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仙侠正文

厨神拯救全星际在线阅读相见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2 5:45:04
厨神拯救全星际
厨神拯救全星际
作者:寸深苔
来源:晋江文学城
——正文完结——新文《总有人想掰弯我》求收:正经文案:1.以一个人的力量对抗不平等。2.你好,我是时空管理局派来的拯救世界的厨子。不正经文案:顾天凌:为了美食和正义,推翻斯图亚特王朝!崽崽们and粉丝们:老大冲鸭!冲鸭!我们跟着你干!图冥·斯图亚特:嗯???天凌,你忘记你是王朝的王后了吗?——新文《总有人想掰弯我》求收:简介:穿梭在不同世界中的徐天冬发现:总有人想要掰弯我这个钢铁直男???川柏:那只是游戏世界。徐天冬:那你在游戏里对我动手动脚是什么意思?川柏:那只是兄弟情谊。徐天冬:那这本结婚证

胤字排行的皇子,其名皆有福祉之意,除八皇子胤禩之外,其余皇子之名无一例外,祚,自然也有福祉之意。

可是,祚,最出名的意思,可不是福祉,而是帝位!

《晋书·卷八·帝纪第八》有言:而国故不巳,康穆早世,胤祚不融。

《明史·卷六十三·志第三十九》有言:民安物阜,时和岁康。上奉万年觞,胤祚无疆。

胤祚者,承嗣帝位也。

胤祚圣宠浓厚,明眼人都知晓,这位阿哥怕是除了太子之外,最受宠的皇子了——到底,太子有元后仁孝皇后的颜面和皇上亲自抚养的情分在,六阿哥怎么也越不过这位去。

胤禩漠然地低头看着自己的指尖。

圣宠浓厚也就罢了,脾性也是这般张扬,怪不得会……呵。

这宫里,看他不顺眼的人,可不少呢……

胤禩继续听着,胤祐半晌没作声。

这是……忍下了?

胤禩正想着,胤祐果真是个人才,便听得胤祚怒声道:“你敢打我?!我打死你!”

却原来,胤祐最恨别人提及自己的足疾,偏生胤祚这回心情不好,又叫他撞见了,胤祚只比他大了五个多月,却处处拿捏着兄长的架势,对他好一顿冷嘲热讽,在胤禩听到他们大声地吵起来之前,二人已对峙了好一会儿了。

这会儿,胤祐实在是忍无可忍,横竖二人只差了小半年,胤祚被德妃锦衣玉食养成个小胖子,比年幼却颇为削瘦的胤祐壮实的多,可是论到动手,有一股狠劲儿的胤祐还真不会输给他。

两位皇阿哥大打出手,原本因为胤祚和胤祐的吩咐站在不远处的宫女太监们终于急了。

若是主子有个好歹,他们也别想跑!

两人身边的大宫女朝着不同的方向狂奔,胤祐的养母同胤禩一样,是惠妃,惠妃的储秀宫是西六宫之一,德妃住在东六宫之一的永和宫,而宫后苑正巧是在紫禁城的中轴上,离两个地方的距离倒是差不多。

如今只看是谁来得快了。

余下的人想拦又不敢拦的样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小主子”越打越凶。

“胡闹!”胤禩还想着这场好戏能持续多久,便听得一声斥喝响起。

咦……这声音是……

胤祚与胤祐明显吓了一跳,只是出声之人他们惹不得,也只好愤愤地对视着。

“你们两个,倒真是好兴致啊!素来听得两位弟弟体弱,如今看来,却是孤……孤陋寡闻了?”来人一顿冷嘲热讽,可是胤祚和胤祐可不敢反驳什么。

那带着俨然的傲慢的少年,可不就是皇太子胤礽吗?

整个宫中谁不知道,皇太子是康熙的心肝肉儿?与皇太子相比,其他所有人,都得退一射之地。

皇太子出现在宫后苑再正常不过,只是……胤禩看了看天色,天光正盛,正是炎热的时候,这个时辰,胤礽,或者说已经进学了的皇子,都应该是在用功的时候。

胤礽怎么会在这儿?

还不待胤禩想出什么,就听得胤礽的脚步声响起,离他藏身的这地方越来越近。

咦,被发现了?

索性皇子们向来演技高超,胤禩更是其中翘楚,不经思索,就做出了一副困顿的样子。

胤礽走到近前,终于看清了那个穿着宝蓝色缎绣行龙立水纹小褂的孩子的脸。

这是……胤禩?

胤礽其实并没有见过胤禩多少次,因着胤禩还未进学,母家出身又低的缘故,并不像胤祚这样“有底气”的皇子时常在宫中乱跑的胤禩,多只在正月的筵席上露个脸,胤礽能记得他,倒也是记性不错。

胤礽见胤禩脑后的小辫儿一垂一垂的,显然是困倦了的样子,心下便觉好笑。

只是……为何会在这儿睡着?

胤礽一瞬间思绪猛转,想到大阿哥胤禔、惠妃和胤禩这三人之间的关系,好似抓住了什么。

胤礽于康熙心中,向来是个好孩子,行事稳重又端方,可是这可不代表胤礽对他的兄弟们都这样好。

胤礽是嫡子,只一个嫡字,便将胤礽与其他人都隔开了无数层。

便是皇帝自己,虽说也有让皇太子亲近兄弟,可是他教导的胤礽最多的,却是胤礽的那些兄弟们,都是为他服务的,胤礽是君,其他人是臣!

