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青春正文

垃圾第五章在线阅读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2 2:30:58
垃圾
垃圾
作者:一罐糖霜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三年前的林安初:少壮不努力,只能是他弟。三年后的林安初:良心不能安,只求做他弟。陆攻林受(温柔攻是本命,我永远喜欢温柔攻———下一篇开坑《万古同他》,医疗背景+高中背景。a医生床上收了个院长亲自打招呼的老狗逼B病人,b医生那有个书记亲自领来的小狗崽A病人。AB入院第一天为了最后一个单人病房互不相让血溅当场(假的),入院第三天ab朋友圈私下聚餐,偶遇AB跨越代沟把酒言欢。B病人状似无意地拎着啤酒瓶三次经过医生聚餐区后,b医生冷笑:头孢配酒,说走就走。A病人(眼里并没有自己的管床医生b):a医生那么

凌语院内,吴迭坐在书架前,书房内久久没有动静,吴皓看着脸色已不复刚才急色的父亲,沉吟道:“父亲,看来怀王不日就会回都,需不需要试探一下圣上的意思……”

吴迭不赞同:“其实怀王回都倒是好事,不过他此前一向不愿回来,如今匆忙求召入都,恐怕事情不会简单!”

怀王父母曾是名镇关兴朝的大将,当朝女子能力出众的亦可建功立业,怀王之父在南关战场遭遇邻国叛乱陷入危机时,其母厉锋将刚从军中下来,闻知便放下不久顺利着手的内宅事务,主动请缨前去搭救,谁知好不容易获取胜利,却重伤不治,其父易大将军两年内也伤病复发抑郁而去!

怀王父母为国捐躯奉献,永熙帝感念他年仅八岁就痛失双亲,因此就亲封其成为异姓王,享皇子待遇。

不过怀王并未留都,反而特意求召远离。多年来,他都以近乡情怯,不曾奉召入都,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他在当今圣上心里的地位与宠爱,也完全无法消减百姓们对他的兴趣。

这从每年送出天都的赏赐声势可以看出,每一次犒赏都能引起天都百姓的谈兴,见证怀王的荣光!

除此之外,怀王风采经过传播几乎吸引天都所有待嫁少女,他在远方的英雄事迹,及更稳固的权势更为民众津津乐道。

这样一个高人气怀王,不仅没有引起君王的猜忌,还令许多能臣干将推崇,他在朝堂上也是有名的“正直”一党。对于吴迭来说,他是实实在在为国为民,他的回归可以令最近朝堂稍露端倪的不正之风有效遏止。

只是能轻易令传闻中“不近人情”怀王改变多年回都意愿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呢?

此时天都最尊贵的地方,与吴迭同样疑问的人不少,最对怀王回都高兴的永熙帝也有一番思量……

前一段时日吴渊就已经听到府中下人、街坊四邻谈论有关怀王的八卦。她吃过晚饭,和娘亲话话家常。不意外的从她口中更清楚地了解——怀王要回来了。其实遇到伯父父子神色不同以往的慎重时,她就用读心术,隐约查探到与怀王有关。此时更加确认了消息的真实性!

不过她对于天都各方对怀王回来的心思尚且不明,在她看来,天塌了,还有高个子顶着,虽然料想他回归是个“大事”,但自忖与自己无干。她正准备第二天与吴悠参加知音会,而且伴随启文堂全学子或更多的关注。

这次参与人数更加广泛,而且恰巧接近怀王回归的日子……

饭后刚回玲珑院,吴悠就急匆匆的跟随而来,明日便是参加知音会日子,吴渊察觉她心思,自然由她来。

不过吴悠心情十分振奋,而不是因比赛将至,而是对于怀王,她和天都众千金一样看法,因“遥不可及”而向往更甚!

“渊姐姐,你听说了吗,怀王近日要回天都了,我还只从“云籍阁”看过他的品貌、事迹,好期待……”吴悠双目冒红心,一脸痴迷。

吴渊敷衍地点点头,对于这话题她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忙转移话题:“你不在意明天知音会?”

吴悠听到此话,一脸爽朗:“不是有你吗,我不担心,明天就拜托渊姐姐了。”

吴渊:“……”所以你就不用出力了?

吴悠见她无言,连忙笑嘻嘻表态:“明天,我一定一雪前耻!”

第二天,天气晴朗。一大早吴琪吴悠两姐妹,就在侯府前厅等候。等吴渊慢悠悠收拾好,吃完早饭,吴悠已等不及拉起她出侯府。

吴皓立在一辆马车前,手牵着吴适。今天他墨发束冠,神色不同以往的严正以待,悠闲了几分,身着绸缎墨绿银丝直裾深衣,一条嵌着绿珠宽围腰带束腰,越发衬得身姿挺拔。

吴适不长的头发以蓝色丝带束成一小髻,一身宝蓝长衫外披宝蓝彩丝比甲,此时正翘首望着姐姐的身影。

“姐姐!”

吴渊向前摸摸他头顶发髻:“乖!”

