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悬疑正文

蜜恋通知:霍先生,请小心在线阅读第五节

来源:17K小说网 2021/6/11 11:27:15
蜜恋通知:霍先生,请小心
蜜恋通知:霍先生,请小心
作者:水小苏
来源:17K小说网
老婆生气不开心……搓衣板——我跪。键盘——我跪。方便面——也跪。电子秤——我还跪,我不光跪,老婆,我还要给你跪出一个520来,好不好。霍少看着拿着榴莲过来的老婆一阵阵的膝盖疼,霍少可怜兮兮的看着莫轻璃:“老婆,这个可不可以不跪?”“你说呢?”莫轻璃的轻飘飘的声音在霍少耳边响起。“跪。”霍少的回答心甘情愿。已开新书《农门商后》

6692审神者的那段话煽动性极佳。

饶是那些话针对的是全体审神者,而不是论个别,也是有自以为自己出淤泥不染的人将自己摘出来然后被煽动。

最起码椎名绫和三条理奈有意无意将这件事压下,等着下次更剧烈的爆发时。有部分的审神者动摇了。

这个世界上的人不能一概而论。

观念、道德、品质,凡是能塑造一个人如何的因素无时无刻不在碰撞。

如果是那种秉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人还好,最起码对方能够心平气和同你讨论。

但若是那种极端的人,同他们产生碰撞的时候,对方会用尽一切手段让你彻底放弃自己的想法,转而认可他的想法。

会议结束后,椎名绫已经注意到来时一个人的6692身边有人聚集,看那片融洽的气氛,椎名绫扯了扯嘴角。

会议室外等待地大和守安定见到她出来的时,走上前。等他走到椎名绫身边时候,见金发少女看着会议室某处,他顺着对方的视线看过去,见到那边的审神者聚在一起似乎在讨论着什么,周边经过的审神者都有意无意的露出不屑与反感。

“看来今天的会议有提到很有趣的话题?”大和守安定收回视线,对着椎名绫说道。

只见身边的少女对着那个方向做了一礼,收回了视线,“是啊。”

“被人抨击还跑过去倒贴。”

“勾直饵咸也能吊出一堆鱼。”

她想起会议上的事情,带着大和守安定走进了办公室取下自己脸上的面纱,露出那双带着嘲笑的碧色眸子,“一个自以为是的傻子遇到了其他自以为是的傻子。”

会议过后的事情如何精彩,椎名绫无法知道具体,但看着三条理奈桌面上关于暗部的文件和报告越来越多,也知道这段时间又流了不少血。

高层中的明争暗斗依旧,狗咬狗的过程把对方咬的遍体鳞伤,手下的审神者倒戈的倒戈,死伤的死伤,甚至有些审神者为了能够善终,提出了辞呈。

椎名绫有些心疼那些空出来的本丸资源与战力。

那些空出来的本丸理所当然的归到了由掌管着人事的三条理奈手中,但她可没胆子从三条理奈手中把那些本丸使用权给挖过来。

反倒是当渔翁的三条理奈突然将手中的暗部文件放在了她面前,冷漠道:“那几个高层也差不多了。他们把自己该耗的耗完了,就别想着动其他人的了。”

‘七日革新’后的时政人手不如从前,在本来就少人手的情况下进行内斗。

三条理奈和椎名绫的目的只是想让他们内耗,耗到最后让他们活活耗死。但如果主意打到其他人手上,别说三条理奈了,椎名绫会去想办法把那群人弄下来。

椎名绫拿起暗部的文件看了看,“派别人吧。我去把6692的事情解决了。那群人最近太过了。”

三条理奈按照她所能承受的,将分好的蛋糕放在了她的面前。

椎名绫说不心动是假的,当了那么久的吉祥物,好不容易能弄到那么点自己想要的东西,是个人都会心动。

那文件上的每一项内容都分配的过于善解人意,但椎名绫一向知道三条理奈不是个善解人意的人。

她不能加入三条理奈手下的暗部。

人在屋檐下已经不是低头不低头的问题了,那得是脊梁都压弯。

眼前那么点东西,不值得她将明天奉上。

椎名绫合上那份文件放在了三条理奈面前,略带遗憾的摇了摇头,“我还得去当那个众矢之的呢。”

*

椎名绫回到本丸的时候,时间还算早。

匆匆吃过晚饭后,正准备会房间洗漱,就看到了站在她房门口的和泉守兼定,对方穿着那身红色的内番服正低头不知道思索着什么。付丧神敏锐的五感几乎是在她出现的一瞬间就发现了她。

椎名绫对上和泉守的视线,眨了眨眼露出了无辜地表情,“和泉守找我有事?”

“……”

和泉守兼定嗯了一声没再出声,将话语主导全部交到了椎名绫手中。那边拿到话语权的椎名绫倒是不慌不忙挂着那副无辜得表情拉开了房间的樟子门走了进去。

“要吃点什么么?”椎名绫想起回来的时候演练场还有人在切磋,又想起被临时罢免了近侍位置的和泉守今天被安排到了内番切磋,“晚饭后还去切磋很容易饿肚子的。”

椎名绫将自己办公备着的糕点拿了出来放在了矮桌上,“难道觉得极化后的强大还不够么?”

