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种田正文

我的护林员生活在线阅读第8章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6/11 10:07:57
我的护林员生活
我的护林员生活
作者:悄然
来源:飞卢小说网
(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管家转完东城又转西城,怎么都没有找着十里,路上也听人说最近老有半大点孩子丢失,怕是被拐子拍走了。

回到客栈问掌柜人回来没有,掌柜说没见过,顿时就急了,捂着手在大堂里走来走去,忽然想起什么,又急匆匆往外走。

掌柜的偷偷喊来珠宝,让他去告诉林老黑可以放钩了。

汴州刺史姚方亮这夜刚回府还没歇上两分钟,底下人上报说归德将军的人在外求见他。

姚方亮一时没想起归德将军是谁,等反应过来是沈瀚后,将茶杯往桌子上一扔,大步出去。

“姚刺史,几年未见,可还好?”该有的礼节还是不可少,管家只是沈将军手下的一个士兵,比不得刺史这个正四品官。

“刑管家,你怎么在汴州?将军是不是也来了?”

“将军回京复命,先应在都城。此次来是有要事相求,将军的女儿十里小姐在战场上受了些伤,大夫说要静养,命我将她送至夫人祖家。却未曾想我们今日刚到城内,只是一顿饭的功夫,小姐便不见踪影。听闻城内常有孩童失踪,我担心小姐被拍花子哄骗去了,还望刺史能查查此事。”

“阿拾不见了?”姚刺史拍桌而起,怒道,“那群贼人真是越发猖狂!”

“此话怎说?”

“你刚来不知,衙中断断续续有人报案,说是孩子走丢,这已经是第七起,这是报了案的,没报案的还不知几何。我近日来一直在忙这事,但那群贼人狡猾之至,到目前为止,还只是摸出一个头绪。”姚方亮说到这个很气愤,在他的眼皮底下干这事,他还拿其没有办法,如此下去,这个官,不当也罢。

“如此困难?难为大人了。小姐失踪,我也无心顾其他,可否让我帮忙一起查案,略尽绵薄之力?”

“自是求之不得。”

不说本来就在查这事,就单单是昔年的同窗友谊,这沈将军的女儿姚方亮是无论如何都要尽快救出来。

小破屋里两人沉默许久,柳长亭自知劝说无力,便不再开口。门没锁,又没人守着,那少年还会些拳脚,看起来蛮厉害,多好的机会,可惜。

门外传来说话声。

“老大,就是里面,刚刚劫来那票那一身力气怪得下人,他就那么轻轻一掰,我的刀就断成两截,还有这门,也是被他一脚踢坏的,吓得我魂都快没了。”那人语气激昂,述说当时自己遇到的不公。

林老黑瞧了瞧木门,将其推开,踏进屋里,看到蹲在那的瘦弱得不像话的十里,以及她旁边不知死活的柳长亭,一把抓住守门人的衣领,指着十里问他,“这就是你说的将门踢破,将刀折断的高手?就他那轻轻一掰就能折的手腕,你他妈的告诉我他很厉害?我看是你活得不耐烦!”

守门人立马哭诉,“大哥,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不信我再让他表演一次。”说完,拿着刀逼近十里。

“小子,你给我起来,把刀掰断,快!”

“行了,知道你想躲懒,跟柱子商量好,没人拦你,在我面前都满嘴胡言,再有下次,你以死谢罪。”

“大哥,我真的没骗你!”

十里起身看了他一眼,然后从他身旁走过,到林老黑面前站立,“我饿,要吃饭。”

十里觉得之前她说了两三次那人没有理她是因为她说的不够完整,他不能理解她的意思。回想以往吃饭时众人交流的语言,从中判断出哪个词是饭,默念几次后,挑了个看起来比较聪明的人说给他听。

又指着柳长亭说道,“他,会死,齐大夫。”

果不其然,对方听懂了。

林老黑白了守门人一眼,纷纷跟过来的小弟去拿饭,顺便找个大夫给人医医。

守门人被那一眼瞧得心慌,“大哥,我想着饿几顿也没关系,反正死不……啊!”

林老黑抬脚往他肚子上狠狠踢去,“人都快死了你跟我说没关系,我说过什么?让你好好看着他,别让人蔫了,你呢?看你干的好事!”

