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青春正文

同居契约之第三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17:55:24
同居契约
同居契约
作者:顾轻野
来源:晋江文学城
老地方是微博,暂名:千秋客迟迟文案:禁欲隐忍的脑科医生聂长生以为这辈子就只能站在适当的距离看着庄凌霄,哪知道庄凌霄强行住进了他的家,睡上了他的床,甚至以不可抗拒之势接管了一家之主的位置,将他牢牢地绑在身边。面对这么霸道的伴侣,不签一份同居契约真的行吗?本文双向暗恋甜文禁欲隐忍脑科医师VS双标霸道商场奇才本文又名《死亡天堂》换个笔名别不认识我喜欢请收藏作者吧完结旧文:《三邻》

莉蒂西亚躬身抱着自己的裙子,看着小房间里和她大眼瞪小眼的几个女人。她们大多肤色黝黑,穿着紧身短窄的上衣,下半身多是便于活动的小脚裤子,年轻的几个也有穿短裙的。

“□□立唔!”一个年级最小的女孩往前走了几步,伸手想要摸她的头发,莉蒂西亚条件反射般迅速偏过脑袋,她的手就落了个空。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那女孩表情震惊地收回手,抬头和身边的妇女说了几句话。然后所有人都放下了手里原本的工作,盯着她左看右看。

莉蒂西亚看她们彼此交头接耳,却完全听不懂在说什么,她试着开口问道:“这里是哪儿?你们是什么人?”然而回答她的是众人疑惑的目光。

最年长的一个妇女走了过来,也像小女孩刚才那样伸出手,这回莉蒂西亚没有拒绝。感觉妇女粗糙的大手揉了揉她的耳朵,然后又摸了摸额头。

“阿妈,她生病了吗?她看起来很没有精神。”小女孩问。

“并没有发热啊。”妇女收回手,几人又交流了几句,莉蒂西亚看着她们的神色,总感觉自己仿佛变成了一个高危病人。

“走吧,我们去告诉大首领。”几人陆陆续续打开门走出去,莉蒂西亚伸长脑袋看着,外面是一条走廊,银灰色的钢制结构,偶尔有人声传来,她现在一定是在某一个大首领的船上。

作威作福十多年的大主教就那么被杀了,还是在手握兵权的三十六个大首领面前,表面功夫都做不下去了,这个世界会乱成什么样子?

还有,那个戴鹿角的蒙面变态到底是个什么鬼!

等到周围没人了,莉蒂西亚才听到头顶传来的齿轮声音,“嘎吱—嘎吱—”还有各种东西滚来滚去的动静,提醒她这是一个陌生且危机四伏的新环境。

她身下的床板一直摇摇晃晃,大海浪潮拍击的声响由远及近,想必现在所有人都很忙,以至于无人看管她……

如果她能溜出去找到一些食物,运气好再偷一把武器,或者劫一条小船……啊这个难度太高了,先定个小目标,安全溜出去吧。

莉蒂西亚又燃起了求生的斗志,她试着推了推门,发现那些女人竟然松懈到连锁都没上!

走廊两侧是一扇扇银色的铁门,有些开着有些关着,不过都没有人。莉蒂西亚捡了根棍子,像做贼一样偷偷摸摸贴着墙根走着。

“公主怎么不见了?”

“我现在去告诉大首领。”有两个行色匆匆的女人走过,谁都没发现躲在另一边空屋子里的莉蒂西亚。

十八年来被当成金丝雀豢养,她还是第一次坐上真正的海上巨轮。不同于岛屿的沉稳,这里几乎每走一步脚下都在晃荡。船舱内部像一个大大的迷宫,一间一间胶囊状的屋子紧紧相连,她很容易就会绕开岔路。

莉蒂西亚也不知道是走了几个圈,忽然在前方看到一扇大铁门,是用红色油漆漆起来的,外侧隐隐透出亮光,很有可能就是船舱的出口!

她跌跌撞撞跑过去,用力推开了那扇大门。

然后,预想中的蓝天白云大海确实出现了,除此之外还有几百只眼睛。

几乎所有的船员都待在了外甲板上,他们原本各自在忙活什么,看到她忽然冲出来,就都回过头瞅向了她,眼睛也不带眨的。

莉蒂西亚彻底僵在原地,手脚僵住,一瞬间从尾椎骨涌上来一阵毛毛的感觉。

“为什么公主拿着我家的晾衣杆?”一个女人问道。

“也许公主没见过这样的晾衣杆。”她旁边的人说。

“噢~那我把它送给她好了!”