和泉守兼定听到这句话才抬起头看着她,“为什么?”

“什么?”

和泉守兼定看着眼前的审神者觉得她实在是太能演了。

这个月明明是轮到他当然近侍的。

按理来说,审神者会议也该由近侍陪着去,但椎名绫二话不说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让大和守安定跟着去,还连带着将他这段时间的近侍位置给了大和守安定。

和泉守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是近侍被撤了这件事令他愤怒,还是将近侍之位给了大和守安定由大和守安定同她前往会议这件事更让他愤怒。

他只觉得难以理解,甚至还去想了想自己在近侍这件事上是否有失职 。但是想了半天发现自己并无过错。

“为什么撤了我的近侍位?”

“没有撤,只是暂时由安定担任。”椎名绫保持微笑解释道:“在你之前的近侍本就是安定,而我接手本丸事宜的时候也是他,所以在处理事务上更倾向于选择他。”

这话说得像是在讨论谁先来这个问题。

和泉守兼定想起自己才是第一个同她接触的付丧神,如果这个问题在深入讨论一下,椎名绫估计回想起和泉守兼定才是自己第一课的老师。

但这才十四岁的碧眸少女保持着微笑看着眼前的付丧神,“只是暂时,担任的天数我会在下次轮到安定的时候扣掉。等会议一切都解决后就会换回来的,好么?”

和泉守看着她,眼前的少女仿佛同最初一样,又有所不同,他无法选择,亦或者是她提供的灵力导致无论眼前的少女说什么他都回去选择听信。

可总有什么地方不对。

付丧神是不需要做出选择,更何况是对着审神者做出选择。

和泉守兼定一瞬间捕捉到了什么信息,但那条信息难以置信,于是他便将那难以置信的消息放掉。

黑发的付丧神由坐改成了跪。

他正坐在少女面前,双手放在膝盖上,抿着唇神情严肃的垂着头。付丧神的举动缓慢又带着难以察觉的不愿,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此刻的他像是被人摁着行礼一般。他的额头贴着地面,黑发随着他的举动彻底乱了,像是破碎的绢布零散地铺在地上。

如果他此刻改变心意地抬起头,就能看到少女再也保持不下去的微笑被难以置信以及不愿代替。

她只觉得眼睛干涩无比,只要她为了缓解干涩感眨眼,就会有什么情绪彻底崩塌。

“我知道了。”

*

椎名椎说要带小徒弟过来的那天,和泉守兼定作为近侍很苦恼。

“为什么要我去?”和泉守皱着眉听着大和守的话,“既然主公把徒弟带回来了,那也该是他自己去带。别想着把事情丢给我们。”

大和守安定看着黑发青年模样的付丧神,一脸懊恼,“主公说你年纪最小,所以和他的小徒弟最有话题。”

“……”和泉守兼定强忍着弑主的冲动,“本丸年纪最小的,就是主公那个混球。和他小徒弟体型最接近的,是短刀。他为什么不让毛利或者烛台切去带?”

大和守一脸你傻了吗的表情,“你醒醒我们本丸没有毛利。”

“也没有烛台切光忠。现在做饭的还是歌仙和大俱利。”

“……”

毛利藤四郎就算了,0.004%的掉率能捞到那是天选。

但这都多少年了怎么烛台切光忠还不来?!

和泉守兼定一脸无奈揉着脑袋,一旁端着仙贝的堀川不愧是好助手,他伸出手做了一个加油的动作,“兼先生要好好加油哦!”

看这样子是不打算帮他了。

“堀川,那我真是谢谢你了。”和泉守捂着脑袋头疼道。

安定倒是一脸兴趣盎然的盯着他一副头疼的模样,拍了拍他的肩,“小徒弟现在正在主公的房间哦。和泉守直接过去就好了。”说到这,黑卷发系着白色围巾的男子眨了眨荧蓝的眼,语气里似乎带着炫耀“我要出·阵了哦”

哦他的审神者,他敢用隔壁烛台切光忠做的握寿司保证,大和守安定这家伙在说他要出阵的时候故意重音了。

他用烛台切光忠的握寿司保证!他一定要狠狠地踹这炫耀者的屁股!

直到大和守安定走出了房间,和泉守脑内的翻译腔才停下,他揉了揉脑袋,“堀川。”

“在呢,兼先生。”

和泉守兼定拿过一旁的羽织,披在肩上,“我去看看那个小徒弟。”

“好的兼先生。”

和泉守兼定走到本丸的走廊时,内心有些紧张,紧张到他出门的时候都把新选组的羽织给披上了。他的脚步压在冗长的木制走廊上,发出微弱的吱呀声,听起来像是脚下的木制地板的脆弱呻0吟。

庭院中的短刀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有些坐在五虎退的大老虎身上,有些坐在庭院里小声交谈着,见到他的时候仰起头露出笑容,“和泉守先生午好。”

“午好。”他一一点头回应道,见他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手中捧着礼物,反问道:“想见小徒弟的话,为什么不直接去见?”

