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都言正文

亲爱的小鹿眼在线阅读第4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5/4 9:46:52
亲爱的小鹿眼
亲爱的小鹿眼
作者:竹小星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文文案:沈魔王打游戏带人收费,生意是蒸蒸日上,暗恋他的安檬檬战战兢兢交了二十块钱上车。他似乎不像外界的那么冷漠,很热情的好同学。直到有天,安檬檬和他领证了······吃瓜群众恍然,合着二十块钱上的是婚车啊(本文又名:只因当初在王者峡谷多看了你一眼,从此瞎了眼)注:此文关于王者荣耀,很甜无虐我的微博:@竹小星w【这本文是在17年的年末写的,因为当时没有注意,所以在香港和大陆的关系表述上有点问题,但是没有想到这几年一直都有读者陆陆续续拿出盗文网的截图来跟我说,几乎每年都要自查很多次次文章内容,害怕

文桦殿,冉强和岳山对面而坐,经询问才知道,岳山的父亲是赵的一名朝请大夫,他才二十二岁年龄,字三师,青州乐安人。前几天赵军攻城前,赵皇帝石鉴听人说起岳山颇有才气,遂命人招岳山入宫奏对。岳山长期看着赵人如猪狗般活着,早对胡人有了很深的成见,如果不是担心双亲受到牵连,他早投奔东晋去了。谁料得勉强入宫,还没来得及见到石鉴,就被赵军堵在了皇宫内。

殿内,两排粗大的蜡烛,把殿内照的很亮,冉强还不是很习惯这种没电的生活,总感觉自己生活在黑暗中,尤其是现在纸张还没有应用到窗户上,白天房屋如果关上窗户,就显得十分黑暗。

冉强看着面前这个和自己实际年轻相差不多的年轻人那淡笑的面孔,不得不承认:书是靠人来读的,同样的书,不同的人能读出不同的结果来。他问:“你对天下有何看法?”

岳山淡淡一笑:“自晋诸王祸乱中原以来,晋家基业已成败相。逃入江南后,豪强世族把持朝政,与皇帝几近如水火,内斗不断,外将手握重兵,藐视朝廷,皇室威信渐失。现不过是苟延残喘,离亡不远了。而我中原,诸胡趁机乱我中华,赵人遭屠,外无朝廷为援,内无霸王之主,长此下去,必再无立足之地了。可惜大好河山,将被胡夷所占!”,说完注视着冉强。

冉强明白他的意思,笑了笑,又问:“如若我想重振中原汉家天下,当该怎么做?”

岳山脸上露出了喜色,拱手道:“三师正是要等候将军此话。敢请取地图来。”

冉强命人取地图来,对于这个时候的地图,冉强不是很感兴趣,不够清晰,不够准确,早在搜罗冉闵资料时,他就找到了不少历史学家标示的东晋地图。

岳山指地图道:“当前,赵已亡,北面,遗留新兴王石祗,拥兵襄国,如闻将军占了邺城,一定探查石鉴的消息,一旦知道石鉴已死,必定称帝,然后以皇帝号令,集诸王之兵,举兵攻击我们。清河有羌人姚戈仲,此人久属胡赵,必助石祗。此外尚有,黎阳鲜卑段勤,胡汝阴王在冀州,东面滏口的张沈,西面陈留的段龛,枋头苻洪。这些都是我们平定中原的敌人。我们如若困守在此,败亡之道也。”

冉强不得不佩服古人,这是个英雄辈出的时代,多少英雄豪杰干才能吏埋没在乱世中。这个岳山把现在分析的和历史上发生的基本吻合,这不由得让他对这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年轻人尊重起来。

冉强不动声色:“那三师以为,我们该怎么做才能脱此困局?”,他口里却叫上了岳山的表字。

岳山听了,微微一笑:“将军且看,黎阳鲜卑段勤,胡汝阴王在冀州,东面滏口的张沈,西面陈留的段龛、繁阳刘国、张贺度虽都拥兵一方或近在咫尺,但,他们都不是雄霸之辈,都可以不用过于忧虑。只有清河滆头的姚戈仲、枋头苻洪,家族英雄辈出,才俊众多,实乃心腹大患,不容小看。河北之地,北有鲜卑慕容,内有强敌环伺,非短时可定。为今之机,我们或西进入关中,据山险之地,以待天时,此汉高祖之霸业;或东据青、兖、几州,徐徐图之,此曹操之策。唯将军决断。”

冉强点点头,历史上,蒲健就是比姚戈仲以各种优势,先进入关中,建立了前秦,最后统一了北方。他道:“进入关中以坐山观虎斗乃是上策。”

