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总裁正文

博君一肖|甚好,勿念(虐)在线阅读第四节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22:57:47
博君一肖|甚好,勿念(虐)
博君一肖|甚好,勿念(虐)
作者:大饼爱摸鱼
来源:晋江文学城
因父母生意失败而独自一人回到乡下念书的肖战遇见了无依无靠失去母亲的小太阳王一博,两个孤独的灵魂互相碰撞互相依偎最后却越走越远我们的想法是不同的我们的结局也是不同的咫尺也是天涯

眼见的离进宫的日子越来越近了,纳兰夫人爱女心切,一心怕她在宫里闯了祸,贴心窝子的话都不知讲了几箩筐。临进宫还谆谆教诲,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能在宫里安安稳稳的过一生就好了,切勿争强斗胜,免得一不留心,就发送了这条小命。至于姑姑安晨,纳兰夫人自是赏了不少的银两,还送了她一副极贵重的玉镯。

安晨百般的推辞:“夫人客气了,教导主子是奴婢的份内事,哪敢劳您破费。”

纳兰夫人看的远,以后教习的姑姑就是不在跟前,真的有个好歹,还是有人能帮上一把的,爹娘再亲,奈何地远天遥,望尘莫及。就是在紫禁城里没有办法,一道宫墙,如同阴阳两隔。

见她送出了价值不菲的玉镯,钰慧的生母纹姨娘心疼的说:“姐姐出手太大方了,安姑姑也是一个宫人,值得您出手这么大方吗?就是给了两个主儿做嫁妆,也是好的,何必白白便宜了人家。”

纳兰夫人白了她一眼:“你知道什么!安姑姑倒不是那些见钱眼开的人,不见到几个钱就把人家收买了。不过是凑个近乎,以后你我都不在孩子面前,有个好歹,也多个人照应不是?”

纹姨娘嘴上答应着,心里依旧不以为然。人家听见自家的闺女被选进宫,一个个都烧高香拜祖宗,只有她家是悲悲切切的,好像赴黄泉一样。那副镯子她眼热看来好久了,都不敢去讨,这时候竟被一个宫里的奴才给白白的拿去了,真是窝心。

还好,她的姑娘要是嫔,以后在府里也能挺起腰杆做主子了。这样说起来,生女儿比生儿子出息多了,像他们,一个半大的知府,生了少爷也没有多大的出息。要说金榜题名,那都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事儿,现在一下子就和皇家做了亲,才是最紧要的。

进宫那天,一家人朝两个主子行了大礼,轿子走了好远,纳兰夫人才哭的抽抽噎噎,倒在床上睡了足足三个月。

进宫后,珞璎分到了储秀宫,居主位。美人代谣和她同处一宫,居在偏殿。钰慧居永和宫主位,美人梁玉香居偏殿。其余的两个贵人,孟娇梅住了永寿宫的偏殿,郭娉婷住了延禧宫的偏殿。

储秀宫是西六宫之一,上面是单檐歇山顶,面阔五间,前出游廊。屋檐下斗拱、梁枋都装饰着苏式彩画,这倒和她的心意。东西配殿,虽是面阔三间,上面却是硬山顶。可见,宫廷内吃穿住行皆有上下贵贱之分。后殿的丽景轩也是面阔五间,一样的单檐歇山顶。东西也各有配殿。

钰慧所住的永和宫为二进院,前殿也是面阔五间,和储秀宫不同的是,永和宫是前面接了三间抱厦.脊梁是黄琉璃瓦歇山式顶,檐角安着五只走兽,檐下绘着龙凤和玺彩画。

钰慧谨慎,请旨住了后面的正殿同顺斋。随住在永和宫的美人梁玉香则住在前面的东配殿。

虽然来之前都是收拾的妥妥的,还是有许多不如自己的意的。时间仓促不能一一改过,还是大致的让人另外收拾了一下。

宫里的老规矩,嫔有六个宫女,一个管事嬷嬷,还不算她们带过去的陪嫁丫头。六个宫女,打头的一个叫闲筝,十七岁,模样清丽,瞧神色也是爽直的人。

管事梅嬷嬷是太后亲自挑的,她们原本就是奴才里的主子,又是太后亲信,腰板儿挺的直直的,见了珞璎也是行了礼后,就以半个主子自居。

一路颠簸,沐浴梳洗之后,还要去请安。眼见的眼皮子都抬不起来了,哪里还有闲心去看谁好谁坏。记着母亲的教诲,让红袖取了银子,散给众人。

钟嬷嬷脸上老大的不悦,她是什么身份,竟和其他人拿一样的赏赐。还是闲筝伶俐,将一半儿的银子奉给了她,笑着说:“贞主儿才来宫里,还没闹清这里的规矩。以后知道了,一定会把您老人家奉为神明。”