前田抱着手中的金平糖有些为难,“小徒弟是个女孩子,乱今早被派出去远征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对对!”信浓在一边开口,“本来想喊上毛利的,那家伙最喜欢小孩子了!”

“但我们本丸没有毛利。”药研在一旁冷静补刀。

“……”

这真是扎心了。

和泉守只觉得此刻头更疼了。他揉着脑袋,看着站在大老虎旁边的五虎退,那只大老虎此刻懒洋洋地趴着。

“和泉守先生是要去见小徒弟么?”信浓问道:“刚刚大和守先生路过的时候和我们说和泉守先生你负责照顾小徒弟!”

“……是的。”和泉守无奈道,看着眼前闪着眼睛一看就知道打什么注意的短刀们,“可以是可以,但你们在后面离的远一点,我怕人太多会吓到她。”

“是!”

那群短刀立马抱起自己的礼物在和泉守身后排排站,末了又拉开了几步的距离扬起手,“和泉守先生!你觉得这个距离合适么?!”

大概吧。

和泉守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一旁的五虎退,“五虎退不去么?”

那把极化回来的短刀也不像之前一样唯唯诺诺,他摇了摇头,领口上的流苏随着他的动作细微地晃了晃,“小徒弟好像很怕小虎。”

那还是和泉守第一次听到椎名家的人会怕什么东西。

他带着身后的短刀走到了审神者的房间,扣了扣门,说了一声“我进来了。”便拉开了樟子门。房间的主人,这座本丸的审神者早在刚刚前往了庭院中的传送仪,而留在屋内的少女,身着一身红白巫女狩衣,听到樟子门被拉开的声响,犹如惊弓之鸟一般掩着面看向了门口。

少女蓝绿混色的碧色双眸带着惊恐转向他,淡粉的唇微张随后飞快的用狩衣的宽大衣袖遮住了半张脸,紧张地动作让她披散着的金发彻底散乱开。

露出的那双碧色双眼不断噙着惊恐和泪水。

一瞬间以为自己要强抢民女的和泉守兼定:“……”

*

“抱、抱歉。让你帮忙整理行李……”金发少女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干脆闭上嘴巴看着眼前正在帮他铺床单的付丧神。

和泉守兼定对主公小徒弟的性格有些头疼,他将枕头塞进枕套后拿过一旁的被芯和被套,再看到粉色被套上面的星星法杖和鸟头杖的时候,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

“你也喜欢魔卡少女樱么?”和泉守边套被芯边问。

他之前当近侍的时候看到过审神者椎名椎抱着手中的初代萌王手办边哭边喊:“萌王出新篇章了萌王出新篇章了C妈们开萌王新篇章了啊啊啊!”,大概是时政废宅椎名绫当时的表情尤为深刻,和泉守兼定记住了这部动漫的名字。

然而一边的金发少女听到他的话之后,一改之前畏畏缩缩地行为举止,三两步上前抓住了和泉守正在套被套的手,“和泉守亲也看萌王么?!”

“吃狼樱么?吃桃雪么?”

“前段时间透明卡牌篇出来了和泉守亲有追么?!”

“和泉守亲是动漫党还是漫画党?我是觉得动画漫画各有各的好。”

“梅玲好可爱啊简直就是天使!神秘人到底是谁啊,新出的角色在设定好好戳我心哦!”

和泉守兼定:“……”

不愧是时政废宅椎名椎的徒弟,时政废宅二号没得跑了。

空气中寂静下来,房中的金发少女跪坐在床上双手握着黑发付丧神的手和……他手中的粉色被单。

“……对、对不起。和泉守先生是普通人呀。”

那一瞬间,和泉守觉得两人之间有一道铁笼降了下来,将两人隔开。

金发少女松开手,话里里带着显而易见和尴尬,“只要你入坑的话就能明白了……”

“……啊、啊”和泉守尴尬的啊了一声,举起手中的粉色被套,“我先帮你套被子。”

“谢谢。”

金发少女小声嘀咕了之后,手脚麻利地爬下床,眨着那双碧色双眼,“我可以帮什么忙么?和泉守先生?”

和泉守听到她的话才想起之前自家主公说得,这个少女被家人宠的重来不需要动手做任何事。

就连穿衣都是让式神做的。

真的是废宅了。

和泉守心里感叹道。

他看着站在一旁的金发少女,垂着眼继续手上的的动作,“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师傅说得,他说您会照顾我……”少女说道后面声音越来越小。

信积拉奶。

大老爷们和泉守兼定看着眼前娇滴滴地少女无奈开口:“为什么啊?”

“我、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啊…”初次接触除家人外的异性,少女显得拘束又害怕,她下意识的扯着自己的衣角,表情又是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

不明白不安为何种情绪的付丧神啊了一声,嘀咕了一句“麻烦死了。”走到了少女面前,揉了揉她的脑袋。

“别哭了。”黑发的付丧神语气温柔了许多,指尖将她眼角溢出的泪水拭去,“没什么好哭的。”

椎名绫只觉得眼角有种很轻很轻的灼烧感,她憋住情绪,看着和泉守,“和泉守先生不喜欢女孩子哭么?”

“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