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江湖正文

属下无悔之奇怪(8)

来源:17K小说网 2021/6/12 4:16:45
属下无悔
属下无悔
作者:絮水
来源:17K小说网
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乱国时期,天下英雄四起,战火连天,硝烟滚滚,如何乱世铸英雄,如何把乡愁安放,如何放下儿女情长,去追寻雄心大志,去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若身处和平时代的你们被放入乱国时期,你们又将怎样追寻你们的天下大同的志向,书写改变历史的华美篇章?----------------------本故事纯属虚构,参考历史人物事件进行加工改造,仅供观赏。

沈嘉鱼如遭雷劈!半天没从粉衣女子的话中回过神。

她感觉自己被强行塞了一坨长了蛆的屎。

培养爱情至上的白莲小三们竟然是造福修真界?!

云姬咯咯直笑:“阁下怕是青楼上位的姨娘出身吧。”

“呵。”粉衣女子笑道,“我是什么出身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善人岛的女人能让男人着迷。”

“……”沈嘉鱼。

粉衣女子看了眼沈嘉鱼,笑道:“当自己夫君喜欢上了另一个女人,不该只在那个女人身上找问题。即便没有她,也还有别人,聪明女人,该知道怎么做。”

沈嘉鱼:“……”她想说跟她无关,但想了想没必要。

既然不在意,就没必要解释。

“你们走吧。”粉衣女子淡淡道,“今日之事我不追究,倘若再有下次,谁再敢找我善人岛的麻烦,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语毕,粉衣女子只轻轻挥了挥衣袖,顷刻间地动山摇,地牢摇晃得像八级地震。

见识了粉衣女子的修为后,所有人都震惊得屏住了呼吸。

云姬冷嘲道:“前辈堂堂炼虚境大能,我辈望尘莫及,穷极一生恐怕都难以达到。您不好好修炼追寻大道,何苦做这等龌龊之事。”

“龌龊么?”粉衣女子轻声反问,又像自言自语般,“受过伤的女人会觉得龌龊,可男人们偏偏就喜欢呢。既然他们喜欢,那我们善人岛就多多为他们提供。”

沈嘉鱼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好保持沉默。

粉衣女子有心放过沈嘉鱼他们,然而丁慧却不乐意了。

“师父,他们已经知道了我们善人岛的秘密,不能放过他们。”

“秘密?什么秘密!”粉衣女子拔高了声音,“我善人岛光明磊落,何来的秘密?慧儿,你心思已歪,不再适合修善,自废修为转魔道吧。”

“师父!”丁慧发出凄厉的惨叫,“不!我不修魔!我不修魔!”

粉衣女子无动于衷,声音淡淡的,毫无感情:“念在你我师徒一场,为师不想亲自动手。”

“师父!您是知道的,徒儿没有灵根,根本就不能修仙。若非您带徒儿走上善修的道路,徒儿早已化为一抔黄土。徒儿错了,徒儿知错,徒儿再也不敢有异心了。”

粉衣女子声音懒懒的,疏懒又淡漠:“我说过的话从不收回,动手吧。废除修为后,我会亲自送你去九魔宗。”

云姬嘿嘿一笑,毛遂自荐道:“此事晚辈可以代劳,晚辈虽是炎魔岛的,但跟九魔宗的二尊者略有交情,可以替前辈将您的爱徒送到二尊者座下。”

粉衣女子一记凌厉的眼刀子刮来,冷声道:“不劳云尊者费心。”

云姬看了眼丁慧,别有深意地笑道:“只怕前辈的爱徒很想去二尊者座下,毕竟你们善修,为的就是讨男人欢心,没有男人的滋润,会感到生不如死呢。呵,丁师妹去了二尊者座下,保证被滋润得舒舒服服。”

瞧,都直接称呼丁师妹了,俨然已经把丁慧当成魔修了。

沈嘉鱼听得直打哆嗦,她虽然不知道九魔宗的二尊者,但听云姬的话,也能猜出不是个好东西。指不定是有特殊癖.好的变态。

严霜许凑近她,给她传音道:九魔宗的二尊者是个修炼五千多年的章鱼精,个人生活很变态,被他玩死的女人数不胜数。

沈嘉鱼:嗯?怎么个变态法?

严霜许:章鱼,章鱼!你想想,章鱼八条触手。

沈嘉鱼:还是没太懂。

严霜许:听说二尊者跟女人,咳咳……跟女人行.房时,咳,行到最激烈的时候会情不自禁变回原形,然后……八条手一起用。

沈嘉鱼:!!!