她这才缓过了脸子,道了一句:“还是你懂事,怪不得能做了这里的大宫女。”

闲筝客气道:“嬷嬷说笑了,什么大宫女小宫女的,还不是你老费心调/教的。”

梅嬷嬷一咧嘴:“姑娘倒会给我戴高帽,我何时教过你什么。不过,你有眼色,我是知道的。要知道,在这东西六宫里,眼里有嬷嬷的人,才好混下去。”

闲筝也不是奉承,只是应景的答应,这样的人犯不着和她过不去。帮,她是帮不了你,要害你,只许一句话。爷娘养了十几年,不求富贵,好歹也要留着一条命回去尽尽孝心。“嬷嬷放心,我们这些奴才眼里没有爷奶,也不敢没有嬷嬷呀。”

初来乍到,这些私下里的事儿,珞璎还只是蒙在鼓里。

储秀宫分的两个小宫女没事的时候就站在廊檐子底下说话。素荷问:“艳秋姐姐,你说永和宫的梁美人是先帝贵妃的侄女,又是梁王府的女子,怎么才封了一个小小的美人?是不是太后对娴贵妃的怨气都撒在她身上了?”

艳秋比她大两岁,今年有十四了,见识比她多一点。听见素荷问,她就摆起了谱说:“还说这个呢,她不过是个过气外姓王府的女儿,姑姑还是太后最恨的人,能进宫是她们祖坟上冒了青烟。不过,到底是福还是祸,老天才知道。”

素荷咂咂嘴说“可怜!”

“嗤!”艳秋讥笑的说,“这有什么可怜的,你看看永寿宫的孟贵人更是悲惨,她的姑姑可是先帝的正牌皇后。不过是死的早些,没有一男半女的给娘家做靠山。这么显赫的王府,把女儿送进来不过才封了一个贵人。名上比美人高了一品,要是不得宠,谁也不比谁好哪去。”

说了一会话,素荷朝厅里看了看,主子歪在贵妃榻上歇着。折腾了一天,是够累的了。这会儿只怕是睡的深沉。她一努嘴,问:“那姐姐说说,咱们这个主子可不是大富大贵的出身,不过是个四品知府的女儿,宫里还没有个背景,怎么一进来就封了嫔,还姊妹俩一块儿得封?”

艳秋继续卖起见识来了:“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吧,越是没有靠山的,上头越是放心。我说的十成十的准,不信你看着。”

素荷开始操心起自己的前程来,不安的问:“姐姐,我看咱们的主子虽然是个嫔,可也不一定就能立下脚来。你看她像个孩子一样,和我差不多呢。别万一哪天被谁给算计了,我们不是就没有着落了吗?以后万一分到洗衣刷马桶的地方,岂不是等死吗?”

见她说的不吉利,艳秋瞅了她一眼:“死丫头,好不说偏说这些丧气话。好不好的,只要皇上喜欢就行。你操哪份子心。”

这次素荷也没让她,笑嘻嘻的说:“姐姐说的倒是老成,比主子还厉害。要不你去讨皇上的好去,说不定哪天也做了主子了。”

艳秋冷笑着乜了她一眼:“我不过是出身低,上不了台面。要不然也不是奴才的命,你也别笑我,你有本事把我拖上去,我就敢出头。”

素荷笑了:“我可没有那个本事,姐姐要是厉害,到皇上跟前多露几次面不就行了吗?”

两个女孩子嘀嘀咕咕,你一句我一句的说个没完。冷不防闲筝在后头走来,低声喝道:“你们是不想活了,连主子都敢褒贬不成?”

闲筝是掌事宫女,素荷和艳秋都害了怕。小孩子厉害晓得少,闲筝一向也不拿大。见她颜色一好,那两个闯祸精就有点嬉皮笑脸的。

“姐姐也别生气,我们说的合宫都知道,别人都在说呢!”

一说这个,闲筝火上心头,伸手一人赏了一巴掌。“不知厉害的东西,这宫里是你们放肆的地方。她们说了多少,都和咱们无关。要是哪天乱坟岗上有她们中的一个,也少不了你们。老老实实地闭嘴,才能好好的活着。我的话你们要是再不记得,立马让你们去浣衣局洗衣裳去!”

县官不如现管,闲筝一骂,两个人才真正的有了怕。跪在地上磕头说:“姐姐别发火,以后我们再也不敢了。今天饶过我们一次,以后要是再犯,情愿让姐姐打死。”

闲筝也不过是吓唬她们一下,过后才丝条慢理的说:“主子在里头歇着呢,你们要眼色快点。闲话少说,宁可让人当了哑巴,也不要出风头丢了脑袋。宫里是什么样的地方,你们也不是来了一天了。”

两个人磕了头,轻声的应了。闲筝走后,她们也不敢有半分的怠慢,规规矩矩的站着,就是瞌睡了,也不敢再嚼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