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都言正文

再凶,我就亲你哟第二章在线阅读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10:26:12
再凶,我就亲你哟
再凶,我就亲你哟
作者:一口时光
来源:晋江文学城
已完结~可食用小甜文~只为博君一笑。做为一个根正苗红的小仙女,符岚卿的毕生目标便是推倒周瑾深。然而她使出了浑身解数,对方依旧无动于衷。某天,喝醉了酒的小仙女在酒吧拉着一个陌生男人又哭又闹的强行诉苦:“我追了他那么久,也亲了他无数次了,他还是没反应!他肯定是个基佬!他绝对是个基佬!他不是基佬我名字倒过来叫!”当天晚上小仙女便被吃醋的某人带回家狠狠的政策教育了一晚。“基佬?”男人目光深沉的揉了揉一脸懵逼两眼含泪的小仙女的耳朵:“主动权让给你,就敷衍的亲几下,还认为我出了柜?”【占有欲强外冷内骚大bo

“······这句话表明了作者······”

叶止眯着眼睛,脑袋一点一点的,慢慢靠近桌面,在要撞上的前一秒猛地抬头惊醒。

卜星贱兮兮地问:“叶子,昨天去哪儿乐呵了?”

叶止白了他一眼:“家里。”

“家里啊,”卜星啧啧几声,竖起大拇指,“社会我叶哥。”

叶止一拍他的后脑勺:“瞎想什么呢,满脑子黄色废料。”

卜星无辜地眨巴眨巴眼睛:“我可什么都没说啊,你自己乱想。”

叶止正想说话,看见卓学走了过来,连忙撞撞卜星的手肘,低头认真看书。

卜星没能反应过来,挠了挠手:“你干嘛?”

“卜星。”

卓学轻飘飘地喊了一声,吓得卜星打了个激灵,瞬间起身:“到!”

“你读下一段。”

卜星举起课本挡住自己的脸,求助地看向周围同学。

叶止在第三段前打了个勾,把课本推到卜星桌上。

卜星轻咳一声,声情并茂地朗读:“譬如罢,我们之中的一个穷青年,因为祖上的阴功(姑且让我这么说说罢)······”

等他读完这一段,卓学恰好走到桌边,拍拍他的肩:“认真听课。”

卜星呼出一口气拿出便利贴写字:【行啊叶哥,打盹都不忘听课。】

叶止回道:【你叶哥还是你叶哥。】

“后天就月考了,剩下几分钟你们自己看看书,有什么不懂的来问。”

卓学没有坐在讲台,而是朝着教室后面去。

叶止记性很好,虽然没到过目不忘的地步,但课文内容看个两三遍,就印在脑子里了。

复习语文对他来说没多大意义。

他托着腮,懒懒地看着卓学在傅以匪身旁念念叨叨,似乎在说学校的一些注意事项。

傅以匪端坐在位子上,静静地听着,时不时地点头。

卓学弯着腰站在旁边,好像个汇报要事的小太监。

“叮铃铃——”

午饭铃声一响,不少人伸出了脚,蓄势待发,就等卓学发话,好跑去食堂。

“下课。”

所有人一窝蜂地涌出教室。

叶止走到后门,脚步一顿,对卜星说:“你和岑湖去吃,我有点事。”

眼看走廊上的人越来越多,卜星也不管叶止有什么事了,拽着岑湖就往食堂跑。

叶止往回走,在空位坐下,趴在椅背上问:“是不是没有办饭卡?”

傅以匪垂眸,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没有。”

叶止以为他是不好意思,笑道:“我请你吃吧,顺便带你去办个饭卡,逛逛学校。”

担心傅以匪拒绝,他都开始琢磨怎么劝了。

没想到对方直接应了下来:“好。”

看着那双漆黑的眸子,叶止笑了笑。

新同学也没有看起来那么难以接近嘛。

正德高中前身是建国前的知名书院,有近百年的历史,在A市家喻户晓。

因为地处郊区,校园建设得很好,绿化面积占了学校的四分之一,教学楼在前两年刚刚翻新,每间教室、寝室的设备都换成了最新的。

不论是升学率还是师资力量,正德在都排前几名,因此学校周围有不少“慕名而来”的饭店、技校等等。

不用迈进校门,远远地就能看到广场上大喷泉,喷泉中心有一人像雕塑,左手拿着画笔,右手拿着书本,教学楼因此也分为两部分,左边是艺术生、体育生等等的教学楼,右边是文化生的教学楼。

走到食堂,叶止刚好把自己知道的有关学校的事情都讲完了。

打饭窗口已经排起了长龙,他踮脚看向角落,办饭卡的小窗口只有两三人。

“人不多,先去办饭卡吧。”

“好。”

叶止一边走一边说:“这个食堂的饭菜不是很好吃,但是很便宜。”

精瘦男生刚吃完饭,听见叶止的话脸色有些不好看,觉得他是在嘲讽自己。

端着盘起不爽地向叶止走过去。

“如果吃不惯的话可以去——”

“啪嗒!”

