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总裁正文

嫁入豪门的男人[穿书]在线阅读第8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0 22:59:16
嫁入豪门的男人[穿书]
嫁入豪门的男人[穿书]
作者:九洙
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收现耽娱乐圈欢脱文:《黑猫恋人》059号死了,却又发现自己重生成了一本狗血逆袭文里的恶毒男配沈希罗。他要对一个男人掏心挖肺,爱死爱活。他要挖空心思针对陷害老攻的真爱白月光。他还要斗这个斗那个。最后不仅惨遭毁容,还被强行离婚,扫地出门,受尽唾骂,自杀身亡。成了正牌受上位的踏脚石。059号:[???.jpg]----------------------陆勋言看了看沈希罗手上那把柯尔特,又瞟了瞟桌上的离婚协议书,临危不乱。“老婆,不要闹了,小心动了胎气。”——————追妻火葬场总裁攻VS莫得感情冷淡

将作监是掌管大隋宫室建筑,金玉珠翠犀象宝贝器皿的制作和纱罗缎匹的刺绣,以及各种异样器用打造的官署,也正是大隋的九寺五监之一。

而监臣王匀,则是一位五十来岁的老头。酒糟鼻子,形象极差,关键还和那个阉奴眉眼极为神似。如此观感,自然会影响我的心情。特别是,让我堂堂大隋天子还等了这么久,我的心情就更加不好了。

所以,当王匀来紫宸殿觐见,给我施礼后,我便直接将那张满载心血的施工图丢给了他,半分客套也没有,径直吩咐道,“吾要改造浴堂殿,此事就交由王爱卿来办。吾的要求也很简单,三天内必须完工。”

“喏。”

老头高高兴兴的接过图纸。哪知下一秒,脸上却露出了黑线。

人家其貌不扬,还跟某人神似,这只能怪他爸妈不开眼,也不能怪到本人的身上,对吧?这个浅显的道理,我还是明白的。

所以,尽管心中不喜,我还是努力抑制住怨气,换了个较为平和的语调,言道,“嗯,吾知道这个浴堂殿改造,虽然工程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也很繁琐。吾可以再放宽些时日,但最多五天。吾这可不是跟爱卿讨价还价,实在是吾怕等的心急。”

“非也。”王匀再度施礼,解释道,“圣人赎罪。微臣苦恼之原由,倒不是不能按时完工。这不过增加一些人手和成本之问题。而是觉得这个图式有些怪异,微臣确实有些看不懂。所以,还望圣人明示。”

“混账。”我瞬间就勃然大怒,斥责道,“吾在绘图时,自认为绘制的足够清楚明白。汝堂堂一介监臣,此番竟然跟吾说看不懂。即便汝看不懂,将作监如此之多的匠人,难不成都如尔一般,纯粹酒囊饭袋不成,也都看不懂吗?若是如此,尔等将作监一群尸位素餐之辈,吾要之何用?”

如此训斥,鞭笞王匀一番,虽有借题发挥的意思。但有一说一,也不算冤枉了他。说白了,工程制图并不是后世的产物,建筑设计远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已经用图画来表示,而汉朝初期已开始使用图样。

轮到大隋,比例尺这种制图利器,也已经得到了广泛的应用。虽然在制图的精细程度上,与后世还有很大的差距。可我采用的,却是大隋营造设计中最常规的手段,并非什么稀罕物件。

而王匀,作为将作监的监臣,掌管大隋的宫室建筑,竟然说看不懂图纸。这就好比后世的我当项目经理之时,手底下的技术员跟我说不会看施工图一般,甚至还要我教一个道理。

走向社会,学校的知识丢干净了没有关系。只要愿意学,什么东西学不到。轮到现在,给了一个岗位,学校的知识一无所有,社会的积累还是趋近于无。这样的人,就真是一无是处了。只要遇见,我肯定是见一个撵一个。

不过,我现在不是一方诸侯般的项目经理,包括自己的权力也十分有限。一介监臣,堂堂三品大员,说一句位高权重也不算过分。这种人,即便我想撵,现在也肯定撵不走的。所以,通过这样的方式,让王匀懂得分寸,免得和很多人一般,只学会狗眼看人低就成。

当然,有一说一,虽然王匀的相貌很不讨喜,但对我还算恭敬。待我一番话骂出口后,王匀便吓得连连请罪,只是反复的说道,“圣人赎罪,微臣确实愚钝。。。”

又啰嗦了半天,王匀终于说出了些干货。颤抖着,指了指图纸上的几个文字后,追问道,“可是圣人啊,微臣也只是想知晓此乃何物?若微臣都不明白,岂不是辜负了圣意?”

