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江湖正文

白兰地回甘第一章在线阅读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7:59:00
白兰地回甘
白兰地回甘
作者:归晏温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下本书《赴园惊梦》,求预收~]***1一场沙尘暴,她的剧组车直冲入军事基地,被季司原带人拦截。风尘粗砺不掩美人清绝,他例行搜身,听见她手腕处叮呤的铃铛。“我家猫爱听铃铛。”她眸光清冷,面无表情地解释。后来,吉隆坡的地下酒吧。他正翻看监控排查嫌犯,眼前出现一抹熟悉的倩影。她正与崔影帝攀谈下一部剧本,手腕突然被人握住。铃铛声淹在喧嚣中,他挑着眉头似笑非笑:“这位小姐,可以请你喝一杯吗?”2梁启超言:“少年人如泼兰地酒。”故盛气、故烈性。身似山河之骨,心是日月可昭,惟赴国忧,方不负少年头。***【接

滨州,一个坐落在距文国京都千里之外的小州县。

说它小,确实小的不起眼。滨州有个村庄,名为邹村,村子人口还不到百人。

都说靠山吃山,近水吃水。

邹村既不靠山也不近水,几乎是穷困潦倒,大部分身体力壮的年轻人都离开了村子,去了他处谋生。

这天,村子里的格外的冷清,雪花薄薄的在地上落了一层。

村长哆哆嗦嗦的快步走进院子,破旧的木门上,挂着长长的白麻布,随风飘摇。

“阿赤啊,你自小脑袋就聪明,孝顺,有主见,这些大伙知道,可今日,怎么就做了如此大逆不道的事!”

屋里坐着几个老人,说话的人在村子里极有威望,阿赤唤他陈阿爷。此时陈阿爷正指着跪在屋子里的阿赤吹胡子瞪眼。

刚进屋的村长拍了拍身上的雪,看了一眼身穿孝衣的阿赤,劝道:“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就不要再说了。”

“怎可不说,卓老头这辈子为了养活这孩子,遭了多少罪,临了临了,竟连个全尸都不得,这可是要下地狱的!作孽啊!”陈阿爷急的跳了脚。

久久未说话的阿赤抹了把泪,看着桌上的木盒子,里面装了爷爷的骨灰。昨天夜里,他瞒着村里所有人,偷偷把爷爷火化的。

“陈阿爷,您听我说,正是因为爷爷他活着的时候受了太多罪,吃了太多苦,所以阿赤才将爷爷火化,这样他就不用在地下受虫蚁咬食之苦了。”阿赤解释道。

在这个年代,火化可是意味着不得全尸灰飞烟灭的意思,只有犯了罪大恶极的事,才会被处火刑,好好的人去世,怎可焚烧。

可阿赤不信这一套,因为他并非这个年代的人,或者说,他的思想并非这个年代。

屋里的老人无奈的摇着头,不管阿赤怎么说,他们都没有办法理解。

“行了,时间不早了,还是先送老头入土为安吧,这事,以后再说。”村长明显比其他人冷静一些。

陈阿爷一屁股坐回椅子上,拍着桌子说道:“人都成灰了,还如何入土为安。”

阿赤起身,也不管其他人,抱起桌上的骨灰盒就往外走。

爷爷,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活下去的。

两个月后。

阿赤再次被梦惊醒。

这梦自小就困扰着他。梦中一位素衣女子,面容朦胧不清,唯一看得清的就是她头上的那根罗绿色的发簪。

“阿赤,帮我告诉他,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阿赤从枕头底下拿出一包东西,白色的绣花手绢里包着的,跟那梦中女子头上戴着的发簪一模一样。

这是爷爷临终前给他的东西,除了发簪,还有一个素银的手镯,镯子上刻着看不懂的花纹。

这是属于母亲的东西。爷爷还说,他们并非是亲爷孙。

爷爷姓卓,老伴早早的离世,只有一个儿子相依为命,这也就是阿赤名义上的父亲。后来文国攻打黎国在民间大肆征兵,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攻占了黎国数十座城池,大军凯旋而归,父亲却并不在其中。那是二十年前的事。

十七年前,爷爷务农的途中,遇上了身怀六甲的母亲,当时的母亲十分落魄,又快要临产,苦苦请求爷爷收留她。这一留就留到了阿赤出生。

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大着肚子,身边又不见有男人,这在古时候可是极其不耻的事。再加上村子里的人爱嚼舌根,流言蜚语传的越来越难听。母亲不愿连累爷爷,提出要离开。

家里条件差,母亲生下阿赤后身体落下了病。爷爷不忍,也许是更舍不得怀中的阿赤,索性就跟他们一起离开。

就这样,一家三口来到了这里,为了不让人说闲话,母亲就成了爷爷的儿媳妇。

本以为终于可以过上安稳的日子了,没想到不出两年,母亲便一病不起,没多久就撒手人寰。到临终,也没对爷爷说过自己的身世和来历。

21世纪的阿赤来的时候,这里的阿赤已经五岁,自然也没见过这位母亲。

“那个他到底是谁呢?是他还是她?”阿赤看着簪子苦恼。她说不是她,什么不是她?是被人陷害了?

而且,自己的亲爹是谁?是死了还是活着?

她总该还有家人吧?这么多年为什么没人寻她?

爷爷说初见娘时,身上的衣服是上好的锦罗绸缎。难不成是大户人家的小姐?

大户小姐爱上看门奴才,家里不同意,所以棒打鸳鸯,小姐意外发现有了身孕,为了保住肚子里的孩子,愤然离家出走?

每次被这梦扰醒以后,阿赤总会脑补一出大戏,可能以前宫斗戏看多了吧。

娘啊,虽说我是占了你儿子的身体,可也算帮他续了命不是,你我虽然没有母子之实,可也有母子之名啊,有什么冤屈干嘛来找我啊!

阿赤翻来覆去想了一整夜,作为一个受过祖国高等教育的医学院本科生,他从来不相信有托梦这一说,可是在早晨听到屋外鸡打鸣的一刻,他决定,上京!

爷爷说过,母亲是大北边来的,口音像是京都人。

他上京不为别的,就为了自己以后的睡眠质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