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仙侠正文

神来棋局在线阅读生日邀请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6/11 10:45:01
神来棋局
神来棋局
作者:麦喜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个宇宙一颗星辰,光怪陆离,有修士争道飞升,有雪山镇压旱魃,有张家族人被困苍穹自立天庭,有诸子百家争鸣,有百家姓鱼龙混杂,有皇帝建长城著山海经,有剑修仗剑天涯飞剑斩头颅.......

这一脚要是真的踩在我身上,我估计我最起码要躺一个星期,不是我太弱,而是小黄毛太强了,一看就知道这小东西是练过的,不然怎么可能这么轻松的秒杀我呢。

我也没抱着头,就这么任由他踹下来,此时此刻我心里想着要是他一脚踢下去,我会不会直接残了,他要赔我多少钱呢,至少两万,不然对不起我这马上受伤的腰子。

很可惜,他还没动手呢就被另一个人从背后拎着头发拖了回去,我想大赚一笔的机会就这样错过了。

“我草你妈。”小黄毛吃痛大骂了一句。

“马勒戈壁,你他妈找死,连我弟弟都敢动,让你他妈的找死,找死,找死。”一个高大的学生一把将小黄毛按在地上,随后直接就是一拳印在脸上,印完不解恨,又连续打了不下于十拳,如果说我刚刚呗打出屎了,那么这个小黄毛就是被打出屎,然后又被打回去了,那叫一个惨淡,看的我都有些可怜他了。

“升……升哥。”小黄毛一看见这个人顿时吓得不轻,他挡住自己的头喊到,刚才对我这么嚣张,遇到硬茬就开始怂了。

“谁他妈是你哥。”高大学生一巴掌抽了过去让他闭上嘴。

“别躲,你再躲一下我抽你一巴掌。”小黄毛被打的时候情不自禁的用手挡住自己脸,这让高大学生大怒。

揍了几分钟这个高大学生估计也有些累了,他指着我让他给我道歉,还告诉他要是以后再不开眼惹到我会被揍得更惨。

小黄毛也是欺软怕硬的货,他带着惧意的看着这个高大学生,那样子真是犹如老鼠见到猫一般。

“甄雨,有仇报仇,有怨抱怨。”这个学生转头对我说道。

“行啦,道个歉就行了,让他滚吧。”我坐在地上揉了揉有些疼得肚子。

“还不快道歉,妈的。”这个学生一脚踢在了小黄毛的腰上对他凶巴巴的喊道。

小黄毛闻言立马给我道个歉,说有眼不识泰山,以后绝对不会再欺负我了,我对他嘿嘿一笑,你麻痹,要不是我晚自习还要放学怕你堵我,劳资会放你走。

不过我还是让他把手机还有钱包留下来,尼玛,打我这么久这么狠,不留下点值钱的东西怎么说的过去。

小黄毛一脸的蒙蔽,想打劫我结果自己丢了手机和钱包。

“快点滚吧,下次别让我看到你,不然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我站起来拍拍身上灰土,然后故作装逼的对他说道,其实我是怕等这个高大男生张旭升走了之后他又干我一顿,得不偿失了。

小黄毛走了,带着幽怨的眼神走了,赔了夫人又折兵,这让他心里很不爽,不过我也没在意,毕竟我是好孩子嘛。

等到小黄毛走远了,这个学生对我龇着牙大笑,好像我被打对他来说就是一个笑话似的。

“你笑什么。”我没鸟他,理了理衣服夹了夹书本抖了抖肩膀。

“我就纳闷,你一个好孩子遇到别人打劫居然一点都不怕。”高大学生给自己点上一支烟说道。

“为什么要怕?就那个傻逼值得我怕吗。”我不屑的说道,其实我就是在乎那一百块钱,尼玛,能买好多好多卷馍呢,有些人贪财,有些人贪命,我就是那种特别贪财的人。

“得了吧,谁不知道你是一个外表人畜无害内心是个充满罪恶的恶棍呢。”高大学生看着我说道,那表情一副很懂我的样子。

“妈的有你这么形容的吗,劳资怎么恶棍了,你跟我说说。”我大怒对着他就动起手来,他也不躲就这么挨我一拳。

“得得得,我不和你扯犊子,其实我感觉吧,你从小眼里就没有怕过这两个字,好像整个世界你都不放在眼里似的,总是玩世不恭没有什么东东能让你紧张害怕的。”他一副十足的神棍。

