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都言正文

锦绣盈门第4章在线阅读

来源:红袖添香 2021/5/5 8:58:35
锦绣盈门
锦绣盈门
作者:暗香
来源:红袖添香
【已签约出版】从一个默默无闻的五品文官女儿一跃成为京华侧目的平北侯府三少夫人,梓锦的感觉,像是在走独木桥。前有虎,后有狼,就算是想要逃跑,脚底下只有悬崖万丈等着你。穿越是个技术活,姚梓锦仰头望望天,头一遭穿越,就遇上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这个处处破坏自己婚事的男子,上辈子跟自己有仇吗?她不想嫁,他非要娶,不把她娶回家誓不罢休!上辈子他叶溟轩没将姚梓锦娶到手,这辈子用尽阴谋阳谋也要将她娶回家!【梓锦前几任未婚夫的离奇下场】丫头:姑娘,您未婚夫被抄家了。梓锦:才订亲三天。丫头:姑娘,您未婚夫被流放了。

叶家和霍家是有婚约的。

而婚约的对象,就是那位霍家大少霍靳琰,与她的继妹叶芷。

——这是整场晚饭下来,叶若从他们的谈话里提取到的唯一一处信息点。

或许是提到婚约一事比较令人兴奋,饭桌上刚才还尴尬冷落的气氛顷刻间便转热升温。

叶成安前一秒还急着推拒,眼下倒开始有些迟疑考量。

一整晚都没摆出什么好脸色的叶昭修此刻也顾不得仇视叶若了,忙插话应和着邹玲丽说得对,还急忙忙地就今天的事想了好几个道歉方式,好别因为这件事影响了姐姐的婚约。

叶芷看着倒淡然,直说着靳琰的确太忙,不用强求他一定来。

但她从说话起,唇角那份娇涩的笑便掩都掩不住,眼睛里的亮光分明显示着,她是一百二十分地期盼着他能来的。

于是这件事就这样定了。

他们四人讨论得很欢,所以没有人发觉,被忽略在一边的叶若心中早已狐疑过几个来回。

一直到晚饭结束回房躺在床上,她还不禁在想。

商业联姻其实很常见。虽然过去十年,她的生活早已离这个圈层很遥远,但也经常能在新闻上听到一些豪门八卦,哪家哪家因为利益结了亲、哪家哪家又离了婚。

她只是很奇怪。

霍家,为什么选择叶家?

霍家与叶家不同,霍家在南川的商业圈其实已不是有多少资产可衡量的了,更重要的,是在这个圈层里的地位和权威。

如今南川像霍家一般的门第其实不少,如邹玲丽的母家邹家、城北的尹家、星晟许家、都是老一辈便在南川发家扎根的大家族。

相比之下,像叶家这般的新贵,与他们还有着一段相隔甚远的差距。

这也是当初为什么叶成安在南川商界初出茅庐表现亮眼,却仍被邹玲丽的父亲百般反对的缘由。

霍家与叶家联姻,于叶家而言百益无害,可对霍家来说,等同于鸡肋。

连她都能明白的道理,那位霍少却仍能选择他们做姻亲——

真的无怪她觉得稀奇。

-

一周后,便是叶芷和叶昭修的生日宴。

生日宴的地点经邹玲丽来回选过了好几个地方,结果都不大尽人意。思来想去,她最终索性将地点直接定在了叶家花园。

叶家花园很大,且视野风景极佳,用来举办宴会,倒不失为一处宝地。

生日会是爱丽丝仙境混合机械主题,因为姐弟俩是双胞胎,整个会场便被一分为二,依照姐弟俩的喜好分别设计布景。

主宴被被定在了中午。近几十米的方形长桌横亘在整个叶家花园,桌上有序摆放着各式色味俱全的红酒与餐点。

乐队演奏着悠扬动听的交响乐,有穿马甲打领结的侍应生捧着托盘在场中穿梭。场内的热闹也分外欢庆热闹,入目一片浮华声色。

今日过来参加宴会的人很多,除却和叶芷与叶昭修交好的朋友以外,不少家的大人也纷纷到访庆贺。

这种无故大办的宴会多半不纯粹,只是借着某种说得过去的由头,找一个合理的交际点,趁机维系利益与人脉。

作为主角,叶芷和叶昭修也算得上众星捧月,收获了一堆真心或客套的吹捧。

自然也有人眼尖,一来便敏锐发现不同,有意无意向叶芷试探,“阿芷,那个是谁呀?怎么以前都没见过。”

