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江湖正文

降魔在线阅读第十节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5/5 9:07:07
降魔
降魔
作者:赵百三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最后一章微博看完整版新文连载中:《其人如玉·她如狗》——蠢蠢欲动,女主总想渣了男主。本文文案:天玺学院的学子都知道周尧有一个不能提的禁忌话题,那就是陆喜。正在众人猜这二人关系时,却发现那姑娘总是昂首挺胸一脸骄傲的看着周尧,目光慈爱。后来经过打探,才发现这姑娘不是别人,正是传说中那个抛弃儿子和野男人跑了的周尧娘亲!注孤生衰神女主VS心思不正大魔头阅读指南:1.晚上九点日更,有事请假。2.1V1he3.仙侠不修真(第一次尝试、私设多、求轻拍)

一个回头,视线精准地无误地朝着她望了过来,丛丛人中那一抹白衬衫显得十分干净,“你,过来。”祁隆冰简单的三个字,连一个多余的废话都没有。

花小魔很快随着祁隆冰去了他的办公室。

当花小魔进入到了这间倘大又辉煌的办公室时,更是瞬间被吸引住了。当然除了这里的华丽,还有那四周随处可见的水仙花……

他也喜欢水仙?

顿时一股清雅又怡人的香气扑鼻而来,让花小魔的脑子也越发地清醒。

“喝什么?咖啡还是茶?”一道好听的磁音响在身前。

“……不用,我还了钱就走。”花小魔快速地说道。

祁隆冰半张屁股坐在那大坂桌上,一手按下内线,“Ms张,一杯咖啡一杯茶!”

“咖啡……你是要喝苦的,还是甜的?”祁隆冰继续问道。

“我说了不用,干嘛这么麻烦。”花小魔不耐烦地说罢,携下肩上的双肩包,将一包的现金都倒在他的桌子上。

顿时哗啦啦地一片零散的红色票子全部飞洒在他的办公室里,弄得到处都是钱。

“你点点好了,一分不差,二十万,足够赔你的玻璃了吧。”花小魔冷冷地说道,眼眸子透着几分冷诈之芒,想要钱,自己去数吧!

祁隆冰看着这画面,似乎又像之前那在马路边上的那幕重演一样。望着对方这张粉黛未施,却玲珑精致的小脸孔,突然有种很想要捏住她下颚的冲动,这小家伙还挺会动小心思的。

“我不用自己数的,你难道不知道吗?”祁隆冰笑得优雅。很快,接通内线,“MS林,进来。”

一位身姿婀娜的长卷发眼镜美女推门进来,“祁总,你找我?”

“把这些钱点一下,看是否是二十万。”祁隆冰漫不经心地说道,接着看向那花小魔,“我们到隔壁去谈谈。”

“不了,我就在这里就好了。”花小魔言道,谁知道这秘书会不会少数几张啊,那都得要自己背了。

“呵呵……”祁隆冰笑道,一眼便看穿她的心思,“你既然来了,我也不怕你会少给。”

“哦,那即是如此,那最好不过了,反正钱都在这里了,你们慢慢数,我也不耽误你们工作了。”花小魔说罢,正欲拿起自己双肩包时,岂料一个大掌抢在她之前,一把将她的包包给夺了过去。

“喂,你干什么,还我包!”花小魔看着他,恼道。

祁隆冰不以为然地笑着,一手玩着这包包带子,在细长的拾指上绕了一圈又一圈,不知何时起对这个不起眼的鹅黄色的小丑鸭包包竟有些情有独衷起来。

“呵,花小魔,我还真没想到,你还有这本事凑足这钱,不过,你救得了你自己可救不了花氏!”祁隆冰淡泊地说道,幽蓝若深海般的眼透着一抹高深莫测的阴柔。

“什么意思?”花小魔愣了下,面色影着丝阴暗。

祁隆冰优雅一笑,接着从一旁的书架台上取出一文件夹丢在她的面前,“你自己看吧。”

花小魔满脸狐疑地看着这份放在面前的文件,手紧了下,还是翻开了这份文件夹。

打开第一页,那上面大赤赤的三个字,“收购书”顿时是刺痛了她的眼。

一种不祥的预感充斥在脑里。花小魔很快地扫了一遍这厚厚一撂文件。到彻底看完时,都不知道看见多少个花任达所签署的名字。

再傻瓜她也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从此……就再也没有了花氏,花氏竟在这短短的一星期内就已经易主……

天……为什么?

为什么竟然没有人来通知自己这么重大的事情?

忽而,花小魔猛地想起什么,一把从牛仔裤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呃,竟忘了,还在关机!原来之前为了筹钱,她骗家里人说自己在外面写生,所以手机一直处在关机状态。

花小魔立即开机,很快一连串的信息蹦了出来。竟全部是母亲和花任达所拨打的。并且短信箱是一个个蹦出来,还有不少的信息。

花小魔打开信息,看到时竟顿时惊呆了。

小魔,你母亲病危住院,请速回啊!我会在协和医院等你。父:花任达

花小魔的面色苍白如纸,心跳也猛地加速,顾不得再看那什么“收购书”,快速地放下,话也不说地就立即转身欲要离开。

忽而,一道大掌在她转头之际,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肘儿,“你怎么了?”从她的表情来看,好像打击挺严重。祁隆冰看着她,猜忌着几分,不过是想刺激她一下,难不成这刺激已经逼疯了这女人?