他看看三位姐姐,挠头为难了一会儿,对吴皓道:“哥哥,阿适陪你坐。”

吴皓失笑,由他主动拉着自己上了另一辆。

吴悠对于知音会的参与很是紧张,刚上车就念叨不停,吴渊无奈:昨日不是挺轻松的?

兄妹五人在知音阁落座,透过有些清透的屏风往一侧望去,以屏风相隔的格间已就座早已熟悉的贵人子弟。袁雪芊坐在对面,正同平日交好的姐妹们说笑,她皮肤白皙,言笑晏晏,少女发髻上插着金蝶震翅珍珠簪,耳边两点珍珠坠,青衣纱裙裹着稍显清雅身姿,一身打扮把她原本五分颜色生生提升了三分,算的上是清秀佳人!

此时已是初秋,又在室内,她倒是不嫌冷,但气温明显比前几天降了几度,与其他人相比,她穿得算的薄的了!

此时注意到了吴悠等人,在她眼里也就看到与自己对立的吴悠,至于围坐在旁的吴渊等人顶多算是“陪衬”!

她莲步轻移,一身清雅做派,只是讲的话就不是那么好听了,“我真佩服你勇气,上次赢了一局不会得意忘形了吧?这次来的人物都不简单,就看你运气好不好能赢一场了!”话末已有些咬牙切齿。

[可恶,上次赢了一局的话,音伏令就早一步到她手中,这次知音会参与者众多,赢面难了点,不过这次围观者不少,必将狠狠挫了她的锐气不可]

[手下败将,终究会败的]

吴悠今日专门选了自己最爱的粉色罗裙,丫髻插一支四蝶纷飞银步摇,耳下一对流珠铛。听了袁雪芊言语不善,把她赢归到运气上,差点控制不住自己与她向前打一番嘴仗,不过阁内人物众多,知道体面,到底稳住了心绪。

而吴渊此时只希望耳背比赛时不要出来捣乱!

“在那边!”说话的李洳打破僵局,林李柳“三木”从知音阁入口来,见到吴渊身影,吴皓连忙传阁内小厮添加座位,引他们入座。

袁雪芊自觉狠话已下,赢了再来不迟,便领着常伴的闺友身姿曼妙地入了对面隔间。

吴悠向她投去不屑一眼,转而向迎棠招呼道:“你怎么才来?”

她们早已约定今日同伴。

迎棠回道:“人太多了,我们在阁前遇到婏姐姐、黎姐姐等人就一起来了。”

每个隔间的座位错落有致,男孩女孩并不讲究是否同侧而坐,只各自根据亲疏远近选座,位横为“弧”,位列成“扇”,座位之间放置倒“工”形台案作放置茶点之用。

人数增减时,阁内小厮通常很有眼色的置座添用,不一会几人就安坐于位,聊天吃茶。

知音阁作为知音会的开办处,占地面积跨越天都城的二街。要不然也不会如他们这般十多人就能轻易容下。隔间使用的屏风也颇具奥妙,似乎浸染了某种颜料有隔音功能,如此一来,相邻隔间稍有动静,也并不存在打扰的问题。

不多时,阿晋也陪着乌先生而来,吴渊等人见到遥遥向先生简单行礼,先生颔首示意自己收到了,而溪棠、文泰招手让阿晋过来,后者牵着爷爷望了他们一眼,摆手拒绝。他们座位被安排在知音阁二楼。

两小子正在遗憾晋哥不在旁,就见他已从楼上奔下,高兴对两个惊喜的小子说:“爷爷,有人相伴了,叫我下来!”

知音阁后入口,路旁的植被如今还存留一抹绿意,平日这里人迹罕至,此刻更显寂静幽深。

随着门扉“吱呀”一声,伴随几声脚步,一个充满年轻活力声音持续不断传来,“为什么走后门呀?我们走前门更引人注目不好吗?这那么静,又这么远……”

说话的是一名头戴玉冠,身着红缎华服的娃娃脸少年,似乎意识到自己音量有些大,他跟在一身玄衣的男子后继续嘟囔道:“这知音会有什么乐趣,阿蒙,这又不会跑,我带你去天都城其他地方逛逛吧,你刚来不知道天都最好玩的地……”

玄衣少年眉如冷剑,一双凤眸中寒光微敛,听了一路话,一向冷淡的面容终有了变化,葱白长指无奈地捏捏眉心,薄唇轻启,敷衍道:“好了,明日再去!”嘴巴消停点吧……

娃娃脸一听对方答话,立马受到了鼓励,“呀呀,阿蒙你终于理我了,原来你对玩感兴趣啊……我给你说……”

叫阿蒙的玄衣少年有些后悔搭腔了,脚步不由越发快速,远远甩开娃娃脸!

他决定下次还是让阿陵跟着更好,不,或许他独自前来!

两人身后的小厮似乎早已习惯了主子们的行为,只默不作声地跟随其后。

他们刚停留一棵榕树下,知音阁后院厢房里就走出一名秀美丫鬟,行至他们一丈之地,屈膝行礼也不问话,直接就带着他们沿着鹅卵小道迈上红漆台阶,到达知音会三楼!

此时知音阁前想起了一声锣响——知音会开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