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种田正文

洪荒:开局一条混沌长河偶遇黑猩猩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6/11 18:05:46
洪荒:开局一条混沌长河
洪荒:开局一条混沌长河
作者:让你吃鸡
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洪荒,开局一条混沌长河。没错,老子的外挂都是大水冲来的。“我只是一个凡人,不能修炼,但有很多技能,吊打漫天仙佛。”技能1:大小如意,可将自己和敌人变大变小,变强变弱。技能2:大自在永恒战体,防御无敌,绝对自在,万法不沾。技能3:还施彼身,打我就是打你自己。技能4:遇敌大一阶,盘古也没我强。......这是一个凡人求追永生,无敌洪荒万界的传奇。(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一大早被雨淋醒,身上给浇了个透心凉。

早晨林子里有点凉,手可以摸得到的地方都是潮湿的。湿冷的空气让我忍不住连打好几个喷嚏。

我一动不动地保持着醒来的姿势,生无可恋地抬头望着天。我在这里受苦,林美薇却在家吃香喝辣,没天理了——不知道家里这时候在吃什么早饭,徐瑞一定又是吃的披萨汉堡,虽然很垃圾但是吃完很有饱足感。

越想越饿,我终于忍不住坐起来,从美食的幻想中拔出来,准备去找吃的。

这次我没有特意找路,而是在树林里漫无目的地走,我发现自己越是刻意寻找方向,就越是转向,索性放开了随意走。

一片长满绿色水果的树木出现在我眼前。果子像桂圆一堆堆长在一起,摘下两串就够我一顿饭了。我抬头伸手去够,结果子的位置有点靠上,踮起脚尖也摸不着。不过有一些掉在了地上,我顺手捡起一个放在掌心闻了闻,一股清甜的果香钻进鼻孔里,惹得我直流口水。

好像很好吃——我咽了口吐沫没敢下口,也不知道这玩意儿有没有毒。可肚子饿得实在得厉害,我把玩了半天,在吃与不吃之间摇摆不定。

耳边忽然传来动物的叫声,我紧张起来,赶紧躲在大树后面。感觉自己这样子很傻,动物会闻味儿,鼻子灵的很,我躲树后面是多此一举。

那我能怎么办,两条腿铁定跑不过四条腿。树我也爬不动,三天来就吃了一只蝎子,哪有力气爬树。也罢,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先看看再说,只是祈祷来的是吃草的,别是吃肉的就行。

我捡了个手臂粗的树枝,杀个鸡都得挣扎几下,更何况我这个大小伙子,真遇到危险拼死一搏,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准备妥当我就拿着树枝蹲在大树后面,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声音发出的那个方向。

过了一会儿,树林深处出现了一群毛茸茸的黑色动物,来到我发现果树的那里停下来,开始嬉戏打闹。我定睛一看,认出来了,这不是黑猩猩么,原来是群猩猩!

我长舒了一口气,猩猩智商高,对人也挺友好,应该不会对我怎么样。

等它们走近了感觉比想象中的大了好多,一个个长的五大三粗的很强壮,不由得让我心生畏忌,毕竟是野生动物,我还是先别轻举妄动的好。

黑猩猩争先恐后地爬到树上,摘下水果毫无顾忌地大口朵颐起来。看它们吃的欢,我忍不住咽了下唾沫,黑猩猩是人类的近亲,它们能吃的东西人应该也能吃。它们好像并没有发现我在这里,就把手里的果子递到嘴边,一张嘴整个塞进嘴里。

果子口感甜糯,太棒了,感觉这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了!尝到了甜头,我的饥饿感爆发,又捡起来好几个,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我的动作引起了黑猩猩的注意,它们停止进食,低头开始向我这边张望,有几个跳到树下,好奇地朝我爬过来。

我吃的正高兴,忘记了对它们的忌惮,朝它们友好地一拍手,张开双臂招呼道:“你们好,来一起吃吧!”

猩猩们被我这一拍吓得丢掉手里的食物,四散而逃。我尴尬地挠挠头,拍了下手至于吗?可能这帮野生猩猩从来没见过人,先吃饱饭再说吧!

