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悬疑正文

生日蛋糕之闹钟黑洞让我穿越了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18:51:05
生日蛋糕
生日蛋糕
作者:骨青髓绿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采访进行中。主持人:“下一个环节是饭圈缩写知多少?忆遥,你觉得自己能答对几个?”江忆遥笑,“所有。”主持人:“哇哦,很有信心嘛。那我们现在开始,第一个,ZQSG。”江忆遥:“真情实感!”主持人:“正确。第二个,NBCS。”江忆遥:“南部城市!”主持人笑,“错啦。”旁边的人喊:“对的,对的。”有人凑到主持人耳边说了几句。主持人:“忆遥,厉害!不是标准答案的正确答案,恭喜你,是对的。第三个,XSWL。”江忆遥:“看我表情。”然后笑得喘不上气来,大家也都笑了。主持人:“厉害,厉害。第四个,WYSLT。

如果我不睡过头,也就不会发生这一切。如果我没拿杯子,也就不会发生这一切,如果我早起床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一切的一切,但是“如果”不是药,更不能时光倒流。

事情发生在太阳公公羞红地露出半脸的时候,我还在床上蜷缩抱着小熊娃娃游走在梦乡中,现在想想就脸红,我竟然在梦里吻了自己的梦中情人。

在梦境中她那娥娜多姿的腰身,柔如细丝的樱色长发,修长的纤细的的手指,此时正抚摸着红润发亮的樱唇,媚眼含情半迷茫地望着我性感弹性的细唇,轻轻地呼唤着我:“来吧!过来呀!过来……”妖魅悦惑的声音,缓缓透过我的耳膜,感觉浑身都快酥软了。

慢慢起步往美人儿走去,来到美人儿跟前,我激动的执起她那纤纤细手,十指互扣:““璎珞” 璎珞……兴奋不停地喊着,你知道吗?璎珞其实我一直都喜……”就在我要告完白的那一刻,樱唇已经封住了我的双唇,似乎回应着我的告白。

唇边的触感,让我深深沉溺在爱情已开果的甜蜜的浪潮里......心一直不停的翻滚着,双唇不停地纠缠着舌尖不停轻触磨蹭着。

被动的中我大概脑袋缺氧,突然闪出两个大字“被吻”这大大激起我“攻”的属性....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我反受为攻的瞬间,叮叮...的声音把还在美梦中的我,从梦乡揪了出来。

醒了一会儿的我,坐在床上,呆呆的回忆着。

那美梦..对没错!!璎珞f市重点高中的,超级校花,成绩优异。是学校的理事之一只知道她非常富裕,有传闻黑白两道她都是龙头人物!

为什么是超级校花?因为她是F城市里最美的女人,历来比明星还明星。比权利还权利的女人简直就是女王。

我迷迷糊糊,还想着先前的美梦,但是我醒了梦却没有了.我愣住了几秒。。啊的一声!!!哦,买嘎。死死盯住闹钟,伸手就拿起透明玻璃杯砸在闹钟上。

闹钟华丽丽的,被淋个内外皆湿,我撇了撇嘴抱着被子,祈祷着再进入那美梦当中,怀着主啊!阿门的心。躺下闭眼...就当我要睡的时候,但是我却不知道!此时的闹钟电池,因为湿了漏电,发出滋滋的声音。

这电池难道不防水的吗?这不科学!!!闹钟后面的电池居然把空间扭曲了,还形成一个小黑虫洞螺旋的不停转着,360度环球运动,并且越来越扩大。

当虫洞到达能容进一个人的空间时,产生了极大的吸力。然后,睡得死死的我...挺尸状态的被收了进去。这时,要是我还醒着我真会说:“我不是紫金葫芦里的孙行者。况且我没有回答不能被吸进去,这也太不科学了”。

===============================================================================

阳光如沐!正月里的春天,一片绿油油。各种植物崭露头角,争向对春天表示欢迎。一条土坡乡村小路上散散落落住着几户人家。

而此时!一条普通乡村小路上,走在一辆极其奢华金雕的大马车,后面跟着几十个随从,四匹一看就是上等的千里马。倘倘走着......车上的马夫极其威严。让人看了不难觉得车上的人定是哪家?权贵皇亲国戚而此时这证明我华丽丽的穿越了。

现在的我还在梦里呼唤着梦中情人:“璎珞,璎珞......”一直不停的喊着。

我希望她再次出现,不,璎珞....喊了一会儿。突然又发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好像从开始,我现在行动方式都是摇摇欲坠的。嗯不,好奇怪!不是梦里也应该地心引力也不变的吗?刚才我还明明,脚踏的稳稳的,不明所以的我此时头上顶着一个巨大的问号?不停的想着为什么呢?

耳边也传出了叽叽喳喳,咯咯的声音、顿时觉得烦躁。美女没找到还影响耳朵。没那心情的我,觉得该起床了、但是笠明却没有想到你不觉得.这不科学。梦里能轻易任由自己掌握的吗?梦里还可以飞呢??还地心引力!!!

慢慢的我便睁开了眼。一下子我惊呼了好高呀!我发出一声感叹、真苦逼做梦没见着美女,到是飞起来了、不过....呃..飞的有点矮。

你看看这景色真绿绿油油。well 我一边发闷一边感叹,难道我又走进另一个梦了吗?但是!咦我不是飞着的吗?脑子里一连串疑问???根据物理定律空中的飞着走,地面上的参照物,看着也像走路一样,实则土地没有动。

我冥思苦想终于战胜这个疑问。那就是参照物,地面不会像视觉一样看到的是在动,就说明我我也没有动。唉!我真是柯南他爸!

