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悬疑正文

DC:我的儿子是海王之⑨嫡子(9)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6/12 0:25:06
DC:我的儿子是海王
DC:我的儿子是海王
作者:以神的名义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觉醒来,林克成了海王的爸爸。一拳打碎一颗星球,一个喷嚏把太阳吹出了银河系。双手一撕,跨越无数空间;嘴巴一动,时间顿时暂停。拥有无限技能的林克表示:“儿子,这个海王还是你来做,我做你爸爸就可以了。”(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歌妓是如何搭上顾之墨的?这里头就有些像是话本里的故事了。

且说那歌妓带着银钱一个人上路,为怕遭到歹人打劫,特意把自己打扮得十分落魄。京城治安较外头那些城池好许多,即便是寡居的妇人都能安居乐业,于是她决定重新回到京城,在平民区住下。

在京外,碰上了从庄子上回来的顾之墨。

便宜爹生性风流,能骗到那么多小姑娘的芳心,除了对方看重他的权势之外,自然也有俊秀的外表。虽然人至中年,但也不过才三十多岁,正是一个男人最好的年纪。歌妓赶路扭了脚,便宜爹瞧见她掩盖在粗布衣下的清丽姿容和曼妙身材,顿时就上心了。

不仅载了歌妓一程,路上还十分殷勤。

在便宜爹的帮助下,歌妓在富人区置了处院子,养了些靠谱的丫鬟和家丁,就这么住了下来。

一开始她和顾之墨是没什么多余的关系的,架不住顾之墨好色。

歌妓知道自己一辈子不嫁人也是不现实的,差不多掌握了顾之墨的个性和可以利用的性格缺点之后,便去打听清楚了顾家的情况。她发现,嫁去顾家做妾并不亏,甚至,只要她斗倒了当家主母,即便因为她入了贱籍不能被抬为平妻或是扶正,也不要紧。

歌妓打的算盘很不错,她想让顾之墨厌弃了殷氏,但又不想要殷氏死掉或者从妻位跌下来,简单点说,就是让殷氏继续当她的嫡妻,不过却是挂名的嫡妻,站着妻这个位置。而真正的当家主母,是她。顾之墨后院里也就一个殷氏有些棘手,剩下的都是缩着脖子的鹌鹑,不足为虑。

若是殷氏死了,顾之墨肯定会娶填房,到时候还要对付填房,得不偿失。

决定好了以后要走的路,歌妓就开始引诱顾之墨。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两个人很快就搅在一起了。

歌妓之前并没有经历过宅斗,但青楼画舫中的相互倾轧并不少见,所以她也不惧。但殷氏阴人的手段多,歌妓思索之后,决定干脆现在外头生下儿子,再让顾之墨带她和儿子回去认祖归宗。

青楼女子最擅长的是把控男人的心,顾之墨被她迷得神魂颠倒,自然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于是,歌妓在外面做了两年的外室。

这事儿之前根本没人知道,若不是歌妓自己为了打压殷氏的气焰,故意散播出来,任竹香再怎么会打探消息,也不可能知道得这么全面的。

“这个不好对付。”顾怜端起茶,抿了一口。

初夏已经很有些热了,兰香端来一盘井水镇过的果子,摆在顾怜面前。

不像那些大小姐一样娇气,顾怜吃果子习惯直接拿着整个儿地啃。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反而没了滋味。

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她的这些行事作风让几个丫鬟很是凌乱了几天。

大家族里的丫鬟,也都是人精。顾怜从未轻视过他们,因此早早地给他们下了五毒三大招牌蛊之一的迷心蛊,让他们彻底忽略了顾怜身上的违和之处,并忠心耿耿地替她做事。作为补偿,顾怜教了他们那些东西。

虽然,她教授这些知识的目的并不纯。

“多了个庶弟。”顾怜啃了一口果子,“下面就有意思了。”

庶弟才满一岁,前两天跟着顾之墨和歌妓回来认祖归宗,顺便办了盛大的周岁礼。之前根本没同殷氏商量,这让殷氏十分气恼。

周岁礼的置办,她竟然一点消息都没得到,显然是顾之墨故意为之的。

顾之墨也不傻,以前是小瞧了殷氏,现在经过歌妓的提点,瞬间想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一个庶子都没有之后,对殷氏很是恶心。

虽然顾之墨重视嫡子,但这不代表他不想要庶子。外头同僚都有一堆儿子,就他只有独苗苗一个。说句不好听的,万一嫡子出了点什么事情,他就后继无人了。

顾之墨的二弟三弟都是庶出,偏偏儿子比他多,如果顾之墨真的没其他儿子了,谁也不能保证这两个人会不会下黑手弄死他的嫡子。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把自己的儿子过继给顾之墨,承袭了顾之墨的家产。

