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总裁正文

奈何天之今生无悔在线阅读第八节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15:16:23
奈何天之今生无悔
奈何天之今生无悔
作者:昱崝
来源:晋江文学城
也许是依山傍海的缘故,东海市的秋天总是比其他城市来得更早一些,这不刚入秋不久,漫天飞舞的法国梧桐叶和银杏叶已经将整个城市编织成五彩斑斓的世界。东海大学的校园里自然也少不了这样的美景,阴凉的林荫小道上已落满了层层叠叠的尚未枯萎的落叶,叶片上残存有夏天的一抹绿意,却又隐匿着微黄的渐枯痕迹,仿佛一张张年华已逝、风韵犹存的美人面孔。苏何一行人的爱恨情仇就发生在这景色宜人的东海市里,都说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因为他们有让人琢磨不透的心理起伏,也许前一秒还素昧平生,后一秒就情深似海;又或者这一秒还心心相印,下

8

拷贝忍者旗木卡卡西的名头即便是宁次他们这种还没从忍者学校毕业的小孩子也都耳熟能详,只是他们从来没想到会在这种尴尬的时候遇到传说中的人物,仍是有些没回过神来。

日向宁次沉默了,这件事情原本就是因为自己太过心急才惹怒了向来脾气好的智穗,更别提连旗木卡卡西这种程度的上忍都出手阻拦了,他自然是无话可说。

而智穗则是不同,她向来是个思维转换很快的孩子,在见到旗木卡卡西的时候,刚才的懊悔与自责顿时就不知道被她扔去了哪里,而是眼也不眨地打量起了眼前这个传奇人物。

智穗一向很佩服忍术专精的忍者,像是被称为忍术教授的三代目火影猿飞日斩和创造出秽土转生和飞雷神之术的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间,都是她心中的偶像级别的人物。旗木卡卡西不一样,因为他太年轻又总是因为任务而不在村子里,智穗对他的印象基本上还停留在忍术似乎很厉害,却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厉害的程度上。

作为泉智穗的挚友,天天几乎是瞟了一眼智穗脸上的表情就知道她心里到底在打什么样的小算盘了,不由得叹了口气。这该叫做初生牛犊不怕虎吗?

“虽然说还在发烧,但看样子也不是太严重了,还是把他送回日向家好了。你们也要一起去吗?”旗木卡卡西把日向宁次扛肩头上,习惯了在任务中搬运队友甚至是货物的他最习惯的果然还是这样的姿势。

天天叹了口气:“我去医院帮宁次拿上要带回去的东西,一会儿到日向宅来找你们。”作为一个非常喜欢照顾人的女孩子,天天总是能考虑得很周全。

虽说都是同一个村子里的,日向一族一向很紧张自家的白眼,平时要不是有重大疾病基本上都不会送去医院。天天虽然心细,年纪太小,也没有考虑到这个层面上,一心关注宁次的病情就联系了医院。旗木卡卡西不想让小孩子内疚,也就没有明说出来。

在女孩子面前被人像扛麻袋一样扛在肩头无疑是一件非常丢人的事情,但是对方的身份和实力都让日向宁次无法反抗,只得恼羞成怒地用语言反驳:“请把我放下来,旗木上忍!”

智穗下意识地也想替宁次说话,但是看到宁次白皙的面庞被涨得通红,突然觉得心跳快了一拍。

智穗自然知道日向宁次本质是个很大男子主义的家伙,虽然长得很秀气,却非常讨厌别人把他当作是女孩子看待,但她却无法改变自己的想法。此刻在她眼里,日向宁次比女孩子还好看,就是这世界上最好看的人,没有之一。

不对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宁次正被人扛在肩膀上呢!

智穗晃了晃脑袋,跑到卡卡西身边,攥着他的上忍马甲拽了拽:“旗木上忍,麻烦你把宁次放下来可以吗,他可以走的,刚才还和我打得不相上下。”

宁次一定气死了,他平时那么骄傲的人,哎呀,她怎么就老想着美色了。

旗木卡卡西微微一笑,露在外面的那只眼睛弯成了月牙:“这样比较快,放心,在到了日向家附近的时候我会把他放下来的。”

日向宁次听到这句话之后稍微有了点安慰,然而当他一想到自己现在狼狈的样子被智穗看得完完全全,心里又是一阵急。不过一想到要是他继续挣扎下去,只会显得幼稚无力,又不得不僵着身体装什么都听不见。

“不行的,就算是宁次生病了走不了,能背他的也只有我!”智穗说着,挠了挠额角,又道,“天天倒是也行,但是现在她不在……哎呀,所以快把他放下来吧,旗木上忍!”

“嚯~原来如此。”旗木卡卡西意味深长地说道,就顺势把日向宁次放了下来,“那就交给你来吧。”

宁次双脚刚一沾地就犹如躲瘟神一样挪开了几步,防范地盯着旗木卡卡西,在确认了对方没有下一步举动之后又有些躲闪地看向了智穗。然而对方正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顿时就给他敲响了警钟。

“我自己走!”宁次有些慌张地说道,连声音也不由得大了起来,也不顾自己身体还有些头重脚轻的,快步走在了最前边。

智穗被宁次说得有些一愣一愣的,平时宁次虽然总是冷冷的样子却也没用过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过话,一下子没回过神来。

他一定是生气了!