我把地上的果子吃完,又折了一根长树枝从树上打了一些下来,两天以来吃了头一顿饱饭,我靠在树上手扶着肚子,心满意足地打起饱嗝。

感觉短路的大脑重新给接好了,整个人精神起来,士气大振,好像一下子就能飞回国去。

我考虑是继续走还是留在原地,好容易找到点能吃的东西,离开这地方可能又得挨饿。可就算不走,这里的果子早晚也会吃完,到时候一样要挨饿。

犹豫了半天,觉得还是明天再说,养好精神才有力气赶路。我找了个地势高点的地方,撅了几个小树枝,打算给自己搭个简易帐棚。

我在脑袋里绘制好了一个大概的样子,开始按的想象的样子搭。做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要么是找的树枝太细,撑不住重量倒掉了;要么就是树枝太粗,扎不进土里,我只好用手刨地,挖出个坑把树枝埋进去,可坑挖得太浅,刚支好棚子又倒了。反反复复试了几次,天黑之前勉强算是把棚子给搭好了。

我坐在棚子里往外看,看不到光,等下雨再看看,如果不漏雨就算成了,我可不想早晨起来再被浇个透心凉。

胳膊上都是口子,之前也受了不少伤,被蚂蚁咬的地方到现在还没好,树林里天天下雨,衣服总是湿的,伤口被雨水泡的发白,还有恶化的迹象。

我坐在棚子里,习惯性的又看了下手表,才想起来手表早坏掉了,连块破表也跟我过不去!我摘下手表,使劲儿朝一边的草丛一丢,手表落地发出“扑通!”的一声,我一机灵,是水声!马上起身,朝着刚才扔手表的地方走过去。没走多远,竟走出了树林来到一片青草地,手表落地的位置居然是一片水塘!水塘处在一大片草地的边缘,草地被周围的树林围在当中,中间一大片空地上阳光明媚,彩蝶飞舞!

重见天日让我豁然开朗,立刻坐在阳光下脱了衣服,把伤口露出来晒。这里比树林里亮堂多了,树林里都快黑透了,这里才是下午,好像是两个世界。我在草地里一直呆到深夜,才恋恋不舍地钻回我的小帐棚里睡觉。

第二天一早,我被一阵吵闹声惊醒,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惊喜地发现,昨天的那群猩猩又回来了!它们还是在老地方摘果子吃。

我坐在一边盯着它们看,这次变得很小心,没有发出一点声响。我数了数,这群猩猩算上怀里抱的一共有十七只,个头很大,有几只公猩猩站起来的高度,快赶上一个普通的成年女人了,公猩猩威武雄壮,颇有威慑力。有几只吃饱了的猩猩,跑进我昨天发现的那个草场里玩耍。等到猩猩们吃饱全离开,我才过去弄点果子来吃。

林子里植被茂密,又经常下雨,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非洲了,好像正处在亚马逊的雨林里。

树上的果子被猩猩分享所剩无几,我开始担忧起来。我的鞋有一只张了嘴,脚趾头露在外面,衣服裤子也被树枝刮的破烂,狼狈不堪,再柱个棍儿拿个破碗就可以要饭了。我用一根韧性很强的草使劲儿在鞋上缠了几圈打好结,勉强可以对付走路。

树上的果子所剩无几。这一天,猩猩们又要离开了,我感觉这它们这一走就再不会回来了,就远远地跟在它们后面。

我不想在这里饿死,不知道去哪,就跟着它们,猩猩群到处采食,也许我能跟着它们混口饭吃。

果不其然,穿过了泥泞的森林,猩猩们带着我来到另一片觅食地,我立刻观察起它们吃的东西,也跟着一起吃。猩猩吃的不全是水果,水果毕竟有限,没有水果的时候会它们也会吃些别的东西。

大部分猩猩对我的存在早已习惯,对我没多大兴趣,只是从来不靠近我,只有一只头上长了一撮黄毛的小猩猩,总有事没事地骚扰我。

我看到小猩猩的下面知道是个公的,身体只有成年猩猩的一半儿大,它经常围着我转,总喜欢接自己的大便朝我扔过来,每次都准确无误地丢到我头顶上,把我这个有洁癖的人简直要逼疯。而我却是敢怒不敢言,我怕打了它,这帮货会把我当猴子给吃了……

树林里刚有点亮,猩猩们就起来吃“早饭”了。

我很期待今早上吃什么,发现猩猩们围在一颗倒下来的树旁吃着什么,就凑了过去。

我小心地蹲在一边观察,跟它们保持一定距离。原来这棵树招了白蚁,猩猩用树枝伸进蚁洞“钓”白蚁吃。

我来了兴趣,顺手捏起一只爬在地上的白蚁放进嘴里。

嚼了几下,我恶心地一口吐掉,白蚁吃上去像屎的味道!

我果断放弃了吃白蚁,这帮货口味不是一般重!

