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都言正文

你要对我好点呀在线阅读第九节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7:17:23
你要对我好点呀
你要对我好点呀
作者:苏鎏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全文完结,新文《被富二代男友背叛之后》已开,求收藏么么哒。】新文文案:机场高架车祸现场,记者们严阵以待,为抢新闻甚至有媒体出动了直升机。事故当事人之一是庆海集团实际的当家人姜承印。这位传说中弹弹烟灰都能撼动娱乐圈格局的矜贵大人物,此刻正单膝跪在某不知名三十六线开外的女明星宋佚的面前,小心翼翼地替她清理……擦破皮的膝盖。全然不理会自己身上正隐隐渗血的衬衣。快门乱闪头条预定,全城轰动网络爆炸。身处这巨浪中的另一位当事人宋佚,却忍不住凑近了,小声道:“那个……姜总,戏好像有点过了。”男人微微一笑:“

成功甩开黑脸一众人之后,我们一行四人漫无目的地在林间走了不知多久。

周围的环境依然很陌生,林中的树几乎全是十几米的参天大树,繁茂的枝叶吸收了绝大部分阳光来完成伟大的光合作用,这样一来树木便会越来越高大,枝叶也会更加繁茂,吸收的阳光就会更多,最终形成一个奇妙的生命循环。

除了植物,大部分的动物也在为生命的传承和延续而不知疲倦地忙碌着,偶尔能看见阔叶树上盘踞着吞吐蛇芯子的蟒蛇,散落遍地湿漉漉的蜗牛和草里草外全身是毛的彩色蜘蛛......

所有东西毫不违和地存在着,所有事件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一切都那么正常,正常得让人心底微微发毛。

我拿着短刀利索地劈开挡住去路的灌木和凌乱不齐的树枝走在众人最前面,承担开道的重任。

关欣在醒来过后跟着大家跑了一阵,本就柔弱的身子便有些体力不支,但却仍然在方原的搀扶照顾下跟着我们走着。

那女人在跟黑脸等人分开之后,也一直与我们同行,而且一步一蹦地跟在二人后面,神经大条地哼着小曲。

“我们先在这歇会儿吧。”走了半天,考虑到关欣不能过度劳累,于是我提出让大家卸下装备暂作歇息的建议。

方原和关欣同时对我点了点头,那女人竟也不理睬我们,自顾自地找了一个地方坐下。

我提着刀向她走了过去,用一副看即将待宰的家猪一样的表情看着她。

“你...你想干什么?”

“你猜猜看。”我笑盈盈地注视着她。

她被我盯着似乎感到浑身不自在,然后竟然做出令人哭笑不得的双手环抱的动作,一本正经地警告我:“不给钱我宁死不从!”

话音未落,旁边的关欣“噗”地笑出了声,方原也紧跟着忍俊不禁地看着满头黑线的我。

我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奇葩女子到这时候了竟然还玩得如此脱线。

就好比你在西餐厅看着进来了一个西装革履的人一坐下便大声吼道:“老板来屉包子!”

侍者走过来彬彬有礼地提醒他:“不好意思先生这里是西餐厅。”

于是他也便彬彬有礼的回答:“哦,那给我来碗饺子。”

......

“你想得美,说吧,你是什么人?跟那群人什么关系?你跟着我们有什么目的?”

“我想得不美啊,我叫郑美玲,你们可以叫我美玲。”

“刚刚那群是什么人?”见她回归正色,我便继续问道。

“喂,我都告诉你们我的名字了,你们是不是也该对我做下自我介绍啊?”

她似乎对我这种审犯人一般的语气很是不满,睁着一双大眼睛一脸无辜地瞧着我。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坐在一旁的方原冷言冷语地对她说。

“拜托,你们可是有三个人,我就一个弱女子,这儿最没底气的人是谁?是我好不好?凭什么我就敢相信你们,你们却不信任我呢?”

她似乎是有点生气地向方原分辩着。

其实仔细想来,她说的也不无道理,而且她还在我们准备摆脱黑脸一行人的挟持中帮助过我们,从目前的情形来看,我们并没有充分的理由要怀疑她。

“谁知道你有没有什么阴谋诡计!”

方原对她的申辩并不买账,依然向她冷言相对。

“你!好吧,我知道你们都讨厌我这种女人,不肯接纳我我也认了。”

她美艳的俏脸一横,满不在乎地对我们说。

“知道就好,你最好别来找我们麻烦,”

方原从来都是直来直去,说的话竟也丝毫不留情面。

“那你们说我现在该怎么办呢,我在黑脸脑后勺敲了一棒子,回去那边他们非把我活埋了,你们还不肯收留我,这阴森森的鬼林子里到处都是邪门玩意儿,我一个人孤零零乱窜的话肯定会死在这里面。”

被方原呛了一通后,她低下头看着地上的树叶,细声细语地说着,那样子就像一只无家可归的小猫在深夜小巷里独自低语。

她这个样子让我忽然之间就想到了蕙襄,她现在是否正面临着孤身一人所带来的恐惧?

