母发火了?听闻扫把星被王母一脚给踢下了凡?听闻扫把星下凡后天庭开宴会庆祝?扫把星:“以上这一切都是真的么?”福星:“有时间八卦,不如……”扫把星:“……”接档文《作为黑山老妖他只想种田不想打打杀杀》已开始更新了哦!预收文《红楼之神笔贾赦》文案:贾赦死了,死在一

有了目标后,早上简心特地起了个大早,昨夜她想过了,找戒指无非两个方向,一个是珠宝店,一个是上流社会,其实上流社会的可能性大一些,毕竟那么漂亮的戒指一经面世,不可能没人买,可是上流社会对于目前平民身份的简心来说是不可能的了,而珠宝店,她倒是可以去逛逛,就算是为了心安也好,简心总得做点什么才行,说不定就有这个运气呢!虽然幸运之神从未光顾过她。

“爹,我们走了。”吃过早饭,简心拉着灵儿一块儿出门,早饭的时候,简心就随便编了个理由跟简文清告了假,而拉上灵儿,主要是因为京城她还不太熟悉,得拉上灵儿带着她去才行。

可是,姐妹二人刚走到门口,只见一男子背着一个老妇急冲冲地跑进铺子里,慌慌张张地喊到:“简大夫!简大夫!快来救救我娘!”

那男人一进门便将背上的人小心翼翼地放坐在竹椅上,不停地朝简文清招手,坐在椅子上的是一位约莫六十多岁老妇,只见她苍老的面容上眉头紧锁,双眼紧闭,呼吸急促,捂着胸口不停地轻声哼哧着,这一突发事件打断了简心的脚步,她连忙转身往那人走去。

简文清看清来人,迅速走到那人身边问到:“阿德,你娘怎么了?”

此时阿德正大口喘着粗气,“我娘刚刚在院子里洗菜,不知怎的,突然胸口就疼起来了,说像有东西压着似的,疼得非常厉害!”

“大夫,我是不是要死了?”老妇一脸痛苦的表情问道。

简心看这情况,皱了皱眉头,卷起袖子,连忙伸手摸向她的脉搏,“大娘,你头痛吗?想吐吗?”,看她疼痛的位置像是在心脏。

“头也疼,吐倒没有!” 大娘艰难地回答道。

心前区疼痛,头痛,不吐,脉率偏快,看样子像心绞痛,当然也不能排除心肌梗死的可能,如果能拉个心电图看看就好了,但是在这里,唉!简心撇了撇嘴,只得暗自叹了口气。

就在简心做出判断的同时,简文清也立即做出了判断,他扶着阿德的娘,连忙朝灵儿招手,“这是胸痹,灵儿,去拿颗速效救心丸来。”

“哎!” 简灵点头,连忙跑到靠左边一个红色的柜子前打开抽屉,拿出一个白瓶子,但是,当她反转瓶身一摇,却发现药已经没了,她急忙回头道:“爹,药用完了!”

“什么?用完了!”简文清大惊,连忙又急切地喊到:“那你快把前些天吴老爹用的那个方子拿出来,照原方抓了拿去煎!”

简灵点头,立刻开始动手抓药。

现在才开始抓药!那到装药、加水、煮药少说也得一个小时以上,现在病人疼成这样,难道不管吗?简心愕然。

“爹,现在煎药来得及吗?”简心皱着眉头轻声问道。

简文清将病人扶到床上,“现下煎药是慢了些,可先予针灸处理”,说着简文清去拿银针。

简心只希望病人现在只是单纯的心绞痛,如果是心肌梗死就真的不好处理了。

她望向阿德问到:“你娘以前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吗?”

阿德赶紧答道:“有的,就是事儿做多了就会不舒服,但娘总说休息休息就好了,这回疼得厉害些!”

以前发过,劳累后疼痛,简心皱了皱眉头,可能有冠心病,还是先量个血压再说,可血压计~,一想到她的那个工具箱,简心便有些不安地扫视了一圈屋内的人,犹豫再三,她最终还是走回了房间。

简心回房拿出了医药箱,打开药箱,拿出血压计和几颗硝酸甘油片,还好硝酸甘油属于急救药她有备着。

简心拿着东西快速走进了前厅,然而可想而知,她一进前厅,众人的眼光便都十分诧异地看着她,准确的说是看着她手里的东西。

“这是?”,简文清的惊诧尤为突出,他行医几十年也从未见过这样的东西。

简心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把袖套戴在大娘的上臂,套上听筒,专心致志地听着听诊器传来的声音,咚、咚……,声音一下一下,节律还比较整齐,高压一百六十八,低压一百二,血压的确有些高。

取下袖套,简心对着老妇轻声道:“大娘,现在你把嘴张开,把舌头翘起来,我会在你的舌头下放一颗药,你含着它,别吞了。”

简心给她舌下含服了一片硝酸甘油。

看着女儿一系列奇怪的的行为,简文清又是惊又是奇,他指着床上的血压计,“你这是?”心儿这是在给人治病么?为何如此奇怪。

“这个!我晚上再说吧!爹,您还是赶紧给她扎针吧”,简心犹犹豫豫地看着简文清,想了半天也不知该怎么解释,只能赶紧转移话题!

由于来了这么一个突发心绞痛的病人,简心不好丢下病人离开,便只得守着,时不时的去量个血压,时间一拖,病人便一拨一拨的越来越多,以至于简心已经完全走不开身了,大概是因为昨夜一扫心中的阴霾,今天的简心精神十分清爽,因而看起病来毫不含糊,这让坐在不远处的简文清感到颇为吃惊,心儿的医术是不错,可今日看来,心儿问诊时的神色十分老道,看起来经验丰富,比之于自己,恐怕都不遑多让,心儿何时医术长进得如此之快,还有那些东西……,简文清微微皱起眉头,今晚一定得好好问问!

简心最怕的就是说起她房里的那些东西,因为那些东西实在不能不让人怀疑她的身份,刚开始简文清他们问的时候,简心只是支支吾吾说是别人送的,而这些天跟着简文清行医的时候,简心也总是小心翼翼地不去过分显露自己的医术,更不去拿用工具箱里的东西,生怕被他们怀疑。

而今天拿出来用,主要是因为情况紧急,再一个,在这个世界终于找到了目标,知道该朝着什么方向前进,简心仿佛有了某种强硬的底气一般,做起事来便明朗了许多,自信了许多,有什么大不了的,就算被他们认出来,自己一身的医术,在这个世界一边行医一边找戒指完全不成问题,有什么可怕的呢?简心不断的这样安慰着自己,将内心的那股恐惧生生压了下去,虽然还有丝丝不安,但却已不足为患。

现在她唯一愁的是该怎么解释,灵儿和明宇那边还好说,都是孩子,明宇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只有十二岁,一直在私塾上学,脑子很聪明,学习也十分优秀,但孩子毕竟是孩子,好骗一些,可简文清和周月霞那边,她该怎么说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