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青春正文

音转轮回之第二章(2)

来源:17K小说网 2021/6/11 11:13:33
音转轮回
音转轮回
作者:无愧无憾
来源:17K小说网
十三年前的一次意外,左家次子左商在民间失联,被天音堂大长老钦定的修炼天才错过最佳修炼年龄。左商身边仅剩的两名护音者,力排万难,助其回归,却未曾想这个孩子竟在古武界掀起了一番波澜……

顾徳失落地回到家,推开家门,顾修把头从作业上抬起来:“哥你回来啦,我已经做好饭了,赶紧来吃吧。”

“嗯。”顾徳答应着,从橱柜里拿出碗,打开汤锅盛汤。顾修把盖在菜上的盘子掀开,又去厨房拿了两双筷子。

晚饭只是简单的一盘炒土豆丝和小米汤,外加一人一个馒头,这是他们每天唯一一起吃的一顿饭。兄弟俩一日三顿饭,两顿的吃饭时间不在一起,顾徳需要六点出门,而上初三的顾修七点才起床,他们两个的早饭和午饭都是在学校解决的。由于学校里的午餐比较贵,顾徳中午吃的是顾修头天晚上做好的便当。顾徳每天还要打工,做饭的任务就落在了顾修身上,他很早就掌握了做饭的技能。顾修只比顾徳小三岁,但个子马上就要赶上他了,兄弟俩长得十分相像,一样的白皙清秀。

顾徳坐下来,拿起一个馒头。

“哥,今天姚阿姨给你发工资了吗?”顾修嘴里嚼着馒头问。

“姚阿姨说她现在没有现金了,等回头取些钱再说。”顾徳编了个借口。

“哦,行吧。”

顾修感觉出哥哥今天有些奇怪,平时他说话的语气没这么压抑的,但他并没有开口问。吃完饭,顾徳收起餐具放在水池里清洗,顾修为哥哥准备明天的午饭。

顾徳拿着钢丝球擦盘子,扭头看了一眼正在切菜的弟弟。顾修马上就要中考了,却不能全身心地投入学习,好在成绩比自己强多了,长期处在年级前二十,他为弟弟感到由衷的骄傲。但看到弟弟昨天切菜时不小心留在指尖的刀伤,不由得哀叹了一声。

“哥?”顾修感觉到身后哥哥在看他,扭过头来。

“啊?没事没事,想点其他事情。”顾徳从新把目光放在带油的盘子上。

“啊!”

“怎么了?”顾徳听见弟弟的惨叫声,赶忙拧上水龙头。

“又切到手了……”刚刚扭头的功夫,顾修手起刀落割到了手背。

“怎么这么不小心啊……”顾徳擦干手,从水池边离开去找碘伏和棉签。

做完厨房里的杂事后,顾徳坐下来写作业。顾修在顾徳回来之前就已经把作业写完了,洗漱完后坐在床上看书。

“哥,我想咱妈了。”顾修把头从书上抬起来。

“哦,那睡觉吧,梦里啥都有。”顾徳头也不抬地说。

顾修呆若木鸡。

顾徳笑着,“开玩笑的,你给咱妈打个电话吧。”

“不了,现在都九点多了,他们估计都睡觉了,我还是做梦吧。”顾修开始脱衣服。

“那你先睡吧,我把作业写完就睡。”

“嗯。”

顾徳写完作业后出去洗漱,洗漱回来顾修已经睡着了,有轻轻的鼻鼾声。他轻手轻脚地脱下衣服后躺在另一张床上,想起被抢走的四百块,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怎么办。关上灯后,很快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顾徳走在上学路上,李逸隆从后面跑着赶上他。顾徳对他说了自己被抢的事,“我和顾修都要交学杂费二百块,交完就没生活费了,只能先欠着学校了。”

李逸隆很果断地说:“我先借你四百块吧!”

“你哪来的钱啊?你家里给你那么多零花钱吗?”顾徳疑惑地问。

“额,不是,是我日积月累下来的,我过年的压岁钱从来都不花的。”

“那好吧,谢谢你了。”顾徳对好朋友的仗义疏财感到十分感动。

“不过你好歹要告诉老师吧,不然他们以后还会找你麻烦的。”

“嗯,我今天数学课抱作业时跟咱们新老班说一下。”

来到教室,见到袁天杰一行人,顾徳没再多看他们一眼,坐在座位上开始写题。袁天杰的手下们看他态度那么“蛮横”,又展开了讨论。

“老大你看他,毫无畏惧之心啊,都不把老大放在眼里!”

