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都言正文

王爷,你的桃花掉了之花无荣死守回龙桥 乔韩年强渡绝天涧(6)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2 2:00:20
王爷,你的桃花掉了
王爷,你的桃花掉了
作者:江有冬
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收文:《那个纨绔怀了我的崽》求收藏已完结文《不小心抢了学霸c位》求收藏本文文案如下:她杨静怡本来是一个房产中介女儿,老爸因为破产丢给她一个项链说是传家宝,可谁知道因为老爸负债,她居然被打到跳了河,还到了一个历史上根本就没有的时空……狗血穿越之后打渣男虐白莲,拥得美男入怀走上人生巅峰。本想甩掉渣男,开青楼混江湖从此走上白富美之路,没想到却被攻略。“王妃可还知道自己是谁的妻吗?”王爷一脸黑线的望着面前左拥右抱“美男”环绕的七王妃。“不知道,不晓得。大哥你谁啊?”王妃装傻脸回答道。全文甜宠无虐点,三

话说花无荣带人来到这回龙桥前,发现桥对面集结了一批沈园的人也准备渡桥,他自觉事情不妙,连忙让手下的人隐蔽起来。花无荣不确定对面沈园的人有没有看到自己的人马,如果没有看到,他还能利用这一点点优势拖延片刻,如果自己的人已经被发现,那么沈园的人做好准备硬要渡桥,自己要拦住他们恐怕就是螳臂挡车了。

花无荣在桥边的碎石堆中躲藏了片刻,没发现桥对面的人有什么动静。花无荣不知道对面是在准备等他们过去,还是说在商量怎么过这回龙桥,于是又等待了片刻,见还是没有动静,便叫人去探查。不一会儿,去盯梢的手下回来说,沈园的人带的重型武器太多,用机动车载着直接过桥很危险,现在正在把武器分下去,准备分批过桥。要知道这回龙桥是一座铁索桥,虽然修建的手法巧妙,能够让汽车稳稳当当地行驶,可凡是这铁索桥都有一个缺点,那就是没有支撑,只要铁索断了,桥上的人是必死无疑。想到这里,花无荣心里有了底,他安排下去,让人准备炸药,他今日要炸掉这回龙桥。

爆破是门学问,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是个需要技术含量的活。一个是你要有足够当量的炸药,能够施加足够的力,二是要找准作用点,作用点找得巧,一点炸药就足够让目标土崩瓦解,作用点找不好,你再加大炸药的量也不成,当然,要是把炸药的量加到爆炸范围能够笼罩整座建筑,那就两说了。

要炸面前的回龙桥,说简单也简单,说麻烦也麻烦。麻烦是麻烦在对面沈园的人盯着,自己这边搞什么动作很容易被发现,在这种情况下很难有时间去勘察回龙桥的结构,而容易是容易在回龙桥的两侧有共计七米的延伸,这部分是用来将回龙桥固定在两侧悬崖上的,只要炸掉这边固定的地方,就会有很大的概率让回龙桥失去平衡,掉落进山涧中。

花无荣又派人上高处探查对面的情况,确定了桥那边沈园的人没有发现自己的人马,便放下心来,安排了几个精干的手下,带着炸药往桥边摸过去。当年国家派来的工程队在重修回龙桥的时候,认为原先回龙桥的海拔太高,施工过于困难,因此决定在两岸计划固定铁索的位置就地向下挖掘十几米,所以现在回龙桥从空中俯视就像是嵌在两侧的崖壁之中似的,当初只求实用不求美观,挖出来的碎石块就堆在了路两侧,而这两侧的碎石堆恰恰为花无荣的人提供了躲藏的地方。

回龙桥宽五米,桥头的路各向外延伸一米有余,路边两米外的地方就是碎石堆,也就是说从碎石堆到桥头大约有个三米的距离,来回需要三到四秒钟的时间,安放炸药要用个十五六秒的时间,因此,花无荣需要寻找一个二十秒左右的空挡,在这段时间里,不能有沈园的人往这边看。他从师爷中旬的手里接过望远镜,望向对面沈园的车队,不是说他不相信自己手下人的眼力,主要是有的事情只有他亲自来才能让自己感到安心,毕竟,最让人心烦的就是不知结果的等待。

沈园的人似乎已经做好了过桥的准备,负责指挥的便是乔韩年。要说泽源是很少来东三省这一带,不认识乔韩年是正常的,但是像花无荣在东北打拼一辈子了,跟乔韩年是低头不见抬头见,怎么会认不出来乔韩年呢?他见到对面是乔韩年,就知道事情不会像自己想得这么简单,乔韩年老奸巨猾,一定不会想不到桥对岸可能有人设伏,自己的计划很可能要出纰漏。想到这里,花无荣决定暂缓行动,先作观望。

果然,乔韩年开始有所行动,他先是派了四个青年背着绳索上了桥,看样子是准备先在两岸之间架上四条绳索,防止大部队过桥的时候发生不测。那四个青年试探着往前走,每走一步,花无荣的心就往下沉一分,眼看着这乔韩年的人就要过来了,对面几百双眼睛都盯着桥这边,自己要是这时候派人去安装炸药,那就是找死。而要是等乔韩年的人过来了,再想安装炸药就麻烦了,自己这百十号人虽然打这四个青年轻轻松松,可碍不住对面十几挺机枪还指着这边,而且沈园这一帮人里肯定是有像羽真人一般的高手在,自己可能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身首异处了。

心里思索着对策,再看乔韩年派过来的人已经到了桥头,开始把带来的绳索拴在桥头上。花无荣的手下几次使眼色,征求花无荣的意见,这四个青年系完绳子,指不定到碎石堆后面搂一眼,万一要是发现了他们,事情就不好办了。花无荣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便传下命令,让自己的人在碎石堆边守着,只要这四个青年敢踏进来,就一定叫他们去见阎罗王。

这四个青年系罢了绳子,朝着桥对岸挥了挥手,示意对面的人可以过来了,乔韩年见状便又派出来了一队人,开始渡桥。

此时花无荣觉得自己不能等了,他叫来手底下一个叫山炮的伙计,指着回龙桥问他:“我要是叫你从这儿扔雷到桥面上,你能扔中吗?”

