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悬疑正文

其实我是妖族亲王在线阅读第5章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6/11 23:45:11
其实我是妖族亲王
其实我是妖族亲王
作者:月上有树神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不小心带着前女友穿越了,但是却被妖族公主抓走了,妖族仇视我,但我却成了妖族亲王。

叶樊,叶樊!醒醒,醒醒!我的耳畔传来一声声焦急的喊叫声,我急忙睁开眼睛,然后使劲的掐了掐我的大~腿,呲~!疼死我了,是真的,这回不是梦了,帐篷里也是阳光四溢,收集到这些信息让我的忐忑的心情稍稍平复了一下,然后我定睛的看着刚才叫我的两个人,是阿大跟阿二,他们看我醒了然后稍微活泼的阿二简单的把今天的事情讲了一遍然后阿二就闭上了嘴,眼睛直勾勾的盯的我十分不自在,阿大虽然没有盯着我但是在他守在帐篷门口一动不动似乎防着我怕我逃跑;我梳理了一下思路就明白了他们的想法。

根据阿二的讲述原来昨晚下半夜要守夜的阿大跟阿二,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睡得跟死猪一样忘记守夜的事儿了,而刘三爷跟连二爷也没有叫醒他们,直到今天早上一觉醒来才发现刘三爷跟连二爷都不见了,他们俩在四周寻找了半天,甚至连楚王墓都去探查了,结果什么都没发现;在他们询问我的过程中我果断的告诉他们我毫不知情,并且在说完之后我脸上立马配合的呈现出一幅惊恐胆怯的的表情,因为在我看来我在他们面前是个小孩儿,而小孩儿就应该有小孩儿的样子,我必须要让他们感受到我在他们眼中是无足轻重的存在,对他们的计划并且没有任何危害,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保全自己;他们告诉我这些信息估计也是在试探我是否对刘三爷连二爷他们的行动知情,阿大阿二听了我的讲述又盯了我片刻似乎也认为我一个小孩子应该不知道什么情况,因为昨天刘三爷对我身处绝境时明显的不闻不问的情况是看在眼里的,这说明我在刘三爷眼里是绝对的无足轻重,更何况跟我一起策划什么东西了,想到这里阿大阿二相互示意了一下也就慢慢的自己忙活去了;看他俩的情况嘴上说的着急但是从他们的具体行为中看得出来,他们非但不紧张而且还隐隐的显示出某种雀跃?因为一个人可以用语言欺骗你但是他的行为绝对不会,特别是他潜意识的某种行为;他们走后我从帐篷里站起身来假装活动下身体,然后慢慢的在帐篷周围走了一圈,结果发现刘三爷跟连二爷的背包不见了,而工具堆里也少了一把工兵铲,一捆绳子,和一个铁锨,我默默的观察片刻,不流露丝毫多余的表情。

早上阿大阿二继续开始准备起了早饭,这时我们谁都没有提起刘三爷连二爷他们,似乎他们已经遗忘了一般,而我也是一样,我默默的告诫自己我现在的主要任务是首先保全自己,其他任何多余的动作都会给自己带来生死危机,虽然阿大阿二看起来人畜无害,好似平常的憨厚而友好的朋友一般,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俩绝对是狠角色,若有若无的恶意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一小部分是针对我,但是绝大部分是针对他们彼此,吃过早饭阿大阿二招呼我一起跟他们下墓,我无法拒绝,如果我不表现的对他们有些用处,搞不好这兄弟俩会把我灭口,默默跟上他们,阿大阿二纷纷示意我走在前头,我只好硬着头皮再次进入“楚王墓”;

经墓口时我隐约感觉左右两侧的镇墓兽有些不太一样,我也很难形容具体哪儿不一样,只是隐晦的感觉石兽似乎比昨天更加鲜活了,也许是光线原因吧!我在心里思索片刻便留心了起来,穿过墓道来到了墓室大厅,我开始仔细打量起整个墓葬大厅,一根巨大的圆柱立在大厅中央,支撑着整个墓室的穹顶。我估摸着这根柱子二十多人都不一定合抱的过来,伸手摩挲了一会儿柱子,发觉整根柱子是用铜水灌注,铜柱上雕刻有巨大鳞片,动物的爪子,祥云等形象,由于铜柱太高我看不真切是什么雕塑,只是隐约猜测可能是“龙”,按照刘三爷讲述如果墓室里有龙型雕塑极有可能是古代的王公贵族的墓葬,当然也有极少概率会出现“天子墓”这样可遇不可求的巨型大墓,而我眼前的楚王大墓恐怕只有刘三爷连二爷他们才会真正的知情吧;

