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都言正文

陪你疯狂,陪你闹在线阅读第四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5/4 21:25:41
陪你疯狂,陪你闹
陪你疯狂,陪你闹
作者:邱缦语
来源:晋江文学城
秦恩年少时暗恋过一个男人,那一年,她16岁,青春懵懂。18岁那年,她终于忍不住向他表白。然而,那个对她关怀备至的男人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她后,转头就远飞他国。然而,这么些年,她死心眼的,始终放不下他。……多年后,男人回国了,沉寂了多年的感情涌上心头之时,她却看见他身旁多了一个美丽的女人。那一刻,心如死谭,她放弃一切,远走他国…………傅南书这辈子最后悔的是年轻时拒绝了秦恩的告白,没想到多年后回国,他与她重新相见的画面,竟是她拉着行李箱,决绝离开的背影。她走,他就去追……她留,他愿意为她而留……他最想做

红日西沉之后,天色便渐渐的暗了下来,在软榻上躺了一个下午的牧泽坐了起来。

“那人怎么还没回来?”他起身走到桌前,从空间里拿了把打火机点燃了烛台上的蜡烛。

火苗忽的一闪,房间一瞬间便被照亮了。

顺势坐到了桌前,给自己倒了杯茶后便拿出一个热乎乎包子的出来啃着。

“咚咚咚――”

听到敲门声,牧泽一边解决掉手里最后一口包子,一边向门口望过去。

“客官,小的过来给您送晚饭。”

“进来。”听出是小二的声音,牧泽开口道。

小二这才推门走了进来,麻利的将饭菜摆到桌上,“客官您慢用,小的一会给送热水过来。”

牧泽点头“恩”了一声,小二便出去了。

用完饭放松的洗了个澡,牧泽穿着小二送过来的干净衣物躺在了床上,心道欧司烨看着有些冷,居然还挺细心。

本来以为自己下午睡了一段时间,现在应该睡不着,可是在床上躺着想了着有的没的,牧泽很快便睡着了。

今日没有月亮,黑漆漆的天幕上只有两三颗暗淡的星子。

客栈对面的屋顶上,隐约可见有几个人立在上面。

“人呢?”一道带着些漫不经心的声音划破夜色而来。

话音未落,一人便飞跃而来。

见到来人,屋顶上的几位心中一惊,立时单膝跪地,“教主!”

见来人没有指示,几人也不敢起身,其中一人道:“那人出去了,还未回来。”

“他出去了你们为何还留在这?”微凉的语气,听得那几人将头垂得更低。

“属下等无能,跟丢了那人。”

“所以就准备在这里守株待兔?”尾音轻扬,那开口的黑衣人已被一掌从屋顶上击落。

明明只是用掌力将人击毙,并没有与那人接触,一袭青莲镶金纹长袍的男子随意的扫了眼剩下的两人,从袖里拉出一块洁白如雪的帕子缓缓的擦拭着手。

那余下的两名黑衣人被那一眼骇得后背发凉,为了不丧命于此,一人咬了咬牙道:“教主,那人入客栈时身旁还跟了一个少年,出去时他并未带上,因此属下才会在此等着。”

“原来如此啊!那倒是本座错怪你们了!”狭长的眼半眯起来,男子语气里染上一丝笑意。

而这若有似无的一丝笑,却让那二人愈发的不安起来,连呼吸都不由自主的放缓了。

“只是,本座当真是疑惑。你们前日不是说那人心口中剑已经活不成了吗?怎么你们找了两天尸体,人却又活了?”

“属下等不敢妄言,那日北使带人的确是一剑刺入了他的心口,也不知他是有何奇遇才会那么快就恢复了。”黑衣人道。

“本座向来只要结果。”话落,男子手中的帕子一分为二,“刷”的飞了出去。

明明柔软无比的帕子,从男子手中飞出后,竟然又如利刃一般,旋转一圈后直接划开了那两个黑衣人的脖子。

“明明将那少年带走就能掌握主动权,偏要在这里被动的等着,愚不可及!”唇角轻勾,男子飞身朝客栈而去。

“谁?”

木窗被夜风轻轻吹开,发出细微的声响。

可便是这几不可查的声音也让那本睡熟的少年猛然惊醒。

顺着声音看到那大开的窗,少年松了口气。

这里已经不是末世了,不会有突然冒出来的丧尸。

“好敏锐的感觉,好精致的少年!”