花无荣找山炮是有道理的。这山炮别无长处,就是扔东西扔得特别准,小时候在篮球队里是一把好手,只可惜打比赛的时候把腿给伤到了,走路一瘸一拐,早早结束了篮球生涯,可这小子除了打球是什么也不会,因为早就计划好走体育生的路,平时文化课也没好好学,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就在街边卖面。一天花无荣从他面摊前路过,见这小子站在锅前捞了面就能把面甩进客人的碗里。花无荣觉得他是个人才,就让他跟着自己。

“咦,这可不好说,”山炮操着一口河南话,“这山里风怪大咧,这桥瞅着也出溜滑,就算撂上去了也容易掉下去。”

“你不是会捏雷吗,让它在半空炸。”

“这玩意儿哪能跟手里比,你瞅这信子都不一样长。”山炮摇了摇头。

“试一试,不行就不行了,”花无荣拍了拍山炮的肩膀,然后叫人把炸药包都拿过来,“这么些够了吧,全扔出去,不用怕扔不中。”

“中,那俺试试。”山炮点了点头。

花无荣见山炮答应了,又看对面第二批过桥的人都到桥中间了,就示意手下的人把桥头的四个青年给敲昏死过去。桥对面的乔韩年显然也发现过去的四个青年都不见了,手下眼尖的人看到了这四个青年被拖走的过程,连忙通报上去,乔韩年眉头一皱,连忙叫人把桥上的人喊回来。

可这时候桥上的人已经是走出去了大半,眼看着就要到对面了,老大怎么又让回去呢?带队的人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犹豫了一会儿。可就是犹豫的这一会儿,让他付出了血的代价。桥头的碎石堆里,忽然冒出来百十个人,手里都拿着自动武器,照着桥上的人和桥对面的人就开了火,与此同时,碎石堆里飞出来一块像砖头一样的东西,还冒着火星子,直冲冲地就照着桥上地人去了。但眼看着那玩意儿到了眼前,结果擦着桥上的护栏就掉下了山涧,在半空中炸裂开来,冲击波到达回龙桥,回龙桥的锁链一阵剧烈的抖动。

“诶呀,扔过头咧。”碎石堆里,山炮摸了摸后脑勺,又捡起来一块炸药,点了火,再次掷了出去,这一次,炸药刚刚好落在了回龙桥的桥面上。

“干得漂亮,回去了你叔我给你盖个篮球场!”花无荣拍腿叫好。

炸药落在了回龙桥的桥面上,没过几秒钟就爆炸了,直接炸碎了回龙桥上铺的木板,但桥上的铁索还安然无恙地连着。

“坏了,”花无荣暗道一声不好,接着朝山炮喊,“再给我炸。”

“都这样了还不断,就不好炸咧,扔近了会伤到咱们的弟兄,远了我又扔不过去。”山炮叫苦。

“妈的,”花无荣脏字都蹦出来了,他喊道,“都给我撤下来,死守桥头。”

手底下地人听到花无荣的命令,都从碎石堆顶撤了下来,就地搬着石头就往路上扔,不一会儿就建立起了一道小型防线。与此同时,乔韩年见花无荣撤了下去,抓住这个机会架起来了重型武器,甚至组织好了一批突击队准备强行过桥。

“给我瞄准了桥上的人打。”花无荣下了命令。

“花叔,咱们动静闹这么大,不会惊动旁人吧。”这时候花无荣手下的一个小喽啰上前问道。

“中荀,你之前跟我说的没问题吧。”花无荣问自己的师爷。

“您放心吧,花叔,这片儿早在十几年前就没有人住了,这儿穷山恶水,没人愿意在这儿待,咱们要不是急着赶路,也不会从这儿走是吧。”这个叫中荀的人信誓旦旦地说道。

“那就好,”花无荣点了点头,又问,“中荀啊,你看咱们能守多久?”

“十分钟。”

“怎么说?”

“咱们的武器差,这次出来地急,带地弹药也不多,从火力上来看是处于劣势地,而且我看了,对面有几个熟面孔,我不确定,但至少应该有两个真人在场。”

“两个真人?”

“两个真人,”中荀肯定道,“你看对面沈园的人里,有两拨人,他们穿的是制服,而且没有参与战斗,只是分别守在两辆车一旁,冲在前面的只是乔韩年的小喽啰,真正危险的是这些穿制服的人和车里的人。”

花无荣拿起望远镜,按照中荀说的仔细观察了一番,发现事实确实如中荀所说,他叹了一口气,道:“尽力而为吧,毕竟咱们别的也做不了,只能为虢园争取一点时间,要是对面车里的两位准备动手,咱们就撤。”

“怕就怕他们一动手,咱们跑的机会都没有。”中荀这句话说得很轻,但还是被花无荣听到了。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无愧于心就好。”花无荣拍了拍中荀的肩膀。

“无愧于心吗……”中荀望着花无荣的背影,喃喃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