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总裁正文

泪之痕迹之第十章(10)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6/11 7:39:05
泪之痕迹
泪之痕迹
作者:呓语的黑羊
来源:纵横中文网
苍茫世界,悠悠岁月,最后留下来的不过是泪水淌过的干涸渍迹。

“莫先生,”乔雪桐平静地看着眼前这位传说中包养自己的金主,语气透露出些许的无奈,“你到底想干什么?”

男人目光灼灼,嗓音却带了连自己都没察觉的温柔,“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我在追你。”

乔雪桐直直地看向他的眼睛,莫淮北也目光坦然地和她相对,他的眸底幽沉平静,看不出一丝看玩笑的成分,害得她想装傻说“莫先生你在开玩笑”都生生堵在嗓门口。

想起这些天来他频繁地献殷勤,若有似无地接近,在密斯特戴维面前的异常行为……还有那束含义微妙的紫玫瑰,乔雪桐轻叹了一口气,心湖仿佛被投进了一颗小石子,渐起微澜。

莫淮北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她脸上的表情,从平静到微乱,此刻却奇异地如雪霁般,整个人笼罩在一层柔和的晴光里,他忍不住啧啧称奇,心却像柔软的水草拂动,隐隐生出那么一丝期待。

乔雪桐看了一眼前方几十米处的红绿灯口,“莫先生,不好意思,”她眨了眨自己那双明亮动人的黑色大眼睛,眉间含羞露怯,“我是色盲。”

尤其是对眼前这种“男色”,有着天然的抵抗力。乔家俊男美女并不少,当中首推乔亦政,相貌堂堂不说,加上这些年的官场历练,又添了几分沉稳的气质,不知让多少无知小少女生出染指之心。

小浩浩说莫淮北比自己爸爸好看,对于这一点乔雪桐并不否认,但皮相只是很表面的东西,她更注重的是涵养,然而在这个苛刻的方面,这个男人似乎也无懈可击。

一个英俊的男人,如果他的气质修养能达到让别人忽视这些浮华表面的境界,那么他无疑是……

过去的经验告诉乔雪桐,自己不会是他的对手,所以她山重水复迂回地退却了,“莫先生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那我先走了。”

莫淮北眸色深深地看着前面的人,薄雪飘在她栗色长发、嫩黄色的外套上,她恍然不觉,踩着一双雪地靴,脚步轻快,轻快得像……落荒而逃,他突然就笑了出来。

乔雪桐,我对你更有兴趣了。

耳机里一直重复着柔和的旋律,却无法平缓乔雪桐略微急促的心跳声,突然后面传来阵阵尖锐的喇叭声,一个男人的声音随之冒了出来,“靠!要吵架你们回床上吵去,大街上的阻塞交通啊,妈的老子还要赶回去给我家婆娘做饭呢!”

乔雪桐心生不妙,她回过头看到了一幅壮观的画面,在那辆黑色贵族V8的后面,一排车子如奄奄一息的雪龙般艰难前进,而那个始作俑者,却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似的,继续不急不缓地跟在她后面。

又有人高声插`进来,“嘿!我说哥们,女朋友不能这样哄,哄多了她们尾巴都翘上天,我建议你啊,立刻下车把她五花大绑弄回家,摔床上,酣畅淋漓干上三五回,保证治得服服帖帖的!咱们作为男人,千万不能让女人踩在自己头上……”

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这些臭男人还能更无耻一点吗?

乔雪桐眼里的怒火都快把周围的雪融化了,她握紧拳头咬紧牙关,走也不是,停也不是,一张小脸涨得通红。

莫淮北朝后面挥了挥手表示受教,然后他看向她,俊脸上涂抹了一层隐约的笑意,语气似真似假,“真要我下去绑你?”

这个卑鄙无耻、下流的人,竟然用这种方式把火引到她身上,让她成为众矢之的!

乔雪桐稍微思索了一下,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车流恢复了顺畅,有几辆车经过的时候还轻佻地向他们吹了几声口哨,乔雪桐捂住一边的耳朵偏头看向窗外。

男人目视前方,认真开着车,突然来了一句,“给我一个理由。”

平生第一次被女人拒绝,总要给他一个理由吧?

乔雪桐也觉得他这句话很合理,毕竟是这么心高气傲的男人,她清了清嗓子,“莫先生,我从不相信一见钟情,也相信你不会玩这么幼稚的把戏,你事业有成,身边必定美女如云,而我乔雪桐……”

窗外暮色四合,黑色仿佛一匹柔软的绸缎乘风而来,乔雪桐顺其自然地自黑,“我乔雪桐只是芸芸众生里的一人,平凡又普通,还喜欢闹小脾气,街上像我这样的随手抓都是一大把……”

皮骨都是父母给的,乔家基因优良,乔雪桐自然也是个美人胚子。

想到这里,乔雪桐伸手摸了摸脸颊,“莫先生,你不会那么肤浅吧?”

莫淮北留意到她的小动作,心下立刻明白过来,他笑了笑,“我可以把乔小姐的话理解为,我是一个很有深度的男人吗?”

“当然!”乔雪桐重重点头。所以莫先生你这么有深度,肯定不会以貌“娶”人的吧?

“诚如乔小姐而言,”莫淮北接过话,眸底缓缓升起一层薄薄的笑意,“作为一个有深度的男人……”

乔雪桐头皮一紧,糟糕,失算,她自己挖坑给自己跳了!

果然,他的下一句话就轻轻把她推进了坑里,“我更需要找一个有深度的女人。”

“难道……乔小姐觉得自己没有‘深’度?”莫淮北好笑地偏头看她,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他咬重了某个字眼。

……乔雪桐选择闭上眼睛投降。

回到小区的时候,天空竟然下起了雨夹雪,乔雪桐为难地看着窗外,停车场离她住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她又没有带伞……

莫淮北神通广大地从储物柜里翻出了一把深蓝色的伞,撑开之后发现伞并不大,他若有似无地皱了一下眉,“走吧。”

这一次他很绅士只是送到楼下,也没厚着脸皮说要上楼讨杯热茶,乔雪桐站在原地,看看“毫发未伤”的自己,又看看前方颀长的背影,那灰色外套已经湿了一大片,不知怎么的,她突然有点想笑。

好吧,看在他这么大义凛然的份上,她可以原谅他刚刚占的一点小便宜。

当夜,乔雪桐在床上翻来覆去,坐起来靠在床头,柔和的灯光披了一身,她愣楞盯着自己的右肩看了足足有半个小时。

那把伞确实挡不了两个人,而她因为某个原因也一直跟他保持一定距离,走到一半的时候,他就自然而然地搂住了她肩膀往里面带……

他的手有力、温暖干燥,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心感……停!

乔雪桐抱着自己的头使劲晃了晃,不能再想下去了!她从床上翻下来,逃也似地跑进浴室,然而长达半个小时的淋浴也没能如愿冲去他在她肩上留下的……灼人温度。

真是邪门了!乔雪桐平生第一次失眠,躺在床上嗷嗷叫,明天她还要陪金津津去相亲呢!

终于,辗转到凌晨四点多才迷糊睡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