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青春正文

重生系统之超能学霸第8章在线阅读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5/5 0:39:32
重生系统之超能学霸
重生系统之超能学霸
作者:魅惑
来源:飞卢小说网
顾墨一个平平凡凡,生活失败的三流大学毕业的职场新人,却没想到自己成了幸运星,被系统选中,还重生到了自己高中的时候。从此一代学霸的成长道路正式开启,打老师,混黑道,参见国际比赛,开公司,玩异能,步步为营,系统助他成为一代独领风骚的人物。(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华景烁最终还是没能光明正大地去成营地。

他的时间与那个世界的时间似乎是按照某种特定的比例进行换算的。只是每个星球拥有自己的时间规则,自转和公转的速度差异,带来了星球本身的时间差异。

或许是因此,华景烁能在红沙土的星球上呆三天,却只能在冰原停留半晚。可惜,这也只是他自己的猜测而已。

他从熟悉的失重感中醒来,面目表情地关掉手机闹钟,面无表情地完成日常一吐。站在镜子前拿着牙刷挤牙膏时,脑子里突然划过少年统领那一本正经的“又冷又热”,手一抖,牙膏被甩到了洗脸池边。

华景烁赶紧擦干净洗脸池,快速收拾好自己。周一要去南研所,之后的事情无法预料,得趁周末这两天尽量多找一些资料。他洗漱完,来不及想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拿出田雪给他的文献单,坐在电脑前查了起来。

认真的华景烁当然不知道,在数十亿光年之外,一艘中型飞船正沿着特定的轨道极速行驶着。

飞船的外表是冰冷的银色,但在表层的材质上方,如同浮雕般镌刻着一圈紫色的花纹,花纹的最后,是复杂而细小的图案。那是这个飞船的名字,“墨菲尔”。

飞船内部,在人来人往的驾驶室旁边,一道刻着繁复花纹的门自动打开。靠墙的一面,放置着一个椭圆形的管状舱体,门打开的瞬间,室内亮起,在舱体上打出银灰色的光泽。舱体上方的舱壁沿着弧线往后缩回,一个赤.裸的背影从中立起。

淡蓝色的光幕在半空中拉开,长发被扎成两股盘绕在身后,容颜秀美的长袍青年出现在光幕中,看着房间里坐起身来揉着额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男人。

“元帅大人,杰斯塔大校请您到会议室。”青年好奇地打量着男人,在光幕里身体前倾,好似要从光幕中钻出来。随着他的动作,光幕围绕着男人转了一圈。

男人抬眼,凤尾上挑,锐利的眼神从青年身上划过。青年顿时在光幕中站直,讪笑几声:“那……那我先走了哈……哈哈。”

“请告知杰斯塔,我马上到。”男人站起来,神情冷峻地走到更衣柜前,随手抽出一件,刷地套上身,“墨菲尔,如果你继续从星际网上下载奇怪的东西,也许我该进行系统清盘了。”

他的声音刚落,光幕中的青年面色一变,悲愤地骂了一句,“咔嚓”,光幕合拢,消失在房间里。

如果翻译过来,那句话大概是:XX都是大猪蹄子。

会议室内,十来个人身前各自立着光幕,光幕里正播放着什么东西。此时不知注意到什么,一个人伸手点击屏幕,视频暂停。此时的画面上,双星、松林、雪原……赫然是华景烁所到过的地方。

那个人在画面中画了个细小的圈,嘴里滔滔不绝地说着什么,正在这时,会议室的门被敲响。男人推开门,看向坐在最前方的军装男人,那人看上去是个中年人,脸上的肌肉有些松弛,眼神温和却带着些许的厉色,亚麻色的短发被梳得整整齐齐,只在发尾显露出一层未被覆盖完全的黑色。

是个快要老去,而余威犹在的战场常客。

“杰斯塔,有什么问题?”男人走过来,垂眸看着光幕,素白的脸给光幕映得发蓝,右颊上方,水滴般的纹路泛着浅蓝,分外好看。对方瞬间开启了权限分享,他看到光幕中熟悉的场景,眸中划过一道流光,没有被任何人发觉。

中年人,也就是杰斯塔,伸手一挥,光幕中的画面快速划过,像视频快进般往后拉扯进度条,最终停止在一个画面。

若是华景烁在场,肯定会极其惊讶,这显示的场景,赫然是他梦境的最后,少年统领与他对视的时候。那双没有血色的唇瓣开合,说:“又冷又热。”

杰斯塔叹了口气,不忍直视地移开了目光。

男人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仔细看看,那神色中死死隐藏的,分明是大写的茫然。

“大人,您与母体的第三十三次会面,我们已完成复盘。进展良好,只是大家拥有一个共同的疑问……”杰斯塔手在屏幕上用力克制着点了点,正好放在了画面中的唇上,被男人伸手扒拉开。他疑惑地看了男人一眼,看看自己的手。

怎么了?发生什么了?我手怎么了?

男人沉沉地“嗯”了声,似乎还在等着他发问。于是杰斯塔很快忘记了这件事情,指着屏幕道:“大人您这话……”

随着他的问题,光幕又重新将少年统领的话播放一遍。男人撩起眼帘,脸上一片素净:“怎么了?”

声音平淡,根本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杰斯塔恨铁不成钢地横了元帅大人一眼,奋力抹了把脸,把无奈和嫌弃抹进心底,留下艰难的好声好气:“如果属下没猜错的话,您应该是想说,‘剧烈的恒星直射会夺走民众的生机,而永不消逝的严寒则会赋予长眠吧?”

