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江湖正文

诈欺大师在线阅读第三节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5/4 18:11:39
诈欺大师
诈欺大师
作者:银发死鱼眼
来源:晋江文学城
通知,本文4.23更新,届时下午万字肥章掉落。陆清嘉曾渣过一个自己招惹不起的人,好不容易保住狗命,但前提是绝对不能再出现他面前。意外进入恐怖游戏后,居然与对方不期而遇。当时那人堵在前面,可身后正有猛鬼从渗血的衣柜里爬出,阴森可怖怨气冲天的奔着陆清嘉索命。形势人命关天,自然不是矫情的时候。陆清嘉一把上前将慢吞吞往外钻的鬼从柜子里拽出来,大喝道:“磨蹭你马呢?就你这懒散憨批样吃屎都赶不上热乎还想吃人。”说完便死死躲进空出来的柜子里。鬼:……?再次相遇,那人对陆清嘉道:你要么上来,要么今晚就跟井里的水

喻喜甜总算是旗开得胜一回,晚上下了课便先走一步跑到车里蹲点,司机大叔知道姐妹两个关系不好,不敢问她二小姐出来没有,只能暗地里瞧她眯眼趴在后车窗。喻喜甜专注地看着校门口,轻蔑道:“呵呵,等着看好戏。”

英华高中北校门口外接孩子下学的车辆比比皆是,洋洋洒洒停了将近一公里长,道路敞亮,左右两侧被各色豪车塞得满满当当。晚自习九点半下课,司机通常九点便到了校门口,因而总能抢个好位置。此时正好视野绝佳,方便她观察。喻喜甜等了约摸五分钟,没了耐心,心想这些人哪儿去了,下个学还磨磨唧唧的?还是说他们换了接头的地方?那可不成。

正在这时,乌压压涌出来的人头里探出一张来文静雪白的脸,学霸出来了。他探头探脑像个呆头鹅,没找到自家的车在什么方向,茫然地站了一会儿,才想到掏出书包底下的手机给家里打电话。

喻喜甜心头一紧,她妹妹春晓也在这时出现——据男校友描述,这朵校花出现时总有清风阵阵,桃香四溢,自带仙气缭绕。还有那校裙底下一双会跳舞的腿,不知道把多少男同学的魂儿勾了去。

可是对喻喜甜来说:呸!就是妖怪!

喻春晓与她同父异母,小她半岁,从这半岁之差就能猜到喻喜甜对这个妹妹有多恨,对她滥情的爸爸有多恨。若是这妹妹乖一点,少一点儿野心也就算了,可这妹妹偏偏野心勃勃心机还重,四处与她较劲;人前一套背后一套,擅长装乖和撒娇,修得出神入化的勾人神功。

春晓特意画了个简单明媚的桃花妆,在一群素颜女同学中显得尤其突出。她长得本来就美艳,如她的过气明星老妈,再一化妆便更显得有轻熟风 | 情,她乖巧地站在束旌声边上,耐心等他打完电话。

束旌声得知接车方向,刚想走,喻春晓就轻轻拉住了他的手腕,眼角带羞,嘴角带笑,声甜如蜜:“束同学,我有东西要给你。”

他回过头,看到她飘扬的栗色卷发,反应过来:“啊,春晓啊……”

其实他对喻春晓这点客气完全是因为他跟喻喜甜的情分,而不是出于其他层面的亲昵。可春晓听到他叫她名字,只以为是特意的眷顾,笑意更深了。

她垂眸害羞,纤纤细手举起一个粉色手提袋,说:“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希望你能收下。”

束旌声疑惑写在脸上,不敢接,只是指着自己的鼻子问:“给我的?为什么?”

春晓撒娇:“你明知故问嘛……快拿着,我要回家啦!”她把礼物塞进束旌声手里,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娇羞逃开了——来到了车里。

喻喜甜歪坐在后座,而春晓一脸含春地上了前座,一上去便拉下镜子卸妆。乖宝宝只在学校里化妆,回家是不能让父母看见的呢。

“某些人真能作怪,把私家车当梳妆室用,家里的梳妆台不用要不要拿去卖了……”喻喜甜询问的语气,对着司机大叔:“吴叔叔你说是不是?”

司机老吴布满皱纹的脸上略显尴尬,把车开出拥挤路段后,提醒道:“两位小姐坐稳了,马上要上桥了。”

喻春晓冷漠地收拾着卸妆棉纸,用完的一堆全塞在侧门收纳槽里,回过头对着喻喜甜,傲慢地说:“有专车就要物尽其用,蹭车的人又有什么资格像疯狗一样乱咬主人。”

她说这话时昂着脖子,还真当自己是只白天鹅。喻喜甜咬了咬牙,她若真是条疯狗,必定立刻咬断她脖子。她喻春晓算什么?小三的女儿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说到这车,喻喜甜就来火,之前她负气住在外婆家的时候,也是有专车接送的,谁他妈稀罕回喻家跟喻春晓这样的小人挤在一起?

喻喜甜不与她多争口舌之快,笑眯眯地看着手机自言自语:“哎呀,我们班长真有福气,女朋友身材好,又漂亮,家里还那么有钱……”

喻春晓一听,回头瞪她:“你说什么?!”

这么快就来劲儿了?一点都不好玩。喻喜甜摇摇头:“没什么没什么,跟你没关系。”

喻春晓追问:“束旌声有女朋友?我怎么不知道?!”