我一时语塞,竟不知是该继续质问她还是该安慰安慰她。

或许是为了向我们好好说说她的身份,她竟旁若无人地自顾自说下去了。

“我之前是个在酒店上班的女人,每天在形形色|色的男人之间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总有数不清的男人不厌其烦地说着一些为我着迷为我疯狂为我甘愿抛弃一切这种不着边际的话。”

“但我知道他们真正想得到的不过是这具外表美丽香艳内心却空空如也的可怜肉体,我在每一个独自醒来的深夜里都会为那种惺惺作态而恶心作呕。”

“可是在那之后,当我再次面对那些男人的时候还是不得不卖弄着风情去取悦他们而使自己得以苟且地生存下去。”

“你们不曾体会过,那种苟且仿如生活在阴暗肮脏的下水道里的老鼠,那种感觉能带给你的唯一期望便是将会永远不见天日地活着。”

“或许一直到临死那天也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幸福,什么是爱......”

她平淡的语气中夹杂着些许若有若无的落寞,给人的感觉就好像她不是在说她自己,而是说的另外一个与她毫不相干的人。

而她语气中淡淡的落寞只是寄与那人深切的同情。

“对不起...”方原似乎开始有些同情她的遭遇,于是为之前不善的语气向她道歉。

她忽然抬起头,充满好奇的看看我,又看看方原和关欣,神秘兮兮地裂开嘴笑着问我们:“你们该不是被我说得心软了吧?我去,我会不会有很有演讲的天赋啊?”

她说着说着竟有点小雀跃......

我一时愣住了,有点反应不过来她这种速度的情绪转变,怎么上一刻还像缅怀死了的爹妈一样的沮丧,这一刻就跟考试得了一百分似的欢喜?

我暗暗在心里揣测,这人该不是精神病吧,难道是精神分裂症?

“你好美玲,我叫关欣。”也许同样是女人,所以比较能相互理解,关欣微笑着,首先向郑美玲招呼道。

“关欣,好婉约的名字,我以后叫你小欣好不好?”

她回敬关欣一个灿烂的笑,那笑容美得就像盛开在阳光下娇艳的牡丹花。

“没问题。”关欣笑着答道。

“我叫卢骏宇,欢迎你与我们同行。”我友好地对她介绍了一下自己。

“真的吗?我真的能跟你们一起走啦?谢谢你。”

她对我答应让她与我们一起走显得非常高兴。

“那,那边那位小帅哥呢?”她微笑着看向方原。

“我叫方原,很高兴认识你。”方原似乎有一丝丝尴尬,但依旧很爽朗地回应着她。

“方原,你好啊。”她饶有兴致地看着方原,半晌,向他投去了一个牡丹花一般的笑容。

四人之间的气氛总算慢慢开始变得和谐起来了,美玲似乎很喜欢关欣,像个大姐姐一样对她嘘寒问暖,也许女人天生就更了解女人,她把关欣照顾得无微不至,就连方原见了也没有说的了。

时间随着四人越来越融洽的相处而悄然流逝。

从美玲的口中我们得知,原来那群形迹可疑的人是一个假借旅游之名而想着悄悄偷渡出境的队伍,所以他们才那么怕边防军。

美玲和他们一样,也是想偷偷出国才加入那个团队,那星虎是整个队伍的蛇头,黑脸并三个手下是保卫,蛇头收了包括美玲在内的另外五人一半的酬金,负责带他们绕过边防成功偷渡,事成之后可得另一半酬金,而黑脸并三个手下其实是中保,既要保证团队的安全,还要监视星虎和另外五人履行各自的承诺,事成之后收取两方一部分佣金。

据美玲说,那个团队远远不只表面上那么简单,内部竟有着别人不知的明争暗斗,而且每个人似乎都有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黑暗目的,美玲还在偶然中发现中保黑脸和星虎似乎有着某种微妙的关系,似乎是一个见不得光的秘密交易。

美玲很害怕,她隐隐感觉到自己正在介入一件危险的事情,正在急于如何脱身之际,可巧就遇见了我们,而在那之后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

休息完毕之后,关欣已经恢复得差不多,加上有方原的保护和美玲的照顾,我们一行人决定继续前行。

为二女的安全着想,一把星虎手上的科威特手枪我拿着,另一把来自黑脸的勃朗宁手枪则分给了方原。

我们已经在树林中迷了路,经过大家一致商量决定,先向着高处走,回去爬上槐山的山顶,找到我们来的那个方向,到空地去看看蕙襄是否已经回到原来的地方,如果没有,我们再接着去寻找。

天色渐渐的暗下来,林中的鸟叫虫鸣也随之消停了下去,我们一直在行走,然而除了不停地将一颗颗参天大树抛在身后。

我们非常难以判断脚下的土地究竟上升了多高的距离,头顶永远是密密麻麻的树枝树叶,想要到达山顶似乎遥遥无期。

我不住地安慰着大家,也许我们走的路是上山之路中位于山脊的那一条最长的路,所以走得久一点,但总是会到的。

就在所有人都专心赶路间,我仿佛听见了一种能让我在心里顿时涌起惊涛骇浪的声音......

“大家,先停一下。”我转过头对跟在我后面的三人说道。

“怎么了?”美玲歪着头看看我,问道。

“嘘......”我把手指竖在唇边,示意她安静。

“哗啦——哗啦——。”所有人都静下来之后,那声音开始越来越清晰地缭绕在我们的周围,我惊愕地望向方原,发现他也同样一脸惊骇地盯着我。

那——的确是惊涛骇浪的声音!

我和方原关欣同时意识到,老头口中的水源或许正在命运的牵织下,向着我们悄然逼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