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青春正文

重回八零小卷毛在线阅读第8节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19:43:18
重回八零小卷毛
重回八零小卷毛
作者:阿泠泠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觉醒来,回到一穷二白的童年。是独善其身,还是有多大的能力担多大的责任?***给新文打个广告,谢谢大家支持!姜扬衣,没钱,没爱,可能要吃牢饭,一时想不开,自杀了。死到一半就后悔,幸好被救了。从医院出来,她脑袋里多了个声音:想逆袭吗?浮士德美梦系统欢迎你。试用第一回,姜扬衣想投诉:啥破玩意,把人尽往死里整。“浮士德”冷笑,不想死就好好活。***更新不勤,作者没才华,写文全靠憋。速度就那样...我争取快点。洗洗早点睡,梦里啥都有《逆袭之心人皆有》。

皇上驾到。

乐坊众人齐齐墩身行礼。

一身玄色窄袖龙袍,袖口处镶嵌金丝祥云,腰间朱红白玉腰带,黑发束起以镶碧鎏金冠固定着,剑眉星目,俊美绝伦,周身气度凛冽,令人不敢细看。

殷烈的目光扫过一众脑袋,最后停在台上衣裳单薄的人身上。

顾思绵墩身行礼,正好抬头对视到皇上淡漠的眼神,顾思绵疑惑地眨眨眼,殷烈不动声色地移开目光。

“不用顾虑朕,你们该怎么练就怎么练。”

宫人抬上龙椅,摆在台子下的正中间。

殷烈甩开衣摆,洒然入座。

乐官曲声奏起,潺潺流水声,轻缓流淌,乐声悠扬,忽转急促,戚戚哀转,如泣如诉,曲到尾声,喑喑哑哑,渐远渐歇,绕梁不绝……

顾思绵随曲而舞,身姿曼妙,一起一合间,竟有种如鱼得水……

众人心思各异,果然是丞相千金,不可小觑啊!

殷烈目光沉沉地盯着顾思绵白皙的一小截腰,吃那么多都吃到哪去了!?

舞毕,顾思绵微微喘气地看着台下的皇上。

皇上面无表情,顾思绵边察言观色边犹犹豫豫地向向台阶靠……跳完了,可以回宫了叭?应该可以的对吧?

顾思绵往台下走了,徐婕妤一群往台上走。

难得见到皇上,怎么只能让顾妃一个人出尽风头?徐婕妤向婢女使了个眼色,吩咐乐官备奏准备让她们再排演一次。

两人擦肩而过,徐婕妤在他人看不见的地方狠狠地瞪了顾思绵一眼,顾思绵察觉到目光,回头朝她看去,谁知一脚踩空,咕噜咕噜滚下台阶。

徐婕妤和一众台阶上的妃嫔脸瞬间刷白。

宫人心脏悬到了嗓子眼。

碧果捂住差点惊呼出声的嘴,刚要过去,又生生止住了步伐。

顾思绵疼得滋滋的睁开眼,入眼是黑锻龙锦靴,再往上是玄色衣摆,最后是一张阴郁的脸。

顾思绵无辜地眨巴眨巴着眼,顾不着疼赶紧先默默往后退一大步,拉开点距离。

这一摔摔到皇上□□,全坊寂静。

徐婕妤冷汗直冒,突地跪下来,“皇上,不是臣妾推的,是顾妃自己摔下去的!”

顾思绵应和,“是我自己摔的。嗯。”

殷烈的目光从顾思绵脸上移到徐婕妤身上,只一秒,又回到顾思绵脸上。

“你自己摔下来的?故意摔到朕面前?”

顾思绵刚要要点头又顿住,??故意??

“别人推的另算,要是你故意的,就是在朕面前故作姿态,无端邀宠。”殷烈朝前倾,离顾思绵近了一点,看着她小脸磕到的一小块淤青,懵懵地睁着圆眼,心情莫名恶劣的好。

如果说是他人陷害,锅就得扣在徐婕妤等人身上。如果说是故意为之,锅就得盖在自己头上。

可是……明明两种都不是啊。

顾思绵蹙着秀气的眉,觉得真正摔昏头的大概是皇上。

殷烈挑眉,“说话。”

顾思绵嘟唇摇摇头,“没有故意啊……是皇上的椅子摆在这……臣妾才摔在皇上面前。要是椅子往旁边挪挪就不会了。”

殿里众人倒吸一口凉气,手心捏汗。

殷烈气极反笑,“按顾妃的意思……倒是朕的错了?”

顾思绵很干脆地点头。

殷烈的脸一下子冷了,被太后叨叨着来看她排演,殷烈心里本就不悦,对顾思绵更是生了几分刁难的心。结果,这丫头片子倒是比自己还有谱了?

“若朕执意就是顾妃的错呢?朕要罚你,你待如何?”

顾思绵呆了呆,这下也看出了皇上是找自己不痛快,无奈地摸摸头,像是哄无理取闹的小孩一般道,“那……臣妾认罚。”

被这个丫头片子用哄小孩的语气应付,殷烈心里有了实质性的怒气。凌冽的目光从顾思绵脸上移到白皙的腰腹,没有人比皇上更清楚,那小截腰虽看着瘦,踏上去却是暖绵绵的。

“顾妃既然知错,朕也得象征性罚罚才有意思。罚什么好呢……不如,朕罚你吃斋一个月?一个月,除了朕允许,半分肉沫都碰不得。”

顾思绵的小脸惨白。

勉强镇定下来,磕磕绊绊地开口,“……这……这臣妾最近爱好诗书礼乐了……皇上,要不换个惩罚方式?”