“他就是有畏惧之心,你还能看出来?”袁天杰白了拍马屁的小弟一眼。“不过‘借’他那四百块钱,让他想去吧!”

“老大,我看跟他玩的好的李逸隆貌似挺有钱的,我们要不要搞一搞?”

“你可拉到吧,人家有钱就证明人家背后有人,直接去搞人家想找死啊?”袁天杰说着,踹了没眼色的小弟一脚。“不过,可以‘间接’地搞一搞。”

第一节是数学课,孔非凡脸上再一次挂上自信的笑,仿佛昨天袁天杰挑衅他的一幕没有存在过似的,对下面酣睡的袁天杰的呼噜声充耳不闻。下课后,孔非凡让数学课代表把作业收上来抱到办公室,顾徳把作业本摞在一起,跟在孔非凡后面走进办公室。

“啊,你就是数学课代表吧,你叫顾徳?今后还请你多帮忙了!”孔非凡说着,从桌上拿起一把糖放到顾徳手里。

“谢谢老师,额,我有点事想和你说一下。”

孔非凡听完顾徳的叙述后,用手捏住下巴,皱着眉头思索起来。上班第一天就被袁天杰狠狠地下了个马威,当班主任的第二天就遇到这么大的事,而且还是袁天杰造成的。刚毕业的大学生也没什么经验,大学里也没有教过“学生被抢劫怎么办”,又想到袁天杰的棘手。这么大个孩子,却是个十足的小混混,drinking,dancing,□□oking样样精通,屡教不改品行恶劣。父母还是很有权的人,连学校都那他没办法。但对于学生被抢这件事上,他总不能因为抢劫者实力太强就助纣为虐。于是他安慰顾徳:“老师已经知道了,你先回去,我有办法让他把钱还给你。”

“谢谢老师。”顾徳说完,离开了办公室,轻轻地把门带上。

临桌的女老师因为上午没课所以没来,但孔非凡已经想好“对策”了。

下午的最后一节课是自习,他在打预铃后带着水杯来到教室,看见袁天杰少有地坐在位置上,便开始“匿名教育”。

“近期有同学向我反映,说他在校门口遇到了其他学生夺走了他的钱,这让他感到十分的困惑。

“我对此也感到非常痛心,同学之间本应该互帮互助,为什么会发生这种破坏同学之间友好情谊的事呢?

“但我相信,每个同学都是善良的,他一定会把钱归还给受害同学的!

“希望某些同学好自为之,同时保管好自己的钱财,不要把大量现金带在身上。”

孔非凡每说一句话都喝口水停顿一下,说完之后,很满足又自信的走了。顾徳震惊了。他回头看袁天杰,袁天杰对他回应一个难以琢磨的笑容,他连忙把头转过去,心里十分恐慌。

放学后,李逸隆陪着顾徳走出学校。“这老师怎么能这样呢?!”李逸隆很气愤,“还站在讲台上说,结果让全班同学都知道你被抢劫的事了,袁天杰他们肯定不会饶过你的。”

“唉,谁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顾徳叹气道。

“现在刚放学,店里人比较多。等晚会儿我去找你,然后跟你一起回去。”

“啊……行吧。”顾徳虽然心里认为李逸隆过来也应该不会起到什么作用,但他不能这样对好朋友说。

店里生意依然很好,忙得让顾徳暂时忘记了被抢的事。中午来过的毛宁,下午又来买一杯奶茶在路上喝。等到放学后一个小时,大部分学生都走完了,李逸隆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点了杯饮料坐在桌子旁写题。

“今天摇的是……中签。”顾徳放下签筒。

“中签,九种签中处于中间地位的,就说明今天不好也不坏,很平淡。”李逸隆说着,喝了一口橘子汁。

直到八点半,袁天杰一行人还是没有出现。顾徳和李逸隆一起帮姚阿姨关店,然后并排走回家。在顾徳被拽入无人售货店的地方,袁天杰他们早已经等在那里了。

“你很厉害嘛,还学会告状了。”张星说着,要把顾徳拉到无人售货店去。

“有话在外面说,别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李逸隆的声音像是从冰窟里打捞上来,顾徳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呦,还带人撑腰呢。”袁天杰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我告诉你,今天我很生气,但我今天不整你。以后有你好看的!”袁天杰说完,侧过脸对陈昊鸿说:“把钱还给他!”

