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都言正文

道碁在线阅读第二节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6/12 5:43:56
道碁
道碁
作者:无可度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地谁尊,唯我称首,三百年前死后复生的道魁,重新掀覆天下之路。

而此时司政根本就不在乎外人怎么想的,他的注意力全都在被他抱着的,轻飘飘的少年身上。

而林子琪则安静的被司政抱着,只是在出暗牢的时候,因为许久不见阳光而眼睛下意识的闭了闭,尽管如此,他的眼睛还是不由自主的流出了泪水。

司政连忙拿帕子将林子琪的眼睛严严实实的遮住:“你才从暗牢里出来,不要睁开眼睛。”他仔细的叮嘱,好像前一刻用冰冷憎恨的语气说话的根本不是他一样。

等到了太子府的主院,林子琪皱着眉看了看干净明亮的屋子,皱着眉试探道:“我要先洗澡。”

“乖,先看大夫,你现在满身的伤。”司政轻声细语的安抚林子琪。

还要见大夫?林子琪语气更加坚定:“我要先洗澡!”

“先看大夫!”

“先洗澡!”林子琪坚定。

“……”最后司政脚步一拐,带着林子琪去了太子府主院西边的温泉。

争辩胜利达成目的的林子琪悄悄的翘起嘴角,尽管因为几个月的牢狱之灾而有些虚弱苍白,但是这无损于他的容貌,相反,在这种情境下还添了几分鲜活色彩。

“知道你爱干净,待会伤口沾了水不要叫疼。”到了温泉前,司政还是不甘心的叮嘱了一句。

“要不是你把我关进去我怎么会一直都没有洗澡?”林子琪轻哼。

司政瞬间闭嘴不言,将林子琪关进暗牢的是他,时不时便要严刑拷打林子琪的还是他,甚至在林子琪因为受不住严刑拷打而昏迷之后,命人给林子琪泼冷水乃至是盐水的,还是他。

愧疚与心疼再次如潮水一般涌过来,前世死之前的种种情景在眼前反卷呼啸而过。

“我一直以为过来求我给您治腿的是太子妃,没想到不是。”第一次见到林子眉后,神医诧异道。

“不是?当初我问你的时候你说是太子妃从大佛寺山脚三步一跪,九步一叩首上山,你感动于她的心诚,才打破自己的规矩前来为我治腿。”彼时已经是皇帝的司政,心中好像有什么破土而出。

“他自称是太子之妻,太子之妻不就是太子妃?”神医的衣摆沾上了泥土也不自知,此时他的模样有些狼狈,因为一面之缘而暗恋一个已经嫁人的女子许久,甚至暗暗出手帮过她,现在知道自己从头至尾都认错人了,他既觉得荒唐,又抑制不住心底的开心。或许,那人只是一位暗恋司政的少女,毕竟她来见自己的时候,是梳着少女髻的。

司政觉得内心有一堵墙轰然倒塌,一个猜测隐约浮上心头,但他依然死命的维持表面的镇定,然而从手中滑落到地上的茶杯出卖了他并不平静的内心:“敢问……那名女子有何特征?”他在女子二字上加重了语调,不知道在确认些什么。

神医不自觉的陷入回忆之中,那天下着雨,天边乌云翻涌,大片大片的黑云像要把天地都压垮一般,那个少女就这样单枪匹马的出现在大佛寺的山脚下。

“她穿着绿色的长裙,我很少看见有人把绿色穿得那么好看。”像是春深时最青翠欲滴的草,还带着晨间的露珠一般的鲜嫩:“她眉眼极其好看,分明是柳眉杏眼,琼鼻樱唇,偏偏眉眼带着三分英气五分傲然,一点也不像养在深闺的姑娘。”

司政已经不能维持笔直的坐姿,此时他的腰微微有些佝偻,似乎身后背负着极大的重量,他似乎在认真倾听神医的话,眼神却透过亭子外碧绿的湖水一路往下,似乎在透过碧绿的湖水看着什么人。

“那天我正好在山脚下采药,我等了很久那药才成熟。”大佛寺建在一座高山之上,因为气候的因素以及山脚独特的地理因素,形成了某种特殊药草所生长的地理环境,故而哪怕那天天气不好,他也依然守在那株药草旁边。

“然后她就出现了。”或许是觉得尘埃落定还是什么,这些一直隐藏在神医心中的,密不外传的心事,忽然就像找到了一个泄口,他看着面前勉力维持自己威严形象的皇上,慢慢将那天的事情娓娓道来。

山脚当时因为起风而灰尘弥漫,神医等得有些无趣了,正在这时身后传来一句话,于是他便回了头,这一次回头,便让他的后半生都栽了进去。

“这位……这位公子?”因为弥漫在空中的灰尘总是有些阻挡视线的,所以那人迟疑了一下才道:“这里是大佛寺山脚吗?”

神医出身于无忧谷,因为历代以来,无忧谷都会出一名天赋绝佳的神医,他们只听命于历代皇帝,深受上位者信任,故而算是处于朝廷之外却又十分受人尊敬的身份。又因着这一重身份,大部分人对他十分崇敬,毕竟谁都有救命的时候。

这一任无忧谷天赋绝佳的神医便是他,因为知道他到了大佛寺,这些日子前来拜访的人骆驿不绝。神医看上去性情温和,但是心底也有些不耐烦,又因为此时灰蒙蒙的那人不一定看得清他,故而由着性子清冷道:“不知道。”

那人咦了一声,并没有因此离开,反而有些开心:“原来你也不认路,你也在找大佛寺吗?”