殷烈笑,“正好,顾妃有此雅兴,明日呈篇雅作让朕瞧瞧。”

顾思绵:“……”

殷烈看着顾思绵吃瘪地模样,心底的不愉快瞬间消散,心情大好,临走时甚至拍了拍顾思绵毛乎乎地脑袋瓜,“太后那边朕会让人禀告,和太后用膳的话,顾妃也得恪守惩罚。”

皇上潇洒离开,顾思绵愤愤地目光追随着他的背影。

碧果过来扶起自家娘娘,在心里叹了口气,也不知道皇上怎么回事,老爱和自家娘娘过不去。

徐婕妤下了台阶,向顾思绵投去意味不明的眼神。

宫人提醒是否要在排演一次。

徐婕妤瞪了眼顾思绵,嘴里回答着宫人的话,甩袖离开,“排什么排!装模作样,只会勾引皇上的狐媚子!”

婢女追出去,“娘娘,外边冷。”

乐坊的宫人也追出去,“娘娘,戏服不可穿出去……”

徐婕妤冻红着脸重新回来,梗着脖子路过顾思绵去换衣服。

碧果冷哼一声,对自家娘娘道,“有些人就是吃不到葡萄道葡萄酸,她那样皇上瞧都不瞧一眼。”

顾思绵沉浸在吃斋的悲痛中,想着要不要趁皇上的旨意没下达时,赶紧去慈云宫蹭顿膳食。

万万没想到,皇上这次是铁了心的,下了罚。不知道他是怎么说服太后的,顾思绵眼睁睁地看着同一桌上,自己这边清粥小菜,太后那边荤素有佳。末了,太后还得拉着她的手讲一顿养生之道素食的健康,顺便因为景王少去慈云宫了,让顾思绵以后常去用膳。

甚至,顾思绵每日每顿吃的什么,都有专门的宫人来登记报告给皇上。

顾思绵在灵霄宫过得饥一顿饿一顿,殷烈在御书房听到这些消息却悠然悠哉。

挑着眉浏览完顾思绵交上来的“雅作”,将宣纸拍在御案,“写的什么玩意?”

李公公在一旁收起报告顾妃膳食的小册子。

殷烈勾起修长的指,敲着御案,半晌,对李公公吩咐道,“问问景王,他那里还有多少雁肉,朕都要了。”

李公公“嗻”了声退下。

*

顾思绵用完一顿绿油油的晚膳后,灵霄宫迎来了皇上的第二次留宿。

看着卧在新床铺上的人,顾思绵哼都哼不出来。带着沐浴后的热气,直接滚进里边,扯着被褥闷头就睡。

殷烈对她敢跟自己使性子举动颇为意外地挑了挑眉,踢了踢裹成团状的被子。

顾思绵往里扭了扭。

“顾妃看来吃斋吃得很满意,再来几个月想来也是极为愿意的……”

被子一下子扯开,露出顾思绵闷得红红的脸。

眼尾氤氲着水汽瞪着皇上。

殷烈对这她神态很满意,起了逗弄的心,“给朕说说你写的那篇是什么东西。”

顾思绵闷声,“诗啊。”说着,随口念了出来,“红糕糕,绿豆豆,不如圣上的香肉肉。”

殷烈皱眉,“俗不可耐,什么是朕的香肉肉?”

“不是皇上说的嘛,皇上允许,臣妾才有肉吃。”

殷烈勾唇一笑,“想吃肉吗?”

顾思绵眼睛都绿了,撅着嘴点头。

“呵……睡床脚,替朕暖脚,朕明日就许你吃。”

顾思绵犹豫了,虽然皇上的脚干净温暖,贴在肚子上热烘烘的,但是时间一久,自己的腰就很酸啊。而且皇上那么大块头,床脚根本没有多少地方睡,很不舒服。

“怎么?不愿意?”

顾思绵内心天人交战。

殷烈不耐烦地再要开口,就见一团子滚进自己怀里。

顾思绵甚至伸出小胳膊环住殷烈的腰,抬着圆圆的眼,“暖脚不划算,臣妾替皇上暖暖身子。身子暖和,脚也就暖和啦。”

殷烈感受着怀里的软团子,身子一僵,咬牙切齿,“松开。”

顾思绵干脆将脑袋也蹭进皇上怀里,嘟嘟囔囔着,“臣妾这么辛苦,明天的肉要大份的……”

殷烈僵了半天,怀里的软团子倒是越来越暖和,热乎乎地贴着胸腔。

殷烈抬着手,低头看到顾思绵微张着粉粉的唇睡得乖巧,忍了忍,终是没把人推开。

后半夜,殷烈才堪堪有了睡意。

怀里的人睡得不老实,一会儿踢掉被子,一会儿直往殷烈怀里拱,甚至时不时嘟嘟囔囔说起梦话。

“……唔……四喜丸子……”

殷烈抬手捏了捏顾思绵肉乎乎的脸颊,“四喜丸子?朕不许,你连它的影子都看不到。”

睡梦中的顾思绵踢开了被褥。

“……”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