“咦?老大,你不是说……”

“叫你还就还,哪来那么多废话,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被迫服从命令的陈昊鸿把身上翻个遍,只翻出了一百六十元,又在其他三个人身上东拼西凑,凑够了四百块。“拿着,还你的!”陈昊鸿把一把零钱拍在顾徳手上。

顾徳蒙圈了,搞不懂现在是什么情况。

“走,去游戏厅!”袁天杰手一挥,带领小弟们离开了。

“老大,我们身上都没钱了,怎么去啊?”

“你傻啊你!”袁天杰给了没眼色的小弟一脚,走到路口,又恶狠狠的瞪了顾徳一眼。

等顾徳反应过来,就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叠花花绿绿的钱,把中午李逸隆借他的四张一百元递给李逸隆。“还给你了。”

“嗯……还是把零钱给我吧,我现在没零钱了。”李逸隆把钱又递给顾徳,顾徳把一把零钱递给李逸隆,他把钱胡乱装进外套口袋里。

“他们为什么会把钱还给我呢,难道老班的话真的有效?”顾徳很是困惑。

“应该不是,不过他们一直不还钱给你的话你可以报警的,他们害怕这个吧。”李逸隆做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因为被抢劫而报警,被抢的金额至少要一千元,顾徳并不知道,也从没想过报警。他和李逸隆走回家,在家门口道别后回到家,告诉顾修姚阿姨已经把钱给他了。

“姚阿姨对我们真好啊。”顾修不止一次的感叹道,顾修曾经去店里找过顾徳,姚阿姨看到消瘦的他便非常热情的请他吃东西,但他太敏感了,因此从那以后再也没去过店里。

“嗯,将来有机会一定好好谢谢姚阿姨。”顾徳说完,便在一旁做数学作业。物理作业在店里就在李逸隆的帮助下做完了,数学作业上的题李逸隆也基本上问个遍了,顾徳已经有了解题思路,做起来很轻松。九点半以后,顾徳洗漱后便关灯睡了。

可顾修没有睡,他躺在床上,眼睛睁得大大的,心里想着今天和蔺羽在今天路过的那家诊所。

早上,顾徳一如既往的起早,拿上顾修做的便当后便走出家门。来到吉兆甜品店时,姚阿姨已经坐在轮椅上在门口等他了,他帮姚阿姨开门后,把便当放到里面的厨房里。

离开的时,顺手又摇了一根签,上面写着“下签”。顾徳对这两天的背运感到震惊了,“这求签的运势真准啊!”

“要不今天你摇两根签吧,说不定下一签更准呢。”姚老板把轮椅摇到顾徳身边,“遭遇了什么,让你感觉这两天不走运呢?”

“没什么,姚阿姨。”顾徳说着,又摇了一次。虽然他认为这种事不应该有第二次机会,但今天破个例。“啊,中上签!”

“那挺好哦。”姚阿姨抿嘴笑道。

而今天确实是又发生了一起倒霉的事。顾徳在课间上厕所时,被张星推了一把,站不稳的他身子一歪,趔趄着将一条腿迈进了坑中。不仅膝盖被磕了一下,裤子和鞋子里都沾满了秽物。

“哎呀,张星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把同学都碰进坑里了。”袁天杰在一旁笑着说。

顾徳气红了脸,好在当时厕所里没什么人。顾徳忍着膝盖的剧痛,拖着一条肮脏的腿向学校大门走去。路上遇见了赵宸,他吃惊地说:“天哪,你掉厕所里了吗?”