我下意识便瞧了一眼。可就是这一眼,我就感觉很惭愧。没办法,我方才的一番勃然大怒,还有扯出的一大堆话题,完全没有根由,纯粹有些无理取闹,更加冤枉了王匀这老头。

嗯,这个怎么说呢?虽然我在绘图的时候,已经足够谨慎和小心,但因为习惯和思维方式的不同,一些大隋不该有的东西,还是无法避免的出现了。对于这些新生事物,王匀也确实看不懂。若是能看懂,那才是事出有妖。

于是,我的态度马上就温和下来,尴尬的解释道,“嗯,此乃阿拉伯数字,就是黑衣大食之文字。嗯,记号,汝当做记号就成。”

我摸了摸鼻子,又继续说道,“爱卿既然不认得这些物件。先前,就应该早说与吾听。汝不说,吾怎么知道,汝不知道呢?还有,汝要是早说不明白,吾焉能错怪于尔。”

王允顿时瞪大了双眼,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神色,面色红润般就想争辩,“微臣。。。微臣。。。”

我立即止住他的解释,直接用炭笔将这些东西划去,另在一旁改为汉字,再问道,“现今,还有何处不明?”

王匀又指了指图上的另外一些标识,“圣人,这两处相邻之小拱桥,又是何物?”

“小拱桥?什么小拱桥。靠,不就是米吗?”我下意识就爆了粗口。

“米乃何物?可是黍米之米,可为何又是如此模样?”

“嗯,米嘛,倒不是黍米之米的意思。而是一种尺度单位,”我忍不住又摸了摸鼻子,解释道,“爱卿不认得这些文字,吾不怪汝。这个米,其实是西方文字的一种。吾也是从一本书上学来的,见着不错便用了。”

“西方文字?可还是黑衣大食。”

“不是。”

“可是大秦?”

“也不是。可能比大秦还要遥远些。”

“那又是何处?”

“嗯,自然就是爱卿不知道的地方了。话说,现如今吾等讨论的话题,是不是跑题了?”

“圣人所言甚是,是微臣糊涂了。还未请教圣人,这个米又该如何度量?观其规模,较大朝之尺度,似乎有所不同。”

“自是如此。”我点了点头,想想不给个标准,王匀也确实不好操办。可如果修改图纸,又非我的本意。

于是,我就左看看右看看,这厢便取下了我的佩剑,用手掌仔细估量一番后,便在剑柄上用炭笔画了个长度,继而开始细分,“此为一米长度。十等分,每等分为一分米。每分米再十等分,便是厘米。每厘米再十等分,便是毫米。嗯,到毫米这个精度,应该就差不多了。”

王匀呆呆的听完,见我的佩剑上已满满都是笔迹,言道,“听圣人如此说来,这米、分米、厘米、毫米之物,却比大隋之尺度精细了不少。”

我肯定般说道,“理当如此。所以,吾才想用嘛!”

王匀先是一愣,接着就一袭跪地,恳求道,“圣人,可否将此剑赠与微臣。。。”

一听这话,我当场又想开骂。你这老头真是糊涂,天子佩剑也是你想要就敢要的。可就因为方才长了教训,此番我倒是多了些耐心。静静听他把话说完,便有些喜笑颜开了。不但,一点也不怪罪,还兴高采烈的将佩剑,果真赠予了他。

因为,王匀如此解释道。就是按照大隋朝的旧制,以北方秬黍中者一黍之广为分,十分为寸,十寸为尺,十尺为丈。而在历代君王登基后,就会重新用黍来测量一遍。

赶上雨水好,选的黍长,这个尺寸就长些,否则就短些。反正,总会有一定的偏差。既然,我现今在剑柄上刻下了刻度,而我登基后还没有重新规定这些度量,为何不以此为国家尺度之标准,后世一律沿用呢?

要说当年的始皇帝,因为统一度量衡,得到万世之膜拜。我这么一做,岂不是也利在当代,功在千秋。所以,王匀如此一说,我又岂能不动心。何况,在他的嘴里,我竟然和秦始皇相提并论了。哈哈,真是畅快。

于是,我马上安排将作监,按照我比划下的一米长度,制作一根铁棍。然后,再安排匠人在铁棍上细细标记并逐一刻度,最终保存在将作监内。此外,这根铁棍,除了选择冬暖夏凉的屋子保管外,还有专人负责看管。

只是,王匀提议传诏天下的事情,我还是决定先放一放。没办法,我现在要韬光养晦,最好就不要参与朝事了,以免李辅国平白多了猜忌。但宫中以后所用的尺度,均以此为准。这个要求,倒是不难办到的。

好吧,轮到这时,我也不得不承认,王匀这老小子,除了长的惨点,模样不讨我喜欢外,脑袋瓜是足够灵活的。包括其他方面的能力,也真的不赖。特别是,干事还挺实在。

至少,我交代给他的改造浴堂殿之差事,虽然工序很繁琐。但依旧没用上五天,就连三天时间也没用上,便顺利完工了。当然,这也少不了我的认真监督和现场指导。毕竟,没事可干的我,在浴堂殿亲自去监工,还查漏补缺,颇有些回到后世在施工现场,拧着包工头训话一般的快感,更让我充满了满满的自豪感。

说回这个改造工程,其实是在夜里完成竣工清场的。因为规模太小,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完工的仪式了。但完全不妨碍我第一时间体验自己的劳动成果。急吼吼让人去把那些彩女都宣来,除了将积攒了几日的火气,都发泄在这群女人的肚皮上以外,我还美美的在按摩间内睡了一夜。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