“你认识我们班班长?哎呀,我差点把大事泄露出去了……”喻喜甜装作担心的样子,说:“不过也没关系,反正你跟他们也不熟,没什么影响,记得不要说出去哦。”

喻春晓疑惑地盯了喜甜好一会儿,正回身子,翻个白眼骂道:“你有毛病。”

是啊有毛病。喻喜甜心想,不过比某人痴人说梦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妄想症好得多,至少有的治。

两人回到家,喻春晓她妈蓝京燕披着真丝锦缎绣花披肩出来迎接女儿,喻喜甜路过她身旁,淡淡地看了一眼,只觉得她梳妆打扮的眼光太世俗,便高冷地挎着单肩包径直上楼。她卧室在二楼,原本是她母亲生前用过的房间,现在重新做了布置,变成了她的私人空间。喻春晓的卧室与她一墙之隔。

喻喜甜洗漱完出来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这会儿晚上十点,普通人家已经休息睡下,而喻家一楼总有三口在和睦地谈话,喻春晓还是在继续早上的话题,对着她爸爸发射撒娇:“我真的想要一间舞蹈房嘛……家里都没有空房间了……而且弟弟学了击剑,也需要练功。”

喻喜甜靠在门框上啧啧称好,那女人知道她爸喜欢老来子,便要把她那弟弟搬出来,绝妙好。

喻爸为难:“那间书房平时是甜甜在用,得问过她,同意了才能动。”

喻春晓委屈道:“可是姐姐也不怎么看书呀,次次考试成绩也……”

好,好,又是好。喻喜甜看戏似的看着楼下两个装模作样的女人,和一个没有脑子的男人,轻声鼓鼓掌,折回房间洗漱去了。没多久喻春晓过来敲门,双手环胸伫在喻喜甜门口。喻喜甜见人冷冷说:“有什么屁要放?”

“切~”喻喜甜不屑地翻了个白眼,通知道:“三楼书房改建,爸爸同意了,明天就开始。”她得意地笑了笑,拇指向上翘了翘,善解人意地说:“不介意吧?就在你卧室顶上,我已经跟爸爸说了,为了不影响你休息,让工人们七点之后再来。”

喻喜甜无所谓地摊摊手:“随你的便,顺便说一句,我妈平时最爱那间房,只要你不怕就行。”她随手关门,关门前补充了句:“看好你弟弟,听说小孩子身体弱,更招不起。”

她嘴角抬起,心想着门外那个女人,真是蠢到可以。要不是她同意,她亲爸、就算亲爷爷也没资格动那间房。别说这间房,就是这栋楼,证上写的也是她和她父亲两个人的名字。她母亲胡思华是军内有名艺术家,外婆退休时已经是少将,曾任军校副校长。早年胡思华执意嫁进濒临破产的喻家,帮喻家解决过多方难题,做的贡献岂是蓝京燕那个没名分的小三能比的。

作为移除书房的交换条件,喻喜甜向她爸要了园林路的一套房,那房子属于本市内相对比较高级的学区房,均价在六万左右,120个平。喻喜甜别的不行,理财头脑尚佳,19岁的年纪继承母亲大笔遗产不说,手里还流动着巨额证券、基金、保险等等,她母亲生前也算是金融街的风云人物,喻喜甜从小耳濡目染,得了她真传。

睡前由于好奇,喻喜甜给束旌声打了个电话,问:“睡了吗?听说你今晚收到了女生的礼物,心情怎么样?”

刚拆开手提袋里卡片的束旌声有种被“查岗”的错觉,手一哆嗦,信封掉到了地上,露出粉色内页一角——是个人都能看出是封情书吧。

束旌声来不及思考喻喜甜怎么会知道这回事,看着那封信,他僵直了身子没能下去捡,而是下意识地把它踢进了床底下,慌张掩饰说:“没……没啊……”

喻喜甜轻笑:“你这家伙连撒谎都不会,我都看见你收了,不想解释解释吗?”

“我……我没看,收起来了。”他果真拎着手提袋去了杂物室,关上门,把东西塞在最最角落的架子顶上。这里平时没有人来,可以放心提高声量说话,束旌声既紧张又觉得很期待,接到喻喜甜的电话还有些难以抑制的兴奋,问:“喜甜姐,我们真的交往吗?”

“不然呢?闹着玩儿?那样也行。”

“不不不,”束旌声怕她反悔,赶忙说,“认真的,认真的,不能闹着玩儿。”他喜欢的女孩子提出交往的要求,就算要被父亲打破头,那也是要答应的!

喻喜甜听着,感觉束旌声好像真对她有那么点意思。她在那头打了个哈欠,心想着只要不是跟她讨人厌的妹妹在一起就无妨。想起春晓,她就不得不联想到,如果日后某天春晓发现束旌声的女友就是她的时候,脸上会不会有一副吃屎的表情?当真有趣。

喻喜甜暗暗发笑。她在利用他的时候,心里有过那么一丝丝的犯罪感,毕竟他太嫩,太单纯。但又有什么关系?小男孩嘛,总需要一个大姐姐给他上人生第一课。

她说:“嗯,那睡吧,我困了。”

束旌声突出一个弯弯绕绕的“啊?”后,说道:“十点半是我准备开始学习的时间……”

“……”

“甜甜姐?”

喻喜甜那边久久无言,她已经睡着了。

束旌声轻轻笑,用学霸不太常用的温柔口吻说:“晚安,甜甜。”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