“还不是你们干的,帮我跟老班请个假。”顾徳瞪了他一眼。

“我会帮你请假的,但这件事跟我没关系哦。”赵宸假笑着说,事实上,就是赵宸在早饭时对袁天杰提出在厕所里推顾徳这个主意的。“我不会对其他人说的。”

“这太过分了,很明显是故意的啊!”毛宁从“包打听”苏可口中得知了这件事,看着顾徳空下的座位。“很明显是为了报复顾徳啊,唉,顾徳太可怜了。”

“哎,袁天杰最近也不打架了,就找一些其他的方式来恶心同学。”

“太气愤了,今天中午放学先不去甜品店了!”毛宁一副气鼓鼓的样子,眉头拧在了一起。

“啊?那个点他估计都换好衣服回来了吧,怎么就不去了。”苏可表示疑惑。

“放学先不去,等到一点后再去,我要和他聊聊。”

“呀,终于要展开进展了吗,之前你可是收个作业都羞红脸的。”苏可说着,嘴角却往下撇。“他各方面条件都不好,我依然觉得你不应该喜欢他。”

“可我就是喜欢他,就算我们是梁山伯与祝英台,罗密欧与朱丽叶,爱情会受到阻拦,我也会奋不顾身地爱着他的!”毛宁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那个的前提是他也得喜欢你啊。”苏可若有所思的样子,“如果你们是梁山伯与祝英台,那最后就不要化蝶了,化成个王八能活几千年呢,这才是持久的爱情。哈哈哈哈……”苏可笑出鹅叫。

“你怎么这么会说话呢!”毛宁掐着苏可脸上的肉。

顾徳上午并没有再回到学校,但在中午放学前出现在了店里。在忙完中午的生意后,他把便当放在微波炉里加热。刚关上微波炉的门,拧上旋钮后毛宁就走进了店里。

“顾徳,两杯芒果奶茶。”毛宁把钱放在柜台上。

“好的,等一下。”顾徳把钱放进柜台里,一如既往的转身去调制饮品。毛宁趴在柜台上看着顾徳,他的声音是那么温润,眉眼如清风明月般触动着她小小的心弦,引得她浮想联翩。等顾徳把两杯芒果奶茶拿过来时,他才发现毛宁已经盯着他看很久了。“苏可今天没陪你来吗?”

“她今天有事,回家吃饭了。”在店外的橱窗边上探头的苏可打了个喷嚏。“这杯我请你的,一起来喝吧。”

“啊……”顾徳很疑惑,这个从来没怎么跟自己说过话的女生为什么会请他喝饮料,但他还是答应了。

“我觉得张星真的很过分!”毛宁喝了一口奶茶,气愤地嘟囔道。

“班里已经传开了吗……”顾徳失落地低下头。

“没有没有,我是听小道消息说的。”毛宁赶忙说。

“可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不知道为什么摊上这种事。”顾徳叹息道,毛宁看到他忧郁的样子,心脏怦怦的跳。

“他们应该就这一次,以后应该不会再找你事了吧。”毛宁安慰道,把奶茶放在两只手中间来回滚动。

“谁知道呢,唉……”

由这个话题开头,他们从大到小聊各种话题,聊了有二十分钟,期间来过客人,但并没有妨碍到他们之间的聊天,姚阿姨也不知道去了哪里。顾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和一个平常都没怎么说过话的女同学聊这么久,却又感觉有些乐在其中。这种谜之聊天本来还会继续进行下去,直到橱窗口站着的苏可看到李逸隆正在从学校向这边走来,赶忙进去拽毛宁。

“你怎么在这里啊,我找你好久了,快回去,语文老师让你抱作业呢!”苏可不由分说地抓起毛宁的手把她拽出去。

“你干嘛啊!聊得正欢呢!”毛宁很气愤苏可打断了他们的聊天。“中午老师也回去吃饭了,况且办公室还锁门,我抱哪门子作业啊?”

“你傻啊你,李逸隆来了。”苏可对毛宁不分青红皂白的埋怨表示气愤。

李逸隆推开店门:“我刚才看到苏可和毛宁跑出去了,怎么我刚过来她们就走了,害怕我吗?”

“谁知道啊,你在班上除了我外谁都不理,估计同学们都产生心理阴影了吧。”顾徳说着,想起来还没吃饭,打开微波炉发现热好的饭都凉了,只好再热一次。

“这哪能怪我呢,我性格就是这样。给我来杯柚子茶,今晚我有事不来了。”李逸隆坐在柜台边上的凳子上,对自己的缺点持着知而不认的态度。

“什么事啊,把你正常生活规律都打乱了。”顾徳说着,从抽屉里拿出茶包。

“不告诉你,今晚你自己做物理作业吧。”

李逸隆陪顾徳一起吃过饭后和他一起回到了学校,他对莫名跑出去的毛宁和苏可察觉出一丝端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