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仙侠正文

高武:被退婚的我回归昆仑之第九章(9)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5/4 10:02:23
高武:被退婚的我回归昆仑
高武:被退婚的我回归昆仑
作者:乱丨
来源:飞卢小说网
“本以为是一段美好的姻缘,但是你们竟然如此市井,既然如此,我摊牌了,我不装了!”十八岁的陈晨接受系统的历练成为凡人,随着女友加入修炼小宗门后,他平静的对着因觉得自己是废物,所以前来羞辱退婚的丈母娘说道。言罢,陈晨脑海内的紫霄光芒万丈,宇宙为之震动,无数星辰湮灭。下一秒,一道威严古朴的声音响彻整个宇宙:“圣子出!天下定!”天降祥瑞,地涌金莲。无数存在于传说中的人物踏空而来,齐齐跪拜道:“拜见圣子!”丈母娘,卒!(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在请心理医生给章代秋诊断之前,弘卓自己先和对方聊了聊。

他想知道为什么章代秋会怕自己。

心理医生是一位近四十岁的成熟女性,有近二十年的从业经验。但是这样的案例,在她二十年的从业生涯里还是第一次听说。

她看着面前这个传闻中黑白通吃的弘氏家主冷静地描述完情况,不自觉地抚了抚西装袖口、腕上手表的动作,品出对方似乎有那么些焦虑和忐忑的情绪在里面——虽然对方已经极力压制。

她斟酌了一下才回复:“不瞒弘先生,这样的情况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她仔细观察着对方的表情,语气尽量平和:“虽然医学上无法解释,但现实里,双生子们彼此之间确实会有一些微妙的联系,也许对方对您反应比较大是这个原因……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猜测,并不一定是真实的情况。只是其他的事情,可能需要等到我和对方接触一下才能知道了。”

弘卓面无表情点了点头,留下一句:“知道了”就转身走了,脸上纹丝不动,竟然没让对方再探查出丁点情绪。

只有回到了车上,弘卓才无声绷了绷嘴角。

双生子的互相感应?

如果是互相感应,那么章代秋应该像养子那样,根本不怕自己才对,又怎么会听了自己的声音就吓得心脏病犯了?

这是其一。

其二,就算双生子互相感应确有其事,一个从来没有听过自己声音的人,又怎么会因为听到自己一句话就吓得犯了心脏病?

何况弘灵玉他分明是这个世界上最不怕自己的人。

才会时时刻刻挂着憨甜笑意,目光处处追随自己。

虽然是这么告诉自己的,心里却有个压不下的声音这样说:你对弘灵玉哪里好,值得让对方不怕你?

想到这里,弘卓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给肖正平——“给我重新找个心理医生。”

弘灵玉再次醒来时,是第二天的黄昏。

外头是漫天红霞,屋内暖气开的很足,病床床脚斜对着的沙发上坐着个陌生女人,床头还有个护工模样的人,正在整理床头的那些水果篮。

脑海里这几天的片段被连接起来,弘灵玉大概猜到了自己人在哪里。

他脸上初睡醒时候的迷茫瞬间就散的一干二净,目光带着戒备望向沙发上的陌生女人。

这个人是谁?他从前在弘氏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到底发生了什么,弘卓竟然找到了他?对方是看到自己的脸单纯的意味自己是本来已经死了的“弘灵玉”,还是查到自己的双胞胎哥哥章代秋身上?带自己回来又是想做什么?

再替他挡一次子弹?

将弘灵玉从初醒到此刻的各色表情收入眼中,沙发上的人慢慢往床边走来,停在一米以外的距离,露出一个很有亲和力的笑容,柔声说:“我叫谭敏歆,是个心理医生。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弘灵玉不答她,扭头看向窗外,余光里瞥见床头的水果篮上有张卡片,落款竟赫然是章忠志&阮亚杏。

一个为了钱可以抛弃亲子的情妇和一个眼里只有权势的男人,这两人如果育有一子,正好和豪门养子长得一样,这两人会做些什么?

卖子求荣。

果然是这样。

弘卓不是那么愚蠢的人,肯定是自己的这对好双亲发现了当年遗弃的孩子是豪门养子,于是想方设法上赶着把剩下这个也送了过去。

谁又能想到,即使他死了一次,他也逃不开落入地狱的下场。

窗外残阳如血,仿若坠入地狱前最后的曙光。

“……我的,我觉得你倒是可以试一试,你觉得呢?”自称名叫谭敏歆的心理医生似乎一直在试着和弘灵玉说话,只是对方看不到夕阳之后就垂眸看着自己的手掌,对于她的话完全隔绝在自己的世界之外,一点反应都没有。

感受到对方明显的戒备抗拒,谭敏歆也不勉强,又说了两句话就起身离开了。

病房外面,有个男人站在门边,借着刚刚门半掩的缝隙一直听着房里的动静,却始终没有等到病床上的人开口说哪怕一个字。

谭敏歆看着对方,轻轻摇了摇头。

弘卓示意对方跟着自己,把人带到了贵宾室。

“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不怕我?”弘卓问,长腿交叠在一起。

谭敏歆微微摇了摇头:“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首先……”

弘卓放下交叠的腿,上半身微微前倾,眼神和动作间极具压迫力:“要快。只要不伤到他,什么办法都可以。”

谭敏歆有些不赞成地皱眉:“我不建议这样。如果不清楚对方是什么原因排斥抗拒你就贸然要对方接受你,过程当中会充满不确定性,说不定会弄巧成拙,反而伤害对方。”

可弘卓显然不是一个讲道理的甲方,他只轻轻压了压下颌,目光平视谭敏歆,面无表情地说:“你以为我问什么付钱请你?”