打闹中的猩猩们突然安静下来,都支身子往一个方向张望。猩猩群反常的举动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感觉它们是发现了什么,才会显得这么紧张,难道是天敌?

能成为这群猩猩的天敌,个头一定小不了,我赶紧躲到大树后面。

很快,我们对面又出现了一群黑猩猩,数目明显比我的猩猩要多。对方好像来者不善,一个个气势汹汹。

这帮家伙不是要来打架的吧?我感觉无聊得很,不好好吃饭,跑这儿来瞎闹个什么,吃饱了撑的么。

它们比我们数目多一倍还多,我的猩猩有很多还带着幼崽,我担心我的猩猩会吃亏。没容我多想,两拨猩猩见面后二话不说直接打在了一起,从地上打到树上,又从树上掉到地上,现场陷入混乱。

我震惊地看着眼前的猩猩大战,好像不是打架那么简单:它们虐打抓到的同类,咬掉同类的五官,还从母猩猩的怀里抢走小猩猩开膛破肚,残忍到令人发指,这分明就是赤裸裸地屠杀!

我看到小黄毛满身是血地朝我跑过来,两个成年猩猩在后面穷追不舍,眼瞅就要抓住它了,小黄毛拼尽最后一丝力气,跑到我跟前趴在地上不动了。

我低头看了看趴在脚下的小黄毛,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其实我是想帮它,但身体根本不听我使唤,带着我往后退。

追兵赶到,我非常紧张地看着那两只“金刚”,想着它们过来我要不要逃跑。

没想到它们一看见我竟然停了下来,不敢再往前走,杵在那里打量起我这个“怪物”来。我才想起,这帮猩猩从没来见过我,还不知道我是个什么东西,所以才不敢冒然上前。我可以利用它们对我的恐惧,给它们一个下马威!

想到这我使劲跺了两下脚,没费吹灰之力吓跑了那两只猩猩。便抓住机会,拿着树枝冲进一片混乱的猩猩群里,故意大喊大叫地虚张声势,抡起树枝一通乱扫。

杀的热火朝天的猩猩们,被突然冒出来的我给搞的措手不及,一会儿功夫都逃得无影无踪。

猩猩群走后,树林里一片狼藉,到处是血迹,还有好几只猩猩倒在地上。我挨个检查几只猩猩,没有一个活的,如果我早一点出来,也许就不是这个结果,我看着地上的几具尸体懊悔不已。

我来到小黄毛那里,心里不抱多大希望。黄毛身上被抓了好几道很深的伤口,尤其是肚子上,皮肤都给被掀开了,红肉外翻,伤口还在不停地出血。

我用手一摸,身上还热乎,鼻孔里有微弱的气息,它竟然还活着!

我把小黄毛抱到水塘边,给它清理身上的伤口。我脱下背心撕成一条一条的做成绷带,看着背心被撕坏心疼不已,全身上下就只剩下这一件完好的衣服。

我简单的给黄毛包扎上,条件有限,我能做的就么多,要是能生堆火就好了,还能烧点开水消毒,现在我也是爱莫能助,以后就看小黄毛自己的造化了。

我把黄毛抱进我搭的帐篷里,把它搂在怀里,用体温给它保暖。今晚的也不再难熬,因为我不再是一个人……

林子里照射进星星点点的亮光,我睁开眼,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赶紧低头查看怀里的小黄毛,一摸鼻子还有呼吸,这才放下心。

我找到一棵无花果树,喜出望外,没想到这里还有我认得的水果。我把黄毛放在了另一棵树底下,用树枝从树上打些无花果下来,再用衬衫兜了一大捧,早餐就算有着落了。

我到另一棵树那里找黄毛,发现它不见了。受那么重的伤,就算醒过来也动不了的,一定是出事了,我撇下果子赶紧去找。

我在一个草丛里找到了小黄毛。它竟然醒了,在它不远处还有一条碗口粗的大蟒蛇,正虎视眈眈地盯着它看!

