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青春正文

东海人族在线阅读未婚夫是傻子?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6/12 5:15:48
东海人族
东海人族
作者:失忆二十七
来源:纵横中文网
如果没有见证,人们是否会对自己的过往存疑?如果没有历史,又有多少人会相信,短短的一千四百余年就是人族的全部历程?……燕培风绝对没有想到,当他迈出复仇的脚步,却在这诡谲的命运交汇处掀开了一部被遗忘的人族史诗。……熟悉的传统玄幻味道,不一样的有趣设定。修行、智斗、权谋、人心。神话众人一一出现,却给你带来一段不一样的精彩诠释。

白安澈性别男Omega,美丽出尘,年仅十七都是不变事实。

内地里大家心知肚明就好,在外还是得做出兄亲弟恭,家人和谐场面。

门外的人大概不知道,花彼岸耳朵灵敏,用了个听诀就能听见他们的话。

花彼岸想不到这身体躺在营养仓中十七年,竟还牵涉如此多的红尘琐事。

但他弟弟有一句话没说错。

躺了十七年,却花了家里三分之一的钱,不管那监护权转让是不是他理解的断绝亲人关系,白父白母都不欠他什么。

他也不欠白父白母什么,季家已经‘一锤子买卖’,给足了白父白母应得的东西。

算下来,花彼岸欠的是那尚未出现的季家。

修真之人最怕牵涉人情,想要成就大道,就得了却恩恩怨怨。花彼岸必须偿还季家这份‘债’。

不知季家买他下来做什么?

谁会买一个动弹不得的人呢?

在花彼岸的理解里,医者或毒师才需要动弹不得的活死人试药。这世界有太多不同寻常的地方,花彼岸想不出答案。

他的家人虽不喜他,却也远不到害他性命的地步。

尤其是真心为他苏醒而喜悦落泪的白母。这份无私的母爱叫花彼岸无比动容。

妹妹的话听着刺耳,可细细琢磨却有很多门道。

似乎是他即将要到更富贵的季家,家人才需要和他保持距离,以免被旁人嚼舌根。

这十七年的巨大花销,三分之一的家庭开支,不可能一点亲情都不存在。

只是箭已经稳稳插到靶子上,一切既成事实。

与其这时候来往徒增伤感,倒不如彼此老死不相往来,对大家都好些。这是他弟弟这番举动的核心想法。

花彼岸相信,当季家上门提他这个被卖出去的‘货’时,植物人的用途就会浮出水面。

他不需要着急。

想到他妹妹的打扮,花彼岸不禁摇摇头。

豆蔻年华,最重名节清白之时,衣服却是破破烂烂,吊着各种银环银扣,破洞间露出清白肌肤。身子一动,露出更多白肉。这衣服穿了和没穿有什么两样?

这世界真的太可怕了。

就在花彼岸愁着自己被卖去什么样的家庭,以及亲妹妹衣着暴露之时,病房门被打开。

小悦护士在通道穿上隔离外套,全身消毒,准备检查花彼岸的身体情况。

虽然大美人儿昏睡十七年,但并不如婴儿那般难伺候。

一方面是成年人的大脑和发声器官都比婴儿更完善。婴儿只能用哭泣来表达自己的不满,但白安澈只需要教两遍就能表达自己的意思。加上有全智能机器人24小时照顾起居,白安澈不需要‘哭’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另一方面,白安澈没有那么多哭泣的体力。哭是非常累的活动,越是健康的孩子哭得越大声。白安澈实在没那个力气做那些累人的活动。

婴儿是完全的唯心主义,哭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

孩子三岁后,会有迅速适应外界以让自己更好生存的本能,是形成三观的重要时期。

形成自己的三观后,成年人无法再全盘接受外界信息,面对不符合自己世界观的事情就会产生质疑。

说难听就是杠精。

花彼岸这种说什么都信的行为,才是昏睡十七年应有的状态。

小悦护士没有任何怀疑。

身为医护人员,早已抛开生理性的羞耻,小悦护士进房后的第一句话便是,“白先生,今天身体如何,排泄了吗?”

花彼岸:“……”

花彼岸无力扶额。

这些那些乱七八糟的家庭问题都是以后的事情。他得赶紧筑基,然后离开这个医院,否则他会一直被护士催着上厕所。

辟谷丹的确能支撑他到筑基期,可大夫瞧见他数月不排泄,不可能不惊诧。

“怎么啦?白先生不舒服吗?”看到神情低落的花彼岸,小悦护士眼里尽是担忧。

“没。”花彼岸有气无力道。

“嗯?没有排泄吗?”小悦护士专注看向花彼岸,担心花彼岸听不懂,还换了一种问法,“有没有嘘嘘?”

花彼岸:“……”

求别再问这个问题了好不好?

花彼岸真想大声说一句,他已经吃了辟谷丹,短暂脱离人五谷轮回之苦。他不需要拉!