就在少年放松下来时,一道人影晃到了床边,伸手便向他白皙的脸上抚去。

心里一惊,牧泽一个翻身便从床上滚了下去,两步跑到窗前,警惕的盯着来人。

看着眼前明明没有内力也不像会武艺的少年竟然能那么快速从自己眼前跑掉,男子眸中滑过一抹暗光。

“你是谁?”打量着坐在自己床上的紫衣男人,牧泽问。

“伊黎墨。”说完,见那少年神色不变,伊黎墨眉稍挑了一下,又道:“本座没有恶意。”

大晚上的跑别人房间来扰人清梦已经是很大的恶意了。牧泽看着他不语。

“你叫什么名字?”对眼前的人起了两分兴趣,伊黎墨起身朝他走去。

见他过来,牧泽开始思考要不要从窗口跳下去先离开这。

“你就算跳下去了也跑不了的。”伊黎墨脚下的步子放得更慢,似乎是在给他更多的思考时间。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牧泽看向那来意不明的人。

像是看出了他的想法,伊黎墨左边唇角轻轻勾了一下,抬掌轻轻的朝着窗边挥了一下。

“啪——”

一边木窗掉到了地上,立时便化成了碎木片。

“你想像这窗子一样吗?”唇边的弧度加深,伊黎墨愉悦的道,微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的柔和的味道。

这是从哪里跑出来的深井冰?

听着他那让人起鸡皮疙瘩的语气,牧泽想。但是,看着地上木窗的碎片,他却知道那人不是在开玩笑,于是打消了跳窗的想法,抬脚走到桌边坐下。

看着那容貌精致的少年坐到桌边倒了杯茶就在那里喝着,便是经过了自己的恐吓也依旧是一脸的淡然,伊黎墨眸中兴味更浓,“你的名字。”

“牧泽。”报出名字,牧泽偏头看他,“你若是找欧司烨的话,他已经离开了。”

见他依旧是一派镇定的样子,伊黎墨轻笑了一声,便如一阵风一般落到他身旁,将人揽在怀里便从窗口离开了。

“你小小年纪怎地那般无趣?”见怀里的少年便是被他突然带出了房间也依旧是一派镇定的模样,伊黎墨眸中光芒一闪,随即松开揽着少年的手。

从半空中往下落去,牧泽一惊,随即一抿唇便开始打量着下面的情况,盘算着怎么样摔下去受的伤最小。

见他落下时的第一反应不是惊呼,亦不是反手拉住自己,伊黎墨微愣了一下。

等反应过来时便见少年在电光火石之间三指扣住了一处屋檐,缓了口气后便松了手护住头后落了下去在地上滚了个圈。

撑着坐起来后,牧泽松了口气,紧抿着唇伸手揉了揉撞到地上的胳膊肘。

眸中滑过一抹诧异,伊黎墨落到他面前,将手递给他。

没有理会伸过来的手,牧泽自己站了起来,看着这突然出现的,莫名其妙的人已经有些不耐了,“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少年黑白分明的眼里染上一丝怒意,却衬的他那张精致的脸愈发的鲜活起来。

“与你开个玩笑而已,谁让你不知道抓紧本座。”伊黎墨随意的道。

大晚上的正睡着觉被一个深井冰吵醒了就算了,被威胁就忍了,被带走就认了,被摔下来还不火那就是神了!神经的神!

牧泽自认为他不是神,更不是神经,于是他火了,借着宽大的袖子从空间拿出一把□□,对着那人就是一枪。

“嘭”的一声后,没有料到他会突然攻击自己的伊黎墨在听到破空声时才堪堪避开,却还是被打中了左肩。

唇角依旧保持着上扬的弧度,伊黎墨的眸子却冷了下来,“能伤了本座,你当真是好样的!”

那么近都让他避开了射向他心口的子弹,牧泽眸中滑过一抹凝重,随即目光便又坚定了下来。

那些进化的舔食者、爬行者都不怕了,一个人有甚么好怕的?

“不想失血过多而亡的话,你最好赶紧离开。”牧泽举着枪道。

伸手点了伤口旁的穴道,见血并没有止住,伊黎墨轻笑起来,只是那不及眼底的笑却沾染着危险的味道,“过来。”

牧泽抿唇,在心里思考着他现在是在给对面的人补两枪靠谱还是跑路靠谱。

然而,下一秒,事实告诉他,上面两个都不靠谱,因为――

伊黎墨身形一闪,在瞬间便到了他身后,直接将其揽在了怀里。

识时务者为俊杰!脑子里冒出这句话后,牧泽果断的将□□收了起来。

“你当真是好大的胆子啊!”伊黎墨低头,凑到他耳边道,那轻柔的语调犹如情人间的低语。

“是你先摔我的。”所以没被一枪打死算你幸运。被他呼吸间拂到自己颈便的热气弄得很不舒服,牧泽一掌将他的脑袋推开。

“可本座可没让你流血。”伊黎墨道。

斜了眼他还在往外冒血的左肩,牧泽沉默了一瞬后道:“要是有人甩了你一巴掌会有甚么下场?”

视线在他脸上溜了一圈,确定他不是打算自己动手试试后,伊黎墨丢出一字,“死!”音色铿锵,带着一丝唳气。

“所以,你让我落下来还摔的那么狼狈,我只让你流点血不是已经够仁慈了么?”牧泽道。

“呵呵……当真是有趣!”伊黎墨不再与他多说,揽紧他的腰后带着他飘然远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