不会吧……连那花任达都没疯,她至于吗?

“你给我放手!”花小魔烦躁地一把想要抽回自己的手,竟一下还没成功,对方也使上了力道。

“是谁来的信息?”祁隆冰问道,俊美的脸庞上表情微漾,一份阴晴不定的戾色渐渐布上眼瞳。

“你好烦!!我要你管么?”花小魔咬咬唇,看着他,一份憎恨和酸涩布了双眸,眼瞬间憋足了红丝,这会竟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母亲的身体一直是不太好,可没想到竟然……

病危……

花小魔心底害怕极了,根本就不敢再想下去。使足了蛮力挣开了他的束缚,连自己的小丑鸭包包也不及拿了,快速地飞奔出了办公室。

“花小魔!你的包……”祁隆冰喊了声,可是她已远去。

“该死!这女人……到底发什么疯?”祁隆冰叨唠了几句,也不及多想什么,也快速地拿起“小丑鸭”,追撵了出去。

……

祁隆冰随着花小魔追出了“祁氏皇廷”的大厦,可是,四处一望,哪里还能看得见那“白衬衫”的身影。

“晕……怎么一眨眼的工夫,这女人就跑不见了?”祁隆冰双手捏了起来,忽而想到什么,对了还有她的手机号。

祁隆冰立即拿出了自己的奢华Vertu手机,找到那个早就存在里面的号码,很快便拨了过去。

“喂……”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沉哑又熟悉的女声。

“花小魔,我是祁隆冰,你在……”祁隆冰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便是一阵挂断的嘟嘟芒音。

气得祁隆冰差点将那Vertu手机给当砖头扔出去,“靠!死女人,竟然敢挂我电话?”

这大概是生平第一次被人给挂电话。

祁隆冰手中拿着那鹅黄色的“小丑鸭”使劲地捏了起来……

身后的一黑衣人从祁氏的大厦里快步地跟了出来,看着俊颜阴霾的老板,心底打起了鼓,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老板这么性急的样子。

想到此,雨豹小心翼翼地说道,“祁总,潮湖巷子的那块地按您的吩咐已经拿下来了。”

祁隆冰眼一动未动,那阴冷的俊颜稍稍缓了下,他侧过了脸来,看了眼对方,眼底透着丝难以捉摸的暗光,“拿下来了……”

“是的,祁总。对方听说是祁氏皇廷要的地,哪里敢跟我们争,很快便拱手相让了。”雨豹言道,一张俊朗的国字形脸庞上透着一丝精明和锐练。

祁隆冰性感的唇角幽幽勾勒了下,一双深邃的蓝眸里透着诡异莫测的波光,他转过了头去,话语却是在抛了出来,“给我找出那人的位置。”

那人?花小魔?

雨豹想到什么又快速言道,“可是,祁总,潘小姐十点飞机从纽约到A市,您不是让我去接机的吗?”现在他可得出发了啊!哪有时间去找那个什么花小魔。

“安排别人去接,十分钟内,我要结果。”祁隆冰声音里透着丝压迫感,很快,昂头阔步地走进了祁氏皇廷的大厦。

“是,祁总。”雨豹眼眸子沉了沉,看来这个花小魔还真是不简单呢!

……

市协和医院。

一袭白衫衣的花小魔快步地朝着这边冲了进来,在询问过护士病房号后,她便急匆匆地上了三楼。

岂料,在一个拐角处,砰地,花小魔正好和一堵肉墙给撞了个满怀。对方一把快速地扶住了她的肩膀,这才避免她摔倒。

“哎哟……”花小魔下意识地用手扶住了额头。

“对不起,撞疼你了么?”一道温和如阳的声音荡漾在头顶上方。

花小魔抬起头来看向对方时,面对这样一张俊逸分明的脸庞让她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这不是同校高她两届的那个他么?

他,龙尚轩,曾经在佛罗伦萨美术学院可是风极一时的风云人物啊!

他的画作每一幅都是予于灵魂的绝世佳作,他是个艺术的天才,那时更是全校女生心目的白马王子啊!

白皙如月牙的俊雅脸庞上点坠着一双漂亮的丹凤眼,眸目含笑,那份光润透着似水柔情,似乎在片刻就勾人心魄,可在若有惹无意又带着丝飘忽的疏离与淡漠。

一身略深的藏蓝色休闲西装更衬出他沉稳优雅的气质。她更是注意到他的左耳上坠着一枚月牙形的黑色耳钉。

“你是……”龙尚轩看着她,似觉得有些眼熟,可是又记不起在哪里见到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