众人窸窸窣窣地讨论着,莉蒂西亚一句也听不懂,她想靠着墙慢慢后退,但一个熟悉的身影忽然走出了人群,大步朝她逼近。

“你、你别过来!”莉蒂西亚声嘶力竭地喊着,她把棍子横在身前,身后大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关上,已经退无可退。那鹿角面具的男人终于停下脚步了,他歪头打量她,两人之间只有两步的距离。

“我、我会古代武术,我是跆拳道黑带七段!你知道古武是什么吗?是几百年前人类强身健体的体育项目,这是一种徒手格斗的武技,比你们现在的大炮和机甲……”

艾萨克看她自己在那手舞足蹈,默默地一声不吭。

过了一会,莉蒂西亚把皇宫里古代藏书上看到的武术介绍都背得差不多了,那男人却也不像是被唬到了的样子。她正打算再胡编乱造几句,忽然一波大浪击打过来,猛地拍击在船壳一侧,船身剧烈摇晃起来,莉蒂西亚脸色白了又白。

“呕……”

艾萨克低头看着揪着自己衣襟狂吐不止的女人,很好,他们彼此的距离又近了。

莉蒂西亚第一次长时间呆在船上,尤其是今天还碰见了大浪,她根本无法适应这种完全没有规律的摇摆,也完全没有体验过,什么叫做晕船。

有时候头重脚轻,有时候还会忽然失重,胃里面残留的食物乱成一堆麻绳,连大脑里的东西也搅和一团,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揪着面前人的衣襟吐到涕泗横流……

“首领。”海德雷手里拿着杯水和两颗药丸,刚准备递过去就被拦住了。

“不要给她药,”艾萨卡说,“吃药对晕船没有任何作用。我们不能登陆,她就不能停下服药,这样永远都无法克服晕船。”

他虽然是这么说了,但是莉蒂西亚听不懂,她只知道面前这个兽脸面具男不给她水喝,便抬头幽幽瞪了他一眼。

艾萨卡愣了下,忽然伸手捏住她肩膀,然后把她往后扯了扯。另一只手抓住自己面具下沿,稍用力就翻了起来。

出乎莉蒂西亚预料的,这人看起来年纪不大,头发是黑色的,编成几缕小辫在脑后扎成一束。耳朵上挂着颗铜铃,从脸颊两侧开始有红色的纹身逐渐顺着脖颈往下,和那些黑熊和侏儒比起来更不像正常人。

“哇……”她又一口酸水吐了出来。

艾萨克沉着脸让她吐完,好一会终于停下来了,才拿来淡水让她漱口。莉蒂西亚浑身发软,得靠他提着衣领才不至于趴到地上去。

“你去休息。”面前的男人突然说话,虽然是发音很不标准的帝国普通话,但她勉强听懂了。

“你是谁?”莉蒂西亚问道。

男人歪了歪头:“艾萨克。”

对视着的二人显然忽略了身边其他人的存在,一直到海德雷咳嗽一声,她才想起来自己现在的处境。

这回她被带到甲板边缘的一个条凳上坐着,刚才那个小女孩就守在她旁边,两人牛头不对马嘴地交流。

“公主,晕船这种事忍忍就好了,大首领说的话准没有错。”女孩子肤色黑得像蜜,手腕脚踝上都缠着一些金属丝做的装饰物,莉蒂西亚看了半天,发现好像是电线里的铜丝。

“你叫什么名字?”她问那个小女孩,后者迷茫地看看她。莉蒂西亚再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她,小姑娘才恍然大悟。

“我叫泰丝!爷爷说是努力的意思!”小女孩特别开心,跳起来转了个圈,身上半旧褴褛的裙摆飞扬起来。

莉蒂西亚的目光透过泰丝的肩膀往后看去,这会应该是刚风止雨歇,甲板上的人们忙着清扫船上多余的海水。每个人的分工都不同,还有的在检查维修刚才因为大浪拍击造成的损失。

都说三十六个大首领文化程度各不相同,比起来路易斯已经算是翩翩绅士了,类似银刀这样的舰队,别人偶尔都会戏称他们为“海盗”。也不是没有道理,这里的平民,看起来好像大多数都不会说普通话。

唯一一个会说的,恰恰是个怪人。

莉蒂西亚的目光落在那个背对她站着的男人身上,他摘掉面具后,颈后的长发一直垂到腰际,因为被她吐了一身,这会随手把扣子一解,上衣就扒掉了。

这人的皮肤和船上的人们差不多,是长期呆在海上的黝黑肤色,此刻露出肌理分明的脊背,和皇宫里那些纤细雪白的男侍从一点也不像。莉蒂西亚很少见到这样的身体,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然后他就忽然回头了!回头了!头了!了!

泰丝见莉蒂西亚抱着脸盆不撒手,头埋得低低的,好奇地问:“公主,你又要吐了吗?”

后来风浪平息,就不断有其他舰队的轮船从他们旁边经过,有的十分巨大,有的奇形怪状,莉蒂西亚从未如此近距离看过三十六支舰队。但奇怪的是,他们与银刀之间并不交流,偶尔有故意慢下来的船队停靠在附近,上面的人似乎东张西望看过来,但没过多久就会离开。

到了晚上的时候,王都附近只剩下了这一条船,也许是在这里停留的最后一个夜晚。

泰丝看着坐在船舷边的莉蒂西亚,忍不住问身边的老人:“爷爷,公主为什么不进船舱里来?外面多冷啊。”

“你能看到小岛边缘的堤坝吗?”老托夫沉默半晌忽然问。

“看到了,已经快被海平面淹没了。”泰丝垫脚看了看。

“那里原本有九层堤坝,现在你看到的只是最后一层。”老托夫摸了摸孙女的头发,“对泰丝来说银刀是你的家,对公主来说,那也是她的家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