岳山抚掌笑道:“将军这个话正是三师要说的。”

谁料冉强盯着岳山话锋一转:“只是,如果进入关中,那此地我中州百姓恐怕再次沦入胡人之手,这是其一;关中夏人稀少,胡人众多,此番我杀胡人以万计,如若关中胡人起异心,则我成了困守之势了。”。历史上的确如此,冉闵下了杀胡令后,后来收拢了一千多胡人作为儿子的部下,结果连儿子的命也丢了。虽然关于他的史书是北魏人写的,让人狐疑之处众多,但,从理论上讲,是很有可能出现这样情况的。虽然现在冉强没有布告杀胡令,但采用这种办法杀羯人,随着势力的增大,迟早会被人翻出来当旧帐的。

岳山微微叹了口气:“将军虽有意青,兖州,但此一时非彼一时,汉末,山东没有强盛的势力存在,所以曹孟德方能稳据。现今,胡人势力分布,南面虽然晋室衰弱,但,必然窥视二州,使将军多面受敌也。”

冉强想了想,历史上,冉闵坐困于邺城,无月不战,没有任何稳定的环境以求发展,虽然东据青、兖二州或有出路,但自然比不上关中好,这个历史已经证明。不过,他毕竟经历的政治斗争少,很有些霸主鄙视的妇人之仁,想想历史上冉闵失败后,大批中原赵人为了南渡而死伤无数。再加上,汉族人口在山东、河南占的比例是很大的,这是最大的优势所在,如果让他现在就和胡人合作,他心里实在不很愿意。

见冉强沉默不语,岳山还想再劝,冉强摆摆手:“我已经决定据青、兖,刘玄德尚能不丢其民,何况我本来就是为救中原衣冠方才起事的?三师且说说,如何才能据守青、兖?”,其实还有一句话他没敢说出来:老天让他莫名其妙代替了冉闵,如果是仅仅为了成就霸业,又何必让他出现?

岳山见冉强已经决定了,就不再多劝,道:“将军如果想据青、兖,那么,首先,需稳住襄国的胡人新兴王石祗、滆头的姚戈仲、枋头苻洪还有江南朝廷。方能有足够时间稳固青兖。”

冉强点点头:“三师所言极是。只是现在赵国皇帝已死,石祗必定会称帝于襄国,然后集诸王和胡人之力,并力攻我。”,历史上就是如此,冉强研究历史后认为,冉闵称帝,影响最大的是东晋对他的态度,而对于胡族,无论他称帝与否,作为一个赵人拥有重兵,必定会引起他们的共同担忧,只要有一个能团结他们的胡人,就一定会共同攻击他。

岳山微微一笑:“将军不用担心,此事很容易办。胡人汝阴王石琨,为人志大才疏,虽有野心,只是实力不够。现据冀州,将军可派使者,奉皇帝尊号给他,他定然大喜。无论他称帝否,石祗和石琨必然相互猜疑,如果两人不能同心,还何足为虑。”

冉强点点头:“三师此计可行,如此一来,我们就可以有时间稳固青、兖了。”

岳山却略有忧色:“只是滆头的姚戈仲、枋头苻洪这两处有些不太好办。”

冉强笑笑:“三师不用担忧他们,只要石祗和石琨不能攻击我们,我料他们不足为虑。”

岳山惊讶的问:“将军这话是如何个讲法?”

冉强指着地图道:“关陇是羌胡的长期居住地,势力深厚。既然我们看到了关中的重要之处,羌胡的姚戈仲、苻洪这两家才俊辈出的家族,岂能看不到?他们一定会相互进入关中,以图霸业。只要我们添把火,不怕他们不斗在一处。”。历史上,苻家因为距离和东晋朝廷的支持,比姚家先进入了关中,而且杀了姚家精锐的军队三万人,气的姚戈仲为此卧病在床。

岳山眼睛一亮,对冉强拱手道:“将军说的极是,如此我们大事可成。如今中原豪强为了自保,很多设置了堡垒,聚集了众多赵人,我们应该邀请他们来邺城,收纳他们的势力,来壮大我们。”

冉强笑道:“三师可愿意帮助我成就大事?”

