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仙侠正文

神级选择忘生

来源:黑岩网 2021/6/11 21:59:06
神级选择
神级选择
作者:凌长轩
来源:黑岩网
穷苦高中生苏寒,获得了一款神级选择系统。绝美校花一脸认真的问道:“苏寒,我和她,你到底选择哪一个!”系统:发布新任务,两个都是你喜欢的女孩,宿主你该如何选择?选项A:当然是绝美倾城的校花,奖励一百万现金。选项B:校花虽好,不如找一个贤妻良母,选择后者,奖励玉女心经一门。选项C:小孩子才做选择,成年人当然是全都要,奖励...这是一个靠选择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

玄空盘坐在原地,他最后一丝力气已经用完,平静地看着他们朝他涌来。甚至还露出一丝笑容,露出被血染得鲜红的牙齿。

村长一把抓过玄空,高喊,“都是他——”

涌过来的村民停住,将村长和玄空团团围住,直勾勾地看着他们,眼里都是愤怒,“都是你——”

村长面上露出一丝笑容,低头看向手里的玄空,左手一把匕首插进了他的胸口,新鲜的血液冲了出来,滴落在地。

血色在累累白骨上蜿蜒。一丝丝黑色爬上白骨,并迅速蔓延开来,“砰!”无数黑气自祭台冲出,黑气上浮现出一个个恐怖的人脸,朝着离他们最近的人冲去。

“啊!”

“啊!”

村民的惨叫声响起。

玄空跌坐在地,他身上血色弥布,他身后黑气弥漫,他眼所见,如同地狱。

在这地狱中,一袭青衣漫步在其中,他过处,群鬼避退。

是夫子。玄空眼神落在他的身后。他身后,一段长长的铁链拖在地上,一头握在夫子手里,一头伸向不可见的远方。

夫子对上他的眼神,朝他微微笑了一下。

玄空眼神一缩,夫子这次的笑容有了一丝真正的笑意。

桃源村里所有的人刚刚都冲到了祭坛上,此刻全都倒在祭坛上,惨叫声惊吓声不停发出。夫子一步一步登上祭坛,铁链碰撞在白骨上的声音额外清脆。

给玄空领路的孩子刚刚被挤到最外面,此刻正一脸惊恐地蜷缩着身子,不停地抽泣着。夫子蹲下身,轻轻替他擦干眼泪,捏了捏他的脸蛋。

“夫,夫子。”孩子从噩梦中醒来,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抓住他,感觉有了依靠,大声哭了出来,“哇哇哇——”

下一刻,孩子的哭声停住,脸上是不知所措,因为夫子将他绑了起来。

夫子继续站起来,往前走着,铁链将他拖在地上,“啊!”孩子的哭声更大了。

一步一步,夫子将所有村民都用铁链绑起,他脸上甚至还带着满意的笑意,只是眼里满是漠然。

绕着玄空将所有人都绑上,夫子直起身,用袖子擦了擦汗,笑着对玄空说,“若是内人在,这时已备好手帕了。”

玄空平静地看着他。眼前这人因为他夫人的死已经成魔。

没有得到回答夫子也不恼,他眼神跳过玄空,看向他身后的祭台,两座白骨的手中空空荡荡的,那是原本放白玉手臂的地方。他眼中露出一丝惋惜,怔怔地自言自语,“你知道神的肉是什么滋味吗?”

说完他自己也笑,大笑。

“在这祭台上,流过九万九千九百八十个人的血。”夫子轻轻摸着祭台上的那两座白骨,“九万九千九百八十个人,才等来了你。”

他看向纠缠在村民身上的一个个鬼影,看了他一眼,淡淡笑道,“你帮了他们,他们不会伤害你。”

“哗啦——”铁链在地上滚动的声音,夫子转身朝着远处走去,他身后跟着一个个惨叫的村民,消失在黑气中。

玄空坐在原地,他明白夫子那一眼的含义,也明白他未完的话——但是你,不一定能活。他低头,胸口的鲜血正不停流出,红得刺眼。

他闭上眼。

“玄空,你可能成佛?”恍惚看见苦言端正的背影,一尊大佛慈悲的看着他。

我不能,我谁都渡不了,我连自己都渡不了。

“啊!”

“啊!”

