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悬疑正文

[斗罗x剑三]魂契在线阅读西征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5/4 9:41:28
[斗罗x剑三]魂契
[斗罗x剑三]魂契
作者:墨书千行
来源:晋江文学城
1.慢热,文笔差,大纲系2.作者脑洞大奈何智商情商常年不上线,文过于狗血这是我的锅3.作者常年失踪人口,尽量把文完结4.文章从原创角色角度,想尽量不要凑原著剧情写一些有趣的日常5.史莱克七怪不会多或者少,原创角色不会插入6.主CP唐三X原创,副CP尽量走原著,可能会有性转7.暂停更新

谁都知道,安稳只是一时的,仇倓的心里更加明白。只是他没有想到那么快就又走上了战场。生于此大争之世,是幸,也是不幸。

西戎位于有明以西,有明为抵御西戎的入侵特此修建长城,并安排人轮守,常年驻扎。

长城之称始于回春溯秋时期,是长城最通用的称谓。一千多年来汐宸各时期长城的修筑基本上都有记载,但各国在修筑长城和记载长城时,所使用的名称多有不同,这些不同的名称,有的在同一历史时期互相通用,有的仅在某个历史时期或某个地域用过。后来在五国共同的努力下,西戎被迫西迁至蛮荒之地,与有明接壤。自此,除有明外的其余四国慢慢将国内戍城拆穿,而有明则慢慢拓展规模。因此城东连定军山,西至于家岭,迂折来返近万里,又被称作万里长城。

而汐宸之所以在这1000多年来分崩离析、杀伐不断,与西戎有着莫大的关系。当年汐宸还是大周皇朝的时候,周末代帝王周净帝姬列暴毙,时年未立太子,五王争鼎,互有胜负。动荡一年,未有定果,西戎在此时趁机入侵。五王虽未定胜负,但欲安内必先攘外,何况五王不论谁胜谁负,家国天下始终还是姬家江山。于是携手将西戎逼至有明以西,历时3年,战事毕。经此一役五王皆无心再战,在一位谋士——刘机的建议下,以牌赌论大小,五分天下,自此汐宸五分。然而,五王甘心,五王后人——五国的王却不甘心。一年年兴师征战,一年年无功而返。

但也正是因此,汐宸纷争,百家争鸣,人人修行。弱肉强食,不争就不会有任何生机,争或许还有一线可能。

五国一千七百年,西戎再次一统,出现了一个文武双全,勇猛精进的首领——拓拔猎。拓拔猎一统西戎后,发展民生,奖励军功,建立郡县制,颁布法律,在他一系列的措施下,西戎日渐强盛。

四国伐明,让拓拔猎看到了机会。于战事一毕,就集结大军准备一举颠覆有明,走出一统天下的第一步。

西戎伐明,为四国所知,四国坐看风云,皆打算做个看客。因为四国八十万大军败于有明,有明风头正盛。国与国之间的外交,实乃天下一等难事。

陷阵军在仇倓的带领下奔赴前线,临行前仇倓对南宫力说道,“臣于密处设三千精兵,以卫陛下,以卫离都。请陛下无论前线战事如何,万不可撤。”

南宫力点了点头,“倓儿请放心,前线就靠你了。”

拓拔猎率军在有明边境驻扎下来,明明可以直接攻城,双方具知,此城守不住。但他好似在等谁,全然不急。

仇倓接到边关救急令,率领陷阵军急赶慢赶马不停蹄终于来到关前,陷阵军人人皆有所疲惫。

仇倓当先开口,“领将何人?何敢寇关?”

拓拔猎骑马而出,“孤就是西戎的汗——拓拔猎。”看着仇倓,一脸诚恳地说道,“少帅之名,孤有所耳闻。何不来我西戎,与孤共谋天下?”

仇倓定定的看着他,笑了,“即为少帅,便有其责。我没得选择。但有一言相劝。”

忽有大风起兮乱人发。

拓拔猎看着仇倓,“我也有一言相劝。不过既然你先开口,就你先说吧。”

仇倓解下腰间的酒壶,缓缓抿了一口,“不退的话,西戎可能会比一千年前还惨。”

拓拔猎凝视仇倓许久,“我突然不想告诉你了。因为我很想看到当你知道事情经过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哈哈哈哈哈哈。”

“杀”二人同时拔剑,战在一起,陷阵军与西戎兵也很快展开了厮杀。

土壤早已赤红,鲜血无法凝固,飘荡于上空的阴霾无法散开,偶尔一撇看见的断枝上挂着早已辨认不出的肢体部位。不久前还充斥在这里的厮杀声、呼喊声、刀剑消失了,却让此时的寂静显得无比可怕。

仇倓与拓拔猎二人刀剑相向,他们二人在阵中厮杀,两人势均力敌,难分高下。又一个凝气,又一个高手,又一个可以左右风云的人物。

许久,他们俩打累了,二人都有些狼狈,仇倓更是嘴角流血,看上去比起拓拔猎要惨的多。

忽然拓拔猎开口,“你我停手吧,我想还是给你一个可能。因为仇叔与瑶婶帮过我。”

仇倓定定的看着他,“什么可能?”边说边收起了子青。二人对视一场,“停。”

陷阵军与西戎兵很快分开,两方各有死伤,皆损失惨重。但是他们皆是训练有成的精壮铁血汉子,有令必行,有禁必止。

拓拔猎看着仇倓,淡淡开口,“你听说过散魂蛊吗?你听说过惑心蛊吗?好好去查查吧!”话落,转身,“撤军!”

在即将走远之际,拓拔猎侧过头,对仇倓和声说道,“若有一日,你落魄了,就来西戎寻我,报上你的名字即可。”言罢走了,待西戎走远到陷阵军看不到,拓拔猎才用低低的声音轻语:可是我不希望那一天的发生。

仇倓看着走远的西戎,从最近的一系列事件,让他对父母的离开产生了极大的怀疑。他看着环绕他的陷阵军,他细细数了数,还有十万人。他忽然明白了拓拔猎一席话的深意,他带着陷阵军往离都回返。

他明白这场战争,他输了。

不是输在战场,而是输在了心里。

他遥望离都,摇了摇头,“希望不是你,可是除了你还有谁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