岳山拱手道:“愿效犬马之劳,帮助主公成就霸业,恢复我华夏中原河山。”

冉强于是传命,令人打扫殿室,让岳山休息。他可学不来古人的为了表示尊重就同床睡觉。

早晨的崇德殿,显得比较暗。这个时代,纸还没有应用到窗户上,加上天气寒冷,也无法打开窗户通亮,只得点起蜡烛照亮。大殿内,分两列站立着两群人。左边是以李农为首的赵军将领,右边是以太尉庞远为首的原后赵百官。大殿内显得静悄悄的,没有人敢说话,昨晚那些胡人相互残杀的一幕,不停的流过百官的脑里,直到现在,他们还感觉惊恐,一是他们虽然对人命不怎么的看重,但毕竟没有亲身经历过战场般的厮杀;二来是他们不晓得这个杀人狂冉闵会怎么处置他们这些遗臣,他们中间的胡人同僚估计已经被砍头了。

冉强与带着淡淡笑容的岳山进来,两边众人纷纷躬身。冉强走到中间案几后胡床上坐下,两边的众人这才跪坐在软席上。冉强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令人在他案几旁摆了软席,请岳山坐下。然后扫视了一下众人,脸色严峻的道:“诸位大人,我先宣布两件事。一,即日起,拜岳三师先生为长史,希望大家能象我一样尊重三师先生。二,前几日对太尉、司空诸位大人多有冒犯,还请不要见怪,这也是恐有人伤害诸位大人的缘故,从今天起,诸位大人愿意帮助我恢复中原河山的,我感激不尽,有去意的,敬请随便,我已下令,决不阻拦。”

这些正惶惶的大臣一听,哪里还犹豫,纷纷起身,躬身,聪明的见冉强没有自称[孤],明白是不愿意再受胡人的封爵,于是道:“愿随将军马前,效犬马之劳。”,有些迟钝的则喊:“愿为王爷效犬马之劳。”,至于冉强那不伦不类的说话方式,现在对他们并不重要。

冉强摆摆手,让这些人坐下,然后道:“我已经决定,向晋室称臣,以求封为汉公。”

司徒胡睦起身施礼道:“将军圣德应天,宜登大位,晋氏已经衰弱了,远窜江表,哪里还有能力管束天下英雄,统一天下呢。”

下面的百官纷纷起身附和。

李农早认为冉闵想称帝了,于是起身道:“将军虽有一片赤胆忠心,可晋室未必有容人之量。”,其他将领也纷纷起身称是。

岳山一看,脸上露出了忧色,刚要起身,冉强已经摆手,命众人坐下,脸色严峻的道:“诸位大人不必再说了,虽然诸位大人说的都对,但我已经决定了向晋室称臣。”

没有人再说话,对于素有勇名的大将军,顺着他的意思,是明智的。

接着,冉强留下了李农、右卫将军王基、勇武将军王泰、壮威将军董闰、光禄大夫韦謏、参军王简、参军张乾、右仆射郎肃、主薄周涛、参军苏亥、从事范业等人,这些都是史书上评价教高或起事之初的人,还有几个现在戊守在外,冉强不认为自己英明无敌,他现在需要依靠他们。然后令其余的人散了。他请岳山讲解了一下当前的形式和可做的选择,然后问:“诸位有什么看法?”

李农默默不语,他现在开始有些忌惮冉强,加上年事已高,他已经打算以后尽量少的干预政事。右卫将军王基向来以李农为首,见状也沉默不说话。

勇武将军王泰属于沉稳的人,一般不爱说话,但一旦涉及到关键时刻,该说的却毫不犹豫,当即道:“末将没有意见。”

光禄大夫韦謏颇有谋略和眼光,说话直白,好直谏,不过呢,这人却喜欢夸耀自己,马上接道:“主公,属下认为岳三师说的对,主公还是应该进入关中,主公可不要犯糊涂啊。”

其余的人都沉默不说话,冉闵可是不喜欢别人多嘴的。

冉强明白了,在这个时代,考虑民族问题的人,是特别少的,虽然这些当着胡人官的汉族士族内心里看不起胡人,有着民族歧视,但大多仍以家族和个人利益为先,比如说选择关中和山东的问题上,他们考虑更多的是霸业,而不是民族生存,冉强也明白,自古以来,能成就霸业的人,无不是以政治利益为先。可是,没有战场上的那种冷漠,他无法完全作到那些。他在这个时代,最大的优势就是专门了解了这段历史,代替了一个已经站在尖头的冉闵。

冉强看了看众人,道:“韦老大人说的很对,不过,我们能弃我们中原赵人百姓于不顾吗?如果那样,将来何以面对祖宗?何以面对天下?所以,我不会改变决定了。大家散了吧。”。他知道韦謏这人喜欢劝谏,你不听,他就继续。于是先拿话堵了他的话头。

随即,冉强下令,自己复冉姓,改称境内赵人为汉人。以司徒胡睦为使,奉石琨皇帝尊号到冀州;以司空郎闿为使,南下晋朝廷请降,求取[汉公]封号。以长史岳山兼邺城太守,处理政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