因此,在叫醒胤禩的时候,胤礽做的,是揪着小孩脑后的那条金钱鼠尾,微微用力地拉扯几下。

可别指望胤礽懂得什么叫“温柔”。

胤禩脑后吃痛,更别说他本就是装的,顿时便清醒了过来,睁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瞪着胤礽。

胤礽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八弟,你醒了?”

胤禩只得装傻充愣:“胤禩见过太子殿下。”

胤礽乃是元后嫡子,身份最高,又因所谓君臣之别,最不喜他的那些所谓兄弟呼二哥,更想见的,是他的那些兄弟齐齐行礼,口呼太子殿下。

太子叫他“八弟”是给面子,他可不能顺杆子爬,从前和他斗了这么多年,胤禩心里清楚的很。

胤礽显然是很满意胤禩的识趣的,当下便牵了他的手,往胤祚与胤祐二人的方向走去。

胤祚与胤祐到底年纪不大,方才见到胤礽往边上的花丛去,又出现了一个胤禩,心下纠结得很。

小八到底什么时候来的?他看到了什么没有?

胤礽牵着胤禩,冷笑着看着胤祚:“六阿哥真是好威风啊!”

绝口不提方才与胤祚打得热闹的胤祐。

胤祚的名字,加上他的受宠,在皇宫中便是明晃晃的靶子。

太子阴阳怪气地叫着“六阿哥”,别说胤祚不笨,就是他真的被德妃宠坏了,也知道太子现在是不怀好意的。

胤禩纠结地看着他与胤礽相连的手。

怎么还不放开?

胤礽牵着他的手去责问胤祚,如此场面,实在是颇为怪异。

只是太子爷难得纡尊降贵与兄弟同乐,胤禩若是开口或者径自移开自己的手,便是不识趣,少不得又戳到胤礽的哪块小心肝,惹得他不悦。

既然太子不说,胤禩也只得顶着胤祚仿佛要杀人的目光,看他的好戏。

只是说实话,这种不必要的麻烦,胤禩本不想惹的。

胤祐站在一旁,幸灾乐祸之情溢于言表。

胤礽仿佛看不到似的,只在那训看起来很是愤然的胤祚:“你身为兄长,欺凌幼弟,成何体统?”

欺凌幼弟?

听罢之后,胤禩只得感叹,这真是好大一顶帽子!太子好手段!

虽然胤礽只是半途到的,但胤祚和胤祐打成这样,他也该知道不是简简单单一个人的错就能说明白的。

胤祚是“欺凌幼弟”,那胤祐还能是“不敬兄长”呢!

胤礽直接一个“欺凌幼弟”的帽子给胤祚扣了上去,端的是厚脸皮。

太子将胤祚训得狗血淋头,胤祐与胤禩并其余一干人等或是不愿或是不敢,皆未上去阻止。

只是胤祚毕竟年岁尚小,又是德妃娇养长大的,脾气并不好。

待得胤礽训斥的方面已经从他欺凌幼弟延伸到教养问题时,胤祚一个没忍住,大吼道:“我的教养如何,自有我额娘和汗阿玛看顾,便不劳太子殿下您费心了!”

胤禩见胤礽的脸拉下来,便晓得,坏事了。

元后赫舍里氏产下胤礽后便于当天薨逝了,胤礽平生最恨便是他人以此攻讦于他,便是话中带了些意思出来也不行。

那胤祚的话,明显是在讽刺胤礽无母亲教养,这……果真是不知者无畏啊。

胤礽一甩他的杏黄色满翠八团龙缎蟒袍的下摆,冷笑了一声,道:“好!你可真是好!当真是反了天了!”

说罢,胤礽便径直离开了宫后苑,只是他仍未放开胤禩的手,大踏步地向前走,扯得胤禩一个踉跄,跌跌撞撞地跟了上去。

看那方向,胤禩心下了然,胤祚这次,可讨不着什么好了。

离开宫后苑的时候,德妃正好姗姗来迟。

胤禩冲她道了声“请德妃母安”,便又被胤礽往前带着走。

素日里,胤礽虽也不屑向她们问安,到底也装装样子,哪像今日,竟是连样子也不做了。

德妃心道不好,只是又不知出了什么事,只好先去见胤祚。

她如今有二子二女,可是长子胤禛是佟贵妃的养子,哪是她这个身份卑微的、负责端茶送水等细活的“官女子”、又是包衣出身的“下贱之人”高攀得起的?

长女皇七女出生不久便夭折,次女皇九女现在还在皇太后膝下承欢,算来算去,只有胤祚是她的依靠。

思及此处,德妃也无暇再顾及皇太子的态度了,忙急着去找儿子,也好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先不说那处德妃听罢胤祚身边人的话,心下惶急,只说此处胤礽与胤禩已行至乾清宫前。

太子松开胤禩的手,转身来挤出一个笑脸:“八弟,若是等会儿汗阿玛问起来,你就如实地把胤祚的话说给他听,知道吗?”

胤禩点点头,懵懵懂懂的样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