受不了小护士的热情注视,有苦说不出的花彼岸只能摇摇头。

小悦护士皱皱眉,倒也没有催促,“这样啊?没关系的。多喝水,不要着急。白先生你泡营养液太久了,身体很可能变成了另一种循环方式。”

胎儿时期获取营养的方式本就不同。白安澈还没享受过这个世界的食物就被挪进营养仓,身上扎满营养管,保证身体所需的同时,尽量不排泄污染营养仓。

十七年滴水不进,花彼岸的各项器官严重退化。

毕竟没几个家庭能肩负十七年的植物人治疗费用,更多家庭选择等植物人长大就以器官捐赠的形式,活在其他人的身体里。

更不说白安澈苏醒,简直是医学上的一大奇迹。

杨医生也只能摸着石头过河,采取最为保守的治疗政策,以免金主撤资。

“对了。下午你未婚夫和他父母过来。”对上花彼岸那呆滞的表情,小悦这才后知后觉,“唉。我和你说什么呢。”

才醒了一个星期,大美人儿能不哭不闹不尿一裤子,她就感天谢地了。

花彼岸:“……”

花彼岸听到未婚夫三个字,顾不得暴露自己成年人的智力水平,用那还无法正常发声的嗓音问:“未嗯呼?”

“哎!你对你的未婚夫有兴趣?”小悦并不认为植物人了解其中意思,更像孩子无意识重复话语。

但小姑娘就喜欢脑补,尤其是白安澈十七年不醒,偏偏被卖了以后就醒来。要说巧合,那未免太巧了。

小悦脑补一顿爱感天动地,连植物人都被感动苏醒的浪漫爱情,然后滔滔不绝地把她知道的事情告诉花彼岸。

未免白安澈闹起来,小悦只说好的,没有说坏的。

花彼岸可是活了万年的魅修,哪怕其中大半时间都在闭关修炼,可经历过灭门惨祸,经历过颠倒污蔑,他又怎能不知晓其中人情世故。

小悦只客观描述了一下事情,花彼岸就脑补出了其中可能出现的纠葛,尤其是他未婚夫并不被家族宠爱,又需要一个幌子未婚妻的事实。

若非为了牵制某些东西,谁会让自家孩儿娶一个植物人?

当然,也有另一个可能。

他的未婚夫是个傻子!

植物人配傻子,这不堪堪正好。

花彼岸想到这一点,正想问问小悦,却发现小悦已经麻溜离开了病房。

花彼岸:“……”

这世界每个人都风风火火的,跟他和树妖爷爷能下一年棋的慢时光实在不一样。

花彼岸无奈摇摇头。

感觉到皮肤又有紧绷感,他下了床。

床边的智能机器人察觉到花彼岸有动作,自行启动,帮助花彼岸躺回营养仓里。

平躺在营养仓中,营养液漫过身体,仅留下双眼和鼻子。一旁有管子供花彼岸吸食营养液,但他的肠道太弱了,只吃一两口已经极致,多了就肚子疼,消化不了。

想要完全根治这种状态,除了时间,也就只有另一种办法,筑基。

他得尽早筑基才行。

下午两点,未婚夫及其父母前来看望花彼岸。

未婚夫的父母同样是隔着玻璃打了招呼就去和杨医生聊天,但他的未婚夫却是不嫌麻烦地穿隔离衣服,走过消毒区,进房间陪床。

虽然他的未婚夫进来后也不说话,两人四眼相对三秒就当做打招呼,随后未婚夫就坐在椅子上不停摆弄手上的玩具。

花彼岸观察了对方一会儿,又看了一会对方手里的金属疙瘩,觉得对方真的不像一个正常人。

修者大陆没有自闭患者的说法,花彼岸只能粗略地把季听白的行为归为傻子。

想了想,花彼岸先开口打招呼,“喂。”

季听白:“……”

谁家的熊孩子,这么没礼貌。

哦。他家的。

这事还是他首先提出的。

当初要和植物人联姻,是季听白的主意。

自季听白分化为Alpha,来自异性的各种骚扰就层出不穷。送情书,拦截表白,含情脉脉说一些废话都是基本款,每星期总能碰上三四回。

甚至还有居心不.良的Omega故意释放信息素,导致他的生理本能影响理智,灵感中断,烦不胜烦。

能解决的办法只有一个,找一个Omega标记,互为一对。

而他又听闻,白家有一个岁数相仿的植物人Omega。

季家的几个老狐狸虽知晓季听白和植物人联姻的事情会引人猜疑,认为是他们苛待季听白。但往长远地说,这事百利而无一害。

如今既能够杜绝Omega的信息素对季听白的干扰,让季听白有足够的理智创作。未来季听白真找到了心中所爱,一个没有暧.昧的植物人,说抛弃就能抛弃的工具,谁也不会觉得这是一个感情阻碍。

可事情就突变在,白安澈居然醒了。

对于这个忽然苏醒的植物人未婚夫,季听白是无比的震惊。

震惊到他如今都不知道如何面对。

谁能想到事情巧合到这种程度,要不是白家那边试图取消这合同,季家都以为是白家设了一局等他们跳。

可偏偏米已成炊,清醒却退婚,显然更遭人话柄。

除了恋尸癖和变态,谁都知道植物人清醒是季家赚大发了。白安澈的容貌又是真的一等一,正常Alpha都不可能推开这么一个大美人。

季家实在不想再丢这面子,便和白家合计,先让两孩子相处看看。万一成了,这事就能润色一番,变成一段舍生忘死的感人爱情。

病房内一片沉默,季听白久久没有回应。

发现眼前的男人没反应,花彼岸对未婚夫是傻子的想法更确定,胆子也更大了,“喂。尼系不系傻子?”

季听白翻译了三秒这不标准的星际语,才明白眼前这病秧子在说什么,眼角顿时一抽。

想了想,季听白干脆装自己什么都听不懂,看了一眼白安澈又低下头摆弄手里的微型机甲。

他倒要看看,这家伙要说些什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