“……”我没看他,继续往前走,屁,这说的我自己都不信。

“我是说真的,而且我发现当你生气的时候,那些猫啊狗啊都不敢靠近你,仿佛怕你似的。”他继续逼歪我继续往前走。

“你说够了没有,你不就想说我不是正常人吗,闭吃。”我骂了一句,这货从小和我一起长大比我大不到一岁,长的人高马大比我高半头。

“我去,升哥有这个意思吗。”他笑咪咪的跟过来。

“张旭升,你是不是很闲啊,这么埋汰我有意思吗。”我呵呵一笑,要是有把刀我非在他肚皮上刻出傻逼两个大字。

“我没有埋汰你啊,你自己想多了。”张旭升摊摊手。

“我没功夫和你闲聊,我去上课去了。”我看了看手机说道。

“小丽在你驻地不?”他问道,看他那犀利的小眼神,好像对我那女鬼很感兴趣。

“你想干嘛,她是我的你可别动歪心思。”我瞪着他,这个小丽可是我找的女鬼老婆,他要是敢抢,我非和他拼命不可。

“我对鬼可不感兴趣。”张旭升撇撇嘴说道。

“人家对你还不感兴趣呢。”我听了不高兴了,这叫啥话。

“真受不了你,养个女鬼当老婆。”他说完这句话立马跑开了,因为他知道我会揍他的。

张旭升和我从小玩到大,自然知道我通灵的事情,在我十岁那年张旭升得了一场怪病,高烧不退,面色惨白,无论是找什么样的医生,吃什么样的药,或是到省立医院都于事无补,该发烧还是发烧,脸色发白的差点一命呜呼。

村里人就建议他的父母找方圆十里都赫赫有名的巫医来给他看看,抱着试试的心态,他的父母真的就给他找了,那个巫医是个接近六十岁的老婆婆,瞎了一只眼睛,据说那只眼睛可以看到魑魅魍魉,在她年幼的那会隔三差五的就会遇到一些怪事儿,喜欢旁若无人的自言自语,后来长大之后渐渐地明白了事情,道观内的老道士建议她修法渡人,但是当今社会早已没了鬼怪的传说,她的家人自然不希望她进入道观。

再后来她又遇到了一些奇怪的事儿,惹得一家人的生活都不得安定,她索性刺瞎了自己的那只可以通灵的眼睛,这才得以安稳的生活。

只是不知道后来是什么原因,她又做起了巫医的职业,乡里乡亲的也比较信服她,毕竟还是有一些手段在里面的。

当她来到张旭升家里的时候,刚刚进屋就被吓得魂不附体,嘴里一直喃喃道,解决不了解决不了,必须要请人来收拾,只是在张旭升的床头贴了一张黄纸符,就匆匆离开了。

那时我也是个啥也不懂的孩子才上五年级,只知道很久没有见到张旭升出来了,就趁着家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地溜到他的家里,只见张旭升独自的躺在床上,直溜溜的瞪着大眼睛,油盐酱醋是丝毫不能下肚,我隐隐约约的看到三个彪形大汉一直按着张旭升,将他死死的固定在床上,我就很好奇的同张旭升搭话,询问他家里怎么来了这么几个人。

张旭升表情木讷,根本没有办法说话,我以为他是被几个大汉吓到了,索性就冲上前同他们理论,哪知道这三个大汉看见我就像看见个了什么可怕的人物似的,一个劲的赔不是,说他们只是路过,我威胁他们要是不走的话我就报警了,在年少的心里,警察是最具有权威性的组织。

那三个大汉听到我的话,灰溜溜的逃走了,再后来那个巫医回来时,带了好几个人还带着桃木剑一类的家伙,只不过张旭升已经恢复了正常,他的父母对那个巫医又是磕头又是感谢的,这倒让那巫医有些不明所以,只不过当事人却是一清二楚,他虽木讷但是不瞎,自那时起,他就知道我有一双通灵的眼睛,还能震慑住鬼怪,用他的话说,我是他的救命恩人,以后我的事就是他的事,感动的我立马拉着病恹恹的他跑到深山老林里拜了把子。