对了,生病的人都很容易心情不好的。

智穗回想起了自己生病躺床的时候,顿时想开了,三两步小跑赶了上去,追上了宁次的脚步。

“宁次宁次,不要生气好不好?”

宁次知道自己现在闹脾气一点都没有日向家的大家风范,但是还是怨念自己在智穗面前流露出那么丢脸的样子,而现在对方这么说,让他更觉得自己是个无理取闹的家伙。

他没好气地说:“没生气。”

智穗听他这么一说便知道他现在气已经消了大半,笑嘻嘻地凑到他边上,悄悄地说:“真的?那我也不生你的气了。”

宁次突然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对不起。”

智穗平时的性格平易近人到了宁次和天天都担心她会被人骗的程度,今天非要拉着他打一架也一定是被他气的。想到这里,宁次又觉得自己果然还是不够成熟,欲速而不达这件事情明明以前父亲大人教过他的……

现在他这么乱来只能让身边的人无谓担心。

好孩子宁次开始默默地反省了。

“哼~”智穗一把握住了宁次的手,“知道就好,那就罚你请我和天天吃甜点!天天要吃芝麻团子——”

“你要红豆汤和三色团子,对吧?”宁次叹了口气,“你以为我都请你们吃了多少顿了。”

少年少女凑在一起聊着些鸡毛蒜皮,旗木卡卡西则是识趣地走在了后边。

反正他孤家寡人的,难得放假也没什么事做,看着无忧无虑的青少年们聊天打趣倒也让他回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

智穗把宁次送回了日向家,一本正经地跟茉莉阿姨打了小报告之后,亲眼瞧着他一脸怨念地被接管了,才放心地离开了。她在日向家门口等着天天,却意外地发现旗木卡卡西还赖在她身旁看着一本奇奇怪怪的书。智穗觉得那书的名字很奇怪,不知道在讲什么,但见他看得那么入神,不由得朝那边凑了凑。

卡卡西不动声色地把书往旁边一挪:“这可不是忍术课本,小孩子不能看的。”

智穗皱起了眉头,摇了摇食指:“旗木上忍真是不懂啊,越是跟小孩子说不能看不能动的,小孩子越是会好奇的哟——嘿!”

说着,智穗立马伸手掏向了对方手里的书本,因为附着着雷属性的查克拉,她的动作远比一个小孩子应有的速度快了很多,甚至比起刚才和日向宁次对打的时候还要迅速。

虽然还是个没从忍者学校毕业的学生,对于旗木卡卡西这种上忍来说甚至还算得上是个小孩子,但泉智穗也是研究过忍术多年的理论高手,当然不会天真地认为这点小伎俩就能从上忍的手上赚到什么便宜。

卡卡西反应迅速,云淡风轻地一转身就避过了智穗的攻击:“那我倒是要看看小孩子的好奇心到底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刚才和宁次的对打其实非常耗费查克拉,智穗现在还没怎么缓过劲,可她一个小孩子平时哪里来的机会见到这种传说级别的上忍,当然要讨教一番才好。

上忍到底是什么样的水平呢?

所谓的拷贝忍者又到底是什么神奇的水准呢?

旗木卡卡西连眼睛都没有从书本上移开,随便动动身子就躲开了泉智穗的攻击,但他心中却是对这个少女暗加赞叹。

即便是在他年少的时期,同辈中的佼佼者也大多只是处于单纯使用忍术的阶段,像是这个少女一样对查克拉的浓缩提炼有这种更深层次的理解的家伙却是少之又少。更别提她现在看上去忍者学校没毕业,是个根本不懂战争可怕的天真少女,按理来说不可能拥有相应的经验和觉悟。

这只能说是,天资使然。

但可惜的是,她的查克拉量相对于她的潜能来说少了点。

旗木卡卡西透过少女狡黠且天真的笑容,像是看到了过去的某个人。

“好了,到此为止。”旗木卡卡西笑道,手握住了智穗的手腕,停下了她的攻势。

智穗也没有执拗地继续下去,经过刚才的单方面被吊打的经历,她已经完全体会到了上忍的战斗力与自己之间到底有怎样的差距,再打下去也只是白费力气。

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也就该收手了,不然要亏。

于是智穗收回了拳头,踢了一脚地上的石头:“唉,我就知道没那么容易看得到。”

“这种书到了年纪什么时候都能看的,但是看不了的年纪一去就回不来咯。”卡卡西说着,冲着智穗挥了挥手,“再见~”

目送走了卡卡西,智穗刚才还强压着装若无其事的样子瞬间就扔到了一边,她靠着日向家的围墙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真累啊……

但是浑身的血液都像是在沸腾一样。

好厉害,真是太厉害了。

泉智穗不由得捂住了胸口,压抑着雀跃到好像随时都能蹦出来的心脏。

而刚赶来的天天看到的就是泉智穗捂着胸口出神的样子。

“怎么啦!?胸口不舒服?都说了刚才让你不要勉强,来来来,等我一下,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爱担心人的天天这一唠叨起来就停不下来,智穗及时回神,打断道:“没事没事,刚才打久了有点累,多歇会儿就好了。”

“你呀,跟宁次一样,练起来都跟疯子似的。”天天叹气道,颇有种老妈子的沧桑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