“哪个?”长时间的微笑让叶芷早就感到有点疲倦,而霍靳琰还没来,多少有些心不在焉。

顺着朋友指的方向看过去,她心里还是定了一瞬。

——叶若。

“是我姐姐。”尽管不想答,叶芷还是照实说了,“我爸和他前妻生的,前段日子她妈车祸死了,我爸就把她接回来了。”

“原来是你姐姐。”众人了然,纷纷又看过去一眼。

在场的人谁家没有个阴私秘事,对有些事倒也不必刨根问底。

有人忍不住,当着叶芷的面便不禁道:“你姐姐好漂亮啊!真好看,感觉不化妆都很好看。”

“确实好看,我刚才一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她了,气质特别美。”

有人呼应,甚至有男生已经开始说:“是啊叶芷,我们才知道你还有个漂亮姐姐,介绍给我们认识认识呗!”

周围哄笑,大家七嘴八舌开起玩笑。

哪怕烦到想吐,叶芷仍笑得滴水不漏,“我姐刚回来,不太习惯这种宴会,又认生。等改天,有机会一定介绍给你们。”

安顿好了这一群塑料朋友,转身时,她终于忍不住翻出了那个厌恶的白眼。

不远处正在与宾客交流的邹玲丽恰好也正告一段落。等客人走远,叶芷立马迎上去。

“妈,你能不能让她走啊!别在这儿碍眼。明明是我生日,她在这儿抢风头算怎么回事!”

邹玲丽向角落叶若的方向望了望,“这是怎么了?把你气成这样。”

把刚才的事说了说,叶芷声色愤愤,“我不管!妈,你快想办法让她走!我不想看见她。我现在看见她就烦!恶心死了!”

邹玲丽笑容未变,看着叶若的眼神却隐约有些发刺。

叶芷的那些塑料朋友其实说的没错,叶若确实很漂亮。最起码的,比叶芷强了太多。

她是那种很温婉的长相,没有攻击性,却能一眼惊艳人的目光。

美人在骨,她的骨相与身材完全继承了她那位学舞蹈的母亲,加上她皮相也好,所以哪怕脂粉未施,就穿着白裙子往那轻飘飘一站,也能轻易引人注目。

——可是,就是太漂亮了些。

漂亮的女生一向容易被人亲近,可若太漂亮,也同样是把双刃剑。

而叶芷没说错。

这个叶若,的确是太碍眼了。

-

这一头的人被叶若夺了一部分眼目,而男生那一边对美女的存在自然更敏感些。许承洲从刚来起,就一直听着身边这一帮在探讨。

“这谁家的姑娘啊?以前都没见过。”

“不知道……”

“你知道么?谁家的?”

……

许承洲握着鸡尾酒,杯里的蓝色酒液随着他轻晃的幅度微摇。

远处邹玲丽走近叶若似乎在向她低声说着什么。他微微眯眼,像是很无心似的说了声,“叶家的。”

“切~你又知道了?”

一帮狐朋狗友表示不信,毕竟除了深知叶家究竟有几口人外,也知道许承洲平常总会开些不着边际的嘴炮跟玩笑。

他也懒得解释很多,低头看了眼表,问:“靳琰怎么还没来?”

“别等了,要我说他根本就不会来。”兄弟团大笑,说得十分笃定,“咱霍少是什么样的人呐,本来就不爱参加这种乱七八糟的地方,加上你之前说那叶昭修先前还在他那儿来了那么一遭,他能来才是怪事吧?不可能不可能!”

“可他昨天说要来。”

“他说你就信?说不准他就是想骗你过来逗你玩呢?沙雕!”

一帮人哈哈大笑,许承洲踹他们一脚。

视线无意中再瞥回刚才的角落,许承洲稍怔。

方才还站在那儿和邹玲丽说话的叶若,已经不见了。

-

设宴的花园与叶家的别墅有段距离,走出大概一半,宴会上的动静就几乎听不到了。

独自一人回到叶家别墅,叶若慢腾腾往楼上的房间走。

几分钟前,邹玲丽突然来到她跟前,用她还在孝期的名义,让她离开宴席回房。

南川对孝期并没太多的避讳,所以不难猜她这不过是她想支开她的借口。

好在叶若本来就没什么心思参加宴会,只是应叶成安要求的必须到场,现下恰好有了理由。

走到二楼,叶若右转,走向自己的房间。

没走几步,身后不知突然从哪儿横踢过来一脚,直接踹到她腿弯上。

“啊!”她吃痛,腿膝一软跪倒在地,惊愕回头。

叶昭修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跟在她身后的,他身旁还随着一个陌生男人。

见她回头,那男人眼神先是漾了漾,接着玩味地眯眼,“你说,之前就是她用书把你砸伤的?”