元帅大人:“……”

男人牙疼地看着这位跟随自己多年的文官。早年战场多莽夫,大家谁还不是文盲来着,谁能嫌弃谁?可是近几百年,随着星球保卫战的惨败,帝国早已将提升将士的知识素养提入了《帝国法案》,令行禁止的君主,对己有利的前提,使得法案推行非常顺利。

帝国从学生中抽取战士,并让他们在学习普通知识的同时,接受战士铁的训练,上战场进行实战,也进科技所进行观摩。

元帅大人也是在这个时代成长起来的。按理说,他应该算是战场高知识分子的一员。这也的确是个事实,帝国军事大学的毕业证书,至今还被元帅大人扔在抽屉里,若要找,是有很大几率找到的。

只不过……高知识分子·元帅大人,是个语言学挂科八年的偏科学霸。

偏科到语言学老师将课本摔在桌上,直接去校长室要求换班,再也不教这个连宇宙通用语和星系语都分不清,上个单词星系语,下个单词通用语的傻子。

元帅大人战场势如破竹,一颗子弹能千米爆头。可对上这文科方面的知识,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该去找牙医了。

嘶……好酸。

华景烁还不知道,那个少年统领的芯子正在牙酸地听着自家属下不停地歌颂语言,抒发“学好语言学是多么重要的事情”,并在对方禁不住赋诗一首之后伸出手刀,利落地将人变成倒在地上的软肉,然后冷飕飕地扫视一圈,见所有人都唯唯诺诺低下头,才收回目光,走出会议室。

他还坐在自家电脑前,喝着外卖点来的小肉粥,时不时滑动鼠标。再次确认这个网站也没有自己需要的资料,华景烁快速喝完肉粥,起身收拾好双肩包,准备去省图资料馆尝试一下。

正在这时,好友叶余的电话打来。华景烁按了接听,就听那货大剌剌的声音从听筒里穿出来:“景啊,你明儿个不是要去南研所那边吗,距长事儿多,估计又要好久看不到你。所以,晚上咱们一起去吃火锅怎么样?”

“我是去南研所,不是去南海所。”华景烁一手关电脑,一手拿着手机,淡定地说。

南研所虽说离学校远了些,但也在同一个市,坐地铁花不了两小时,给叶余说得好像要生离死别了似的。

华景烁对他了解得很。这货前头大吃海喝,直接把自己吃进了医院,医生叫他戒口,辛辣重口一律不准碰。叶余自诩谨遵医嘱,费尽心思想尽办法也要找个把自己摘出去的办法来满足嘴巴。

这回瞅着华景烁要走,甚至来借用践行饭的名义。真可惜。热爱麻辣小龙虾、爆炒金针菇的华景烁,现在并不能满足他。

果然那边叶余沉默了会儿,小心翼翼地开口:“景啊……你好歹也是个生吃朝天椒的猛士,你你你……你发生啥事儿了?”

华景烁提包的手顿了顿,目光转过家里,停留在电脑旁边那一沓资料上。有什么东西引诱着他,想让他沉默以对,他倏尔笑了,唇角略微勾起,握住手机的手指指节莫名泛白。

“说到这儿,就顺便……给你说个事。”

卧槽真有事儿?叶余抓紧了被子,声音有些忐忑:“什、什么事?”

“我怀孕了。”

华景烁垂眼看着桌面,指尖绕着包前的肩带,呼吸被屏住。倒是说出口的瞬间,紧张如潮水退去,甚至还好整以暇地想要知道叶余这会儿的表情。

听筒里传来迟钝的“啊”声,好几声之后,迟迟的人声响起:“阿景你说啥来着?”

华景烁弯了眉眼,被脑中的假想逗笑,轻松地舒了口气,缓缓地、清晰地重复:“我怀孕了。”

“咚!”

那边传来重物坠地的声音,沉沉闷闷。华景烁的微笑凝了一瞬,伸手按住眉头:“叶老头你还好吗?”

“还……还好。”叶余声如游丝。

“你刚才在哪儿?”

“床上……”

“现在呢?”

“……”叶余停顿,瘫在地上抱住自己的被子,一片空白的大脑终于被这熟悉的调侃唤醒,加入了理智的思考。他先是慢吞吞回了句,“地上。”

华景烁把手机放到桌上,开了扬声器,两手在屏幕上方拍拍鼓掌:“真是你的作风啊叶老头。”

他和叶余自小认识,从认识的第一天开始,华景烁就知道叶余是个动作浮夸又爱乱管闲事儿的佛系小老头。管闲事管到谁也不熟的新人身上,所以莫名其妙地和华景烁成了好友。每天踩着个用502粘好的滑板,在院子里使劲儿摔跤,磕磕绊绊,摔到连坏滑板都能呼啦地在空中转一圈,再安然地触到地面,扭出一条曲线,收获一片叫好声。

因为震惊从床上摔到地上什么的,倒也不太令人意外。

华景烁看叶余这么久还没哀嚎,估计摔得并不严重。以前叶余被摔得疼了,当着四面八方的眼神死撑自己“身体硬朗不怕摔”的人设,但到华景烁面前,还是分秒钟切换成哀嚎喊疼的嘤嘤怪。

华景烁见他没事,正想趁机结束话题,留叶余好好想想。他知道这事不太能接受,不管叶余最后的决定是什么,他都没有意见。

哪怕,从此失去这个挚友。

华景烁还在刮着头脑风暴,就听电话那边有了动静。

“好了,搞明白了我的处境,现在你先告诉我,你是给哪个野男人糟蹋了,还跑去做了变性手术?”叶余从被窝里钻出来,脸色阴沉沉的,他咧嘴笑了笑,像是要去吃人,“老子让他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