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仙侠正文

嘴炮败家子在线阅读第六节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6/11 17:23:54
嘴炮败家子
嘴炮败家子
作者:黯星辰夜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妖大陆,以天赋灵修为主流,不不不,我想要的就是把灵修这一主流换成败家!!

王氏翻身坐起,冷声问道:“范嬷嬷又在闹什么?秋爽又怎么招惹她了?”

“不是秋爽,是春舒。”夏嬷嬷压低了声音回道:“春舒听说姑娘病了,便去找范嬷嬷理论,说范嬷嬷害得姑娘受惊发热,却只管炕上歇着,一整夜也不来问一声。范嬷嬷却说是秋爽身上不干净,姑娘这是撞客了,要把秋爽撵出去呢!”

春舒?春姨娘?再次听见这个名字,齐布琛有些愣神。

春舒也是额娘的陪房,不同于夏宁秋爽这两个和王氏一起长大的贴身丫鬟,春舒是王家铺子里掌柜的女儿,王氏出阁时才挑上来的。前世里春舒做了阿玛的妾室,她冲动好强,事事都爱掐尖,为阿玛生下儿子以后,更是轻易不肯让人,是个不服管的。

齐布琛忍不住皱眉,没想到春舒现在就爱挑事,明知范嬷嬷难缠,还去招惹她,又给额娘惹麻烦。

想到额娘,齐布琛连忙回头,就见王氏抚着额头,怒道:“反了反了!她这是要当主子啦?今天要撵我的陪嫁丫鬟,明天是不是就要撵了我?!”

夏宁看王氏脸色不好,伸手去扶,王氏却挥开她的手,对夏嬷嬷道:“夏嬷嬷你去管管,让她们都闭嘴,别吵到姑娘!”

夏嬷嬷一脸为难,嗫嚅着:“我去说……只怕范嬷嬷不会听。”

这样软弱,哪里有个管事嬷嬷的样子?齐布琛暗暗摇头。

夏宁见自家老娘不顶事,只好放下齐布琛,过去打圆场:“范嬷嬷从来都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只对三爷还有几分惧怕。今天三爷在家,要不请三爷去看看?”

齐布琛皱起眉,这范嬷嬷太过张狂,额娘身边竟然没人镇得住她。但要是她每次闹事都让阿玛去管,阿玛迟早会嫌烦。今日既然势必让阿玛出面,不如找个由头狠狠发落一顿,也好压一压她的气焰。

回想起自己出生当日阿玛深夜探女,洗三那天又为了她骂过范嬷嬷,齐布琛确信阿玛现在对她很重视。若要引得阿玛雷霆一怒,不如让阿玛认为范嬷嬷是导致她生病的罪魁祸首。

齐布琛想好了对策,便故意哼唧起来,一双眼睛只看着额娘。额娘果然抱起她,齐布琛努力偏过头,让额娘看自己的耳朵,以期她能想到借口。

王氏却没有反应,手上拍着齐布琛,嘴里吩咐夏宁道:“就按你说的,去找三爷吧。”

齐布琛心下大急,“啊”地叫了一声,额娘却依然没有注意,只是不停地哄她。眼见着夏宁就要出去,齐布琛急得拼命扭起来。

夏嬷嬷看齐布琛扭动得厉害,急忙上前帮忙托着。齐布琛终于挣出一只手,连忙去摸耳朵,却因为人小控制不住,半天都没对准。她急得乱抓,小指正巧挂上耳洞里垂下的丝线,拉的耳朵生疼,齐布琛干脆哇哇地哭起来。

王氏终于发现她是要摸耳朵,拉开她的小手,仔细检查了一番,只见耳垂红彤彤的,耳洞也渗出了血丝,额娘吓了一跳:“谧姐儿这耳朵莫不是肿了吧?”

夏宁也回来看了看:“确实很红,我去找安娘子。”说着便跑出去。

齐布琛心里叹气,额娘还是没有想到借机对付范嬷嬷,自己怕是白白折腾了。

不想安娘子来后,说了一句若是耳朵肿怕是又要发烧的话,王氏终于灵光一现,对夏宁道:“你去告诉三爷,谧姐儿耳朵肿了,这才发的烧。现下范嬷嬷又一个劲儿的闹,吵得姑娘睡不着觉,一直在哭。我们分不出手来,有劳三爷去看看。”

夏宁两眼放光,连忙应下去了,齐布琛这才安静下来。

前院的吵嚷声戛然而止,过了一会儿,夏宁回来道:“三爷把范嬷嬷骂了一顿,说她倚老卖老得寸进尺,忘了自己的身份。三爷说让奶奶理理家,家里可不能再这样乱糟糟的。”

王氏涨红了脸,夏宁低着头不敢说话。

齐布琛暗自长叹,满人男子大多不管庶务,阿玛破例管了几次,果然不耐烦了。

齐布琛的阿玛科尔坤,姓伊尔根觉罗,家中虽非勋贵,却也算满洲八大家的名门。

就在齐布琛出生的前一年,科尔坤为母守孝三年期满,想要入仕。进门不久的二太太觉罗氏主动请缨,为继子谋官。适逢三藩作乱,八旗悉数南下平叛,科尔坤本已做好了打仗的准备,不料觉罗氏寻来的缺却是北上出关,到边疆流放之地宁古塔做领催。

这个差使科尔坤应当是不愿意的,却也不能抗命,只好带着妻子出关上任,一年来碌碌无为,本来就心情不畅,又屡被内宅琐事烦扰,怪不得他会生气。

齐布琛正叹息着,就见夏宁带着一溜丫鬟仆妇进来,齐布琛一眼就认出了洗三那日和范嬷嬷针锋相对的小丫鬟,见她身量尚小,梳着双鬟,仔细打量她的眉眼,赫然就是还没长开的春舒。再看其他人,虽然有些眼熟,却是叫不上名字。

王氏看了他们好一阵,才冷声道:“先前我怀相不好,大夫嘱咐要静养,家里的事我也没太管。原想着你们随我进府也有三年多,大事小情也见过不少,应当能妥善处置,不想却闹了个人仰马翻。”

王氏性子温和,少有冷语训斥,今日这一番话算得上重了,地上众人都垂下头听训。

只是王氏终究不是严厉之人,说了几句便叹气:“若是在京里,一应杂事都有粗使的丫鬟婆子去做,自不用你们操心。可当日得了这差使,老太爷说三爷官职小,不合带太多人。咱们一行不过十来个,却是衣食住行样样都得管。我仔细想了,还是把家里的事分一分得好。”

听着王氏安排差事,齐布琛发现这些人都是额娘从娘家带来的,难怪对满人风俗一窍不通。而那个范嬷嬷果然是觉罗氏派来的,领的是替长辈教导他们夫妇规矩的差使,怪不得敢拿张做乔,惹是生非。

王氏用自己的陪嫁把后院围了个严严实实,却把范嬷嬷高高地架了起来。王氏冷笑一声:“范嬷嬷是太太跟前能当大用的,我这里事情简单,也不好大材小用。倒是这关外雇来的仆妇不通礼数,还要范嬷嬷辛苦辛苦,好好将他们□□出个样来,别丢了京城伊尔根觉罗府的脸面。”

齐布琛不以为然,范嬷嬷若是打定了主意要闹事,又哪会这么容易就消停?额娘这样避着她,只怕她反倒会觉得额娘怕了她,越发不把额娘放在眼里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