这话听得谭敏歆一愣,差点就没气笑了,但她还是保持了自己的职业素养,不顾对方冰冷和强势的气场,又陈述了一遍风险,并表示希望弘卓好好想想。

后者显然是习惯了发号施令,毫不犹豫地表示不用再想,让她尽快想出办法让章代秋不怕他。

谭敏歆心情复杂地想:不知道病房里那个年轻人到底是造了什么孽,被这么个瘟神盯上了?他是欠了他钱还是骗了他人,怎么就要受这些罪?

在病房里醒来已经好几天了,衣食住行每天都有专门的护工保姆小心呵护着,可当他想要走出房间的时候,都会被门口的保镖拦回来。

这算什么,监|禁吗?

弘灵玉无事可做,好在这件病房足够豪华,窗台正对着医院的花园,于是他便在可以下床之后抱着枕头挪到了窗台边,看着医院中各色人来人往,看着那些病人在楼下散心。

他也只能看着而已。

“章代秋,过来吃药。”医生每天都准时过来喂他吃药,各种的大大小小的不知道是什么品类和名字的药,一次性他就要吃上五到十颗。

弘灵玉无动于衷地坐在窗台上,任由医生拉过他抱着枕头的手,把药送到他手里,然后看着他放到嘴里,再递给他一杯水。

只是今天医生递水的动作慢了一点。

嘴里的药多含一会儿就会有些犯苦,他扭头看了眼医生,想要知道为什么还没给他递水,却发现今天医生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对方也是一身白大褂,头上戴着帽子,脸上口罩盖住整个口鼻,只留下一双眼睛。只是对方背脊格外笔挺,白大褂的袖子在他的胳膊上有些短,露出里头一小截衬衣,略微有些违和。

弘灵玉下意识盯着对方递来水杯的手,看着对方手臂抬起,他刚要去接水杯,却凭着窗外投进来的阳光发现对方袖口底下的手腕上有只手表。

他接水杯的动作就这样一顿,整个人往后一缩,抱紧了怀里的枕头,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呼吸却已经急促了起来,头也埋到枕头里。

水杯砸在地面,瞬间四分五裂,里头的水溅了对方一裤腿。

医生立刻上前检查弘灵玉的情况,而弘卓看着章代秋蜷缩起来的纤瘦背脊,不知怎的脑海里突然回忆起了另一幕。

那是几年以前的一个夜晚,似乎是弘氏老宅的电路出了些问题,无法正常用电,他就出去住了几个晚上。再回宅子书房里处理公务的时候,听见自己书房的小隔间里头居然有声响。

他那时以为有人闯到了自己的地盘,枪都捏在了手里,耳朵贴到门上的时候却听见了虚弱的、极轻的呜咽。

听声音,像是他的养子弘灵玉的声音。

于是他打开门,看见正对着小隔间门的角落里,弘灵玉抱着一枚枕头,脑袋深深地埋在里面,露出的后颈皮肤几乎同枕头的布料一样惨白,他的衣料紧紧贴在背后,部分已经被汗濡湿,描绘出对方格外纤瘦的、一节一节都能让人看清楚的脊骨。

“弘灵玉?”他就这么喊了一声,角落里发着抖小声呜咽的少年便如同终于找到了救赎,惨白着脸昂头迎光望向自己,眼中积攒许久的泪珠骤然落下,张了张嘴,小声唤了声父亲,晕厥了过去。

同样的姿势,同样的背脊,同样的颤抖。

弘卓后退两步,竟然像是落荒而逃一样离开了病房。

他靠在病房外的墙壁上,用力拧着眉头,一只手扶着额。

他这一年从回忆里找出许多事情,原以为自己记得的事情很多,可这一刻才突然觉得,自己记得的也许不是很多,而是——太少了。

那一次弘氏老宅停电,他出去了多久?弘灵玉在书房的小隔间里又被关了多久?

两天。

两天两夜。

弘卓用力地搜寻着回忆,大概确认了时间。

为什么两天两夜都没有人发现自己书房里关了个人?

可这个问题,只有弘卓自己最清楚。

自从早年有两个投靠了别家的叛徒潜入他书房想要盗走资料,他的书房就成了整个弘氏老宅上下戒备最森严的地方,除了他自己和老管家钱伯,还有自己带着进去的弘灵玉,再没有第四个人可以进去。

除了钱伯,没有任何人有机会发现弘灵玉被关在里面。

而钱伯那时被他打发走先处理老宅电路的事情,那时弘灵玉正在书房小隔间里睡觉,他全然忘了此事,钱伯一走,他也就走了,完全将小隔间里的弘灵玉忘在脑后。

他后来问过一句钱伯,钱伯却一脸内疚的自责说,他不知道弘灵玉在小隔间里,还以为弘灵玉跟着他走了,才没有去检查小隔间。

如今想起来,真正要为这件事自责内疚的,又哪里该是钱伯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