严霜许:好多女人受不住,一次就被玩死了,但也有不少女人为此上瘾。咳,而云尊者,据说也跟他玩过。

沈嘉鱼:!!!

严霜许:听说,二尊者男女通吃,也玩男人。

沈嘉鱼:厉害了!

她们二人的修为在几人中最低,沈嘉鱼刚金丹,严霜许筑基中期。因而她们两人传音对话,对于其他几个人而言就跟明说没区别。

云姬听见严霜许提起她跟二尊者玩,也不气,还一脸笑意。

丁慧吓得唇色发白,哆嗦着匍匐向前。

“师父,师父徒儿错了,求您不要把徒儿送去九魔宗。”

云姬上前一步拦住她,嘻嘻笑道:“哟哟,装什么装,这种时候丁师妹你就别装了。你不说了么,女人活着的目的就是要有爱情,要有男人滋养才能活下去,没有男人就如同离了水的鱼,会死去。”

丁慧脸白如纸,摇着头:“不、不……”

“不什么不,你还是把你的柔弱留到床上去用吧。二鱼哥最喜欢把女人弄哭了,尤其是你这种要哭不哭的柔弱哭法,能让他兴奋得八条爪子都忙不过来。你放心,二鱼哥的技术很好,我已经试过了,保准你要了一次还想要第二次。”

沈嘉鱼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场。

她赶紧道歉:“不好意思,你们继续,当我不存在。”

“师父!”丁慧还在苦苦哀求。

然而粉衣女子不为所动,白雾越来越浓厚。突然一道刺目的白光穿透白雾打在丁慧身上,一条白丝线扎进她天灵盖,只见她身上的灵气正在迅速流失。

丁慧惨白着脸跪在地上,连话都说不出,像一尊毫无生气的石雕。

粉衣女子抽走完了丁慧身上的所有灵气后,将其凝结成一个成年男子拳头大小的蓝色灵珠。

蓝色灵珠悬浮在空中,散发着浓郁的灵气。

粉衣女子收走灵珠,淡然一笑:“你们认为是一句话的价值大,还是这颗灵珠的价值更大?”

沈嘉鱼没吭声,她一直秉承着女配的原则,少说话,不出风头。

“你。”粉衣女子看向云姬,“你一个修魔的,别整得跟那些迂腐的儒修似的,少管闲事多享乐。该杀的人你都杀了,如今你在炎魔岛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当年抢你夫君令你不痛快的女人,被你折磨了十世,最后灰飞烟灭,知足吧。”

“还有你。”她又看向沈嘉鱼,“若是想做善人,那就来我善人岛,我教你善到底。”

“我……”

“既不行,就别管闲事。”粉衣女子打断她。

再看了眼严霜许:“区区筑基,逞什么能,还不快走!”

最后轮到蓝衣修士,粉衣女子就一个字:“滚!”

“走吧,走吧,小绿我们走。”云姬揽住沈嘉鱼的肩膀。

“小绿?”沈嘉鱼嘴角直抽抽,“你是在叫我?”

云姬眨眨眼:“不然呢,我们几人中,就你有道侣,就你头顶绿油油。”

沈嘉鱼:“……”

她今天想屠魔!

“别一副我抢了你男人的表情,啊……我确实睡了你的男人……”

沈嘉鱼:“……”这话她真的没法接。

云姬松开手,舔了舔唇:“嘿嘿……还别说,太玄那狗东西,看着干瘦干瘦的,他娘的,没想到脱了衣裳后还挺够味。啧啧啧,老娘现在还有点回味,哪天得空了,还要再去干.他一次!”

严霜许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沈嘉鱼及时扶住她,面无表情地往前走去。

“哎,小绿呀,我劝你别把一颗心放在太玄身上了。太玄那狗东西,都被睡烂了,你就别为他难过了。姐姐我给你重新介绍个好男人,白马书院的掌院,他就挺好的,元婴境修为,长得英俊潇洒一表人才,痴恋你多年,依我看,你现在就踹了太玄,转身投去文掌院的怀抱。”

沈嘉鱼一脸黑线……她难过个锤.子!

