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仙侠正文

洞仙歌第二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19:07:14
洞仙歌
洞仙歌
作者:痴娘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文会于2011.8.16号入V,从38章到46章为倒V章节,看过的朋友请千万慎重,以免买重。留言的朋友记得登陆,留言超过25字可送积分:)你要是死而复生,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辛灵说,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追随救活她的仙人,寻仙求长生。可是,如果拜师以后,有一个男人非要伴在你身边,一起修练一起杀妖呢?如果那个男人,有八千只手呢?其实,这是个大魔王扮忠犬的故事……此文结局HE,1V1,过程有小虐隔日更/日更,欢迎跳,绝对不坑推文:和尚和蛇妖的前世今生

北京西郊一座筒子楼里。

2000年产的台式电脑身残志坚地坚守在工作岗位,蓝光屏幕上的中国地图被切割成八卦方位。此时右上角的鸡脖子处,一点白光骤然亮起。电脑外接的高音喇叭得了指令,嚷嚷道:“嘀一一东北第四监察点出现异常妖力波动——提醒——东北第四监察点出现异常妖力波动——”

穿着工字背心的大汉按灭了喇叭,摸着满脸胡渣,忐忑不安道:“您看这?”

大汉对面站着的男子按理说绝不该出现在这贫民窟一般的乱窝中。男子一身银灰色西装,衬得宽肩窄臀愈发显眼。撩起额间碎发的动作,像是受过最苛刻的贵族仪礼训练一般,经得起慢镜头回放的考验。

孔宣解开衬衫最上缘的扣子,手指顿了顿,向下又解开一颗,绣丝暗纹的领带被扯松了,散散系在颈间。他露出与平日出现在大小荧幕上的俊朗形象不同的邪肆,玩味道,“送上门来的小家伙,你说该怎么办?”

大汉抱紧了电脑前软趴趴的仙人掌,平白无故觉得这个在人间混出了头脸的同类有些可怕。

“当然是连骨带肉吃掉了~”

……

十二月。东北某自然保护区。

张正明猛地把羽绒服的拉链往上一拉,尽管把自己裹得体型膨胀了一倍,依旧抵挡不住祖国北方的寒流。好巧不巧,金属拉链卡住了下巴,用力过猛的一拽痛得他眼泛水光,几欲落泪。

这位新分配到保护区的护林员拨开扣紧的袖子,看了眼手表,五点四十八分,正是绝大多数北方汉子和姑娘们和被子精战个痛快的时候。

这是一个即将成立的自然保护区,巡检站和研究所都已经建好,前两个月又招了一批张正明这样的年轻学生作廉价苦力,只等今天迎接一波领导,挂牌剪彩,就算名正言顺了。为了避免山鸡野兔蹿上红地毯惊扰领导们的大驾,一众护林员倾巢而出,确保没有任何可以体积大于一立方米的野兽在巡检站方圆三里内活动。

张正明琢磨着红头文件上“一立方米”这个措辞,总觉得有些怪异,没留神脚底一滑,整个人磕到了地上,砸了一嘴冰。亏得他穿的厚实,才没给砸出事来。

张正明四肢撑地,艰难地爬起来,顺便把滚出十几个前滚翻的手电筒捡回来。手电筒发出刺眼的白光,仿佛在怒斥主人的不长眼,然后一扭头,啪的不亮了。

远处的山顶透着些微的天光,只堪堪勾勒出浅淡的轮廓。近旁密林黑得人鬼不分,一片阴风凄惨。张正明先前摔跤吓出的一点热汗,瞬间就变成了冰渣,卡在颈窝,冷得他嗖嗖直颤。

他砸了砸手电筒,对方没有半点回应。

张正明哆嗦着蹲下身子,挪着靠近一块方石,把手电筒倒了个个儿,对准石皮猛磕。他嘴里乱叨叨念着心经金刚经太上老君阴鸷文,只求这个百十年来不见人影的地方莫要冒出什么鬼怪来。

手电筒的灯泡一个踌躇,陡然射.出一道强光。张正明感激涕零地顺着白光看去,前方正是一个开口惨黑的山洞,一根枯藤荡在洞口随风凌乱。他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只见那枯藤哆嗦了两下,被一只爪子拨拉开来。

那应该是一只哺乳纲食肉目动物的爪子,脚垫圆厚,趾间覆着一层蓬松的白色软毛,不像通常的野生动物一样沾满尘土,更像是被精心打理过的家养宠物。

那只爪子拨开了枯藤,往下一拽,按在地上。张正明看着它露在山洞外头的一只前爪,心中默念着护林员教材,常年生活在野外的动物都具备高度警觉性,容易将人类活动视为对它的侵犯,进而发动攻击。

张正明维持着半蹲扎马步的姿势,耐心等了十分钟,那只前爪终于往外迈了一步。

随着它暴露在手电筒白光下的身影越来越大,张正明对它种属的判断也就越来越肯定。哺乳纲食肉目犬科……深山老林里怎么会出现一只家养狐狸犬?!

张正明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只半人高的狐狸犬。纯白如雪被的软毛覆盖全身,长尾蜷曲,不时扫过冰地,黑黢黢的大眼睛像是嵌在雪人脸上的黑炭块,正瞪得浑圆,四下探视。

凭借编制考试第一名的专业素养,张正明很快否定了自己之前的判断。这不是一只狐狸犬,虽然同属犬科,但是看那短小的嘴、耳,还有腿,可以分辨出这是一只白狐。白狐又名北极狐,能在零下数十度的极寒天气中生存。张正明恍恍惚惚想,□□大东北的气温居然已经逼近北冰洋了?

白狐仰头嗅了嗅,似乎是闻到了张正明身上的新鲜人味,斜睨了过来。

“别、别啊……”张正明欲哭无泪,狐狸是正经的食肉科动物,白狐更是出了名的鸟鱼都吃。虽说自己的个头横躺过来,满打满算和它也是半斤八两,但看看对方那锋利的爪子,再看看自己裹在加绒手套里的肉手,实在是撑不起战个痛快的勇气。

白狐迈着优雅的步子,缓缓走近。凹凸不平的山路、横叉竖挡的枯枝,在它脚下仿佛都成了铺着柔软猩绒的地毯。手电筒的光柱犹如追光,跟随着它的步子而动,树梢的雪屑扬扬洒洒落下,点点微光,仿佛漫天星霜都映在了它的身上。

它在张正明身前停下,和他对视了一眼。张正明颤颤巍巍道,“打。打个商量……能不能不吃我……”

那白狐仿佛听懂了他的话似的,扬起下颌,高傲地摆了摆脑袋。不能。

还成精了!张正明悄悄握紧了手电筒,准备等会儿用强光晃花了它的眼,伺机逃命。还没等他使出大招,便出现了让接受二十年唯物主义教育、根正苗红的社会主义接班人,对自己的世界观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世界观好比一颗蛋,咔擦裂出一条缝之后,就彻底碎了。

白狐身上散发出朦胧的淡柔荧光,淡光消失之后,出现在张正明面前的,是一个赤身裸.体的少年。

少年长发及腰,眉目含情,就跟春.宫画里走出来的人似的,一手搭在了张正明肩上,勾嘴笑道,“不吃了你,我怎么恢复修为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