“这不是他死活不愿意透露他家里住址,我才想着饿他几天,他就会愿意说。”

听完他解释,林老黑脸色好了些,“滚起来,他既然不愿意说,养好后就把他交给三黑,单凭他那张脸,也能卖上不少价钱。”

“诶,是,大哥。”守门人连忙爬起来,在林老黑跟前弓腰献媚。

饭菜随着大夫一起来。

十里蹲在一旁端着碗,边吃边看大夫给柳长亭背上的伤口上药。

上药要求柳长亭将上衣褪尽爬在干草上,屋里的都是男人,露着膀子本来没什么,但对上十里发光的眼睛,柳长亭不知为何有些害羞,默默将头转至另一边,遮掩脸上的红晕。

尽然在他治伤的时候吃得如此香,性格果然恶劣!

都是被绑者,之前还聊了一段愉快的天,十里将柳长亭划分到自己这一列,并把他视为被保护者。

于是,当夜,在敌军围绕的监狱中,为了能更好的守护弱者,十里挨着柳长亭睡下。

柳长亭有些纠结,这位刚被抓进来的小少爷可能是害怕才挨着他睡,但看今天下午的表现又不像。

为了跟他独处一屋,所以只喊大夫救他,但不带他出去,上药时又一直盯着他,这是……看上他了?

想到这,柳长亭浑身一激灵,拖着疲惫的身子,默默挪开,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大。

第二日下午,姚方亮拿着一张纸匆匆来找管家,纸上面写了一个追查人口失踪案的捕头发现的问题。

“是了,这客栈绝对有问题!”管家道,“早晨我去拿行李时,发现有些物件并不在原处,虽说相差不大,但库房管理时间长了,东西移动,还是能感觉得到,我还以为是我近两日精神紧绷出现幻觉,没想到真是间黑店!”

“你们昨日投宿的便是这家客栈?”

“是。”

姚方亮稍作思考,便喊人将那捕头带来。

赵捕头有些惊讶能昨日那人尽然能与刺史大人有旧,但又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行过礼,一五一十将近日发现的线索禀告。

“可曾查出这林老黑是何人?”

“是一名猎户,时常进山,将所得猎物卖与客栈。”

姚方亮觉得寻人有望,“进的是哪座山?”

赵捕快低下头,“属下能力有限,问便林老黑的街坊邻居也只得出他进山打猎这一消息。”

“无碍,我给你一队人马,你能保证在日落之前将他查出来吗?”

赵捕头知道自己机会来了,精神一震,“能!”

十里觉得狱友今天一整天都很奇怪,昨天还拉着他念念叨叨一大堆,今天一声不吭,还有意躲着她。

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了吗?睡了一觉,他怎么把脑子睡傻了?昨天来的不是齐大夫,所以治不好,想要治好,还是得找齐大夫。

想到这个,十里想起之前他爹给了她一个钱袋,里面好像有小药瓶。

浑身上下摸了摸,没有。

十里脸色瞬间沉下去,浑身爆发出的气势,将柳长亭下了一跳。

“你怎么了?没事吧?”

“钱,没了。”

“嘭!”一声巨响,上任不到一天的门壮烈牺牲。

没等守门人刚叫出声,便被十里击倒在地,“我的钱,给我。”

附近听到动静的人纷纷赶来,扑上前欲将她制服,无一不是三下两招便被打趴。

十四五岁,是少年最无畏的时期,柳长亭在小破屋里看得热血沸腾,恨不得亲身上阵,奈何一动伤口就疼痛不已,只得躺着给她拍手喝彩。

人越来越多,还有人拿着刀上前,虽然十里看起来还是游刃有余,但柳长亭不免开始担忧,对打伤他腿的人一恨再恨。

动静越闹越大,林老黑亲自带着人马赶来,看到地上躺着一地的兄弟,怒气从心起,“啊!”的大喊一声,举刀冲向十里。

十里近身将其手腕抓住,一拳打断他的肋骨,接着又是一掌,人倒滑出去三四米。

站在一旁的小弟看老大受伤了,纷纷呐喊着向前。

林老黑缓过疼,靠在半个人高的围墙上,从一旁拿来一把弓,搭箭,拉弦,对准十里。

柳长亭看见他的动作,眼睛猛睁,大喊:“小心!”

箭同时射出,十里仰身避过,同时踢走一人。

林老黑越发的怒,瞪着门口的柳长亭,又一次搭箭,瞄准他,将箭矢射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