云姬见她不说话,继续劝:“姐跟你说的都是真心话,你还年轻,况且你没为太玄付出多少,抽身离开也能走的潇洒。不像姐当年,姐当年实在不甘心。姐在他一穷二白时嫁给他,为他生儿育女,缝补浆洗挣钱供他读书考学。每天还要照顾他卧病在床的爹,伺候他那刁钻的娘。他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在家静心读书。”

顿了片刻,她冷笑道,“呵,他做官的那年,我都三十了。我跟着他吃了十五年的苦,到头来却换得一句,我目不识丁,不配做正头夫人,带出去丢脸……当年他家穷得都揭不开锅,十里八村没人愿意嫁给他。是我,是我什么都不嫌弃跟了他。”

“是呀,是我自己愿意跟着他的,我能怪谁呢?我谁也怪不了!所以呀,我就杀了他!我能给他带来荣华富贵,我也能要了他的命!包括我给他生的子女,他们都该死!谁让他们都跟那个小娼妇站一头!我一早就跟赵全友说过,不要背叛我!我嫁给他时,一个铜板的彩礼都没要,就一句话,不可以纳妾,一生就我一人。他答应了的,他答应了的!”

沈嘉鱼看着已经快要疯狂的云姬,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挪。

云姬周身黑雾越来越浓,眼珠子红得仿佛能滴出血,嘴里喃喃道:“他的一切都是我给他带来的,可到头来他竟然还嫌弃我。他带了那个女人回来气我,他以为那个女人是真的喜欢他吗?英雄?呵,倘若倒回到他二十多岁的时候,他还是个穷鬼时,他以为那个女人还会喜欢他吗?会认为他有英雄气吗?”

沈嘉鱼忍不住接了句:“不会。”

就像方梦柔,她喜欢太玄,是因为太玄是业火宗的宗主,修为在元婴境。宗门内明明有个叫赵永的男弟子喜欢她,可她为什么不喜欢赵永?

因为赵永只是一个外门弟子,都二十六岁了,修为才练气五层。

云姬一瞬间又恢复正常,眼睛也不红了,脸上带着笑,拍着沈嘉鱼的肩膀道:“所以呀,绿姑娘,趁还没陷太深,赶紧抽身。”

“谢谢云前辈,晚辈一定会早早抽身的。”

云姬压低声:“此次秘境比试,文掌院也会去哦。”

沈嘉鱼装作没听懂的样子,嗯嗯几下。

几人一起出了地牢,蓝衣修士大概是觉得丢脸,带着同门派的弟子们一声不吭的就走了。

云姬冲沈嘉鱼挥了挥手:“小绿,姐姐走了,以后没事来蛮荒魔洲玩,姐姐带你游赏魔界的风景。”

沈嘉鱼笑着回道:“好呀,得空了我就去找你玩。”

而神秘的粉衣女子,带着丁慧早已不知去向,约莫是赶去九魔宗了。

确定他们都离开后,一直没吭声的严霜许才敢开口:“嘉鱼,你刚才不该答应云姬尊者,她是炎魔岛四尊者,虽然修为在四大尊者中排第三,但她在炎魔岛的势力是四个尊者中最强的,就连魔尊都得让她三分。”

沈嘉鱼慌了。

“你别看她一副没心没肺,吊儿郎当的样子。她狠着呢。再者,我们是正道,她是魔道,仙魔殊途,每百年就会有一场仙魔之战,她跟我们迟早会拔剑相向。你与她走太近,会被人误会的。”

严霜许说得很委婉,但沈嘉鱼懂。她跟云姬走太近,会被正道人士认为她勾结魔族。

这种情况就好比,一个循规蹈矩乖乖听课认真写作业的学生,倘若跟一个上课不听讲考试不及格,甚至抽烟喝酒打架烫头的学生走的很近,就会被父母老师谴责是一样的。

他们早已把规则制定好了,好坏分明。

然而沈嘉鱼现在不想去想那么多,没道理活在一本虚幻的书中,还活得谨小慎微,跟条怂狗似的。

她要放纵,要无拘无束,要随心所欲,尽情地撒欢儿!

严霜许见她不说话,也不再多说。

但犹豫了一瞬,她还是问道:“那善人岛的事,我们要跟白师叔说吗?”

沈嘉鱼笑:“怎么说,说丁慧给一群女子授课,让她们要勇于追求真爱。”

严霜许叹气:“也是啊,这种事跟男人说,他们根本就不觉得是大事。”

沈嘉鱼伸个懒腰:“先别想那么多,好好准备接下来的比试吧,反正不碍你我的事就行了。”

“但有一点我不懂哦,那个丁夫子,她说她没有灵根,那她又是怎么修炼的?还修到了元婴境,还有她那神秘的师父,竟然可以抽走她的灵力。太匪夷所思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