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古代正文

带着镇守府到舰娘世界中去之温存(小改)(5)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5/5 6:04:51
带着镇守府到舰娘世界中去
带着镇守府到舰娘世界中去
作者:久长风
来源:飞卢小说网
长风小哥哥出了车祸,嗯(⊙_⊙)没错,带着手机中的镇守府到了碧蓝航线的世界中去了。萌新作家,求各位观众老爷多多关照哈QAQ大家加我QQ群哈:**分段前面不好从列克星敦的枪声那章以后就好了(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咳咳咳……”萧婧回了院子里,就坐在屋里的靠椅上,想到刚才的事儿,觉得心口堵得慌,不为别的,就为刘子安的维护。

都是她这个当妻主的没用,才累得他替自己出头,虽然萧家的人不多,加上小厮打杂的也就二十几口,可今天发生的事儿肯定要不了半天就得人尽皆知了,到时候安郎的名声。

“唉~”想到这里她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希望他到时候不要太难受了,刚想到这里就一阵胸闷气短传来,她难受的捂着胸口低低的咳嗽了几声。

感觉到胸口被咳嗽震的发疼,她狠狠的皱着眉,暗道看来这身体还是没养好,不然今天也不会便宜了萧茹了。

不过好在但是让她知道了刘子安不一样的一面,想到这里,她端起手边的青花茶杯,抿了一口,才冲着里间的人喊到,“安郎!”

“哎,妻主,怎么了?”刘子安正坐在床边,收拾着早间起来有些凌乱的床。

因为妻主说她不喜欢别人进她的房间,所以早间起身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如今敬了茶回来依旧是原样,他自然是高兴的全部接手了,毕竟伺候妻主是他的职责。

听见她的声音,他连忙撩起帘子走了出来,走到了外间。

刚入春,晨时傍晚都还是比较冷的,萧婧便让人撤了隔断的屏风,换成了细珠串好的帘子和挡风一些的锦布,她上一世就是病逝的,所以这一世格外懂得珍惜生命。

萧婧看着他毫不掩饰的担忧,笑着开口,“没事,你过来坐!”

说着,拍了拍身边的椅子,她身下的这张椅子其实可以说是卧榻了,坐上三个人都没问题。

刘子安局促的看了她一眼,脸上浮现笑,刚抬脚就又落回了原地。

萧婧抬眼,问了一句,“怎么了?”

“没,没事。”刘子安怯怯的回了一句,看着她有些期待的眼神,慢慢的走了过去,有些不自在的坐了下来。

萧婧看他居然坐的离自己有一掌远,一阵无语,猜到肯定是刚才发生的事儿让他有所顾忌了。

她伸出白皙修长的手,盖在他有些粗糙泛黄的手上,语重心长的劝慰道,“安郎,你不用自责,是我考虑欠妥,让你在她们前面丢了脸。”

刘子安听着她一字一句道歉的话,含泪摇了摇头,“妻主,我,我是为您心酸!”

他说的都是真的,他从来没觉得名声这种东西有多重要,出嫁前他多少有些在意的,可是出嫁后他是真的不怕了,他唯一怕的就是他的妻主被人欺辱,这比欺辱他自己更让他难受。

“嗯,我知道安郎心向我!”萧婧心下也是一片柔软,前世她就知道人间至宝是真情,可是却没有机会好生珍惜。

她看着刘子安微红的双眼,心里暗暗下了一个决定,然后双手捧起他的脸蛋,在那双湿漉漉的,惊愕的双眼注视下,在他眉心落下了一个轻轻的吻。

吻闭,刘子安下意识的摸了摸眉心,刚才的那一吻,很轻,轻到他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可是心里却似被重锤狠狠的击了一下,让他的心悸动不停。

“怎么了?不喜欢?”萧婧看着他呆呆的模样,忍不住又升起了逗弄他的心思。

“不,不是!”刘子安羞涩的开口,脸上升起一片红霞。

萧婧搂着他的腰,让他趴在自己的身上,在他红红的脸上又亲了亲,挑眉问到,“那就是喜欢了?”

刘子安没想到他的妻主会问这么直白的问题,虽然让他有些不好意思,可是心里却甜蜜蜜的,听着她不紧不慢的心跳,他声如细蚊的“嗯”了一声。

“嗯是什么意思?喜欢还是不喜欢?”萧婧得寸进尺,欣赏的看着他羞红了耳根。

刘子安知道她在逗弄自己,可是他实在是没办法大声的说出那几个字,他埋头想了一会儿,才抬起头,凑到萧婧的耳边,轻轻的咬了几个字,“我喜欢妻主!”

萧婧一愣,没想到他会这样说,然后像奖励一样,在他那张唯一有些血色的唇上狠狠的咬了一下,然后又改成了一个深吻,亲的他身子发软的搂住她的脖子,才说,“我也喜欢安郎!”

“真的吗?”刘子安有些不敢相信的问,毕竟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哪里出色,能被妻主喜欢上。

萧婧见他不信,知道他缺乏安全感,扶他坐好,盯着他的双眼,认真的,“萧婧喜欢刘子安!”

“别,别掉豆子,你难道还不高兴了?”萧婧看他一副快哭的模样,连忙又皮了起来。

果然,刘子安把眼泪给逼了回去,面带微笑的爽声道,“高兴!”