眼前的药草已经快要到可以采摘的时候了,当下神医便有一点心不在焉,于是他随意的嗯了一声。

等小心翼翼的采完草药,一低头就看见一角绿色的裙摆。

神医沉默了一下,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等你呀。”那人兴冲冲的抬头:“你不是也迷路了吗?我勉为其难和你做个伴好了。”语气骄矜,还带着点施舍的意味。

神医这才看清楚来人是位姑娘,梳着少女的发髻,乌黑且长的头发垂下,肤色白皙,穿着嫩绿的交领齐腰襦裙,柳眉杏眼琼鼻,并且因为鼻子比普通的姑娘家格外的要高一些,眉眼也深邃一些,故而多了几分英气,是十分少见的美人了。

纵然神医见的姑娘不多,也可以下此定论,于是本来有些不耐烦的心安定下来,长的好看总是会让人不自觉的多些耐心。

“我没有迷路。”神医淡淡道。

“我觉得这次我没有找错,这里应该就是大佛寺山脚。”那位姑娘好像没有听到神医的话一般:“那位神医应该就在这里。”他语气里信心十足。

果然是来找自己的,神医的脸色更淡了些:“我先走了。”

“你相信我,我们就一起上去吧。”少女接着道。

神医终于发现,这位姑娘自说自话的本领着实厉害,于是他恶向胆边生,说了一句让他往后后悔到骨子里的话:“神医一般不会给皇上之外的人看病,除非你从大佛寺山脚三步一跪,九步一叩首到山顶,这样他才会出去治病。”

少女似乎是愣了一下:“他怎么知道别人是不是三步一跪,九步一叩首的上山的?”

果然不愿意么?神医觉得心中涌上了淡淡的讽刺,还有一丝失望。失望什么?神医没有多想。

“他自然有法子知道。”神医说完这句话,趁着少女还在沉思,自己抄小路上山去了,一路上也没有回头,自然不知道在他走后,那人就毫不犹豫的走到山脚阶梯旁跪下了。

“你既然上山了,又怎么知道她是三步一跪,九步一叩首上去的?”司政连忙问道,语气里带着自己也不知道的希翼,希翼什么呢?或许那人不是自己猜测的人,或许那人偷懒了没有三步一跪九步一叩的上山,毕竟若是自己想的人,他一是十分奸诈的。

神医极轻的抬眸看了司政一眼,过后道:“我身边的小药童和她一起上山的,还曾经阻止过她。”后来那位从来都十分听话的小药童,第一次大着胆子埋怨他铁石心肠。

在神医上山后,天空中翻涌的黑云终于停了下来,大片大片的雨滴狠狠的砸到地上。那人应该回去了吧,神医在心里淡漠的想着。

从大佛寺山脚到山顶,一共有一千八百八十八个台阶,当身边亲近的小药童找到好不容易正在制药的神医时,发誓要找到神医的人已经到了第一千八百个台阶。

“公子,有一位姑娘要找您求药。”浑身湿透的小药童不敢踏进屋子,便站在门口喊道,只是语气里,带着明显的焦急。

神医猜是那位少女,眸中的颜色更淡:“我不见外人。”

小药童十分急切的样子:“可是这个人不一样的!”

哪里不一样?相貌格外好看吗?神医只以为这位跟着自己很少见人的小药童被少女好看的容貌吸引过去,心底的印象更差了:“没什么不一样的,赶走便是。”

“可是她是三步一跪九步一叩上来啊!还说是公子您定下的规矩,现在还在台阶上呢,公子她一定是不知道从哪里听到的谣言,您快去阻止她啊!”小药童心疼的都快哭出来了,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傻的姑娘,会这么做,心底一定藏着比珍宝还要重要的人吧。

神医的手顿在半空中,他怔怔的看着外面的雨帘,心底慢慢爬上了什么,下一刻小药童就惊讶的看见一向十分镇定的神医连伞也不打的朝着阶梯处跑去。

在两人对话的时候,林子琪已经拖着步子艰难的挪到了第一千八百七十九个台阶,还差九个台阶。

【还差九个台阶,你就可以达成拯救司政任务。】系统233冰冷僵硬的陈述。

【哦。】还差百分之九十,就可以达成拆解系统任务,破解耻辱之源,林子琪抹了一把满是雨水的脸,默默露出白森森的牙齿。

神医赶到大佛寺门口的时候,林子琪磕完了最后一个头。大雨连成一道帘幕,林子琪眼前是泥土血水以及雨水的混杂体,让他好一会才看清楚眼前站着的人。

而神医眼中,少女绿色的裙子已经破败不堪,因为淋了雨的关系,裙子紧紧的贴着皮肤,勾勒出少女的曲线……神医觉得大约少女还小,所以没什么曲线。

额头是混合了水的灰尘,以及太过用力而磕出的血,脸也是灰一道白一道,因为淋雨的关系,脸色苍白的很,唇也没了颜色,只圆溜溜的杏眼折射出耀眼的光芒,她跪坐在地上,腰板却挺得笔直:“让神医出来见我吧。”

神医平静的心好像忽然进了一只带刺的马蜂,嗡嗡嗡不停,还要用刺针到处戳,疼得很。他迷茫的捂着胸口,觉得自己回去要喝点药。

“我就是神医。”过了许久,神医道,说的时候,他的脸竟然有点红。为什么红?他想不太明白。

那少女仔仔细细的抬头盯了他半天:“你就是山脚下的人?”说完她咳了两声,声音有些沙哑。

神医第一次尝到又后悔又心痛的滋味。

“你要救谁?”他问。

“先带我进去,我现在很累的。”即使狼狈可怜的要命,少女还是骄矜的抬了抬下巴,语气里带着点命令意味道。像是一知道自己安全,就蹬鼻子上脸的猫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