他虽然知道鬼怪一说,但是他看不到我养得女鬼,只知道我驻地有个女鬼,因此我对他也没有隐瞒,他也没说什么,甚至还给她起个小丽的名字,我也欣然的接受了。

学校横竖就是那么大,几栋楼折起来之后,就变成了四合院。

踏入校门我就感觉心累脾累肾累,总感觉学校不是人待的地方,用那句话说,学校就是我的监狱,我在里头,自由在外头,这大概是我自己有毛病吧,嗯,一定是的。

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来到班上,我顿时就感觉压抑到极点了,看那黑板上的字,头疼,看到讲台,眼疼,看到桌子,犯困,拿起纸笔,千斤重,看到美女,嗯哼,头不疼了,眼不疼了,也不困了,装逼也有劲了。

我默默的扫视了一圈,颇有古代帝王选妃的架势,指点江山,意气风发,对几个埋头苦干的美女品头论足,直到有个妹子抬起头看我一眼露出你挡我看黑板的表情之后,我才灰溜溜的跑到我自己的座位上。

由于同学们都在认真的看书学习,我也把书本放下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准备做作业了,老师布置的作业没有多少,就是特么的试卷贼多,应老师的话说,试卷做的多高考的时候就不怯场,题型就那么几题反复训练总会学会的,

咦,好像真的很在理,但尼玛我也没见考上清华北大的有几个。

漫无目的的做了几个题型之后我叹了口气,拿出抽屉里藏的一瓶脉动就灌了一口,喝完之后我还打了个饱嗝,露出满足的样子,很贱很骚包。

“小雨点,麻烦你个事呗。”我的同桌晚秋是个美少女,是那种美少女战士的那种美少女,萌萌哒很可爱,我有很多次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会对她那个啥。

看着她的架势应该是想问我要水喝的,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对妹子小气“干嘛,要喝水的话自己买去,我都已经喝过了,你不嫌有口水啊。”

“你去死,你恶不恶心啊,要喝我自己会买,嫌弃死你了。”晚秋给了我脑门一个巴掌,还不忘数落我几句。

“那你说啥事啊。”我头也不抬,默默的把手中的脉动放在抽屉里面,而且是最里面,不是我抠我是怕脉动挥发了,跑味。

“我生日快到了,想请你陪我过生日。”她看了看我,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甜甜的说道。

“你的生日?”我咕咚一声咽了咽口水,抬起头有些惊讶,这妮子可是从来不找我过生日的,虽然我俩关系很好。

“对啊。”她笑起来脸上有个酒窝。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你想要什么礼物,超过五块钱的我可不买啊。”我撇了她一眼挖了挖鼻孔。

“甄雨,我好不容易想起来还有你这号人物,让你陪我过个生日,你跟我贫什么嘴啊,我稀罕你的礼物啊。”晚秋一言不合就发飙,我微微摇摇头,暗叹上天给了她一副美貌可人得相貌,一定会给她一个猪都嫌弃的脾气。

“好吧,什么时候。”作为一个男人,我有义务陪妹子过生日,耍耍嘴皮子可以了,要知道晚秋可是我们班上的班花级别的人物,我能被她邀请会让不少人眼红的。

“今天晚自习放学。”她笑着说道。

“今天啊!”我太吃惊了,没想到就在今天,她生日我还真不知道,只知道自从和她一位,三年以来就没变过,也没见过她过生日,开天辟地以来头一回啊。

“怎么不行吗。”她托着腮,一脸魅惑的样子,那性感的小嘴唇,哎呦我去,完了完了,心里的小鹿再扑通扑通乱跳了,我突然发现我好像要恋爱了。

“没有啊,就是觉得惊讶而已。”我去,何止惊讶,简直就是惊吓,这妮子长的漂亮也就算了,还这么妖娆,今天晚上是不是准备献身了。

劳资长这么大除了小丽的身体还没看过其他人的呢,小丽是女鬼能看不能吃,而晚秋是活生生的小美人诶。

想到这里我突然感觉晚秋是故意说自己生日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女人嘛,嘿嘿嘿。

“那你来不来啊。”晚秋轻瞅我一眼,俊俏的脸蛋上写满了我读不懂期待。

“ok,保证到。”我一本正经再加相貌堂堂的回答,心里盘算着怎么拿下这个嚣张的妖精。

“好哒,放学后直接跟我走就行了。”她用手在我脸上点了点,这个动作简直就是在挑逗啊,妈的,我立马把手往裤裆里按了按,这个绝逼不能让她看见,不然太丢人了。

“没问题,这个简单。”小妖精,看我如何拿下你,我笑了笑心里开始腻歪起来,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