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仙侠正文

此非江湖之神机妙算在线阅读第十节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6/11 21:09:22
此非江湖之神机妙算
此非江湖之神机妙算
作者:策君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句玩笑话,一场生死局。一个初入中原武林的年轻人,不慎踏入了一场惊天布局。对弈,破局!每一步都行走在生死边缘。在一层层的查探之下,武林与朝廷的秘密都渐渐浮出水面。当秘密的最后一层面纱揭下,所有人都不过是这一局中的棋子。那对弈的两人,谁胜谁负?(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林噙霜刚歇完午觉,周雪娘就急匆匆来报她,说永昌伯爵府的大娘子带着公子来府上了。

“方才一下学,五姐儿就被大娘子身边的嬷嬷,神神秘秘的叫走了,定是为着这事儿。”

林噙霜歪着身子依在美人靠上,斜了她一眼,斥道:“慌什么,但凡女眷上门,总要去拜见老太太的。墨儿既养在老太太膝下,老太太又疼她,总会要她陪着见客。

再者伯爵娘子来,总不过一句见见孩子们罢了,她大娘子就要有大娘子的风度,难不成还能单单漏了其他个姐姐妹妹的,只叫如姐儿去见的道理?

我的墨姐儿品貌端庄,又知书识礼的,只要过了伯爵娘子的眼,定会将那两个比的没了颜色,还怕什么。”

“娘子说的是,是奴的念头蠢。”雪娘赔笑道。

*

“小娘可起了?”墨兰立在门外轻轻问道。

“回小姐的话,已起了。”门边的丫头恭敬答道。

墨兰便抬脚迈了进去,“几日未见小娘了,墨儿来看看小娘。”

林噙霜放下茶盏,急道:“你怎么这时候过来了!”

“自然是想小娘想的紧,才巴巴的来了。”墨兰若无其事的笑笑,吩咐云栽将提来的点心放下。“喏,三哥哥派人专程去一品楼买来的,小娘喜欢的紫苏糕、杏子黄。”

“好了好了,娘知道你们兄妹孝敬娘,快回寿安堂去,等等怕是要叫你的。”林噙霜无奈笑笑。

墨兰凑到林噙霜怀里撒娇,“墨儿想小娘了,就想和小娘多待会儿,小娘都不想墨儿的吗?”

林噙霜叹了口气,让墨兰端正坐好,“你呀你呀,都已及笄了,还像个孩子似的,都不为自己谋划。娘问你,方才下学,常嬷嬷是不是匆匆将如兰叫走了,你猜这是为着什么?是永昌伯爵府的吴大娘子带着公子来了!”

墨兰笑笑:“她来便来了,又不用你我招待,有甚么关系。”

林噙霜板着脸训道: “你也不盘算盘算,伯爵府同咱们盛家素无往来的,既非姻亲,也非旧故的,那吴大娘子若不是为人嫁女娶媳的事,又怎么会带着公子上门来。

还不快回寿安堂去!多好的机会啊,伯爵娘子登门,那是多好的机会啊!你还往这林栖阁跑什么。”

墨兰哪里不知道伯爵娘子登门的事,上辈子还为此出了好大一个洋相。故而今日下了学就往林栖阁来了,避之还唯恐不及,哪还会往上凑呢。

只是她知道这些同小娘说了也无用,她小娘一心就想让她嫁个有权有势的世家子。

“小娘,墨儿心里明白的。只是这些事儿大娘子自有安排,咱们不必费心。墨儿是清清白白的姑娘家,若是巴巴的上赶着凑上去,反倒闹个没脸,叫众人看轻。”

林噙霜定了定,“墨儿,娘没叫你凑上去,你只管先回寿安堂去,她们总要见过老夫人的。墨儿,你听娘的,这世上又不止一个小公爷,多见见人、见见世面总是好的。”

“那墨儿这便回去了。”墨兰拗不过林噙霜,打算先离开了。

林噙霜欣慰笑笑,“雪娘,你送墨儿回去。”

“是。”雪娘几步走到墨兰身后,“四小姐,奴送您回来。”

*

墨兰觉着周雪娘是个又蠢又毒的,又不怎么忠心,时常教唆小娘做些蠢事,她早想把雪娘赶出府去,可架不住小娘实在喜她、信她,倒叫她在林栖阁安安稳稳待了这么些年。

行至园中,墨兰忽的停了步子,转过身子,看着周雪娘。

“墨兰素日里住在寿安堂,不能日日在小娘身边看顾,林栖阁真是多靠周娘子了。”

周雪娘闻言心里得意,只是嘴上却道:“小姐折煞奴了,伺候主子是奴的本分,哪担得起小姐一声娘子呢。”

墨兰也只是想借机敲打敲打,便敛了笑意,拿出几分气势来。

“你既知道这个道理,那我也不多说什么,你以后安安分分的守着林栖阁,别给小娘出什么馊主意。否则就算小娘护你,也休怪我不给你脸面。”

周雪娘抬头一瞧,墨兰此刻哪还有半分好糊弄的样子,毕竟盛老太太是勇毅候府的嫡女,被她教养了这么些年,就算只学了几分皮毛也够用了。

周雪娘这下哪里还不知道,姑娘这是在敲打她,忙诚惶诚恐的躬身应了。

她还算有几分机灵,知道自己在林栖阁虽得脸,但毕竟墨兰才是正经主子,何况若是墨兰铁了心要教训她,林小娘也定是向着自己女儿的。

“奴晓得了,奴一定本本分分,一定本本分分的。”

墨兰这才道:“那你就回去吧,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想来你也是知道的。”

周雪娘忙行了礼告退了。

*

花园假山后。

梁晗想起那日在茶楼墨兰被他吓得惊慌失措的小模样,顿时失笑道:“倒不知四小姐还有这样、这样,嗯,威严的一面。”

他用扇柄指了指园中的墨兰,带着几分轻佻模样。

长柏沉了脸,只是他是主人家,不好对客人口出恶言。

一旁的齐衡却没这个顾忌,他知道墨兰虽则平日里看着温温和和的,但性子强硬的很,等闲人亲近不得。

自己喜欢的姑娘,哪容得旁人这般品头论足、言语轻佻的。

正想出言,那头的长枫却已经义愤填膺的说开了。

“梁晗!你既不会说话,就莫开尊口。书都没念几本,就天天拿个破扇子,装斯文罢!”

“长枫!”长柏低呵道。

齐衡劝道:“长枫,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六郎家世显贵,又不需科考,自然没读过什么书。玩个扇子也无伤大雅,你太过苛责了。”

说罢还宽慰似的拍拍梁晗的肩膀,笑得一脸热忱。

梁晗青了脸又发作不得,生生忍了。

长柏憋着笑道:“诸位,诸位,先去前厅吧,父亲已到了。想来夫人这会子也见完祖母了,也正由我母亲带过去呢,快走吧。”

梁晗又看了眼园中,四小姐已带着丫头走远了,这才一步三回头的同一行人走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