“就是她!表哥!”叶昭修恶狠狠的,面向叶若时又变得得意,“她就是个贱人!她还说我妈是小三,是鸠占鹊巢!”

“能耐。”邹明凯抬手拍他一脑袋瓜,“多大个人了还能被一小丫头给欺负了,丢不丢人。”

叶昭修挠头,“我这不也是大意了……不过,表哥!今天不管怎么样,你得帮我报仇!弄不死她!”

邹明凯懒洋洋嗤了声,“行,我帮你‘欺负’回来,记得我的好处。”

听他们俩你一言我一语,叶若背脊逐渐爬升上一阵悚意。

“欺负”有很多种,但无论是哪一种,对她来说都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仰倒在地板上无声往后挪了挪,叶若攥紧发颤的手,忽然忍着疼爬起来——拼了命朝着自己的房间跑去!

“靠!”叶昭修反应过来,忙跟着邹明凯追上,“你他妈以为你还有地跑?!”

叶若速度极快,飞快跑进房间砰声关上门,颤着手将门反锁好。

几乎是门锁上的一瞬,门板突然被人在外用力砸了一下,伴随着叶昭修的怒喊声,“开门!”

靠在门板上,叶若心有余悸地闭上眼,冷汗浸透了后背的衣裙。

镇静了一会儿,她仔细思索了下自己目前的状况。

今天的生日宴很大,家中大部分佣人保姆也都去宴席上帮忙了,别墅里没有人。

叶昭修大概也是算准了现在无论他闹出多大的动静也不会有人来帮她,所以才敢这么肆无忌惮地“欺负”她。

她现在虽然反锁了门,却知道这门其实拦不住他们多久,且不说几脚就能被踹开,管家的房里也是有各个房间的备用钥匙的。

这心绪刚闪过,门板便猛地震动了一下,是叶昭修开始踹门。

“开门!”

“贱人!”

“你以为你锁了我就没办法了?告诉你,再不开我踹门了啊!”

砰!

又一下!

叶若贴着门板的背脊跟着一震,心脏发颤。

出出不去,躲又躲不了多久,她必须想个办法逃脱才行……

目光无意中扫在窗外那颗榕树上。

叶若眼睛一凝。

-

叶若房间外的这颗榕树与窗的距离大概一米多,树丫与阳台略低,看着近,可走近才发觉其实还有段距离。

半曲着身站在阳台上,她目测了下树距,又望了望二楼与楼下草地的距离,手心里全是汗。

身后一声声踹门声又重又急,每一下都几乎让叶若的心都跳出来。

“不怕不怕不怕……”

再三给自己打气,她深呼吸,咬着牙向前猛力一跳——

堪堪落在树丫最宽的位置中央,叶若猛地伸手抱住枝丫,稍稍松了口气。

可是很快,她便发现自己犯了个怎样的错误。

昨晚刚下过雨,树皮表层被冲刷得湿滑,根本没有一处能落脚供她向下爬。

而她刚刚是从上向下跳,此刻再想从树丫跳回阳台已经不可能了。就这样被卡在一个不上不下的位置。

砰!

砰砰!

屋子里的踹门声还在继续,一声连着一声。叶若甚至已经隐约听到了门锁松动的碎响。

“叶若你个贱人!”

“我告诉你,你躲不了多久了哦!”

“看我等会儿怎么收拾你!”

……

大脑空白间,叶若甚至想索性就这样跳下去。

她闭着眼急促呼吸,抱着树丫的手抖得厉害,绝望间耳边忽然传来一声,“跳。”

那声音是从树下传来的,不高不低,微微清沉,很是动听。

她一怔,低头。

树下……站了一个人。

这是……

“跳!”

看她发愣,霍靳琰又说了一声。

他伸出双臂,摆出要势接住她的姿态,低声命令。

“快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