歌妓说话很有技巧,只是略略一点拨,说顾之墨子嗣太少恐怕不妥,便不再多言。顾之墨自己就脑补了全部,甚至都怀疑上庶弟了。

而作为罪魁祸首的殷氏,顾之墨没拿到证据,又不能保证到底是殷氏的手段还是庶弟的手段,便只能暂时引而不发。他直接把外室和庶子的事情告诉了老夫人,老夫人虽然许久不管事了,但在后宅里曾经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瞒着殷氏给孙子上家谱、办周岁宴,并不算太困难。

殷氏只觉得浑身发冷,相伴多年的夫君,不仅被一个狐媚子迷住了,还跟她离了心。顾之墨还在壮年,她却已经不小了!三十多的女人,在这个时代,绝对已经是个老女人了。前几年难产时能拼了命生下嫡子,已经是十分勉强的事情,若不是运气好,那时她估计就跟儿子一起见阎王去了。

想到这些年的辛苦,殷氏不由得垂泪,抱着儿子哭花了妆,心里暗恨。

不就是一个青楼出来的贱蹄子么?她连当初的大姨娘都斗倒了,不仅弄死了大姨娘,连她生的那个儿子也没逃过,如今的歌妓儿子才刚满周岁,这可比大姨娘那个儿子更容易夭折得多!

“娘?”顾子舒微微皱眉,十二岁的偏偏少年郎,在这个时代已经不是个小孩子了。早熟而稳重,由顾之墨亲自教导,并不像母亲那么精于算计,也没有沾染嫡姐的高傲自负。虽然学业成绩一般,恐怕考不中举人,但好在长了一副和顾之墨一样的好面容,看上去倒是很像那么回事。

不过这个小少爷跟着他爹学了个不怎么好的习惯,喜好美色。

才十二岁,身边就有了通房丫头,而且是个视觉动物,身边长得一般的都被他撵走了,就连小厮也挑的是长相俊秀的。

自带滤镜的殷氏看着儿子只觉得哪儿哪儿都满意,她擦干净眼泪,心里暗恨,脸上却一片怜惜:“舒哥儿,你要好好念书,让你父亲瞧瞧你的能耐。你才是最让你父亲自豪的儿子,决不能被那个贱蹄子生的小畜生比下去!”

顾子舒想说弟弟才周岁,跟一个一岁的婴孩计较这些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但是面对母亲泛红的双眸,他默默把话吞回了肚子里。

也不知道母亲这是愤恨得眼红,还是之前哭红的......

不能理解母亲想法的顾子舒嘴上应下了,转头却丢在一边。让他好好念书?算了吧,看见书就头疼。

顾子舒指了一个小厮替他望风,自己跟着二叔家的嫡次子一起翘课翻墙出门逛画舫去了。

美人不能碰,搂搂抱抱亲亲摸摸还是可以的嘛。

“小姐,三少爷又和二少爷翘课出去了。”竹香得到消息,推门进来,压低声音说道。她脸色十分诡异,自从知道三少爷这么小小年纪就已经学会逛花街柳巷之后,她的脸色就没好过。

顾怜身边的丫鬟年纪比她稍大一两岁,已经通了人事。按理说早该配人了,但是丫鬟出嫁晚是常事。之前殷氏懒得管原身,就一直没在意这事儿。后来她和公主搭上之后,殷氏立刻换了一副嘴脸,笑着说丫鬟年纪大了该嫁出去了,实际上是想把她身边的左膀右臂都支走,然后把自己的人安插过来。

顾怜当面答应得好好的,说什么“但凭母亲吩咐”,转头就让丫鬟去老夫人院子里跪了一回,口口声声哭诉着不想离开大小姐。一开始顾怜也没指望老夫人会答应,她就是给自己找个台阶,这样她就能跟顾之墨说,念在丫鬟一片真心上,求让丫鬟留在她身边。没想到老夫人居然插手了,估计那会儿老夫人就知道了外头还有个庶孙的事情,也因为子嗣之事对殷氏有了不满。

其实这件事是老夫人借故表明态度,打压殷氏。奈何殷氏顺风顺水惯了,竟然没想到这一层,只以为顾怜手段这么高,不仅抱上了公主大腿,还讨了老夫人欢心,虽然收敛是收敛了,却完全想错了方向。

甚至,后来殷氏越想越气,加上在公主府遭受到的冷遇,整个人气病了,足足一个月才好了些。恰好就是这一个月,老夫人趁机弄了周岁礼,顾之墨也趁机把真爱接了进来。

之后,殷氏便为了打起精神对付狐狸精,彻底病愈了。

“又逛青楼去了?”顾怜淡定地反问了一句。

她倒没有丫鬟们那么薄脸皮,毕竟见怪不怪了。不过顾子舒才十二岁,着实是早了点。

顾怜懂医,知道顾子舒这么早就开始做那种事,并且不知节制,后果有多严重。她想了想,觉得即便他们谁都不出手,顾子舒也会很快就精尽人亡的,能不能活到三十都是个问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