“那就好!”萧婧点点头,病态白的脸上也跟着露出笑容。

萧婧靠在卧榻上,温软在怀,她闭上双眼,享受着此时两人之间的温存,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落日的余晖让整个静和院披上了一层橙色的薄纱,显得整个院子更加的安宁静谧。

萧婧眨了眨眼,翻身坐起,眼光扫过屋里,发现没人,看着地上滑落的披风,她起身捡起,随手放在卧榻上,往外走去。

刚出门就看见平日里伺候自己的小侍在院门口站着,伸头张望院外。

“小竹,怎么了?看见安郎了吗?”

小竹在听见问话,连忙转身,弯着身子恭敬的回到,“回二小姐,正夫去为您准备晚饭了!”

萧婧一愣,随即心里充满期待,她还真有点好奇男人下厨是什么样子的,想到这儿,就抬脚往厨房走去。

小竹见她居然真打算去厨房,连忙后脚跟在她身后,只盼着别让家主撞见了。

萧家的厨房在西北方向的一个院子里,路不远,紧挨着萧婧的静和院,不一会儿萧婧就到了厨房院子的门口。

她一进门,就闻到一股香味扑鼻而来,不知道刘子安给她做了什么好吃的。

想到这里,她舔了舔嘴,肚子配合的咕噜咕噜叫了一声儿,这才稍稍加快了脚步往厨房走去。

看着院子里有各种的食材,那水里游得,地上跑的都有,她这是第一次进萧家的厨房,看着这一地的食材咋舌,还真不愧是地主家!这十里八县的估计都没这场面。

刘子安穿了一身淡蓝色的织锦外套,有些出神的站在灶火前。

刚才从厨夫那里问来了些消息,妻主平日饮食都比较清淡,而且晚上要吃软香可口的米粥。

想着,小心翼翼的拿了布,一面把锅里的那道蒸蛋乘了出来,一面挽起袖口,拿起手旁的竹刷,开始熟练的刷起锅来。

哪知道刚抬眼,就看见在门口的萧婧站在余晖里,他一不留神,就碰到了锅边,瞬间手腕处就长起了一个又大又亮的水泡。

刘子安暗暗的吸了一口气,把手一收,脸上露出笑来,“妻主怎么到这种地方来了,快回去,一会儿就可以吃饭了。”

萧婧看着他把手往身后一藏,像是什么事儿也没有一样对自己傻笑,一言不发的走到他身边,使劲儿的把他那只受伤的手拉到自己面前。

刚才她果然没看错,此时,那被烫伤的地方不仅起了水泡,连水泡的周围都已经红了一大片。

“怎么这么不小心?”萧婧说着,对门外的小竹吩咐着,“快去那些烫伤药过来。”

“哎!”小竹应声就撒丫子的往外跑了,速度快的刘子安都没反应过来。

他见萧婧一直把目光都放在烫伤的地方,有些羞射的缩了缩手,打算把袖口给放下来,盖住伤口。

“行了,别动,不然会破的!”萧婧拉着他就往外走,不给他开口的机会,又说,“剩下的别弄了,看你,都弄伤了”

刘子安听她这么说,心里高兴,顿时觉得伤口没那么疼了,这才有兴致开口,“我没事妻主,我就想给你做些吃的,左右也熟悉!”

“我知道了,那等你伤口好了下次再做吧!”萧婧也想尝尝他的厨艺,也就没反驳他。

刘子安见她同意了,高兴的点了点头,就被她一阵威胁。

“下次再把自己弄伤了,我会考虑要不要把厨房拆掉!”

“哦,我知道了妻主,我会小心的!”刘子安软软的回了一句,心里明白这是她关心自己才这么说的,这么好的厨房不可能说拆就拆。

他又看了看她异常严肃的脸,觉得她好像说真的,又保证,“妻主,我一定不让自己受伤!”

萧婧这才点点头,露出了笑脸,果然她不适合板着脸,这才没多久,就觉得脸都僵了。

两人回了静和院,刚进卧室,就看见桌上满是各种瓶瓶罐罐,刘子安看着那一个个五颜六色的瓷瓶,忍住想要摸摸的冲动,看了一眼又一眼,视线都舍不得挪开。

“过来,我给擦药。”萧婧看着他乖乖得坐到自己身边,视线却一直落在那些瓶子上,顿时觉得多少有些受伤,她的魅力难道还没那些瓶子大了。

萧婧取了一瓶药,给他上好后,才开口,“可是给你几瓶备着,现在可以看我了吗?”

“真的?”刘子安兴奋的转头看着她,想到她后面一句话,红了脸,小声的解释道,“子安第一次看见这种瓷器,所以……我,我更喜欢看妻主!”

说完,干脆的把视线落在了自己受伤的手腕上,感觉的阵阵清凉传来,高兴得连眉头都飘了起来,真好,妻主帮我上的药,还不嫌弃我。

萧婧看着自己这个可爱的便宜夫郎,无奈的摇了摇头,才对着门外喊了一声,“小竹,上菜,不加其他的了,把子安做的端来就行了。”

刘子安一听,连忙阻止,“妻主,不行啊,那点不够,我,我还没来得及做其他的。”

萧婧回头,笑眯眯的看着他,期待的说,“没事,今晚先让我尝尝安郎的手艺,下次可要给我多弄几个菜了!”

刘子安想了想,果断的点了点头,下次一定要多做几个菜出来,一定要让妻主吃好,这样身子才能更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