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青春正文

脉脉不相亲在线阅读第五节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0 22:04:41
脉脉不相亲
脉脉不相亲
作者:一見心
来源:晋江文学城
脈脈不相親(繁體)趙皓天,富豪家的二公子,家族企業的總裁,住山頂豪宅。丁雨婷,名校高材生,出身貧寒,母親是見不得光的二奶,住山下貧民區。他們相愛卻又相分。她說:『我要一個名分。』他說:『我給不了。』她說:『我要爬上山頂,但我要靠自己。我不要和你站在飄搖不定的雲端。』不過,她站着的山頂卻是危機四伏,隨時有人想把她推下去。難道他們只能是對方生命裏的旁觀者?難道他們只能『相視何脈脈,只恨不相親』?本作者還有兩本小說:古言《丁香樹下紫檀訣》及現言《輕輕的羽毛風中飄》,請各位親關注,並加收藏,萬分感謝你們

屋内陷入了短暂的安静之中。

周寒感知着周围的情况,确定对方大概还有四人。

而空气中的毒烟成分似乎也变得复杂了些,不过应该没有什么伤害,不然他们不敢在余落霞依然昏睡着的情况下使用毒烟。

从一开始他便推断出,鬼域八门对余落霞的方针是活捉而不是刺杀,而且出手的还是门中最低品级的绿名鬼,这才敢放心的对鬼域八门的人出手。

但如果将他们杀死,说不定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大麻烦,不是不得已便不下死手。

所以他在等待。

等待这些绿名鬼知难而退,放弃这第二次机会。

然而不知是他们初来乍到,头格外的铁,还是因为同僚的凄惨情况而感到愤怒,房间内的鬼影再度开始移动。

“还不放弃啊。”

周寒站起身,坐到余落霞身边,淡蓝的瞳色在黑暗之中仿佛闪着光芒。

他的目光盯向房中某处。

四枚冰弹子快速飞出,却在空中便直接绽放开来,翻起冰针无数。

黑暗中传来一声闷哼,然后便是此起彼伏的轻响,不知道有多少冰弹子绽放出了它们的光华。

想来对方也没有想到这冰弹子居然能直接炸开,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被这么多冰弹子伤到,相信即使是修炼肉身的武宗修行者,应该也暂时失去了战斗能力,刺客便更不用说了。

周寒摩挲着手中的三颗冰弹子,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黑暗并不能遮住他的眼睛,尽管他坐在房间内唯一的床上,遍布四周的冰弹子却是将他保护的很好。

对于行走在黑暗里的鬼来说,他们才是处于光明之中。

黑夜中的鬼影暴露在光明之下,便再没有任何威慑力。

周寒这么想着,将手中的冰弹子再次掷出。

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他眼中一抹厉色闪过,袖中气劲涌动,身上藏的所有冰弹子在这一刻全部射出。

空中响起一阵阵劈劈啪啪的声音,比春节时的烟花爆竹还要聒噪许多。

周寒知道,那是短剑切开冰弹子的声音。

这些冰弹子之中,有一些是只要遭受压力便会爆炸的类型,想来那名敢于直接冲锋的刺客也受了很重的伤。

如果对方是位将军,周寒或许会心中生出那么一丢丢的敬意。

但对方是名刺客,他便只觉得对方没有职业操守。

紧接着在他身前响起的破空声告诉他,那名绿名鬼几乎舍身的冲锋是为了什么。

他不仅挡住了飞来的冰弹子的攻势,还破开了地上的那些冰弹子,为他身后的同伴开了一条最近也最安全的道路!

周寒轻轻一笑,没想到刺客居然会用这么莽的手段,着实让他吓了一跳。

但这个房间中的一切,早已在他的掌握之中。

不管是谁,只要没有破局的能力,在这房间里便不可能杀死他。

周寒轻轻吸了一口气。

空气中的寒意更盛。

周寒的身边尤为如此。

他的身上结出了一层厚厚的霜。

他清啸一声,右手五指一合,化掌为刀,横劈而出。

他的右掌在瞬间便被寒冰覆盖,带着凛冽之意与来自黑暗中的短剑相撞。

一声脆响,那柄短剑断为两截。

不只是因为他的冰刀十分锋利,最大的原因,是对方自行让短剑脱手,失去支持的短剑才遭到切断。

而他的双掌一前一后,已经极为接近周寒的面门。

周寒的左手托上,拦在了他的双手之前。

他在邀请对方与他比拼灵力。

这是最为简单也最为粗暴的对战方式,谁的灵力更为雄厚,谁就能赢得比拼的胜利。

此时的周寒刚刚使出那一记手刀,绝对不可能这么快就将灵力调到左掌之上。

他有什么底气?

黑暗中的绿名鬼想到了这一点,便要收手。

但他却惊恐的发现,自己居然无法抽回手。

空气之中有着一股强大的吸引力,正在强行让他的双手与周寒的左掌相碰。

如果他强行收手,便会遭到自己灵力的反噬。

不能退,便只能硬上。

他的双掌先后碰上周寒的左手。

就在那一瞬间,一股刺骨的寒气顺着他的双手进入了他的体内,迅速蔓延开去,侵蚀着他的四肢百骸。

哪怕是经受过鬼域八门专业训练的他,都忍不住快要叫出声来。

此时的他只想里这只手越远越好。

此时,周寒的右掌到了,在他的胸口留下了一个带着寒霜的掌印。

那名绿名鬼不住倒退,直到撞到墙上,这才颤抖着滑坐而下,却是连扣动暗弩的气力都没有了。

几点细微的破空声在房中响起。

周寒的手中多了几支小箭,身上也多了几支小箭,不过他本人却没有一点忌惮箭头上会不会有毒的意思,随手把小箭一扔,带着寒意的声音回荡在房间之中。

“带着你们的人离开,下一次,便不是这么简单了。”

一些冰弹子凝结的寒冰渐渐融化。

还能动弹的几名绿名鬼活动片刻,沉默了一会后将重伤垂死的同伴们背起,从窗户跃出,迅速消失在夜色里。

直到确认他们的气息完全远去,周寒才松了一口气,看着身边的余落霞安稳的睡相,不免失笑。

然后他捂着腹部,冷汗不住流下,紧闭双眼,开始难以抑制的咳嗽。

咳嗽声越来越急促,好像要把所有的内脏都吐出来一样。

周寒一直都知道自己的这个毛病。

自从那件事之后,只要他动用天人道向天地借用灵力,便会受到这种来自身体内部的折磨。

他的身体与常人不同,无法承受突然之间涌入身体的大量灵力。

这不是他第一次发病。

却是最严重的一次发病。

他只能忍着,然后继续咳着,不管吐出什么,都得忍着。

他已经习惯了。

但这一次却是太痛了。

他挣扎着坐下床,在地上弓身侧卧着,身体随着咳嗽而剧烈颤抖,就像是水中游动的虾,弱小又无助。

以前那些个夜晚,他都是这么过来的。

这次怎么能输……

想到那个来自中州城的玉佩,周寒咬牙坚持着。

“不过是再来一次而已。”

在这个夜里,白衣少年痛苦的咳着,望着窗外模糊的月光,在心里安慰道。

房间内的冰弹子们剧烈地颤抖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融化,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主人的影响。

……

不知道过了多久,凄厉而沙哑的咳嗽声不再响起,房中亦是一片潮湿。

只余一片安静。

已经真正昏睡过去的周寒不知道的是,床上的余落霞此时已经坐起,怔怔地看着在地上的他,眼中隐隐有泪珠滚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