脚边忽然有人摔倒,剩下的饭菜洒了一地。

叶止有些懵,他刚才只顾着说话,没有注意到旁人。

倒地上这人竟然还是同班同学。

“没事吧?”

叶止想去扶,却被狠狠地拍开手:“不用你假好心。”

苗乐天觉得周围的人都在嘲笑自己,顿时涨红了脸,狠狠地瞪了眼两人,跑出食堂。

叶止不明所以地看向傅以匪:“是我撞到他了吗?”

傅以匪淡淡地说:“是他自己跌倒了。”

看见办饭卡的窗口没人了,叶止便把这件事抛在脑后,连忙拉着傅以匪走过去。

“阿姨,办饭卡。”

傅以匪报出一串数字。

阿姨点了点鼠标,看到后台显示的余额惊了惊。

“傅以匪吗?”

“嗯。”

“学生证给我看看。”

“没有。”

阿姨的眼神变了,警惕地看着傅以匪。

正德的饭卡也可以在校内超市刷,只是刷到一定金额,需要输密码。

有些品性不佳的同学,会在捡到饭卡的时候,根据卡上的名字学号假装本人或者朋友补办,借此重设密码。

前几个月发生了一两起这种案件,学校多次提醒他们后勤部,只有本人带着相关证件才能补办。

王阿姨没遇到这事,但是她同事遇到过。

据说是个高瘦的男生……

叶止解释道:“他是新来的,学生证还没办好。”

王阿姨依旧怀疑:“那身份证呢?”

傅以匪摇头,薛建国没给他。

叶止只好对王阿姨抱歉地笑笑:“忘带了,我们等会儿再来。”

王阿姨冷哼一声,连带着看叶止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两个人都瘦高瘦高的。

听到风声,改为团伙作案了么?

小样,还想和我斗。

知道王阿姨所有想法的傅以匪:……

叶止走到窗口看了看饭菜,皱紧了眉,都是他不喜欢的菜。

芹菜、菠菜、南瓜、番茄……

不吃了不吃了。

叶止把饭卡递给傅以匪:“你去买吧,我等会儿去超市买点面包就行了。”

傅以匪摇头:“不用。”

这些凡食,对他并无任何用处。

叶止也没劝,毕竟剩下的菜真不好吃。

超市就在食堂隔壁,叶止所有东西都买了两份,付款时又担心傅以匪食量比自己大,会不够吃,又拿了几条巧克力。

“这个应该是新出的口味,”叶止扯开包装咬一个小角,弯了弯眼,“好吃。”

傅以匪缓缓撕开包装,清脆一声响,巧克力在口腔化开。

先是微苦,紧接着便是充斥在唇齿的绵密丝滑,甜而不腻。

叶止笑了笑,有脸颊荡着小酒窝:“好吃吧?”

“嗯。”傅以匪抿了抿唇,心情尚佳。

* * *

转眼就到了放学时间,少年少女们三五成群嬉笑打闹地离开教室。

“最后一个走的人记得关门窗啊。”

生活委员撂下一句话就匆匆跑了出去。

等最后一个人离开教室,傅以匪缓缓站起身,与此同时教室的门窗倏地关上。

他扫视一圈,确定门窗都完好无损后,原地消失不见。

校长办公室

校长薛建国被突然出现的傅以匪吓得半死,深呼吸问道:“您老有什么吩咐?”

傅以匪开门见山:“准备叶止的小区的房子。”

薛校长胆战心惊地问:“您是说一班的叶止吗?”

傅以匪:“明天之前。”

一瞬间,薛校长脑海里闪过无数强取豪夺的羞羞片段,他弱弱地提醒道:“如今华国的人类,十八岁才成年。”

“他还只是个孩子啊!”

傅以匪冷声:“龌龊。”

薛校长欲哭无泪,他知道这位祖宗能看穿他的想法。

但是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乱想啊!

担心自己越想越多,薛校长连忙说:“我立马就去办!”

“学生证、身份证。”傅以匪继续补充。

薛校长连连点头:“好好好,您还有什么吩咐?”

傅以匪言简意赅:“食堂难吃。”

薛校长小心翼翼地说:“食堂承包商是上面指定的,我不一定可以……”

“再造一个。”

“我觉得上面一定会通融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