远处传来疯子的嚎叫声,那声音就像一只孤狼。

“哗哗哗——”

大雨倾盆落下。

什么东西在他的手边蹭过来蹭过去。

玄空费力睁开眼,是一只小狐狸半闭着眼,不停地往他的衣服里钻,想要躲雨。看样子,是刚出生的幼崽。心里微微一笑,他身子动了动,“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他侧着身子,身子微微前倾,和地面形成一个夹角,刚好将小狐狸圈在其中。

小狐狸反应不及,头上一大坨东西压下来,惊了它一下。待发现头上没雨了,开心地离开这个令它感到危险的地方。一窜出去,稀里哗啦地雨淋下来,它吱一声,缩回玄空怀里,不动了,还不安地蹭了几下。

黑暗的魔宫里,轻击椅子的纤细手指顿了一下,看着这幕画面,轻轻挑了挑眉,凤眼闪过一丝亮光。一丝神念穿越空间朝玄空怀里的小狐狸射去。随后向后一躺,窝在宽大的白骨椅子里继续看。

玄空怀里的小狐狸突地一颤,轻轻吱一声,在玄空胸膛上蹭了蹭,闭上眼,气息渐渐弱了下去。过了一会儿,又生龙活虎地睁开眼,灵动地眼睛看了玄空一眼,朝着远处跑去。

雨后的清晨,空气格外新鲜。

怀里有什么东西在不停乱动,玄空睁开眼,看向怀中,是一只雪白的小狐狸,它身边还有许多果子,见他醒了,一只雪白的爪子按住一个轻轻一推,果子顺势滚到了玄空怀里。

玄空摸了摸胸口,胸口的伤口已经结疤。他看向小狐狸,小狐狸已经用两只细小的爪子蒙上了自己眼睛,似乎在说,没脸看,没脸看。

被小狐狸可爱的动作逗笑,玄空伸手揉了揉小狐狸的头,“多谢。”这个世界,有魔,有仙,再多一个妖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

玄空起身,他身上的血迹已经被雨水冲刷干净,身上的衣服经过一夜,也已干透。他看向正在扒着他腿往上爬的小狐狸,“我要去取一些东西。”

小狐狸冲他吱吱叫了几声。

“一起?”玄空一本正经地瞎猜道。

小狐狸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甚至双爪忘了抓牢,直接掉了下去。

玄空笑着接住小狐狸,将他放入胸口的衣服中。

小狐狸在衣服里折腾了无数下,最终安静下来,露出一个头灵动地打量着周围。

桃源村,桃花依旧盛开,随风飘舞。

玄空在一棵桃树下停下,从树下挖出了他的包裹。这是他去祭坛之前埋在树下的。将包袱背在身上,玄空抱着小狐狸走遍了桃源村。整个桃源村,只剩下一个疯子。他看到疯子时,他正往嘴里疯狂地塞着土,不时嚎叫几声,叫着叫着又笑,笑着笑着又哭,满村的跑,不一会儿就见不到他的身影了。

玄空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他渡不了他。他将怀里的小狐狸放在地上,转身向前走去。走了一段路,转身回头。

小狐狸还在原地。

玄空看着它,它一双圆滚滚的眼睛也看着玄空。轻吱一声,它拔腿就往外跑。一会儿就不见了。

不一会儿,它费力地推着一个圆滚滚的果子又出现了。看见玄空还在原地,灵动的眼里露出惊喜的神色,吱了一声,将自己也团在果子上,圆滚滚地滚了过来。

玄空哭笑不得,轻轻拍了拍它毛上的灰尘,“忘生。”

小狐狸抬头,咬着手指疑惑地看着他。

“忘记生命,佛教的一种说法,指看开一切,不要执着。”玄空轻抚它的皮毛,“永远开开心心的。”

小狐狸愣了一下,“吱!”叫了一声,钻进玄空衣服里不肯出来了。

玄空轻轻笑了,抱着小狐狸,朝来时的方向走去。果然,铁索桥的对面的山已经不是来时的山,一条小路蜿蜒向前,消失在山峰处。

来时不知路,去时不知路。

“忘生。”玄空轻唤一声。

小狐狸在胸前动了动。

“忘生。”玄空再换了一声。

小狐狸将脸埋得更深,不理他。却将衣服拱起,将小小的屁股露了出来。

玄空轻轻拍了一下。

小狐狸顿时窜入更深处,不一会儿又伸出一个头来看着他,一双圆滚滚的眼睛警惕地注视着他,你想干什么?

“忘生,走了。”玄空轻笑着说。

小狐狸呆呆看着,这小和尚,笑起来还挺好看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黑岩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