随着刘三爷跟连二爷的消失,我隐约感觉他们之间有着一个巨大秘密,而这个秘密我判断阿大跟阿二并不知情,这座大墓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才让这两只老狐狸不声不响的藏了起来呢?对、就是藏起来了,我敢肯定他们既没有出现什么意外也没有离开,因为昨晚我莫名的倒头就睡,对于身边的事情毫无知觉,要知道这在我身上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不管在任何时候再怎么犯困我总是会敏感的探知周围的任何风吹草动,而昨晚我却没有任何警觉,这不得不让我怀疑他们有人在我们的饭菜里下了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的通,为什么阿大阿二没有按时守夜,我为什么没有任何防备,而如果他们悄悄的离开了带走背包都是正常,但是为什么要带走倒斗的工具呢?少掉一把工兵铲、一捆绳索、一把铁锨,这些绝对不是两个要离开的人干的事儿;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阿大阿二一起吧俩个老头干掉了,但是这种可能几乎可以排除,因为我的存在就是最大的破绽,如果他们干掉俩老头而我又是个被药晕的小孩儿,搞死我不是更容易么?何必这么麻烦。

此时阿大阿二也分开探墓去了,这样我也乐得轻松,因为时刻提心吊胆的待在一个人家随时可能把你干掉的氛围中,相信我、你绝对不想体验,正在我默默放松的当下,耳畔隐约响起了一阵断断续续的呢喃,我怔了片刻突然想起昨晚我入睡前貌似也听到过这样的呢喃,当时听不真切以为是发梦,现在想来是真的;我朝着阿大阿二消失的二层墓室通道喊了两声,结果没有得到回应,于是我收紧心神静心倾听,呢喃依旧在我耳畔若有若无的掠过,我试着找寻声音的源头,我尝试着来回走动,当我靠近通往二层墓室石梯方向的时候,声音似乎变得稍稍大了点,但是、还是听不清楚,我沿着墓室二层石梯向上攀升,穿过幽暗的二层墓道,两排墓室相对而建,共有十间墓室,此时呢喃声依旧听不清楚,我慢慢放下心思,好奇心驱使着我探寻这些墓室,昨天由于一系列的紧张刺激,我都没有什么心思自己观察探寻这些墓室。

现在收拾好心情正好一探究竟,我手持一把工兵铲,走进左侧第一间墓室,一个小型的石质棺椁矗立在墓室当中,棺椁上宽下窄,棺椁头部冠盖雕有一个鸾鸟图形的徽章,棺椁厚实找不到开启的任何缝隙,我试着在棺椁上摸索结果却毫无所获,墓室中脚印凌乱,我想他们估计早就来过,想来跟我一样也是一无所获吧。我退出墓室依次查询了其他几个陪葬的墓室,结果发现跟之前的墓室一样都是完整的石料棺椁,仿佛他们都是石料雕刻的棺椁形状而已,我不知道这种情况多不多,因为我是第一次下墓没有经验可以参考,也没有人可以询问,于是我只好将疑问留存,等待机会问问刘三爷他们;

二层墓室已经检查完毕,我并没有任何发现,同时也没有看到刘三爷、连二爷、阿大、阿二他们,估计他们在更高的墓室或者已经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跑路了?谁知道呢,我继续向第三层墓室走去,第三层跟第二层一样,依旧一无所得,除了一堆霉变破烂的锦帛跟一车车生锈断裂的兵器我并没有任何发现。我记得、昨晚探墓时,装有金银珠宝的墓室是在四楼,而主墓室则在五层。由于这两类墓室里面的机关还没来得及破解,所以我们都没有进去探查过;啊~!正在这时突兀的叫喊声在墓室通道里响起。我迅速的分辨出,这是阿二的叫声,估计是从四层发出的;听他的声音似乎是遇上某种麻烦。为何没有听见阿大的声音?我心里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为了印证自己的某种猜想我小心的走到四层墓室通道入口,然后关闭了头上的探照灯,探头向着墓道里查看。阿二的声音突兀的消失了,这让我顿时紧张了起来,我在考虑还要不要继续探查,还是趁着现在逃出去?犹豫间耳畔的呢喃声音突然变得清晰起来,我凝神倾听,“来......”某个女人的声音慢慢清晰开来,持续的呼唤着,我依然犹豫着。这个女人的声音让我感觉到某种不安,于是我拔腿就往后退去,正在这时呢喃的声音突然变得愈发的急促跟清晰,“快来......”我退到了四层入口处准备往回走,突然发觉面前的石梯不见了,而在我眼前的是一堵封死的墙壁;

艹......麻痹的又来,看来这座墓室对我怀有深深的恶意,为何其他人都没事儿只有我一个劲的遇到这些腌臜的鬼东西,经历了昨天的一系列刺激,我的神经仿佛也变得大条了,因为我清楚、面对不可抗和不可知的恐怖东西,我是多么的弱小跟无力。昨天或许是运气好或许是某种其他不可知的因素导致我逃过了好几次必死的劫难,于是我索性放下了心里的包袱,抱着好死不死烂命一条的想法朝着声音源走去,我再次打开探照灯,经过几个耳室没有看到阿大跟阿二他们,也没有看到他们任何人留下的其他痕迹,好像他们压根就没有来过一样,四层墓室的甬道很长我走了大半个时辰都没有走到尽头,其中各个墓室跟耳室,我也都一一探寻过,结果一无所获。空荡的墓道突兀的响起了一串紧促的脚步声,好像是在追赶什么,又像是在逃避什么;诡异的是,除了脚步声没有其他任何声音,呢喃声到了这里突然也一下断了,找不到任何痕迹,仿佛这一切都是我的幻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