原来小黄毛是为了躲避这条莽蛇,才拼了命爬这么远,刚才我只专注在另一棵树上,竟没发现。

我站在一边不敢轻举妄动,这么大的蛇我也是头一次见到,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还好不像先前遇到的蛤蟆和蝎子大的那么离谱。

眼看莽蛇向小黄毛慢慢靠近,不救它必死无疑。我一低头看到自己的衬衫,灵机一动,赶紧把衬衫脱下来搭在根树枝上,小心翼翼地递到蛇头的正上方。

蟒蛇马上要享用大餐了,头上面突然多了个罩子。它纳闷地抬起头来看究竟,一愣神的功夫,我多里哆嗦地扔下衬衣,一下盖在了蛇头上,不明所以的蟒蛇立即盘了上去,用身体使劲儿绞住我的衬衫。衬衫发出撕裂的声音,我抱起小黄毛拔腿就跑。

跑回草棚,我累的上气不接下气。黄毛也被我颠的呲牙咧嘴,我见它醒过来欣慰了许多,总算没白忙活。

“我就剩这么点儿家当了,还为救你给搭进去了,你说怎么补偿我?”我指着小黄毛问。

小黄毛当然不会回答我。没了背心又失了衬衣,我还发现另一只鞋也“张嘴”了。

小家伙没有吃什么东西,不久又昏过去了。我小心翼翼地解开它身上结了血块的绷带,在水塘里洗了洗放在岩石上晾,等干了又重新给它扎好。没有工具没办法缝合它肚子上的伤口,只得用背心暂时先勒住,也不知道这样能坚持多久。

叫黄毛太有点流气,我给它起了个名,叫辛巴,是我小时候爱看的一部动画片里的小动物的名字,我希望它像辛巴一样勇敢地活下去。

利用白天的时间,我加固了草棚。我把草棚外面有缝的地方用草塞严,在树叶里裹上泥巴铺在上面,然后在上面又铺了几层树叶。发现什么做久了都会上手,棚子也被我搭得很结实了。

“你投我以屎,我以命相报,冒险救了你两次,你可得快点好起来,要不我亏大发了…”我坐在棚子里摸着辛巴自言自语道。

半夜下起了雨,小棚子不负重托,帮我们挡住了大雨,里面没渗进一滴雨水。

太阳升到了头顶上,辛巴还没有醒过来,我一摸辛巴身上,热度非凡!

我赶紧打开辛巴的绷带,发现伤口处已经化脓,尽管有棚子遮雨,这里还是太潮湿了,这么重的伤又没有药品,伤口很难不恶化。

与此同时,我发现自己也出现了状况。四肢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了大片红疹,但也没什么不舒服的感觉。这里蚊子这么多,也可能是被蚊子叮了之后过敏,以前我也有过,便没放在心上。

辛巴身上烫的像个烤山芋,我也感觉越来越不舒服,视线变得模糊起来,我暗叫不好,一定是中毒了!

身体慢慢没有了力气,意识也开始模糊,感觉自己很快就会撑不住。

我不能睡!必须在自己昏倒之前,出去找到人救我们!一想到这儿我又苦笑,没中毒之前我都走不出去,现在迷迷糊糊的就更不用说了。

打消了念头,我费力地来到水塘边喝水,水面上倒映出我的脸来,我看见自己双眼通红,脸瘦的脱了相,鼻子一酸,眼泪流了出来,难道就要死在这里了?

昏迷中的辛巴忽然醒过来,不住舔着嘴唇,我强打精神给它也喂了点水,它无力地抓住我的手,可怜巴巴地望着我。

我心里一动,那眼神分明告诉我它想活下去!走出去也许还有一线生机,为了这小东西,我就再努力一次!

我抱着辛巴在树林里不停地走,有好几次又走回原地,我还是走,打定了主意,就是死也要死在路上。

前方树丛里传来轻微的响动,我判断可能是什么动物搞出来的动静,便抱着辛巴慢慢朝那边挪移过去。

走近了发现是一群野象在那边觅食。野象我先前碰到过,只要我规规矩矩的,它们不会理睬我。无力感越来越强,我就坐在地上看着野象们“用餐”。

野象群一边吃一边摸索着往前走,慢慢地跟我拉开了距离,我也爬起来跟了上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着象群,完全是下意识的行为。

野象走的很慢,我就在后面慢慢地跟着,还是累到连腰也快直不起来了,只能弓着背往前挪着步子。

周围的树木变成了好几个重影,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感觉自己要不行了。象群还是不紧不慢地走着,我努力地撑着不让自己倒下,用仅存的意志力推着自己往前挪动。

我跟着野象群走出树林,来到一条小径上,像是条路,我确定这是我之前没有到过的地方。有路的地方一定有人!

我抬起头来,看到不远处好像真有一群人背对我走在前面。

脑袋晕的很厉害,眼睛也看不清楚,我搞不清那是不是幻觉。

我张开嘴喊了两嗓子:“救命啊,救……”

我忽然两眼一抹黑,失去了知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