自恋中的我摸了摸自己的脸,眼睛四处乱瞄顿时就愣住了,不知过了多久,一只乌鸦终于从头上一边飞一边叫着傻瓜傻瓜。

我惊讶的下巴都快扯下来了,这一刻!我终于发现了尼玛阿门!我居然挂在树上,怪不得摇摇欲坠,怪不得我没有飞。我可是在床上美美的躺着怎么挂到树上了?这不科学呀!大师兄变来变去。72变变的也是自己。我这是在换空间。瞬间转移吗?我不是七龙珠的赛亚人。

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扭了又扭自己的脸。试图从梦中醒来,揪了半个小时的脸。脸都快半大半小了...发现这不是梦。啊!上帝呀,佛祖呀!您老到底把我移到哪里去了?难道是睡的太猛连梦都不真实了。我还在自我欺骗的安慰自己相信这是梦。

但是我,终于....还是发觉了,自己这不是梦。疼痛提示着我,因为我。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我忍不住的咆哮了。啊!我到底在哪?撕裂的声响惊动了四周动物。森林顿时飞禽东南西北四飞。

===============================================================================

什么声音?马夫立刻戒备地喝道!!!惊动周围的随从,快速列好队形团团围住马车,生怕伤着马车里的人。围绕着马车四周警戒着,脸色不停谨慎严肃观察四周。发现一人,便将其拿下。斩之!在沉重的氛围中。

突然马车里传出悦耳动听,妙龄少女稚嫩而又强势的声音:“无妨,接着赶路”马夫得随从得令,齐声回令:诺!!!又回到先前赶路的架势,似乎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过从容而镇定的赶路。

风轻轻飘扬的乱舞,我也随风摇来摇去。一刻钟了...不得不感叹现在衣服质量真是杠杠滴...少说我笠明也有一米七二的身高,体重52公斤。这衣服还真没买错。亏我怨恨这衣服花了我两个月的零花钱,真是对不起呀!我的衣服。

就在自己自言自语时,滴滴嗒嗒时间又过去了半个时辰。怎么还没有人来救我呢?至少有个人从这里经过吧!我终于哀怨了。来人啦!来个人啊!哪个好心人来救救我。老娘挂在树上...动不了了。我不停的呼喊着,咆哮着,终于奇迹发生了。就在我的呼救下,终于出现了一大群人和一辆极其奢侈的马车。

我,非常激动地挥手呼叫,想让那群人注意到我的存在,然后。将我从树上带下来。就在我非常期待的时候。

可是天不随人愿,那马车,那群人!!!华丽丽的转弯了...转弯了。过了一会儿终于要消失在我的视线下。我!奔溃了,忍不住开口大骂:“靠!你丫的还不如不出现,给老娘希望,又给老娘掐绝了”

对着马车消失的方向不停地挥舞着双手,双脚、不停乱蹬,直到听到咔啦的一声。

这声音反而让我冷静下来了,目测,这棵树有五米多高。晕呼.....求人不如求老娘。自己的事情自己干,就在我马上打算自救的时候。

这棵树也太给我面子了,看我挂在树上怎么久,来帮帮我!!!喀拉一声!!!我像落在牛顿的头上苹果一样往下坠,大概是我刮倒的树枝减缓了下坠的速度。让我掉下来的时候,刚好有东西铺垫。以至于避免了一点伤痛,我顺手摸了摸屁股下的东西。软软的,但是已经不会动了。

突然耳边传来咯咯的叫声!!!我顺势低头一看,妈呀!吓我一大跳好大的一头狼,谁说我跟苹果一样掉下来落得是牛顿,我砸的是一匹狼!我居然没发现,要是我早下去。狼就该攻击我了。

又看了看身边还在咯咯叫的黄色肥母鸡,如果这狼不死,死的就是这母鸡了。解了困难的我站了起来,腿上一痛。发现小腿插着一根小树枝伤口流着血。

我咬着牙慢慢的,拔动着这个小小的树枝,我怎么能怕这小小的树枝,咬着牙拔了出来。但是眼睛突然一酸!!!我还是哭了,撕下牛仔裤白布绑住伤口。扯断了!!!拿起扯断的树枝,支撑着站了起来。

四处观望。这是什么地方想找个人问问就在我刚迈出一步的时候,旁边的母鸡叫了。

丫的吓我一大跳...我生气地叫了一声,母鸡吓得飞了起来。叫你惹我。

“哼!”我傲娇地看着肥母鸡。这年头,母鸡都叫板了。

我看了又看,原来母鸡方向有几间茅草屋,我揉了揉乱蓬蓬的短发,叹了一口气终于找到地方了,天无绝人之路,老天老娘好的很,我是王母在此,哪个妖孽敢动我,来!!!我爆了他菊。哈哈,发出一连哈哈大笑。

我一拐一拐的终于走到了茅屋这边,也许是走的太累了我觉得很渴,便上前去yi家茅房敲了几下。已经快潦倒的木门,中间还带着裂缝。

便知道这村子的,生活,并不好,大概过了一会儿。听到一位沧桑沙哑的老爷爷的声音,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打开了门。我第一眼看见那个老人就已经晕了过去,晕过去前的我,还嘟囔了一句:

“原来我穿越到古代了”

==============================================================================================================================================================

就在我昏迷之际。隐隐听到一个小女孩的童音:“爷爷,是这位大哥哥救了咱们家的老母鸡吗?”女孩天真地问着旁边那位老爷爷,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躺在床上的我。

而旁边的老人眯着眼睛笑着看着自家的孙女:“是啊,小琴!!!”

老人抚摸着自己五寸长的白胡子!!一脸宠溺地对着女童说:“咱们要好好谢谢这位大哥哥。

小琴听罢,小跑扑到爷爷怀里甜甜地笑道稚嫩的脸满是认真的说:“我会把最好的菜饼让给大哥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